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一百四十章 恶毒对无耻

出声的是厉西星。
先前有些开始怀疑丁宁的人也不由得怔住,丁宁身后的厉西星皱了皱眉头,张口就想要说话。
所有人的心头一跳,这无异于是赤裸裸的挑衅。
“不要说答应。”丁宁看着端木净宗,抢在他前面,说道。
远处的山谷里,黄真卫的眉头在此时却深锁了起来,他的眼睛里开始闪耀出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情绪。
场边所有修行地的师长不可置信的看着丁宁,面容都甚至冷僵了起来。
他想到了一个可能。
然而越是无耻的人,往往越难对付。
丁宁平静的看着端木净宗,道:“会骂得很难听。”
而在短短片刻之前,所有人都认为端木净宗是皇宫里那名完美女人的最强棋子!
“他说的只是他的猜测。”丁宁看着他,说道。
这句话骂得恶毒到了极点。
当这名沉默寡言的少年第一次发声时,绝大多数人便猜到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这句话,但是真正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这些人还是不可避免的倒吸一口冷气。
虽说当年的很多歌姬都是卖艺不卖身,章小环也应是其中之一,然而有关这些青楼艳事岂会有确切的记载,至少大秦此时的史书,都不会浪费笔和*图*书墨记载这些歌姬的生平。
直到此时,所有人才彻底反应过来,这场决斗已经成行!在所有人的战斗开始之前,端木净宗和丁宁将会进行第一场对决!
场间一片哗然,响起无数纷杂的声音。
他转过身来,淡淡的看着丁宁,道:“不急在一时。”
他在一开始就已经表现出不怕死,他连那名容姓宫女传递的意思都可以不顾,便根本不会在乎端木侯府。
“你似乎觉得你一定可以对付得了我。”
“怎么,只是听人骂了这一句便忍受不住?”
场边所有人都觉得他会说些什么令林随心同意,然而他的表现却是再度令所有人意外。
端木净宗没有生气,反而突然甜甜的笑了起来:“你很自信。”
“你母亲是个窑姐,谁知道她是卖艺不卖身,还是卖身不卖艺。”丁宁看着放声大笑的他,平静说道。
林随心收敛了微嘲的神色,毫无情绪的说道:“既然话都说过,你决意如此,我自然可以应允。”
能够面对挑衅而这样无耻,只能让这些人心中对端木净宗的评价更高。
整个山谷里,顿时响起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
“如果是那样,我谢谢你的好意www.hetushu.com。”
“你喊我师伯,我方才便给你一句忠告。”
他笑得很甜,青涩稚嫩的面容上依旧看不到任何愤怒的表情,甚至显得十分天真。
厉西星不再看丁宁,看着端木净宗,冷漠道:“我和你决斗。”
丁宁也看着他,毫无情绪的淡淡道:“晚了可能碰不到。”
这事关很多年前长陵就人尽皆知的旧怨,尤其牵扯到两个侯府,若是这样的决斗真的成行,这样旧怨下的两名少年的战斗,恐怕就要比正常的决斗血腥和残酷得多。
听着山谷里倒抽冷气的声音,净琉璃轻声道:“他是用恶毒来对无耻。”
“你真是那样想的?”
因为在场所有修行地的师长都有些年纪,他们都知道长陵的一些旧事,所以他们都知道,端木净宗的母亲章小环昔日的确是出身青楼,是当时长陵最红的歌姬之一。
整个山谷里的温度也似乎随着这片倒抽冷气的声音而真实的降低了下来。
没有定论的事情,便无法辩驳。
听着这些话语,谢柔忍不住愤怒的骂出了声。
张仪的大脑一片空白,他距离丁宁最近,但是此刻他却呆呆的,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难道我还怕你说些激和-图-书将的话来激我?”顿了顿之后,端木净宗又嘲讽的补充了一句。
就在这时,一个冷漠的声音突然响起,让许多人的呼吸都不由得一顿。
看着骂完那一句之后已经并不急着出声的丁宁,他深吸了一口气,只是说了这三个字,然后他转身看向林随心,躬身,道:“辱人父母,是大仇,请林师伯成全。”
所有人都以为丁宁会出恶言攻击端木净宗,却没有想到丁宁竟然会如此恶毒的直接辱人母亲。
端木净宗双唇微启,露出白生生的牙齿,就要说话。
厉西星面容冰冷的看着丁宁。
先前是端木净宗主动过来挑衅,然而当丁宁主动约战时,他却说出这样的话来,的确显得很无耻。
“我看过你的出手,你的确很强。”顿了顿之后,端木净宗的目光落回丁宁的身上,温和微笑道:“我必须夺得首名才能重新成为岷山剑宗弟子,所以能小心点便要小心点。能先少耗点力气解决掉一些容易解决的对手,比一开始就消耗大量气力好很多。”
“先前端木净宗很无耻,现在他很恶毒。”
在场的绝大多数人此时也都觉得端木净宗很无耻。
端木净宗的笑容骤然消失。
“无耻。”
然而hetushu•com看着这样的笑容,绝大多数人心中的寒意却更浓,而很多人的目光却是不由自主的落在了依旧平静的丁宁身上,他们甚至开始怀疑丁宁一开始站出来的动机,他们开始怀疑,是否丁宁就是故意想造成这样的局面,让厉西星消磨端木净宗的实力。
端木净宗微微一怔,微嘲道:“我为什么不能答应?”
端木净宗看了他一眼,轻蔑嘲笑道:“现在说这些还有意义么?”
端木净宗笑了起来。
端木净宗没有抬身,寒声道:“我自然远不如林师伯。”
只是令他们难以想象的是,难道丁宁真的自觉自己足以对付端木净宗?
林随心眉头微挑,看了端木净宗一眼,没有出声。
当她既像是自语,又像是说给澹台观剑听一样,轻声说出这样的话语时,山谷里绝大多数人的目光已经又重落回端木净宗的身上。
“你不想和我决斗,但还是被我逼着决斗,所以还是我胜了。”然而丁宁却始终平静如初,看着他说道:“接下来的决斗,我依旧会胜你。”
此时他稚嫩的面容上似乎笼罩上了一层厚厚的寒霜。
“嘶……”
然而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丁宁却已出声。
丁宁平静的注视着端木净宗和图书的背影,道:“你不敢?”
端木净宗对着丁宁说话,目光却是落在了丁宁身后侧的厉西星身上,然后笑着接着说道:“我明白了你的意思,你是觉得你比厉西星和我都强,但同时你觉得厉西星不如我,所以你生怕我在接下来的剑试里遇到厉西星,厉西星的遭遇会被悲惨,所以你想提前解决掉我。”
端木净宗笑了起来,他稚嫩的笑容在此时显得极为残忍,让人心寒。
他抿着嘴笑着,摇了摇头,道:“对不起,我拒绝。”
连他都觉得不太可能的可能。
“你很好。”
端木净宗脸上的笑容和平静早就已经消失。
一般选生绝对不敢用这样恶毒的话语来攻击端木净宗的母亲,否则就算能够成为岷山剑宗弟子也必定会遭受端木侯府的冷酷报复,但是丁宁不同。
所以他才会骂得出这么恶毒的话,而且所有人可以肯定,接下来他还可以骂出更恶毒的话。
“简直是笑话。”端木净宗此时却已大声的笑了起来:“我难道还怕你骂不成?”
林随心的脸上也有了些微讽的神色,说道:“若是我,即便再用难听数倍的话骂我父母,我也只当他放屁,清者自清。”
“我不会用激将的话来激你,我会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