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一百四十一章 以暴烈开端

净琉璃微眯着眼睛,自言自语。这次不只是她的声音冷,她的脸上也流露出冷意。
幽青色的光芒在端木净宗的身周不断的闪现。
“第二柄剑胎上最快的剑经。”
丁宁最多不过三境巅峰,未入四境,端木净宗的真元修为必定远超丁宁,然而一开始被丁宁直接压制,失了先机,在此时丁宁纯粹追求快的剑势压迫之下,他唯有应付,根本连运用真元,挥洒剑式都来不及!
空气里响起暴烈的潮声!
她是这场间修为最高的修行者之一,然而她现在都还未曾看出端木净宗的真正真元修为。
“我反而应该谢谢你们。”
只是一刹那,狂暴的黑潮前方,便形成了一片狂暴的雷云帷幔。
震惊的声音里,突然喀嚓一声脆响,紧接着涌起一股真实的寒意。
也就在此时,丁宁的身影已经从原地消失。
丁宁和端木净宗之间的空气里,就像有天女散花洒落的花朵还在飘扬。
他是场间唯一一个不再去思考丁宁为什么要这么做的人。
空气里还有细小白花的残影。
“极光剑经。”
他的剑尖所至之处,正是幽兰色光芒电闪所至,瞬间爆开数团耀眼的火花。
所有人都看得出这是剑符之m.hetushu.com技,以剑气画符,引动天地元气汇聚真正剑意攻击对方,但是端木净宗竟是在呼吸间,就以体内真元和元气施展出了这样的手段!
“我只希望你等会在倒下之前不要出声认输。”
虽然丁宁在长陵崛起的速度异常惊人,他的许多修行事相对其余长陵年轻才俊显得更为隐秘,然而很多修行地还是知道了丁宁在周家墨园之中得到了周家老祖的一些传承,知道丁宁掌握了那种威力惊人的凝煞手段。
丁宁的身影,却是已经出现在荡漾的黑云里。
只是这一看的动作,他鼻孔之中射出的两股白气便在他前方的空气里留下了数道残影。
数十道令人心悸的裂响同时响起。
丁宁右手的末花残剑未动,上面甚至还没有绽放末花残剑代表性的洁白细花,然而落向他双眉间的晶莹剑芒已经碎裂开来。
一圈圈围绕着他手臂生成的剑光里,伴随着强烈的天地元气涌动,飞旋出道道雷云。
看着走到自己对面的丁宁,他面无表情的说道。
然而就在此时,所有人看到丁宁开口,然后耳中响起丁宁那种独特的平静声音。
端木净宗微微眯眼,身上第一次显露出真hetushu•com元流动的气息,在下一刹那,他的身体就像被风吹起的柳絮,轻易的落在了十几丈外,等待着丁宁走到他的身前。
在厉西星再次开口之前,丁宁看了他和独孤白等人一眼,接着说道:“没有你们,我进入最后这前十不会这么轻易。”
雷云急速的扩大,像画册中飞天仙女身上缠绕着的飞带。
所有人看到了他的剑。
端木净宗深吸了一口气,抬起了头。
很多修行地的师长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未彻底消散的雷光之中,亮起数条幽青色的光芒,快到连眼瞳都难以捕捉。
此刻的丁宁竟是连林随心给的休憩时间都不要了。
几乎所有人的呼吸都彻底停顿。
狂暴的雷罡之中同时生成数十团寂寒的黑云,往外散发着可怖的气息。
丁宁不再多说什么,往前方一片空处走去。
这是一柄奇特的紫红色软剑,在一息之前,便如毒蛇潜伏在他的袖中,卷缠在他的臂上。
他甚至不能往前递出他的剑!
此时,那些最快反应过来的修行地师长的目光还未来得及落到丁宁的左手。
此时随着紫红色剑光飞卷而出,这柄原本散发着一些阴寒狡诈之意的软剑,却是也同时散发出狂和-图-书暴如雷的气息。
潘若叶的呼吸也彻底停顿。
看出丁宁此时所用快到根本看不见剑身的剑式的自然并非只有净琉璃一人,这些修行地的师长震撼得身体都有些麻木,平时稳定至极的双手都甚至开始有些颤抖。
厉西星也不能理解丁宁此时的想法,他上前一步,对着丁宁厉声问道。
丁宁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转头看了一眼完全呆住的张仪,又像是自语,又像是说给张仪听一般,轻声道:“既然要做,就要做得彻底些。”
然而所有这些紫红色的蛇影,却都只能居于他身前三尺。
端木净宗不断的怪叫,后退。
丁宁没有去细想这句话的意思,只是将末花残剑提起,说道:“那还等什么?”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所有人也没有看到他的剑在何处。
此时天气微嫌燥热,山林间甚至时有蟾鸣,但是山谷里却因为这暴烈的黑潮,变得寒冷刺骨!
许多修行地的师长速度极快的反应过来,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向丁宁的左手。
他的气量一直很狭小。
因为太快,在端木净宗已经连退十余步,身周的金色火光已经闪耀成片之时,有数名选生才震骇的发出声音。
“这是什么剑式!”
和_图_书此时已是入夏,任何人正常呼吸都不会像冬天一样有白气生成,然而随着他的呼气,他的鼻孔之中却是射出两道白气。
因为端木净宗根本没有展示自己真正真元修为的机会!
一道道积蓄在丁宁经络之中的寒煞剑气,在此时尽数从丁宁的体内涌出,形成了恐怖的狂潮!
端木净宗的瞳孔微微收缩,他的眼神之中首先出现一丝意外,紧接着,却是尽数化为怪叫,一道不可置信的怪叫,就在他剑芒碎裂时的“喀嚓”一声脆响响起之时从他唇齿之间迸出。
连真元流动都被压迫得不畅,连手中的剑都无法往前递出展开反击,谁都可以看出端木净宗已经不可能再快。
嗤的一声破空声急剧的响起。
听到他这样的话语,厉西星和独孤白同时呼吸一顿,两人直觉丁宁这句话里包含着很深的意思,只是这意思,却是隔着一层雾一般,两人仿佛能隐约看到,却是还抓不住。
他鼻孔之中两股白气消失,然而空气里却是涌出了一道真实的晶莹剑芒,以恐怖的速度射向丁宁的双眉之间!
丁宁继续往前。
他手中无剑。
场间顿时响起无数震惊的声音。
数十道寒煞剑气,一次性冲出,全部迎面冲向怪叫着的和_图_书端木净宗!
“那么短的时间,他连昔日赵王宫的极光剑经都参悟透了?”
然后他看了丁宁一眼。
……
他手腕震动的频率似乎变得越来越快,以至于他手中的紫红色软剑乱颤得就像是他身周的空气里有越来越多的毒蛇在飞噬。
随着他眼中散发出凛冽的寒芒,他开始呼气。
顾惜春双唇紧抿如线,他的眼眶里再次显现出奇异的红晕,他远远的望着丁宁,却是已经彻底不能明白丁宁的想法。
端木净宗的瞳孔收缩成一个细小的黑点,随着这声怪叫,他的右手往上扬起,他的右手衣袖直接碎裂成无数飞舞的碎片,一圈圈的紫红色剑光围绕着他白皙纤细的手臂往外飞卷。
“你还能再快么?”
端木净宗再发一声怪叫,手中的紫红色软剑像毒蛇一样疯狂点头。
山谷中的修行者发现这声音来自于丁宁的身前。
所以他只是想象当年杀死厉西星的狗一样,亲手杀死丁宁。
黑潮自丁宁的双手指掌间涌出!
碎裂的晶莹剑芒如无数细微的星辰在他双眉前方的空气里反向激射,随即化为一条条晶莹的细小气流,而这些细微的星辰和气流的周围,却有一团深沉的黑在涌动,边缘也开始溅射出无数条冰冷的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