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盛会

第一百四十二章 断骨

最后加入,甚至不惜以退出岷山剑宗为赌注的端木净宗,竟然就这样败在了丁宁手中。
难道丁宁直接想要杀死他么?
丁宁却无视他们的震惊。
只是现在比试还未中止,丁宁乘势进击,却是根本无可厚非。
所有人看到他的脸色苍白如雪,眼瞳里尽是震惊和茫然。
他此时身上没有多少真元流动的气息,但是穿过前方的紊乱气流和尘烟时,一股难以言明的威势,油然而生。
许多修行地的师长眼中全是震撼,而大多数先前已经被淘汰的选生的眼瞳中却全是震惊和不解。
在方才一瞬间的战斗里,丁宁的力量竟然压倒了端木净宗,他的左手竟然硬生生的震开了端木净宗的左拳,接着狠狠冲击在了端木净宗的胸口。
……
虽然心中明明知道原因,然而强烈的不可置信的感觉,还是让很多选生都忍不住再次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直至此时,端木净宗才发出了一声怪叫。
当的一声闷响。
他的双腿剑创上还在往外激射着鲜血,发出激烈的嗤嗤声响,但这一刹那他硬生生的站了起来,往前斩出一剑。
“怎么会这样?”
在他声音响起的同时,他的身体便已经开始前进。
因为他感觉得出这一剑的意思,感觉得出他的“小师弟”这一剑所hetushu.com代表的意思。
丁宁一瞬间施出体内积蓄的所有寂寒剑气,以暴烈开端,接着施展最快的剑式,压得端木净宗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连彻底动用真元,发挥修为远超丁宁的优势的机会都没有!
这些选生震惊无比的看着端木净宗的双腿。
净琉璃的脸色都有些微白起来。
端木净宗的左手如电伸出。
端木净宗就像是一柄绝世宝剑,然而这柄宝剑就连出鞘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被折断!
许多选生的呼吸艰难到了极点。
“怎么会这样!”
不需要听清方才的骨裂声,只是看着端木净宗口中狂喷的鲜血,他们就可以肯定端木净宗的胸骨必定断裂了几根。
在薛忘虚的言传身教之下,他也已经领悟这白羊挑角的真意,然而此时,他却觉得似乎就连薛忘虚施展这一剑的剑意都不及此时丁宁的这一剑剑意。
端木净宗来不及思考,心神尽数被恐惧占据,拼命的往后疾掠。
他没有丝毫的停顿,继续挥剑前行。
没有人回答这些选生的问题。
这剑的真正剑意在于隐忍和相持,以丁宁先前的表现来看,他足有更多精妙的剑式用于此时的进攻。
他手中末花残剑施展极光剑经所激起的幽青色剑芒唯有任何的改变,和_图_书然而当这条晶莹的水流生成,这些幽青色剑芒却是沉浸于水流之中,犹如和水流奇异的融为一体,速度更快数分!
丁宁已经调匀了呼吸和体内激荡的真元,出声:“我希望你不要轻易认输。”
一缕缕的鲜血,如同锋利的剑片,从端木净宗的双腿上往外激射着!
丁宁毫不犹豫的收剑,转身。
虽是黑夜,然而这条晶莹的水流波光粼粼,给任何人的感觉就像是夕阳下的湖面。
但是这怎么可能!
轰的一声巨响!
然而像他这种修行者潜意识里的反应往往便意味着即将发生的事实。
然后他们所有人的脑海之中开始不断的反复方才他们眼瞳捕捉到的战斗画面。
啪的一声闷响。
他也根本来不及发出声音。
端木净宗的眼瞳被丁宁的身影所充斥,感受着这股难以言明的威势,他的愤怒都彻底变成了恐惧。
啪的一声爆响同时响起,在下一瞬间,却是一阵尖利的金属刮擦声和无数惊呼声以及隐隐的骨裂声!
他的身体无法控制,后退一步之间,便往后跌坐下去。
就连呼吸声都似乎消失,唯有远处山林间隐隐传来的蝉鸣。
然而一直都在呆呆的看着这场战斗的张仪,此时眼眶却是莫名的湿润。
又一声愤怒的怪叫从端木净宗的口hetushu.com中迸出。
端木净宗没有出声。
就连澹台观剑的呼吸都有些停顿。
“好强!”
“我认输!”
看着这样的画面,很多选生终于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失声的叫了起来。
他来不及思考丁宁为什么能够快到这种程度,但是他知道自己肯定跟不上丁宁的速度。
丁宁真的打断了端木净宗的骨头。
他的身体周围突然出现了很多柔和的气息。
所有观战的选生震惊的看着丁宁的身影,反应过来这一战已经终结。
这道白色剑光就像一只斜往上挑起的羊角。
这是他这几年所见的剑意最为完美的一剑。
缠绕在他残剑上的紫红色软剑,随着端木净宗的身体倒退,无力的刮擦在末花残剑的剑身上,带起丝丝的火光。
时间在此时似乎很长,但实则极短。
一声凄厉的剑鸣,一道斜往上挑起的白色剑光,随着他的进势,狠狠撞向端木净宗的身体。
一道恐惧、愤怒和不解的怪叫声响起。
端木净宗身周数尺的地面尽被击碎,无数尘土和碎砾带着恐怖的冲击力形成了一圈环形的波浪往外疯狂的扩张。
丁宁的双足落在后方数丈外的地上,脚下爆开两团尘浪。
所以这便是接下来端木净宗根本发不出力量,在力量上根本无法和丁宁抗衡,被一击断hetushu.com骨的真正原因。
丁宁的左手还保持着前伸的姿势,激起的气浪还在他的臂上缠绕。
接着即便是这场间再愚钝的选生,也开始慢慢明白方才发生了什么。
端木净宗口中鲜血狂喷,身体颓然的往后弓缩,无法控制的再次往后跌坐下去。
他们根本无法理解眼前的画面。
绝大多数观战选生的脸色变化更剧,他们都直觉跌坐在地的端木净宗不可能挡住这一剑。
紫红色软剑如重锤一般敲击在丁宁的末花残剑上,接着柔软的剑身却如同毒蛇一样游动起来,缠绕上丁宁的剑身,就要切向丁宁手指!
端木净宗的身体在散开如莲的尘土和气浪中显现出来。
端木净宗在剑已至身之时,身体陷于死亡的恐惧,身体的直觉反应将体内的真元和天地元气往外压出,虽然产生的强大力量避免了被丁宁直接斩断双腿,然而体内的真元和天地元气却几乎消耗一空,甚至体内的气血都恐怕震荡到了极点。
然而也就在此时,丁宁的左手已经印向端木净宗的胸口。
这便是白羊洞的白羊挑角。
整个山谷都瞬间归于寂静。
独孤白也直到此时才呼吸有些艰难的恢复平顺。
他可以确定,如果自己不认输,丁宁在下一瞬间绝对会毫不留情的再次打断他的数根胸骨!
这是丁宁重重和_图_书落地的声音。
绝大多数观战的选生依旧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然而在下一瞬间,端木净宗的双腿上骤然发出了许多令人心悸的嗤嗤声响。
再接下来的一瞬间,丁宁竟然用出了云水宫的剑经,用云水宫的剑经配合极光剑经,使得出剑更快数分!
丁宁的身体像被一辆马车撞中,往后震飞出去。
……
端木净宗的真元修为远超于丁宁,怎么可能反而在力量上有着这样的差距!
他开口,发出了一声惶急而不安的尖叫声。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只是身体却异常平稳,落地瞬间双膝微弯,便轻易的抵消了落地时的冲力,站得极稳。
他忍不住随着呼气吐出了这两个字,但马上又觉得不够,接着忍不住说道:“太强!”
“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不能理解为何这一刹那端木净宗的身体周围就像是发生了爆炸,而施展出的剑芒明明就像要刺中端木净宗的丁宁,怎么会被炸飞了出去。
丁宁这句话只是第一个字响起的瞬间,丁宁的眼睛便明亮起来,比此时天上的星辰还要明亮。
或者说,感觉跟不上时,一切便都已经发生,身体再接下来的动作,已是来不及。
“怎么会这样?”
一条晶莹的水流围绕着他的身体生成。
他们的眼瞳里出现了许多鲜艳的红色。
一切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