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十二章 恐惧败

世上或许有人知道大浮水牢有两名隐世的大秦皇宫供奉,然而却极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少有人第一眼就能认出他们是谁。
无数团气浪她身前的巨碑上炸开。
那些如银色流水般流转的银光也随即消失。
她的身前,地面上涌起了一条尘浪。
然后这道横门弯曲,露出了足够白山水进入的缝隙。
白山水白衣飘飘,站立在千钧闸门之前。
其实说是一块巨碑更为贴切一些。
“赵剑炉失去的剑,一定会亲手拿回来!”
而接下来她和郑袖的交手,她却都胜了。
赵四身上的气息波动的极为剧烈,她的嘴角也沁出了猩红的鲜血,然而她的嘴角却再次浮现出骄傲的笑意。
所有这些东陵军的军士并没有像那名将领一样听到白山水的话,但是他们看着站立在千钧闸前的白山水,心中却都生出一种怪异的感觉。
看着没有马上应声的这名老者,白山水却是笑得更加开心了些,“你应该知道是谁告诉我的。我也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他今日里不会出来。我们有能力进入此间,你便应该明白他的能力……即便今日我们失败,你也不可能逃过他的报复。”
密密麻麻的银色火星将整个地下水和_图_书窟映射得如同一个璀璨的星空,却没有任何的热度,只有冷酷和寂灭的气息。
“九死蚕……”他知道白山水所说的“他”是什么意思,下意识的出声。
他们都开始觉得,在下一刹那,这座闸门就会升起。
巨碑的符纹里出现了裂纹。
“我不是秦人,自然更不可能知道你的名号。甚至说在我准备进入这里之前,我都不知道这里面有你和杜红檀这样两个人存在。”
她完美无瑕的面容上却没有任何的怒意,只是浮出一丝冷酷的笑意。
一阵奇异的震鸣和轰响也在大浮水牢中响起。
就如当年的那个人最熟悉她一样,她也最熟悉当年的那个人。
他的左眉上出现了一道伤口,鲜血流淌下来,糊住了他原本就细小的左眼。
这个时候,便是白山水等待的出手时机。
所以她不在意这一时的胜负,她觉得随后收起的网,就会将这些所有的大逆一网打尽。
奇异的震鸣和轰响来自于整个大浮水牢。
当白山水走向第二道横门。
那些深邃的水里,有许多更黑的线路,黑而粘稠。
这只是一块毫无生命的巨碑。
内里充斥着甬道的水流陡然往外压出,就像一个巨大的www.hetushu•com拳头狠狠的锤击了这道横门一记。
给人的感觉是这一块巨碑有一半在地上,有一半沉没在水中,就在她的面前。
……
汹涌的水流在白山水的面前如同驯服一样从她的两侧往外流淌,泻掉。
这人并非申玄。
她的身后,那名被震飞出去的将领已经艰难的在沙尘中站起。
这气息便是她所熟悉的皇后郑袖的气息。
当这些黑油和她体内不断涌出的惊人天地元气相遇,就像是一个生命骤然遇到了一生都在等待的东西一样,彻底的火热起来,接着轰的一声,这一条条黑油,全部变成了一道道火剑。
重新整集的军队形成了一个半圆形的包围,将白山水包围在其中,只是没有这名将领的进一步命令,所以并未马上发动新一波的冲击。
她手中幽绿到极点的长剑消失。
白山水的那一道剑意莫名的消失。
这片平时干枯扬尘的土地,此刻就像一片海滩。
白山水在外破开东陵军,过千钧闸到这里,气势已经是强到一生之中的巅峰,但是阻拦在她身前的那道身影却依旧没有一丝恐惧,身上的气息反而是如潮水般朝着她涌来,似是反过来像她施压。
但并非全部。
http://m.hetushu.com数道火剑在水中穿行,带着刺天戮地的气息,狠狠刺向那块巨碑的符纹内里。
大浮水牢的内部平时不落入长陵人的视野,但是内里却是有着很多令人恐惧的官员。
她此时所处的环境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地下水窟,而上方就好像有一块巨碑插入这地下水窟的中央。
赵四面对的巨碑符纹里那些银色星火消散的同时,像血脉一样流淌在大浮水牢无数看不见的地方的银色星火也随即消失。
她的本命剑又已出现在手中。
白山水笑了起来。
修长俏丽却散发着难言的桀骜气息的身影,就此越过千钧闸。
这是一副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画面。
看着这名老者,白山水笑了起来,道:“杜青梨,你以为能拦得了我?”
她一路破石而上,当她到达此间,地下阴河深处里的水流也随之涌到此处。
她认为自己的预计没有任何的问题。
她只是昔日在那渭河之上败给了郑袖一剑。
然而她看着这块巨碑,却是狂热的笑了起来。
白山水甬道前方的水流全部消失,只剩下一块块高低不平的方石。
在这条甬道的尽头,一道没有恐惧的身影矗立在那里。
无数银色的火星从符文里冲出。
这自然和-图-书无法逃脱皇宫里皇后娘娘的感知。
也就在这一瞬间,他们所有人的呼吸彻底停顿。
嗤的一声轻响。
此时当她的剑意最为猛烈的迸发,这些黑线倏然破水而出,全部一条条的黑油。
她毫无迟疑的往前跨去。
一刹那,本命剑的前方,出现了十七颗碧绿色的水珠。
所以她才能做到预知。
……
“又见面了。”她对着这块冷酷的巨碑说道。
现在的九死蚕的行事风格似乎很像那个人。
他的五官都很小,面孔却很长,这使得他的一张脸就像是一张很平的青竹板。
老者的眉心前方,有一点绿波荡漾开来,绿波的中央,出现了一根绿色的针。
赵四的身影和这块巨碑相比,就像一条小小的游鱼面对着一艘巨船的船底。
当这块巨碑中流淌的星火消散,无数丝原本自然垂落到这大浮水牢的看不见的星光便骤然断裂。
白山水已出第二剑。
她甚至开始想象自己是如何在大浮水牢之中一次性见到这些人的。
这名皇宫老供奉的瞳孔瞬间收缩,他感知着那一根细针凝聚的剑意,不管白山水的回应,凄厉的厉吼起来,“这样的针对,也是那九死蚕的传人告诉你的!”
直至此时,白山水充满讥讽的声音才响起第一http://www.hetushu.com个字。
千钧闸直接升起。
十七颗的碧绿色水珠开始加速,急剧的拉长。
在他的厉吼声响起第一个字之前,他的手中就已经亮起了一道绿色的纤细剑光,就像一根细柔的竹枝,没有直接落向白山水的那道剑意,而是扫向了自己的左眉。
银色的亮光来自于她前方的一道墙壁。
现在感觉着整个大浮水牢的颤抖,这些原本令人恐惧的官员开始感到了恐惧。
整个大浮水牢都在颤抖。
这块巨碑通体是用某种青灰色的金属制成,上面有着很多很深的符线,那些耀眼的银色亮光就在符线里流淌,然后散发出来。
“就是九死蚕,只是你连我都胜不了,又何必恐惧九死蚕的报复?”
他是一名身穿青衣的老者。
这名老者的眉头不可察觉的微微一皱。
然后她将体内积蓄的真元和天地元气,沿着自己的经络,放肆而狂暴的释放了出去!
白山水出手。
在整个大浮水牢的颤抖里,这名面对巅峰的白山水都没有气势稍弱的老人,此时却是骤然感到了一丝恐惧。
她看着这块巨碑,在心中坚定无比的说道。
凄厉的吼声在甬道中震响。
无数团的水花像极为细微的粉末一样往外爆开。
大浮水牢外的沙尘地上涌起了一层水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