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七十三章 暗约

“大巫?”
看着丁宁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胡京京忍不住问道,“什么是龙蝠?”
“战摩柯,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这名男子自然便是灵虚剑门的宗主顾淮,此时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大巫,似乎看穿了大巫的内心深处一样,缓缓的说道。
他完全无法想到,整个乌氏都异常尊敬的大巫,竟然和这些秦人已经暗中有着他所不知的约定。
“有很多可能。”
“就是燕帝的御器?”厉西星深吸了一口气,他的身体里也忍不住泛起寒意。
“你太过幸运。”
此时站在这殿唯一的入口处,看着内里的石阶和玄奥的光线,他兀自身体震颤不停。
“这些强大的异兽虽然是被这场灵雨吸引过来,然而既然上方都可以进入,之前它们不敢进入这里,现在却敢冲下来,便至少说明内里已经因为不老泉的消失而有所改变,至少在它们看来都可能有成功的机会。”
“就是现在燕帝的那件本命器?”
丁宁说道:“而且里面的东西,对于它们都有很强大的诱惑力。”
顾淮越过他的身侧,微讽的看了他一眼,“若不想立即就死,那就跟上来。”
大巫就在此时转身。
砰!
www•hetushu.com潋紫震骇到了极致,面上的血色迅速的褪去。
丁宁看了她一眼,反问道:“你现在害怕么?”
乌潋紫紧抿着嘴唇,他的身体先前因为敬畏和激动而颤抖,而此时却是因为愤怒而颤抖。
乌潋紫愣了愣,他转过头去看着这名男子,不能理解他这句话的意思。
祖地在这片荒原的各个王族之中,有着更多的传说,许多天凉人在故事里更是直接成为神灵,所以乌潋紫亲眼看到这座祖殿时,心神所受的震荡自然比厉西星等人要更为强烈。
厉西星点了点头,他认可丁宁的这些看法。
这种强大的气势,让他直接想到了那一柄无比巨大的剑,瞬间想到了这名男子的身份。
胡京京越来越觉得不真实,她忍不住看着丁宁,“你真的一点都不害怕么?”
胡京京愣了愣,她发觉此刻自己好像的确并不怎么害怕。
丁宁说道:“可能那处地方不是唯一的进入祖山途径,可能若是你们真的死在那里,我们便可以感知到其中的凶险,也可能那人知道对付那些混沌虫的方法,会保证我能够通过。”
……
看着顾淮只是微笑不语的神态,乌潋紫和图书感觉到了什么,身体开始变得冰冷。
然而这红色越来越浓烈,浓烈到尽头,却是又奇异的变为紫色。
“一种分外强大的嗜血蝠类,因为太过强大,所以在很早以前被认为具有真正龙族的血脉。”
……
殿底就像是寻常的谷底,或者说很像一个巨大的井底,数百丈方圆。
“我要进到这里,却不知道做了多少的事情,要付出多少的代价,你们随便就进入了这里,自然便是最大的幸运。”
“还不明白么?”
大约知道只是这样解释她肯定无法理解,所以丁宁接着补充道:“所有在很久之前被称为是龙的东西,都具有强大的肉身力量,以及强大的自愈能力。这种龙蝠虽然只有两尺来长,但即便不能动用天地元气,肉身的力量也很恐怖。至少不会弱于方才那条风蛟。若是平日里真正厮杀起来,方才那其余异兽,都不是它的对手。现在大燕王朝有一件神兵叫黑煞,便是用天铁和这种这种异兽的血胶炼制而成。”
听着丁宁这样的解释,胡京京沉默了片刻,道:“这些异兽加起来绝对比我们加起来都强,它们都不能应付,我们能够应付得了么?”
“大巫?”
尾部被彻hetushu•com底撕裂的白色翼蛇如白虹贯日般从殿顶冲出,又随即力尽如陨石般落地,发出了巨大的轰鸣。
“这些异兽再强也最多只是等同于七境的修行者,这祖山既然能够封山这么多年,那不管内里是什么,力量本身就肯定超过这些异兽。既然知道这些异兽下去就是这样的结果,那有什么可以害怕的?”
他的目光落在前方殿门后的石阶上,看似就要动步,然而就在此时,他却突然顿住,冷漠的说了这一句。
螺旋往下的石阶渐渐到了尽头。
丁宁极为耐心的先行说了一句似乎无关的话语,接着说道:“所以有些剑势从一开始就有破绽,就如这用厉西星逼我来这里破局的天凉人设的这局虽然看似天时地利具全,然而从一开始立意就有破绽。他的设局让我知道了他是天凉人,知道他逼我来这里,是为了帮他扫清一些前进的障碍,而我对于他而言,只是领悟能力世所难及。所以他一定知道些内里有什么东西,而我们要面对的肯定也是有关领悟才能勘破的东西,不会直接被什么东西杀死。”
听着丁宁的这些话语,申玄的眼睛再次微眯。
厉西星认真而仔细的听着,他明白丁宁所hetushu•com说的意思是从一开始,丁宁就已经觉得这个局有破绽,有反败为胜的机会,但是他依旧不自觉的蹙起了眉头,道:“那山道上的虫豸呢?若是没有那场灵雨,恐怕我们死在那里之后,你们后来也不好应付。”
当奇异的紫色变为真实,首先带着一种桀骜的气息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一株很高大的树。
殿内底部并不像所有人之前想的一样深邃,甚至没有上面那么广阔。
少女永远是天底下最好奇的动物,南宫采菽亦然,胡京京亦然,甚至净琉璃也是一样。
那条青色的蛟龙,此刻就挂在这株树的枝桠间,身体被许多树枝洞穿,已经毫无生气。
到底是什么,可以让这些异兽拼死也要下去冒险?
“可是……”胡京京还是觉得不对,想了想,看着丁宁道:“我现在的确不算害怕,只是因为你很冷静,是你的情绪影响到了我。”
大巫淡漠的说了这一句,不再看顾淮,只是转过身去,开始动步。
大巫的神容说不出的复杂,包含着无数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味道,尤其眼神说不出的落寞和沧桑,如同大漠上落日的余晖。
烟尘散处,乌潋紫和大巫的身影出现在这座殿前。
丁宁听着青色蛟龙的和-图-书嘶吼声,看了那些空气里凝结不化的黑色血线一眼,只是轻哦了一声,“原来是龙蝠。”然后他便接着继续走了下去。
他可以肯定对方并非是他乌氏国,甚至不是东胡的修行者,而且在所有乌氏和东胡的修行者里,也似乎没有一人能够拥有如此强大的气势。
就如在长陵,若是连七境的修行者也要以生命为赌注去一搏的东西,将会是何等惊人?
“所有剑经最重剑意,若是连那一剑递出时,真正要表达的意思自己都理解不了,那这天地自然也不可能理解你剑势的意思,自然也不可能有最为淋漓尽致的元气被你调动。”
平坦的地面上没有任何其余的植物,只生长着一株数十丈高度的,散发着紫色玉质光芒的树。
身周长草的绿意渐消,却又开始生出深沉的红色,就如在进入一片深秋的枫林。
丁宁忍不住笑了笑。
这些实力堪比七境的强大异兽在整个世间而言,比起七境修行者的数量还要稀少无数倍,在感知祸福,天地元气的波动方面,这些异兽更是有着独特的自然感应。
身后的烟尘里,似乎空无一物的虚空里,却渐渐透出一道不散发任何气息,但偏偏给人一种无比巨大和强大的气势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