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两地争

第八十九章 服众

恐惧只是来源于谁也不知道最后是谁吞噬掉谁,谁赢得最后的胜利。
传说中这颗长生不死药就悬浮在丁宁身前胸口齐平的高度,银色的晶球之外,像一片片冰片一样不断融化、碎裂,又不断生成,不断变化的银色晶体,在丁宁看来都是玄奥无比,有着无数他都难以理解的元气规则。
白色细蚕消失。
坚硬的石面是蓝黑色的,就像深夜的荒原星空。
这种战栗和渴望便来自这长生不死药。
申玄看了丁宁一眼,出声道:“她应该不知道这祖地里真正有什么。”
“咕噜”一声,胡京京咽了口口水。
丁宁很直接的点了点头。
丁宁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了起来,并非是因为他此时的心情,而是来自他身体里的九死蚕本身。
他无比谨慎的伸出手指。
所以当年那无双风雨剑所述的是事实,若是接受这长生不死药的力量,接受这些如九死蚕类似的晶粒的吞噬,那便意味着自己的本身被改变。
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丁宁沉吟了数息的时间,便看着他问道,“我听说你在乌氏所有皇子里,最得太后宠爱……而事和_图_书实上,乌氏绝大多数兵权都控制在太后的手里?”
“只要想议和,不需要我们考虑,疼爱你的太后都会想出可行的方法。”
即便只是寻常的气血,如这样喷涌也早已流尽,然而这些细蚕却好像根本无穷尽一般,丁宁的身体,似乎违背了自然界的常理,怎么可能容纳得下如此多的九死蚕。
联想到昔日大幽王朝和有关长陵那个人的传说,乌潋紫眼中的震撼和无助变成了绝对的敬畏。
对于他而言,既然丁宁确定申玄可以保守九死蚕的秘密,现在这个祖地里活着的所有人里,便只有乌潋紫对于丁宁是最大的威胁。
顿了顿之后,他脸上嘲弄的神色更浓了些,“难道她真想占据一片对她而言没有用处的荒原?”
乌潋紫不能完全听明白丁宁的意思,但是他无形之中认同丁宁的提议,他平静下来,认真的想了想,道:“光凭我不够,只是凭我的命和我的一些说辞,太后也无法服众。”
乌潋紫呆了呆,有些茫然的下意识道;“如何平和的结束?即便我乌氏议和,你大秦难道就准许议和?”
乌潋http://m.hetushu.com紫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
乌潋紫用了不少的时间调息,艰难的控制着自己的血肉,让脱臼的下颌恢复原位,然后更为艰难的抬起头,看着平静等待自己回话的丁宁,道:“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丁宁深吸了一口气,睁开了双目。
丁宁看着他摇头,“变成另外连自己都不明白的生命……这不是长生,而就是死亡。”
丁宁摇了摇头,“即便不知道这东西如何生成,但这依旧是高于八境的存在,连昔日无双风雨剑这些天凉强者聚集所有智慧和力量都无法消灭,甚至无法去触碰的东西,我又怎么可能炼化。”
沙沙的吞噬声越来越响亮。
这些在有形与无形之间转化的无数“小蚕”既恐惧的战栗,又充满了吞噬的渴望。
丁宁的面容越来越为平静,就连凝重的神情都完全消失。
彻底吞噬便意味着改变。
白色的丝线便是无数“小蚕”形成的束流。
丁宁看着他,微嘲的说道,“至于郑袖,当得到的东西得到,或者说想要得到的东西已经消失,这场战争便也没有继续的必m.hetushu.com要。”
在下一刹那,所有的一切都消失。
无数细蚕形成的白色流束不断的冲击在银色晶粒上,渐渐将整颗长生不死药全部包裹起来,变成一个表面无数白色细蚕涌动的球体。
他觉得这些人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死自己。
“这是高于八境的存在。”
只是这一眼,她便顿住,莫名的有些理解,“你……你是将它存了起来?”
即便在杀死顾淮时,所有人都已经肯定丁宁是九死蚕的传人,然而亲眼看到传说中的九死蚕,看到无数细蚕源源不断如洪流般涌向那颗长生不死药,所有人依旧感到震撼和难以理解。
丁宁点了点头,“但是祖地已消,一切不复存在。她所最想得到的,便只有续天神诀。”
当第一只“小蚕”和那不断变化的银色晶体接触,丁宁感到了同样的战栗和渴望。
厉西星完全不去关心丁宁如何处置那颗长生不死药,早在丁宁走向那颗长生不死药,他便已经知道丁宁对长生不死药的态度犹如当年的无双风雨剑。
“乌氏和大秦的战争,从一开始便是战摩诃和郑袖摆的一副棋,即便是这片荒m.hetushu.com原上称雄的乌氏王族,乌氏那些强大的修行者和悍不畏死的战士,也只不过是无形之中被郑袖控制的棋子。”
申玄明白了丁宁的意思,便不再说话。
他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破碎金塔上的乌潋紫身上,问道:“如何处置他?”
“你会动用他么?”申玄看着丁宁,补充道,“我的意思是在你真正面临死亡时。”
那颗如一个玄奥世界的长生不死药消失。
就在此时,丁宁转身看了她一眼。
从最初的白色丝线,到涓涓细流,再度变为手臂粗细的流束!
声音在此时显得很响亮,她不免有些羞愧,但是她看着似乎也同样没有什么变化,当九死蚕收敛之后,没有任何特别气息流露的丁宁,便忍不住问道,“你炼化了这颗长生不死药?”
丁宁闭上眼睛。
“可是那些明明吃……”胡京京下意识的便想脱口说,可是那些细蚕明明吃了它,否则现在那颗长生不死药怎么会消失不见了?
看似是一根白色的丝线,然而表面却是也有着无数细微的颗粒在涌动,在变化。
和星空一样,坚硬的石面上也有很多的光点,那是一个个细小的孔洞http://m•hetushu•com,但是排列极有顺序,和天上许多星辰的方位一一对应。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颗长生不死药也是一种九死蚕,不同的是,他的九死蚕可控,而这颗长生不死药不可控。
他神色凝重的走到白沙的中央,在他走到白沙的中央时,白沙已经只剩下浅薄的一层,下方已经露出坚硬的石面。
正面对着他的乌潋紫看到一根白色的丝线悄然从丁宁的指尖透出,落在那些不断变化的银色晶体之间。
丁宁平静的看着乌潋紫,道:“我的意思是,能令这场战争早点平和的结束,便令这场战争早点平和的结束。”
他如同看到了一场战争。
丁宁的动作十分小心。
“对于治国者者而言,不讲道理,只讲一国之利益。”丁宁淡淡的笑了起来,转身看向来处,道:“若我将那些雕刻剑经全部注解,交给乌氏,你说她能不能服众?”
申玄冷漠道:“你不变,约定便不变。”
他脚下的白色细沙也已经流尽,剩下坚硬而布满无数孔洞的蓝黑色岩石。
无数白色的小蚕在吞噬着银色的晶粒,而无数的银色晶粒也在同时吞噬着银色的小蚕,双方都是贪婪而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