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十五章 天下第一

她吐字清晰,声音传遍四野,似乎此时都未全力调动真元,然而她这一句话还未说完,空中滚落的这一道剑意已成。
一名主将挑选副将时,并非是要挑选战力和谋略仅次于自己的存在,而是要挑选最能了解自己和了解自己作战意图的人选。
那种元气十分独特,属于以前的大魏王朝的独特功法,只有连候连波才将这道功法修炼到了如此程度。
赵香妃笑了笑,笑容迷人到了极点。
这些七境宗师很多是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有些却是他在过往很多年里慢慢培养出来的,可以视作他的弟子,甚至子侄。
在他的感知里,那有一片天空变成了墨绿色,如同有无数水草在狂舞。
世所周知他统帅的金戈军是整个大楚王朝最强的军队,但这支军队常年都驻守在大楚王朝的边境,和一些未开化的蛮夷部落而战,世人只知道他的修为必定也很强,然而到底有多强,光是从先前他的一击斩四首却是无法窥得全貌。
难道真的只是为了这七万余名楚人么?
赵香妃即便是七境之中的异类,又如何能和这些修行者抗衡?
有三名侯爷在此,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秦军布置在这里的强大和图书修行者数量甚至超过了阴山一带,那为什么赵香妃会将自己作为筹码砸在这里,而不是砸在阴山一带?
侧翼将破未破,对于大楚王朝军队之中的修行者而言,依旧是条牢不可破的屏障。
这声音都被她此时说话的声音遮掩,然而随着数缕淡青色的流光从她的指间流淌而出,一团比这道剑意还要暴烈的元气波动,便从她的手中迸发而出!
这十三名秦宗师都是朝着赵香妃而去,就连金戈军的统帅向焰也脱离了金戈军,朝着赵香妃的所在飞掠。这些秦宗师的用意可以说是清晰到了极点。
“就我们两个?”
只是说了这简单的一句话,姬杏白却似已经耗尽了全身的力气,浑身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
“如果有更多的人来,这些秦人便有可能提前发现我的行踪,更何况值得我绝对信任的人并不多。”
“为什么?”
赵香妃看着伴随着这股气息首先到来的,如始终飞在半空之中的那道身影,直接喝出了那人的身份,然后骄傲而不屑的说道,“第一个来试剑的依旧是魏老鬼的人,这次魏老鬼倒真是豁了出去。只是来了这么多人还如此谨慎,却依旧是不改http://m.hetushu.com本性。”
“不要去!”
这一剑纯粹走刚猛碾压之道,直来直去,完全便是最经典的秦人剑式。
赵香妃挺直了身体,然后抬起了头。
雪崩般的雪白耀眼剑光的前方,出现了一片青影,就像是一座山门的虚影。
“雪山落剑式,魏无咎座下游白山。”
这十三王侯之中,也是有强有弱,外界对之评价也截然不同。
所以如果一定要拿命填上去,也必须等待合适的时机!
魏无咎的邀请得到了众多的回应,他此时心中有一丝满意。
连波竟也在这里?
直到此时,他开始相信赵香妃之所以在七万余人之中选择自己,并非只是因为自己之前在这些人里面有了一些威信,而是会有其它方面的原因。
跟随着他的强大修行者足够多,他出手的机会便越少。
大秦王朝十三侯之所以能够成为王侯,并非只是因为军功,因为自身的修为。即便是除去岷山剑宗和灵虚剑门,长陵也依旧有一些修行者的修为超过十三侯之中的有些王侯。
向焰微微抬起头。
然而面对这样谁都无法闪避,只有硬破的一招剑招,赵香妃只是捏碎了手中的一件细物,咔嚓一声清脆http://www.hetushu.com的轻微响声,就如同捏破了一个轻薄的茶杯。
他有自知之明,但是既然现在她说够了,那他便相信一定有着她的理由。
魏无咎在十三侯之中属于修为算是强,但却不到顶尖,外界对他的评价,是最可怕之处来自于他的诡计多端,老谋深算,还有便是他积累甚厚,有不少七境宗师跟随。
数名修行者停住了脚步,看着面色无比苍白的姬杏白问道。
此时秦军方面还能有十三名七境抽身而来,足以说明大秦王朝这些年的强盛。
十三名七境的修行者对于此时双方各自数十万大军的对阵而言并不算什么,然而两支军队已经绞杀了许久,其中许多修行者甚至已经战死或者伤重,有些互相制约。
“别忘记楚器天下第一,而我是大楚王朝的皇太后。谁能拥有比我更好的楚器?”
这名剑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感知到了章狂刀的气息,心中便已确定那在阴山一带统军的,便应该是连波座下,修为和连波最为接近的利道周。
“我比你们了解她,她不要我们过去。”姬杏白看着这些修行者说道。
那么在阴山一带统领五万虎贲军四处冲杀的,只是他的部将?
然而这和-图-书青影一闪,剑光后那名秦宗师却是一声凄厉的怪叫,如翻飞的鹰隼倒掠而出,胸前爆开一团血雾。
……
所以在过往的很多次战阵之中,都很难见到他身先士卒,自己出手的画面。
当向焰到来时,赵香妃已经站了起来,她颔首回了一礼,解释了一句,然后接着轻声道:“我们两个就够了。”
包括他在内,这七万余名楚人之中并没有足够分量的修行者,根本无法对着十三名秦宗师造成威胁。
这个时候他一动步,表现出要杀死赵香妃的强烈意志,便如同一个最强有力的邀请。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和魏无咎的情况也有些类似。
然而当七万余楚人之中,一些原本冲在最前列的修行者想要冲向那十三名秦宗师时,姬杏白却是对着他们发出了一声大喝。
那十三道代表强大宗师的气息里,有一道如滚滚雪崩般暴戾的气息首先降临。
他的金戈军依旧向着秦军的侧翼冲去,但是他却开始离开这支军队,朝着赵香妃行去。
向焰和赵香妃的距离相对较近,他第一个到了赵香妃身前,单膝跪地,行了一礼。这在大楚王朝而言,是最高的礼节,尤其在战场上行这样的礼,代表着的已经不只是寻常的尊www.hetushu.com敬,以及身份上的尊卑。
如果她没有看错他,而他也没有看错的话,那赵香妃此时有化解这样杀局的方法,而不需要他们无畏的牺牲生命填上去。
向焰微微挑眉。
这样的十三名修行者,甚至已经有了可以刺杀元武皇帝这样的强者的可能。
……
……
他当然觉得不够,这天下没有任何一名七境宗师可以面对十三名同阶的对手,除非当年的王惊梦。
真正的高位者关注的应该是大局,这名身穿黑布衣衫的剑师在这十三名朝着赵香妃围杀而来的秦宗师中,无论是地位还是修为都属于末流,然而只有他第一时间想到了这点。
方启麟考虑的和此时的生死无关,而其余走出的宗师,又是各自的想法。
他其实也和赵香妃接触的时间很短,然而从最开始知道她的身份到现在,他却可以感觉得出来赵香妃的那种自信和骄傲没有改变。
一名身穿黑布衣衫的剑师感受着除了自己之外的其余十二道各自不同的强大气息,接着有些震惊的看向自己的身体左侧。
轰的一声爆响,天空里面翻开无数雪白耀眼的剑光,真的像凭空出现了一座崩塌的雪山一般。
魏无咎沉默的前行,眼眸深处却是出现了一丝满意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