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心伐

第三十四章 等待

它们在方圆数十丈的空间里汇聚得越来越多,密度越来越大,围绕着丁宁和长孙浅雪等人形成了一道黑色的龙卷飓风,黑色的飓风里全部都是红色的眼睛和白色的獠牙。
……
这根本便是他崇天剑院的一式提风剑!
长孙浅雪的动作极为稳定、简洁,没有任何多余,将真元利用到了极致,她每一次挥剑便会带起数十道透明纯净的剑气,破空而上,切开第一时间扑落的夜魔猿。
他深吸了一口气,一道本命剑气自胸前生出。
绝大多数大秦王朝的军队也在开始有序的撤退,在大楚王朝军队的疯狂追击下,自然有垫后的军队永远留在这片土地上。
他们都是皇后郑袖的部署,其中有的直接来自胶东郡,本身便是这些夜魔猿的御使者,然而此时看着崇天剑院闫景被丁宁一剑击败,这数名宗师保持着沉默,并没有马上加入战斗。
这名宗师的语气也谦逊到了极点,用了“求”字,但事实正是如此,若丁宁正是当年那http://m•hetushu.com人的重生,那天下没有人能够在他的面前骄傲得起来。
看着这名谦卑的宗师,丁宁颔首为礼,没有说任何多余的话语,只是说了一个字,“诺!”
他的本命剑从手中消失,他和丁宁之间的空间里,却是猛然迸射出数十道枯黄色的雷光,雷光的末梢甚至炸裂看来,更是难防。
他看着夜魔猿飞往的方向,眼眸深处燃着仇恨的幽火,这幽火似乎在灼烧着他自己的灵魂,让他的身体不往那处去就会烧得灰飞烟灭。
因为丁宁说得很有道理。
崇天剑院的这名宗师的身体化为流光往后疾退,他的眼瞳里都是震骇而不可置信的光芒,左手紧握着右手手腕。
“嗤”的一声裂响。
他的态度虽然恭谨谦卑到了极点,但是出手却是毫不留情,甚至超越了平时的极限。
他的右手手腕已经折断,此时冲击在他右臂里的力量还在往他身体里深入,撞伤了他的内腑。
枯黄色的雷http://www.hetushu.com光全部崩散,那道黄竹片般的本命剑也斜斜的飞出,刺穿了一只闪避不及的夜魔猿的胸口,接着往后方的夜色里飞出。
这是他师门的剑招,本身的精妙程度的根本无法和他方才所用的秘剑相提并论,然而对方却只是在一眼间就用他师门这样的简单的剑式破了他的剑式,一剑便击中了他持剑的手腕。
扶苏很难受,但是他说不出话来。
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柄黄竹片般的本命剑,横于胸口,道:“请。”
夜色里,司马错躺在一辆温暖的车辇里,身体周围堆满了柔软的锦褥。
这些黑色飓风在她和丁宁等人的身外盘旋着,但是根本没有办法真正的造成威胁,只有破碎的血肉形成的血浪不断的生成,在飞旋的空气里如红色的飘带流转。
然而此时到来的这些修行者背上的剑箱里,却是不断的发出各种各样的鸣声,有剑气在里面不断的悲鸣赞叹,或者欢呼雀跃。
这些修行者的背上都背着很沉重和-图-书的剑箱。
大刑剑粗拙的剑身在他的手中显现出来,从下往上刺出。
夜魔猿愤怒的盘旋,不断的扑落。
同为六境的力量,哪怕丁宁已经受重伤,但仅凭之前表现出来的完美剑意,这名来自崇天剑院的修行者的胜算便很渺茫。
但就在这时,有清风徐来,黑色飓风往外飘摇,往外扩张了一些,一名身穿青衫的修行者飘落了下来。
“除了以弱胜强的决斗之外,其余的任何战斗都是恃强凌弱,都是无耻。”
然而对于这名修行者而言,这是能够让扶苏平安离开的机会。
丁宁收剑,轻轻的咽下了涌到喉间的逆血。
扶苏的嘴唇轻颤,面色雪白,他并非是因为自己无法脱困而失望,只是他也能感觉到丁宁这样的一剑代表着什么样的境界。
看着他的神情,谁也不会想到方才有一名七境宗师就死在他如此简单的偷袭之下。
一个简单的字里面便有某种让七境都无法企及的气度,这名崇天剑院的修行者心情骤然激动起来。
在飓和图书风的中心,充斥着腥臭难闻的气息,空气被往上卷吸,令丁宁等人呼吸有些困难。
他们需要用这些夜魔猿消耗掉东胡苦修僧和这名公孙家大小姐更多的力量。
砰的一声闷震,就像是水底有一根竹竿重重敲击了一块石头。
他认识丁宁方才施出的这一剑。
这很显然是一名七境宗师,头发很乱,衣着也不修边幅,但是他的眼神分外明镜透亮,他看着认真的躬身行礼,谦恭的身影在身外有无数夜魔猿盘旋的画面中显得很怪但很尊重,当他说出这样的话语时,他身上大量的元气涌出,不是化为杀意,而是纯粹的释放。
“崇天剑院闫景,想求先生一战,若我胜,则请先生放皇子离开。”
这并非真正的堕境,但却实是通过释放自己体内的真元和天地元气,让自己的真元力量下降到只是六境的水准。
他身上强大的气息节节下降。
东胡苦修僧的眼睛还未睁开,他们这些人加在一起,也未必会是此时的长孙浅雪、丁宁和东胡苦修僧三和图书人的对手。
黑暗里,有一名接着一名的修行者赶到他的身后,施礼然后和他一起等待。
丁宁矮身。
在之前引诱丁宁等人而来的战斗发生的地方,一袭黑衣的夜枭却依旧停留在那座山丘的顶端。
“上尊。”
一名医官很小心的在照料着他。
但是他却依旧在等待。
天空之中,能够借助这些夜魔猿而来,不引起这些夜魔猿攻击的宗师还有数名。
丁宁说了这一句,有鲜血淋洒在他的身上,然而他却如无所察觉,只是平静的看着夜空。
他所在的这列车辇已经在撤退,撤往阴山。
这种剑箱专门用以存储很多剑,为了避免剑锋互相撞击而导致损伤,内里都用独特的木格间隔开来,并将剑身固定得无法移动。
大量的剑要运送,这些剑就往往只是寻常的军中所用制式长剑,这些剑箱平时也都是军中所用。
夜魔猿数量太多,充斥天空不知道有多少只,再加上有七境宗师藏匿其中,这样的战斗本来就不公平,更何况是那名七境宗师偷袭在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