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十一章 天下剑首令

“我很早就想她死。虽然很多人说她治国有方,然而那是先帝承继给她的果实。我倒是也很想看看,若是我说让她自尽来换那些楚军的活路,她会如何回答。”绉沉云突然之间冷笑了起来。
然而引起南泉诸郡和赵香妃彻底交恶的是“绉生案”。
此时没有人反对,便代表着决议。
没有人反对。
天下剑首令便是昔日巴山剑场剑首王惊梦的令牌,见令如见人。
之后南泉诸郡子弟若是犯事,往往处置的更为严苛,这次秦楚交战,南泉诸郡也被硬生生抽调了诸多资源,一些在楚都修行的重要子弟也被派往了边军,许多甚至直接被派去了危险之地。
绝大多数人只是在等待他的意见。
南泉诸郡对赵香妃自然极为憎恶,然而这毕竟是国事,若是反而用私军阻挡,让撤退的楚军腹背受敌,那南泉五郡这些门阀即便不在意史书上的书写,也不知道会迎来多少楚人的怒火。
他的手上有一片半尺来长的剑形令牌和-图-书,自然吞吐着锐利的剑芒。
这一招极为毒辣,为了保住那些重要子弟,南泉诸郡也不得不派一些强大的修行者跟随。
绉沉云和这些主事人心头都是一震,再看这名管事时,这名管事已经抬起了身,伸出了手。
南泉诸郡门阀在大楚王朝的特殊在于,这些门阀不仅像大秦王朝的关中富商一样拥有惊人的财富累积,而且还拥有大量的修行者和私军,内里不乏强大的七境修行者。
当年的这些人,也是带着自己的私军投靠先帝,并为先帝定鼎江山和开疆辟土立下了汗马功劳。
他接着说道:“我楚都未破时,她是太后,有先帝的名分,但现在国破,她还算得上是太后么?她甚至连我楚人都不是。”
因为和先帝的独特关系,所以这些门阀享有很多的特权,他们的行事风格也比那些细致优雅的楚都权贵要野蛮得多。
绉家这名管事深吸了一口气,对着所有这些人躬身行礼,和_图_书同时声音微颤的说出这四字。
尤其中央那名始终未发一眼的紫袍中年男子,面容瘦削,始终微垂着头,微白的发丝上散发着一缕缕如刀锋般的寒光,便是绉家的家主,绉弱的父亲绉沉云。
此时虽然不知接下来赵香妃的打算,但是从这几日大军的动向来看,阳山郡内各支主要军队的残部,都隐隐在朝着南泉五郡撤退。
修行者门客是所有权贵都能拥有,然而对于一个王朝而言,数量不菲的私军,却自然是一种威胁。南泉诸郡门阀之所以能够被特许拥有私军,是因为这些门阀昔日对大楚王朝做出过极大的贡献,他们之中的很多人都是先帝的伙伴和部将。
绝大多数人对赵妖妃的恨意并没有他这样直接和强烈,在他们看来,太过激烈的方式往往会将人拖进深渊。
所有人的身体微微一震。
他冷厉的声音再次响起。
下首一名主事人面色稍霁,讨好般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便传出消息,其余http://www•hetushu.com人能过,她不能过。或者直接让她自尽?”
在鹿山会盟之前,其实赵香妃已经插手朝政很多年,她对待这些南泉诸郡的门阀便没有太多的宽厚,虽然还迫于这些门阀的力量没有直接取消这些人的私军,然而自然也做了一些防范性的安排,例如在这五郡之外设立要塞,限制售卖至五郡的车马数量,规定私军所能拥有的最高级别的符器等等。
所以虽然一些门阀痛恨的咒骂不已,但这场大议持续了近半个时辰,却还未决议。
“天下剑首令?巴山剑场就算还剩下有人,难道还能算天下剑首么?”
事隔很多年,巴山剑场都已经不复存在……然而也正是如此,很多年之后,这天下剑首令竟然重新出现。
绉沉云的呼吸渐渐困难,他有些僵硬的再次慢慢抬头,看着这名管事,道:“传令人说什么?”
笑声在这阴暗的议事大厅里回荡,一时却没有什么人接话。
当他终于微微抬首,整个议事厅里彻底http://www.hetushu.com沉寂下来。
绉沉云没有看任何人,他只是自顾自般说道:“对于我绉家而言,所有楚人都能过,但她不能过。”
现在边境至楚中部皆乱,很多音讯不通,也不知道那些重要子弟和修行者能否活下来。
而之所以在得到先帝的恩典,拥有了五郡的封地之后许多年,南泉诸郡门阀还和“野蛮”“豺狼”“匪类”等字眼密切联系在一起,那是因为当年这些门阀的确都是马贼和割据山头的山匪出身。
中间那三名身上阴郁而危险气息最浓烈的人,便是南泉郡那三个最强门阀的主事人。
数息的时间过后,一声惊怒的声音响起。
“什么事情?”
议事大厅便是绉家的产业,此时进入的这人,也是绉家得力的管事。
在这人推门走进议事厅之时,绉沉云的眉头便不自觉的蹙了起来。
南泉郡三大门阀之中绉姓门阀长子绉弱,暗中插手控制了大楚东部许多郡县低阶官员的选拔与提升,以至于那些远离楚都的小郡县买官之风横行www.hetushu.com,绉弱在那些郡县更是只手遮天,最后被查处时,南泉诸郡做出了诸多让步,就想保住绉弱的人头,然而赵香妃却并未给情面,依旧按律将绉弱斩了。甚至连一些在其中设法通融的官员也尽数处理。
“巴山剑场发来了天下剑首令。”
一人在门上按照规矩轻扣数下,然后推门走进。
然而接下来却是更久的沉寂,没有人应和或者反对,气氛压抑的可怕,连那名惊怒出声的人,面色都渐渐转白。
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同时响起。
昔日巴山剑场天下第一,此令一出,几乎无人敢违背意愿。
许多其余门阀的大人物在场,他不想有什么令人不快的意外和失礼的事情发生。
也就在这时,门外却是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我不管你们怎么想。”
他的声音更颤。
这意味着什么?
随着时间的推移,先前那些出言最为激烈的人也停了下来,目光渐渐聚集在中间那三人的身上。
因为熟悉,所以他第一时间便能感觉到这人的古怪。
“巴山剑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