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七十七章 俘

而飞掠在空中的苏秦无比骇然的看到,齐斯人就在他身侧不远处。
这是一副很惊人的画面。
这种力量完全没有顾及苏秦的生死,显然应是郑袖或者徐福派在此地的秦修行者,对于他们而言,苏秦也只不过是一个明面上的傀儡。
有凄厉的破空声响起,十数道飞剑如闪电般首先到达,割刺在那黑色巨手之上,但一瞬间便光芒黯淡,剑身上布满锈斑,剑气根本无法深入。
烟尘弥漫间,他撞到的这面殿墙布满如蜘蛛网般的裂缝,接着爆裂开来,他的身体随着无数碎裂的砖石往后继续飞出。
虽然他并不想直接杀死苏秦,尤其在确认对方已经得到了十二巫神之中的某门强大秘术之后,然而他之前也并不认为对方能够在这自己的这一击之下还有能够继续活动的能力。
殿外响起纷杂的惊呼声和呵斥声,镇守这楚宫的修行者与军队已经全部被惊动,能够逃出这殿宇本身,就已经出乎齐斯人的意料,他已经开始有些理解,为什么www•hetushu•com齐帝会有那样独特的直觉,为什么在退位之前最后一个命令,就是要让大齐王朝的修行者不惜代价的杀死这名年轻的秦修行者。
苏秦一声厉啸,身形再往上拔高数丈,他右手中有数十道晶亮的光焰如燃烧的凤尾落在了地上,这新建的楚宫地面上骤然布满金色的符文,一道道炽烈的光线变成了金色的光幕,冲天而上!
齐斯人站在这混乱的风暴里,他的确有些意外。
在周遭所有人的视线里,他的身体直接在空中变成了一篷稀薄的黑气,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往前踏出了一步,对着苏秦说了这一句。
齐斯人的一道元气,就像是一块冰冷的石头,在他的气海深处沉淀下来。
在齐斯人的视界里,苏秦就像是停留在空中,而那些黑色毒蛇以一种极为缓慢的姿态,朝着苏秦的身体不断的接近。
紧接着在下一刻,这些符纸里蕴含的力量被苏秦的真元点燃,刹那迸发的力量互相冲击,使得这些和*图*书符纸激射出来的元气更加猛烈和迅速。
当他一步前踏,他前方的空气一阵,空气里那些紊乱的力量,包括余意未消的那些符箓,全部反而被挤压得形成了一道潮汐,反往苏秦的身上压去。
苏秦左手的衣袖疯狂的狂外鼓胀起来,只在这一刹那,无数道深红色的符纸,从袖中激射而出。
有数道磅礴的力量在此时从四面冲向齐斯人。
在下一个呼吸之时,他已经在殿外,漂浮在空中。
任何世人所认为的天才背后,往往都是和勤奋有关。
在晏婴死后,他已经是整个大齐王朝最强的修行者,他自有骄傲,连番出手都被这样一名后辈破去,即便是对方手中有这片皇宫的法阵枢纽,但连番失手之下,却依旧让他的心中出现了一丝恼怒。
喀喀喀……
殿顶每一滴掉落下来的黑液都变成了一条黑色的毒蛇。
齐斯人的意态十分恬静,就算是在防卫森严且有着诸多大秦修行者镇守的新建楚宫里,他依旧悠闲得如同在看风景。
hetushu•com“白羊洞那样的修行地出身,又背井离乡,能够这么快到达今天的成就,我的确有些欣赏你。”
轰的一声爆响。
他提着苏秦,身形瞬间已经拔高了数百丈。
他背后的脊骨里发出了一连串的爆响,脊骨首先被震松,他的身体就像是一条蛇一样软软的被齐斯人提在手中,在下一刹那,阴冷的元气冲入了他的气海。
两只血手爆开成血雨,他的身体倒撞在身后墙壁上,口中鲜血狂喷。
这个殿里变得绝对的死寂,就像是时间的流动都慢了下来。
齐斯人一振衣袖,身上数十片骨器飞出,他的嘴角沁出些鲜血。
整个殿内的元气被这些符箓的力量撕扯成无数的碎片,这些碎片就如锋利的瓦片一样急剧的旋转着,切割在那数百条黑色毒蛇的身上,将这数百条毒蛇硬生生的切成了黑色的碎屑。
整个殿内瞬间被密集的符纸充斥,恐怕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会想到有一名修行者能够随身携带这么多的符箓,而且在一瞬间将这和_图_书些符箓全部激发出来。
他的脑后有阴冷的气息落下。
这么多数量的符箓,花费了苏秦多少的时间?
就在此时,他的眼瞳里出现了一丝讶色,就像是静谧的水塘里出现了一丝波澜。
他的语气很真诚,是真正的赞赏,然而并不意味着他会有所留手。
然而苏秦的身影却骤然僵硬。
但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已经在这数名宗师的合击下脱困。
看着墙上出现的大洞和裹在烟尘之中逃入后方黑夜的苏秦,齐斯人皱了皱眉头。
那两只血手的威力和其中蕴含着的诡异阴气,让他都有种不舒服的味道。
一只黑色的巨手就从苏秦身后的空气里悄然生成,握住苏秦的身体。
齐斯人淡淡的看了苏秦一眼,右手握拳。
齐斯人的身影在他身后的影子里出现,手掌按落在他的脑后。
齐斯人深吸了一口气。
两道黑气变成如蝙蝠般的长翼,挥舞在他的身体两侧。
再简单的符箓炼制都需要一定的时间。
苏秦的面若白雪,他感到了无比真实的死亡威胁m•hetushu•com,一声厉喝从他的双唇中喷薄而出,身后一只完整的血手和一只几近凝形的血手往前拍出。
无数道黑气从齐斯人脚下涌出,将他的浑身都包裹起来,和殿外的黑夜融为一体。
接着咚的一声闷震,他的身体好像分裂了开来,变成了数股黑云,分别飞向四方。
他的身影消失。
这些符箓的威力对于他而言也并不强大,但量变引起质变,这每一道符箓都必定是苏秦亲手练出,所以才会如此熟悉的在刹那间就被他激发。
“连楚皇宫的凤鸣法阵都掌握了,你还有什么让我感到意外的?”
密集的符纸如喷泉一般往外喷涌,密集得近乎水流。
因为事实便是如此,放眼整个楚都,没有任何一名修行者是超越他的存在。
光幕里有真实的凤鸣声响彻天空,黑色巨手被金色光幕切成了数块,变成无数道刺鼻的青烟。
数百条黑色毒蛇在空中狂舞,远比苏秦后掠的速度要快,然而却奇异的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甚至吸收掉了这殿里的一切震动,包括空气的激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