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身入血海

“霓裳,千万不要离开我身边。”秦荡天开口说道,他神色也变得凝重了几分。
“以血化海,以骨为舟。”他低声念道,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有趣。”
想到此处,秦荡天目光坚定无比,他舍弃古字光环,脚步往前迈出,踏入血海之中,连霓裳都能做到的事情,他秦荡天,何足惧哉。
其余诸人也都遭遇,秦问天看着前方翻滚的血海,身体周围涌现一片光幕,绝对空间,仿佛整个人进入了一独有的空间之中,当血海卷来,竟从他的身体上直接淹没而下,却没有能够伤到他的身体。
说罢,他脚步往前迈出,令人震撼的一幕出现了,他没有踏上骨舟,而是直接踏血海而行,甚至,他手掌一挥,顿时卷起一股血海风暴,伸出手,触摸着那片血海,仿佛是在感受血海的力量。
秦问天没有任何犹豫的踏上了一艘骨舟,君梦尘和齐羽神色坚定,分别在他左右,踏上骨舟,并排而行,驶入血海之中。
“天道圣院,轮回世界,梦尘,此事就不要对外透露了。”秦问天传音对着君梦尘道,随后便没有多言,这位前辈既然隐于世,关于他的事情,还是少说,点到即止。
一股压抑的气息降临,秦问天随白骨舟缓缓而行,渐渐朝着血海深处驶入而去,血海岸,诸多强者看到很多人尝试,都纷纷往前迈步,踏白骨而行。
就连九天玄女宫的玄女,天域第一美人神女霓裳m.hetushu.com,也都踏白骨为舟,他们,有何退缩的理由?
“见过这位前辈一次,既然是他来了,能做到如此很正常,天窟可以拦住天神,却拦不住他。”秦问天回应道,旁边的君梦尘和齐羽脸色凝在那里,都被秦问天的话给震撼到了,秦问天既然这样说,显然知道那白衣身影的强大。
秦问天自然看到了前面发生的一切,七戒大师、天选之子秦荡天、神女霓裳,哪一个不是绝世风华人物,但他们,竟然都舍弃白骨为舟,直接踏入血海之中,这真的是死路吗?
血色之海,白骨铸舟,每一艘骨舟,只乘一人。
“霓裳。”秦荡天大声喊道,然而神女霓裳却不曾理会,身体没入血海,那绝美的身躯,渐渐的消散,后面诸人看到这一幕内心颤得更厉害了,天域第一美女神女霓裳,要香消玉殒吗?
秦问天他们许多人正在渡海而行,界主的速度何等的快,天神更是如此,他们一跨能够横跨无尽虚空,但在血海之中,没有人敢胡乱而来,都老老实实的乘白骨舟而行,此时,血海中的人都看到了一道白衣身影从他们身边走过,潇洒迈步,内心中都掀起惊涛,这怎么可能?有人竟然能够如此轻易的踏血海而行,而他们感觉,这片血海的力量,能够淹没一切生灵。
只见此时,七戒双手合十,诵了一声佛号,随即舍弃白骨舟,身体一点点的步入血海m.hetushu.com之中,当他的双腿触及到血海之时,渐渐的变得虚幻,一点点的消失,但他的身体依旧在往下沉,每下沉一点,他的身体便仿佛要化作血海的一部分。
七戒大师,整个人都没入了血海消失不见,血海之中,出现了一道佛道光华,犹如佛门舍利般。
随着继续前行,血色越来越深,头顶上空,血色的光华笼罩着,那片血色的光华铸造成血窟,横亘于头顶,压抑的气息越来越可怕。
秦问天他也看到了,见到白衣青年的那一刻,他眼神中露出一抹夺目之光彩,张开嘴想要开口,却见那白衣青年也看到了他,虽然经过了变幻面容,但对方仿佛依旧看出来了,含笑对着他点头,随后从他身边走过。
“不用。”神女霓裳神色坚毅,血化为海,白骨为舟,必会有通过的方法。
天选之子秦荡天、七戒大师、林萧等人,谁人不是天之骄子,而且是绝世风华,他们都愿去冒险,而自己,本身就比之他们有所不如,凭什么还没有对方敢拼?
君梦尘身上出现一方世界,环绕身躯,齐羽浑身战意缭绕,斗字符纹横亘于前。
想到这,不断有人踏入,前去冒险,当然,依旧有很多人还在犹豫,毕竟到来的人很多,太古八域诸强,都纷纷赶来了传说中的天窟。
看来,太古之地,果然还是有些未知的强大存在,他还需努力修行,希望这次天窟之行,能有新的突破。http://m•hetushu.com
七戒大师,已经证道天神,他会如何选择?
话音落下,秦荡天周身有诸多古字光环环绕,化作古字光幕,拦截在前,笼罩骨舟,血海风暴吹打而来,被古字光华阻挡在外,不能侵蚀入内。
“师兄在哪里见到过?”君梦尘充满好奇,问道。
这血海,根本无法横渡,白骨为舟,要渡血海,注定化白骨。
“霓裳,前方血海拥有腐蚀万物之力,我送你回去吧。”秦荡天对着神女霓裳说道,他身前的古字光环,道法之威,竟然都遭到了侵蚀。
“七戒大师,这是在舍弃肉身,求道吗?”有人惊颤,后方,有人动摇,折返方向,他们不想冒险。
白衣身影回头,随意的看了他一眼。
“这……”血海岸边的强者一个个露出震撼之意,内心掀起惊涛骇浪,在岸边,可是还有天神人物的存在,即便是他们,内心中都生出一股股深深的敬畏之意,这太古之中,竟然还有这样的人物存在,可怕的是,竟无人认识。
“都疯了吗?”后面强者看到前方的一切感觉不可思议,这些人,都在发疯。
只见此时,血海之中,忽然间出现了一道道黑色的气流,朝着许多强者抵抗的光幕射去,直接穿透而入,即便是秦荡天的古字都被其穿透,随后,血海一点点的渗透而入,流入白骨舟上。
“好。”君梦尘点头,知道师兄可能有所奇遇,见到了一位超脱世外的人物。
“这人好可hetushu.com怕。”君梦尘心头猛的颤了下道:“师兄,你认识他?”
想到这,他开口道:“羽叔,梦尘,你们自己做出选择。”
秦问天前面的秦荡天也看到了白衣身影,目光凝固在那,露出震撼之意,喊道:“阁下留步。”
前方,七戒大师身上的佛道宝光都被穿透了,他的位置比较靠前,渐渐的,血海淹没了白骨舟,白骨舟开始往下沉,使得后面诸人的心也在往下沉。
“不对。”秦荡天目光豁然间一闪,极乐净土乃是太古最顶级的势力之一,佛门秘典诸多,可能有对天窟的记载,霓裳父亲入过天窟,可能知晓一些天窟之秘,入这血海,不一定就是死路。
前方,血海翻滚着,仿佛出现了血色的浪潮,已经模糊的远处,白衣身影直接穿过风暴而行,这片血海对他而言,仿佛没有任何的阻碍,但乘白骨舟前行的诸强者,却感觉到了危机。
“这又是何苦。”他仿佛知道了什么,轻声说道,继续在血海中迈步,那能够撼动天神的血海,对他而言,仿佛和普通的海没有任何区别,他踏血海而行,白衣身影渐渐远去。
诸强者,各显神通,继续渡海而行。
白衣身影走到血海岸前,看向那面石碑。
说罢,他放弃抵抗,白骨舟往下沉,他的身体,也随之下沉入血海!
前方的风暴越来越可怕,翻滚的血海犹如巨浪打来,带着惊人的力量,有强者身前的抵抗力量遭到血海的侵蚀,渐渐的也化作血色,http://www.hetushu.com他们神色渐渐变了。
“霓裳。”秦荡天看着神女霓裳,只见神女霓裳神色依旧淡然如水,她那双美眸中并无畏惧之意,她脚步往前走去,竟然直接走出了白骨舟,身体进入血海之中。
若是绝路,以前之人,是如何踏过的,天窟,虽然危险,号称神陨之地,但据圣院天道书阁记载,只要谨慎一些,生存几率还是很大的,这血海,绝非是真正绝路。
“这……”后方诸强者神色大骇,七戒大师可是天神强者,他都挡不住血海的侵蚀,这样,岂不是诸人都要葬灭血海。
“小心。”秦问天神色越发凝重。
以血化海,白骨为舟,秦问天在想,这片血海,会是至强者体内鲜血所化,这些白骨之舟,是他浑身骨骼所铸吗?
白衣身影没有回应,转过身,继续往前迈步而行,秦荡天神色一僵,他竟被人无视了,然而看到对方踏血海而行,本想说什么的他却终究无法开口,此人,实力可能超出他的想象,还是不去招惹。
此时,在人群之中,有又道白衣身影踏步而行,他气质潇洒无边,英俊非凡,所过之处,周围诸人竟仿佛被他气质所慑,不由自主的后退让开,这让他们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怎么可能,他们界主甚至大能境界修为,竟然看到对方之后无缘无故的后退让路,这让他们感觉心中一阵寒冷,目光凝视那白衣青年,他是有多强?
“阁下如何做到的?”秦荡天问道。
若如此,这天窟会是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