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蛊胎出世

第二十七章 荆门黄家

我说对,要不怎么说是江湖第一世家豪门呢?
我抱着小米儿,笑着说本来就是上门做客,所谓客随主便,你怎么安排,只管做便是,不用担忧我们。
我不得而知,不过却与黄胖子在荆州分别,然后继续北上,一路来到了荆门市里,刚刚出了站台,就有两个黑西装朝着我们迎了过来。
两人一番谈笑,就在此时,突然间传来一道不阴不阳的声音:“听说两位是我堂姐黄养鬼的朋友?在下黄养天,见过两位。”
双方一阵客客气气,接着黄养鬼随人离开,而我则和老鬼,在那黄威的带领下,穿过一处又一处的院子,感觉就像参观那皇家园林一般,眼花缭乱,走了差不多十来分钟,方才到了一处临湖的小院前来。
汽车从侧门进入,在一处大院子前落下,有一个头发花白的矍铄老者带着人迎了上来,朝着黄养鬼笑吟吟地说道:“鬼鬼小姐回来了,真好,夫人最近可是一直念叨你呢。”
如此说来,这荆门黄家的历史渊源,一直沿袭了两千余年,当真是骇人听闻,趁着黄养鬼不在的时候,黄胖子跟我们普及,说荆门黄家,一门两杰,上一代最为著名的人物,却是一对兄弟,叫做黄天望和黄公望,前者在中央供职,被誉为“大内第一高手”,是这天下顶尖的修行高手,而后者则投身邪灵,目前却是邪灵教的左使阁下。
他说得客气,我和老鬼也是和_图_书十分谦然,说公伯你且忙去,不用理会我们的。
车子启动,一路往西,出了城,开了一个多小时,却是到了一处大湖边的大宅前停下,这大宅占地颇广,从湖边一直蔓延到了远处的小山边去,由一处青砖大围墙给兜住,气势颇为雄壮。
然后又介绍我和老鬼,说是江湖上的朋友。
所谓“世家”。即是世世代代相沿的大姓氏大家族,能够称得上此名的本就不多,再加上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大改造、大剧变,更是少之又少,而荆门黄家能够得到这名号,并非仅仅只有上面罩着那么简单。
话是这么说,不过我心中终究还是多了一分心思,不敢多言。
黄威不卑不亢地说小姐,你已经有小半年没有回家了,家主和你母亲都很想你。
黄养鬼听到了我们的低声议论,探身过来,低声说道:“我与家中闹了一些小矛盾,所以等去了我家,你们暂且在客院住下,我与家中沟通,需要等待些日子,你们可别着急。”
在人家里做客,多少也得礼貌,我们虽然弄不清楚这人的来意,却也只有站起身来恭迎,双方说了几句客套话,那人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到了我怀中的襁褓,笑着伸手过来,说道:“这孩子是王兄你的娃儿么,给我瞧一瞧,可好?”
黄胖子告诉我,说江湖上有很多宗门或者世家,因为行业的关系,大多都很神秘,然而最和图书神秘的一人,并非别人,而就是这黄家的家主黄门郎。
一字剑为何如此忌惮荆门黄家?
那人便是黄养鬼的父亲,黄门郎。
老鬼捅了捅我的肚子,说你刚才发现没有,我们一路走过来的时候,那些人的眼光都怪怪的。
我想起他上次曾经跟随黄养鬼回到过荆门,而那黄威却又说黄养鬼半年多没有回家,不由得有些诧异,低声问他,说你们上次过来,没有拜访师姐父母?
我和老鬼选过房间,两人来到院前的湖畔边,看着岸边的杨柳,和远处湖面的烟波,老鬼感叹,说堂而皇之地占这么大的一块湖畔,这荆门黄家倒是挺有权势的。
几人在出口处僵持,后面挤了一群人,黄养鬼脸色变了几回,终于不再僵持,咬着牙,点头说好,我跟你们回去。
为人低调到这种程度,仔细想想,真的是越发觉得神秘恐怖。
他难得如此急赤白脸,我不由得更乐了,说好吧,比就比,你以为我现在还是肉鸡么?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原本也就只是这么一说,老鬼原本一直惨白的脸顿时就露出几分红色,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你小子是吃了豹子胆吧,居然敢拿我来开玩笑,要不要比试一下,看我打得你起不来。
黄威躬身,说小姐的朋友,就是黄家的贵客,请……
“小姐!”
说罢,她指向了我们,说这两个是我的朋友。
两个黑西装恭敬www.hetushu.com地站立,点头,然后年纪大一些的那人对黄养鬼说道:“小姐,黄公查到这列车里面有你在,就命我们过来接你,车已经在外面了,走吧。”
我笑了,说你也姓黄,莫非也是黄家的人?
黄养鬼的脸色有些不好,严肃地说道:“黄威,我想回家,自然会回,用不着你们这样,走开。”
我原本以为太湖边的慈元阁大院就已经算是宽广,此刻瞧见这荆门黄家,方才知道什么叫做小巫见大巫。
黄家本身的造血能力就极强,势力范围遍布荆襄之地,族内高手辈出,而这一切,都离不开一个人的经营。
世人皆知荆门黄家之名,然而一提到荆门黄家,不是上一代的黄门双杰,就是当代的黄养神、黄养鬼,居然无人说起黄家家主。
这个身份屌不屌?
来的路上,我方才得知这荆门黄家若是上溯历史,最早却是沔南名士黄承彦。
汽车是一台顶级的日本商务车,我叫不出名字,不过无论是外观还是内饰,都充斥着说不出来的奢华,最关键的是车牌,那一排的8,看得我一阵眼花。
反倒是老鬼,却显得十分淡然。
荆门北通京豫,南达湖广,东瞰吴越,西带川秦,素有“荆楚门户”之称,自公元前十六世纪以来,中原朝廷历代皆在此设州置县,屯兵积粮,为兵家必争之地。
我点头,说那老管家说了一句话,不知道你注意没有,他说鬼鬼姐和图书这些年可少有带人回来过。鬼鬼姐风华正茂,却并未有婚嫁,此刻带两男的过来,我抱着孩子,或许就算了,但是你……嘿嘿,那些人瞧你的眼神怪,说不定就是在看姑爷呢。
那矍铄老者笑吟吟地与我们打招呼,先是自谦,说哪里是什么大管家,不过是一下人而已,随后又热情地招呼我们,说小姐少有带朋友回家,两位想必与小姐是真的亲近,黄威,你先带两位去镜湖院休息,我带小姐去拜访夫人之后,再来拜访。
说着话,他却是不容置疑地朝着我怀中抢了过来。
黄养鬼朝着这老者行了一礼,叫了声“公伯”之后,回头跟我们介绍,说这是公伯,黄家的大管家,也还是我的长辈。
我问黄胖子,说黄养神是谁?
黄胖子告诉我,说是黄养鬼的大哥,荆门黄家原本的嫡长子,下一代的黄家家主,曾在宗教总局里面任职,后来因公殉职了,方才由黄养鬼来继任。
此人或许很多人并没有听过,但是他却有一个大名鼎鼎的女儿黄月英。若是还没有人知晓,那就再说一个身份,便是卧龙诸葛孔明的岳父。
日后她若是有什么吩咐,只要不违反我的原则,定然在所不辞。
院子房间不多,十分清静,里面的房间也做过了现代化改造,应有尽有,住着十分舒适,那黄威交代一二之后,没有久留,而是与我告辞离开。
看得出来,这荆门黄家不但是江湖豪门,而且和-图-书在财力和权势之上,也是绝对的顶尖。
之前黄养鬼有过约定,让我们在外人面前,不要袒露南海一脉的传承,这是为了保护我,所以我便不再叫她师姐。
我们跟随着黄威出了车站,我打量了一下黄养鬼的表情,能够感觉的出来,她虽然是荆门黄家的继承人,但跟家里似乎也在闹矛盾,其实是并不想回家的,不过为了我,她又是带着跑了麻栗山,又是硬着头皮回到荆门,别的不说,光这份心思,就已经足以让我记在心头了。
至于她父母,又不是寻常人家,哪里能说见就见?
如此一正一邪,使得荆门黄家在江湖上的地位如日中天,黑白两道都得卖他们面子,故而被誉为江湖第一大世家。
我抬头望去,却见一个眉目清秀、唇红齿白的年轻男子,正一摇一晃地走到了我们的跟前来。
顶级豪门啊,想一想,原本坦然的我,便多少也有了一些忐忑。
老鬼点头,说上次来荆门,只是在小庐待了几天,并没有去黄宅叨扰。
黄胖子摇头,说我那老子原本是锦官城第二肉联厂的一杀猪匠,出身卑微低贱,哪里能跟荆门黄家扯得上关系,而且我老子这人最是愤世嫉俗,听说后来荆门黄家有意结交认亲,他也是浑然不顾,还多番奚落,最后弄得差一点儿成了仇家,实在尴尬。对了,我们下一站就分道扬镳啊,我可不敢去荆门黄家,要是被我老子知道,指不定就得打断一双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