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九章 中途遭遇胁迫

洛小北秀眉一竖,朝着我瞪眼,说你别跟我废话啊,又跟我装一问三不知是吧?就是那个色眯眯的胖子,和满脸冰冷、跟谁欠他几百块钱的家伙。
她并没有跟鱼头帮的人讲起我们的事情,这是为什么呢?
洛小北嘻嘻一笑,说我有什么不敢的?你可能不太清楚姚雪清这个人,绝对是睚眦必报,而且正好前段时间他在洞庭湖跟人争夺真龙失利,憋着一肚子的火呢,你说他要是听到了那三个蟊贼的消息,会不会大发雷霆,千里追杀呢?
也正因为这个,使得我们最终认识了张威,从而在他表哥那儿得到了启明胎太岁的消息,最终使得小米儿得以苏醒过来。
我说去东北老家,她诧异,说你是东北的啊?我摇头,说不是,我爷爷以前是东北抗联的,后来随大军南下,就留在了南方,我爸和我,都在南方生下来的,理论上来说,我应该算是南方人。
洛小北眼睛眯了起来,狭长,挺美的,不过却透着一股寒冷。
感受到洛小北手臂上那沉稳的力量,我没有再妄动了。
她微微一笑,却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低下头来,望了我怀里的小米儿一眼,说这是你的孩子?
走到过道上的时候,这位大哥回头望了我一眼,一脸的不爽,想必是有些郁闷为什么认识这美女的,是我而不是他。
这并不是艳遇。
坐在窗边的那位大哥不知道是不是一上车就开始瞄美女,瞧见这和*图*书个清新脱俗的小女子居然主动跟自己讲话,下意识地愣了一下,等听完了,这才一脸郁闷地望了我一眼,然后十分有绅士风度地说道:“当然可以,乐意效劳。”
洛小北笑了,说你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不坦诚,你这样子,让人真的很难跟你沟通呢。不过呢,本小姐现在手上的人手紧,正缺人,所以倒也不想多做计较——这么的,你呢也先别回什么老家了,跟我走一趟,帮我一个忙,回头办妥了,咱们两个就算是一笔勾销了。
洛小北似笑非笑地说:“你觉得我们不认识对吧?”
当初我、老鬼和黄胖子三人一番血战,这才将秦长老给击毙于洞庭湖畔,他还仅仅只是一个执法长老,倘若鱼头帮真的追究起来,绝对不比龙泽乔这帮人轻松多少。
她想了想,对我说了两个字:“风魔!”
平心而论,这位洛小北小姐虽然不如她姐姐那般美艳动人,而且身材发育得着实欠佳,不过小脸蛋儿倒是一脉相承,十分的精致,而且还有这几分青苹果的青涩,着实是个小美人儿。
啊?
小米儿有点儿不喜欢这个女子,扭过脸去,不让她摸,洛小北摸了几下,结果都没有摸着,脸顿时就黑了,说你家的娃娃好聪明啊,这么小就知道认生了?
是的,这个与我隔着过道相对的年轻女子,却正是之前我们在湘湖岳阳碰到的那个漂亮少女,当时http://m.hetushu.com的她和自己姐姐在一块儿,只因为黄胖子在人群之中多看了她姐姐一眼,目光太过于猥琐,小妮子的火爆脾气就上来了,非要教训黄胖子一下,虽说后来双方没有打起来,但是她事后还安排了鱼头帮的人对我们进行了监视。
什么?
她点了点头,说南方哪儿的?
洛小北笑了笑,说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在一两年前的时候,发生了一起影响巨大的逃狱案,邪灵教有一个很重要的人物被击毙了,别人都说他已经死了,但其实他只是下落不明而已,而我要做的,就是找到那个人。
她眼睛亮亮的,忍不住伸出手去摸小米儿的脸,说好可爱啊,真的呢……
她略微有些尴尬,过了一会儿,突然对我说道:“你这是去哪儿呢?”
洛小北哈哈一笑,说也对。
一个抱着孩子的男人,怎么就被那小美女给瞧上了呢?
洛小北哈哈一笑,说你说得对,鱼头帮未必能够伸这么长的手,不过你可知道,你们杀死的那一位秦长老可是何人?
说完,他扭着肥大的屁股,从我身前走过。
这个人是……洛小北?
洛小北从我的身前走过,坐在了靠窗的座位上之后,扭头过来,然后在我的耳边压低声音说道:“别在这里跟我装大尾巴狼,真的以为将那黑框眼镜给摘掉,然后洗一把脸,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么?你姐姐我可是从小就看过无数幻境的,就你和图书这点小伎俩,能够瞒得过谁?”
我们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会莫名其妙地就招惹上那么多的仇家,而且就连邪灵教这种恐怖的庞然大物,也给折腾了进来。
洛小北笑了,说你讲。
她挥了挥手,说你别跟我废话,你那两个同伴呢?
我说鱼头帮的势力横行荆楚一带,却未必能够蔓延到这北方来。
这样的人,能不招惹,最好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更何况,鱼头帮的秦长老战死,张威反叛,这一系列的事情倘若追查起来的话,百分之一百地落到了我们的头上来。
洛小北恼怒了,说明人不说暗话,鱼头帮的人找我的时候,我可是有意帮你们隐瞒了。
洛小北摇头,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他是邪灵教佛爷堂的人,是邪灵教掌教元帅小佛爷安插在鱼头帮的党羽,而鱼头帮则是邪灵教的一脉分支——现在你懂了么,就算是为了给小佛爷一个交代,姚雪清也必须要将你们的人头取下来,才能够解除小佛爷对他的怀疑……”
她嘿然笑了,然后站起了身来,朝着我旁边的那名乘客说道:“大哥,我跟这人认识,好久不见了,遇到了聊聊天,咱们能不能换一个位置?”
我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说你敢?
我说他不就是鱼头帮的执法长老么?
我淡淡地说道:“小孩子的眼睛,往往比大人更加明亮,你说呢?”
我想了许久,突然睁开了眼睛来,盯着洛小北http://m.hetushu•com说道:“或许我还有一种方法。”
不过那大哥并不了解我内心之中的痛苦,若是有可能,我还希望洛小北纠缠的人,是他而不是我。
她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说道:“你再跟我打马虎眼,信不信我立刻把你们做的那点儿丑事给捅出去?”
这般想着,我心怀侥幸地沉声说道:“不好意思,我们认识么?”
我摇头,说不记得在哪儿见过姑娘你了。
我的眼睛一下子也眯了起来是,说洛小姐什么意思?
洛小北的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来,轻轻一按,然后说道:“我很欣赏有野心和勇气的年轻人,不过目前为止,你还没有资格跟我说这样的话,再过十几年再说吧。”
在瞧见这女子的一瞬间,我先是一惊,继而想起之前我们见面时,是有过装扮的,她未必能够认得出我来。
我点头,说对。
什么,鱼头帮是邪灵教的一脉分支?
我低下头,故意说道:“江浙一带的。”
洛小北凝望着我,良久之后,方才缓缓说道:“你也可以拒绝,我无所谓,回头就打个电话给姚雪清,告诉他杀了他鱼头帮执法长老秦王龙的人,我好像还记得,而且其中一个,就坐在我的身边。”
我说什么同伴?
我说哦,是他们啊,我不知道啊,后来大家散伙了,各走各的路了,怎么,你找他们有事儿么?
天啊!
我将信将疑,说你既然有权力随意指挥鱼头帮的人,应该跟他们是一伙的,和*图*书为什么还要为我们作隐瞒呢?
我苦笑,说哦,我想起来了,原来是姑娘你啊,真巧啊,没想到居然能够在这里遇到,你这是去哪儿呢?
然而即便如此,我也不会感激这女人。
听到旁边传来的声音,我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朝着对方望了过去,瞧见了一张让我魂飞魄散的脸。
我一愣,说那人叫什么?
我瞪圆了眼睛,说什么意思,我凭什么要帮你做事呢?
洛小北听到我叫了她的姓,突然笑了,说哎,这样子才有点儿意思,男人嘛,敢做就得敢当,别特么唧唧歪歪,弄得跟个软蛋一样。不过说句实话,你们三个还真的让我有些刮目相看啊,不但策反了鱼头帮的小喽啰,弄死了莽山的黄溯,而且还把邪灵教派驻到鱼头帮的秦王龙给干掉了。真没想到你们居然还有这样的手笔,完全让人意料不到啊……
深吸了一口气,我问道:“那好,你说到底要我帮你做什么事情?”
听到她将这秘辛之事一一说来,我顿时就心惊肉跳,说这种话你可别乱说啊,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干,也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有些难过。
我说如果我现在杀了你,你刚才所作的一切假设都再没有存在的根据,而我也不用胆战心惊,受你指使了。
事实上,我对这个神秘的女子一直有着一种天然的恐惧,毕竟能够随手调动地头蛇鱼头帮的庞大力量来对付我们,她的背景就绝对不止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