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十九章 化身护花使者

林警官想了想,说好像就打过一次招呼吧,不记得他后来有没有找你父亲,怎么了?
怎么办?
林警官看着面容甜美的小米儿,奇怪地说道:“这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啊,我有点儿糊涂了。”
林警官说对,我当时还觉得奇怪,这家伙原本不情不愿的,为什么后来却又那么热心,当时挺起疑的,不过也抓不到他什么把柄,对了,后来你父亲到江城来的时候,他当时也找过来了。
我笑着,说你不用在这里陪我,去吧,毕竟是领导相邀,也不能驳了他的面子,你说对不?
我苦笑,没有说话。
林警官傻了眼,说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你们家一会儿你失踪,一会儿你父亲失踪啊?
听到我的话语,林警官大为惊讶,不过也感觉到不可思议,说那他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夜店里一阵喧哗,劲爆的音乐震耳欲聋,无数穿着时尚、甚至暴露的男男女女在里面肆意摆动着身子,我找了一个角落的吧台坐下,瞧见林警官在不远处,同桌坐着的还有刚才瞧见的刑峰,以及另外三个人。
林警官点头,说见过,当时我找他了解过几回,而后来他还跟我打听过你的情况,问到底还要不要弄,他都已经请好了师父。
林警官笑了,说瞧你这样子,就跟刚刚从牢里放出来的一般。
我的安慰让林警官十分受用,而正在这时,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林警官叹了一和_图_书口气,说半年不见,王明你变了还挺多。
我摇头,说我还有事儿呢,就不陪你了,回头我们网上聊,好么?
我说有么?
我笑了笑,说我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男人,难免跟以前有许多不同。
我摆了摆手,说他现在不一定还活着呢……
我不想在她面前炫耀什么,只是勉强笑了笑,说跟以前比,的确是强了一些。
我拍了拍手上熟睡着的小米儿,说道:“因为她。”
林警官十分开心,连忙说好。
林警官的到来使得那一桌气氛十分热闹,她好像被罚酒了,一来就给灌了几杯,林警官不断推脱,结果还是没有办法,最终只有喝下。
她?
我则等了一会儿,然后才进了酒吧。
我忍不住心中的愤怒,说他真的这么说?
谈完了这些事情,那菜也端上来了,林警官是吃过饭的,陪着我勉强吃了一些,而我则是饥肠辘辘,一点儿也不客气,几乎横扫一空。
唉,看来美女在体制内,实在是不好混啊,因为那里人面兽心的家伙,实在是太多了。
林警官诧异,说地狱,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那三人里面,两个中年男人,还有一个短头发的女子,想来和林警官一般,都是过来陪领导的。
吃饭的时候,林警官的电话一直都在响,不断地有短信进来,她一开始还在看,过了一会儿,直接就不理了,我瞧她这模样,便笑了,劝她要不m.hetushu•com然回一个,林警官一脸嫌恶的表情,说这个刑峰,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呢,不想理他。
原来她之所以能够过来,却是那李局长对她有些想法,而要不是省厅的刑峰也流露出了那意思,说不定早就动手了。
尽管知道自己与她不可能,我还是愿意多做一些事情。
林警官无所谓,说我不过是一个小警察而已,他还能拿我怎么样?若是真的把我给撸了,我也真就认了,毕竟之前想当警察,是为了除暴安良,匡扶正义,现在经历了这么多,多少也有一些心灰意冷了。
大街之上人潮汹涌,不断有醉汉和酒托上前过来纠缠,林警官按照短信里的地址找到了上司所在的酒吧,提前进了去。
我说呢,林警官一个刚刚警校毕业不久的一线刑警,怎么突然间就跑到京都这边来开会了呢,这级别实在是差得太多了啊,现在一听,倒算是明白了。
林警官看了一眼,却不敢不理,慌忙接通,说李局长,哎,对,对是我,我在和朋友吃饭呢……对,就一个朋友,以前的同学,哦,这样啊,好的,我打车过来,好的……
不知道为什么,能够被她如此信任,我还是蛮开心的。
林警官似乎选择相信了我,她说我能够为你做些什么吗?
我说人在官场,身不由己,你若是不应付一下,说不定人家给你穿小鞋哦。
如此喝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和_图_书我瞧见林警官喝了五杯,她借故去了一趟厕所,路过我这里的时候,神情清醒,还冲我眨了一下眼睛,显得十分的调皮。
我的眼皮一阵跳,说罗平还见过我父亲?
她抢先结了帐,然后离开的时候,她还主动地挽着我的胳膊,我推脱不过,问她这会开到什么时候,林警官说明天开完,后天就回南方,我说他们毕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自己小心一点就是了,也别太担心。
我沉声说道:“林警官,你没有入这一行,所以我跟你讲太多,你也不可能明白,所以我只能跟你讲一句,那就是对于罗平来说,我家小米儿是他最为之渴求的,所以为了这个,他才会铤而走险……”
林警官脸色沉了下来,说如果事情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我一定会将那家伙给绳之以法了!
她挂了电话之后,一脸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唉……”
林警官问为什么,我便将后来单刀赴会的事情跟她讲起,她有些诧异,过了许久,方才问道:“王明,你现在也变得很厉害了么?”
呃?
我沉默了一下,觉得林警官这人挺不错的,而罗平那家伙我则不确定他是不是死了,有必要将他的真面目给揭露出来,免得林警官上当,于是便将当初罗平半夜强掳我的事情,以及后来他带着人去我家强堵我的两件事情,都给她讲了出来。
两人并肩而走,林警官指着我怀里的小米儿,说这是你和_图_书的孩子?
事实上,我本来就是从那湖边水牢里逃出来的,现在津门那一带,说不定还在通缉我呢。
林警官点头,说是,我刚才之所以不敢认你,就是觉得你跟以前的王明有很多不同——比如你现在高了,我瞧了好久才确定你没有穿增高鞋,又比如你的眼睛,变得比以前犀利许多,最重要的就是你整个人的气质,与之前根本就完全不同,倘若不注意,根本就是两个人。
我沉默了一下,告诉她,说我现在准备回东北老家那儿去,找一下我父亲,但是不确定他有没有在那里,只不过是想要碰一碰运气而已;如果不在,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对了,林警官你若是有心,能不能帮我调查一下那个金镇信息事务所,还有他们的老板龙泽乔,这家伙行事嚣张,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什么?
两人乘出租前往三里屯酒吧街,刚刚下车,就被一阵扑面而来的繁华给惊到,那绚烂的灯光和拥挤的人潮让人觉得这儿真的是宇宙的中心一般。
林警官有些为难地说道:“你若是有事就算了,其实我是怕他们灌我酒,你知道的,我们李局这一次带我过来,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总是怪怪的,若不是多了一个刑峰,我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附近的馆子,是一家泰国菜馆,落座之后,忙着点菜,完了之后,方才回到刚才的话题来,林警官询和-图-书问我那之后到底去了哪里,我想了想,问她,说你后来有没有再见过罗平?
然而等林警官回来的时候,这才刚刚喝了第一杯酒,没到两分钟,她就突然显露出了醉态来,睡眼朦胧地往旁边靠去,我的心一惊,感觉有些不对劲儿。而就在这时,就瞧见他们几个商量了一下,刑峰将林警官给扶了起来,然后朝着酒吧外面单独走了出去。
林警官看着我,说你跟我一起去?
我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父亲失踪了。”
对于我的要求,林警官无不应允,然后问如何能够联系到我。
我劝她说,说你不能这么想,这世间缺少好警察,当时若我不是遇见了你,说不定早就已经死了;所以对于普通人来说,你存在的意义很重大的。
听到林警官的话语,我不由得眉头一皱,大概明白了她的言下之意。
我倘若说以前对这位大长腿的美女警官还有那么一点儿意思,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之后,爱慕之心也就淡了许多,坦然地说道:“对呀,是的。”
我虽然有电话,不过感觉这东西很容易暴露我的行踪,有些犹豫,而她则问我是否有微信、QQ或者邮箱之类的网络联系方式,我便将以前的邮箱留给了她,想了想,又给她留了微信号。
我本来准备离开的,不过林警官说到这里,也觉得应该留下来,于是便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陪你过去吧,不过我就不露面了,免得他们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