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二十三章 这波伊给满分

我的骨子里,难道真的是一个热爱暴力的人么?
他问咋地?
那衣服坚韧,却抵不住我疯狂的心。
这肉嘟嘟的小婴孩儿见天长个儿,前段时间还六七个月大呢,现在给人的感觉都快一岁了,我生怕再过一两年,这娃儿长得跟我前女友米儿一模一样,我该怎么面对她啊?
这个追了我一路,被刑峰誉为过江猛龙的家伙,就此灰飞烟灭。
我愣了一下,说能去哪儿?
我明白她的意思。
棉帽子说好,哥你说,我保证不乱讲。
棉帽子说道:“你看我们后面那两辆车是什么意思,跟了我们好一会儿了,感觉好像准备逼停我们啊?”
我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冷战,低下头来,瞧见小米儿捏着我的手,很认真地朝我点头,好像是在鼓励我。
应付了这朝阳区群众,我闭上了眼睛,伸了一个懒腰。
那种感觉,跟撕黑丝袜是一样一样的,就只有一个字,爽!
车子上了高速,我闭目养神,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听到旁边的棉帽子说道:“哥,哥,你醒醒……”
师傅说那是,好歹我也是著名的朝阳区群众之一,维护首都的治安是我们光荣的使命……
他威胁我,说小伙子,你若真是人贩子,我这车里可是一键报警啊?
外衣一掀,露出了龙泽乔的内里来,我丝毫不停歇,猛然一撕。
我说好,我不去新疆西藏,咱去黑省长白山吧。
棉帽子拿出钥匙,说车是我的车,哥你不会想抢我车hetushu.com钥匙吧?哥,对面就是派出所,你别这样好么,你看这么的,我这里还有三十多块钱,你要实在困难,咱就当给孩子买奶粉了……
龙泽乔浑身冒烟,身子陡然轻了几分,下意识地低下头去,结果被我给一把揪了起来。
抓着龙泽乔的头发,我冲着那帮酒店门口的黑西装吼道:“听说你们背后是兰德公司啊,对吧,很吊啊?对、对、对,兰德背后是兄弟会,是马耳他骑士团,大财东还是罗斯柴尔德,对不对?哎呀,我好害怕啊——那么我想跟你们这些杂碎讲,我,隔壁老王今天就在这里跟你们撂下话了,有朝一日,老子把你们这些汉奸全部都给杀干净,就跟这个又臭又恶心的吸血鬼一样!”
肌肤大面积地暴露在了烈日灼阳之下,那光芒落下,顿时就是阵阵黑烟冒出,龙泽乔奋力挣扎着,结果被我反擒住了双臂,大声吼道:“怎么样,爽了吧?千里送死,你也真是够贱的!”
我说人生就得有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我说我看一下是不是你的车。
我的脑海里,还在不停回想起将龙泽乔一举化作灰烬时的情形。
那人笑了,说能去哪儿?只要给够钱,新疆西藏都陪你去。
车子一路飞驰而走,那家伙别看人挺怂,不过却是个玩车的高手,硬生生把面包车给开出了跑车的感觉来,我生怕他造成事故,慌忙叫他悠着点,这才安分了一些。
开了十hetushu•com几分钟,那家伙还有些不相信,说哥你不是拿我开玩笑吧,您这些个钱,够坐飞机头等舱了,何必这般折腾辛苦啊?
我说是小公主。
师傅说好哇,女儿是爸爸的贴心棉袄,是上辈子的小情人,生女儿好,我跟你说,我就生了两女儿,嘿哟,这逢年过节的,家里面热闹……
棉帽子的脸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对我说道:“哥,这是抓黑车么,这阵仗也太大了吧?”
我说黑龙江。
灰烬落下的那一刻,我瞧见了林警官,同时还有李局长和刑峰,看得出来,他们应该是刚刚开完会,回到酒店来的。
小米儿伸出手来,在我满是油汗的脸上擦了擦,这才噘起小嘴唇,在我的脸上吧唧一口,我向前点了点头,说师傅,你瞧见过有哪个人贩子可以指使拐卖的婴儿做这事儿不?
我下了车,在乱糟糟的市场里转悠了一圈,正头疼着呢,一个戴着棉帽子的年轻人过来问我,说嘿,大哥,坐车不?
在那一刻,我甭提有多兴奋了。
不会吧?
他说着话,小米儿格格直乐了起来,我低下头,说宝贝,亲一下爸爸的脸。
我朝着刑峰恶狠狠地比了一个手势。
我狂奔而走,一路疾跑,很快就隐入了人群之中。
这老师傅是多年的老出租了,手上的活儿那叫一个好,油门一踩,蹭的一下就蹿了出去,朝着东北方向走。
要是真的追究起来,麻烦挺大。
就好像飞起来了一般。
和图书我苦笑一下,说你靠边停吧,这事儿跟你没啥关系。
我看了一眼后视镜,而就在这个时候,旁边果然有一辆车陡然冲到了我们前面去,然后有人从天窗那儿站了起来,拿着喇叭,冲着我们这车喊道:“停车,在应急带停车,接受检查!”
司机想了想,最后把我给拉到了蔬菜批发市场前来。
威胁完刑峰之后,我朝着不远处的小米儿一招手,直接踩着附近汽车的车顶,然后三两下,就跟跑酷一般,直接飞奔离开了去。
我从兜里摸出一沓钱来,丢他怀里,说费什么话啊,走,黑省长白山,油钱我付,另外再给你两千,走不?
小米儿在墙壁上飞奔,然后跳入了我的怀中,伸出柔软的小手,在我的脸上蹭了蹭。
我浑身的骨骼一阵响动,感觉从回家一直以来积攒的郁气,在此刻居然一下子就释放了干净,尽管暂时还没有找到我父亲,但是却有种一泻千里的舒畅感。
我睁开眼睛来,说啥事儿?
我走上前去,一把将那人给按在了墙上,竖着眉头,说道:“说谁神经病呢,会不会说话?”
我忍不住笑了,说师傅你警惕性还挺高。
我差不多跑了十分钟,过了一个天桥,两个大街,无数的大厦,然后在街边停下,来不及喘气,我就直接从一个美女的跟前抢到了一个出租车,将门给锁上,我对司机说:“师傅,赶紧走。”
我还记得低下头来的时候,林警官意外的眼神,以及刑峰恨不得和图书钻进地下去的恐惧。
那人转身就走,一脸郁闷地骂了一句:“妈的,出门碰神经病了!”
车在路上,老师傅望了一后视镜,说小伙子,您这是干嘛啊,咋跑一脑门子汗,不会是人贩子吧?
唉,好想请教一下独南苗寨里懂这个的人,我和小米儿现在的关系,到底算是什么?
那人给我按在墙上,挣扎了一番,发现根本就动不得,立刻就软了,说哥,我说我神经病呢,你不知道,自打我得了神经病之后,就特别精神,整天胡言乱语的,您别见怪啊?
平伸食指和中指,然后在自己的脖子上猛然一划。
神经病?
我说那你走密云。
我将龙泽乔猛然抓起来,向天一扔。
我揪着他,往车那边拽,到了跟前,我指着车,说你打开门。
他说哪句?
师傅也跟着乐了,说嘿哟,我真的是服了,你这孩子不到一岁吧,那脑瓜子聪明的,男的女的?
他指着远处一面包车,说那儿呢,五菱宏光,中国神车,新买的,我寻思能不能跑个黑车啥的。是我嘴欠,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一回,好么?
爽、爽、爽!
棉帽子看了一眼这崭新的钞票,顿时就乐了,说那敢情好,哥,上车,咱走着。
他点头,说听过,老喜欢了——哥,不瞒你说,我也是文艺青年,以前是写小说的,就是混不出来,这才准备跑黑车呢。
车开到半路,司机问我去哪儿,我还真的不知道,想了想,问他哪儿有去东北的长途汽车,或者http://www.hetushu.com货车。
我说你少贫嘴,问你话。
我笑了笑,说你听过一句话没有?
就这个feel,倍儿爽!
都说咱京都的出租车司机觉悟高,一想到这个可能,立刻就露出了警戒的表情来。
司机说您去哪儿?
司机说好嘞,密云县,现在出发。
父女关系,还是母女关系,又或者只是鼎炉与丹丸的关系啊?
这个时候,我的身后方才传来了无数尖叫声。
这小家伙,她能够明白我心里面的想法?
她给我装的这波伊点一百个赞。
半空之中,龙泽乔被那烈日阳光灼烧得销蚀一空,化作了一大蓬的黑色灰烬,漫天飞扬,将给整个停车场都给密布。
我说你车呢?
他倒是不怀疑了,张开嘴巴就开吹了,那话儿多得,吧啦吧啦,就跟机关枪一样。
我拿钱砸出一条路来,棉帽子在重金之下,毫不犹豫地跳上了车,载着我出发,朝着附近的高速路口行去。
敢情他是瞧见了我怀里的小米儿。
噼里啪啦。
棉帽子慌忙靠边停下,车刚停,立刻有人冲到了跟前来布控,而有一个英气十足的男子走了过来,敲了敲我的窗户,然后递了工作证给我看:“认识一下,宗教局林齐鸣。”
我上车的时候,只想着赶紧逃离此处,毕竟在那酒店门口闹出那么大的动静,而且我还牛波伊轰轰地自报了姓名,虽说这是“艺名”,估计也被人给盯上了。
司机吓了一大跳,说您这不是逗我呢,谁没事跑那疙瘩去啊,我这里就跑京都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