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二十四章 两位俊杰见面

林齐鸣瞧了一眼我怀里的小米儿,说你女儿挺可爱的。
而就在与人交谈的时候,我突然间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当地人告诉我,说天池倒是知道,天池寨是什么鬼,还真的没有人知晓。
我说林领导,你应该是京都这边专门处理类似案件的有关部门吧,既然如此,你可不能听信一面之词,我可没有焚烧那龙泽乔,他可是自燃而死的。
林齐鸣笑了笑,说怎么,嫌烟差?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瞧见对方一副淡定自若的表情,我没有敢使性子,点了点头,然后跳下了车。
如此一直到了第二天的中午时分,我们便到了长白山脉附近的主峰山下。
林齐鸣说这事儿我记下了,回头帮你也找一下——做这种事情,我们毕竟专业。
驾驶室里的棉帽子哭了,说哥,我这不是黑车,我跟王哥是老熟人了,他说去黑省有事儿,我就顺路带一下他。
继续踏上征途,我望着窗外飞速后退的树林和汽车,脑子有些乱,感觉这个林齐鸣倒也神通,我们这儿刚刚出了点事,他立刻就跑高速来堵我,那反应速度,当真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现在的时节,离春天已经不远了,不过山脚下依然寒冷,棉帽子没带什么衣服,路上冻得直哆嗦,到了地方,把我扔在那小镇上,自己就跑了。
他一愣,说怎么回事,你爹不见了?
两辆车扬长而去,走远了,那棉帽子这才反应过来,和*图*书走到我跟前,说哥,你到底是做啥的啊,人警察为什么要找你谈话呢?哥,你可得给我透个底啊,我这上有七十的父母,下有一岁不到的孩子,若是出个三长两短,这一家可都要完了……
我说我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找到我老爹。
我说还差的烟我都抽过,不过现在有孩子之后,就戒烟了。
谈完了这些,林齐鸣倒也不拦我,而是问我要不要他帮忙派车,或者给我订一张飞机票,这态度热情得很,我有些经受不住,问他就这么把我给放了?
林齐鸣说过来就是了解一下情况,横不能把你给抓起来吧?
至于津门那儿,我也不知道他能够动得了那津门大侠温半城,不过所谓“驱虎吞狼”,就是让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里来,好让我这边的压力轻松一些。
我不知道他到底了解我多少情况,也不敢问,只是摇头,说我现在没有这些想法,唯一想要做的,就是找到我老爹,至于别的,再说吧。
然而那林齐鸣却是有着丰富经验的家伙,不由得笑了笑,说你若是准备逃路,就暂歇一下,我没有准备抓你。
林齐鸣笑了,拍了拍车门,说下来聊一聊吧。
回想了一下,我说对了,做人总得投桃报李,我跟你说件事情,也算是给你提供一个线索吧,成不成的看你啊,我概不负责。
瞧见他那阳光灿烂的模样,还真的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和_图_书,仔细想一想,他刚才说的那一通话,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我看了一眼,说白盒中南海?你们当领导的,也抽着烟啊?
林齐鸣望了我一眼,说原来你老家是东北的啊,难怪长得这般高大。
车子一路向东北行进,两人轮流开车,倒也没有特别的疲惫。
我没有跟他解释我之所以突然间变高了,是因为打通了任督二脉的关系,而他再一次问我,说今后有什么打算。
我说那你们得快,温半城那人挺阴毒的,肯定是会搬地方的,恐怕到时候人去楼空,你们就找不到证据了。
林齐鸣笑了笑,说我托熟人大概查了一下你的资料,觉得你并没有犯过什么原则上的错误,然后仇家又那么多,若是想摆脱这些,那就加入公门吧?跟着我混,我可以跟你保证,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不是问题。
我说领导口气挺大,敢问你在那有关部门里面,担任什么职务啊?
林齐鸣也没有抽,而是将烟给收了起来,然后说道:“你挺张扬的,富帝大酒店前当众把人给焚烧殆尽,然后当着那么多公安战线上的老同志面前口出狂言,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个电话打到我这里来,有多少人说要严肃处理你啊?”
我说既然不抓我,咋这一副阵仗?难不成你们真的是来抓黑车的啊?
我摸了摸下巴,思考了一会儿,方才说道:“估计挺多。”
我笑,说头一次瞧见你这样的执法人员呢。
www.hetushu.com哦,想起来了,这招揽手法,跟我们在麻栗山遇到的黑手双城,是一样一样的。
他絮絮叨叨,我听得厌烦,一挥手,说我要是有问题,人早就给我逮了,何必说两句话就离开呢?
林齐鸣掏出一个小本子来,让我把地址、时间和整个事件大概地讲述了一遍,他抄下来之后,与我握手,说事情我记下了,你说的那个吴队长,我也记住了,回头的时候,我递到上面去,看看能不能立案侦察。
说罢,他居然朝着我挥了挥手,径直离开了去。
我脑子想着一会儿倘若是干起来了,自己该如何逃脱的事情。
对方直呼其名,我这才晓得他却是有备而来的,身子下意识地绷紧,余光左右一瞄,打量了一下周遭的路途。
而堵到我之后,就好像是特地过来走一遭,给我加深点印象一般。
棉帽子一想也对,这才作罢。
我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了,说瞧你这节奏,是准备招揽我么?
不过他过来,帮我确定龙泽乔之事并没有立案,而是认可了我的说法,这事儿对我来说,实在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一路上倒也不再多烦恼。
打个招呼,这家伙又离开了,莫名其妙。
对于他的话语,虽然不知道真假,但我还是表示了感谢。
林齐鸣的眼睛眯了起来,说你说的是真的?
这话儿,不经意间就流露出了老刑事油子的性子来。
我说对,一开始的时候还以为在呢,结果刚回家和图书,就被龙泽乔这狗日的给堵在门口了,再后来听说我父亲有可能是回了东北老家,这不准备去那边找一下吗?
林齐鸣说凡事可都得讲究证据,再说了,你站得住理,我把你逮起来,那不是亏心么?不过我也得提醒一下你,那帮人的手段远远超乎人的想象,我这里留个电话给你,你若是遇到什么难处,直管来找我;另外还有一点,你哪天若是想清楚了,我这里一直会留个位置给你的……
林齐鸣笑了,说那你说说看。
看得出来,这家伙也是一个蔑视规则的主。
我点头,说当时有那么多的目击证人,我就不相信你们盘问不出点什么来,而且我若是真的如指正所言,恐怕你过来的时候,未必会那般的客气。
临走前,他还逗了一下小米儿。
我苦笑,说那吴队长听说就是你们的人,我哪里还敢扯那么多,逃命要紧,免得惹一身骚。
林齐鸣问那是什么?
旁边有人围了过来,林齐鸣挥了挥手,让他们散开,然后带着我来到高速公路的石埂边,远远地避开了其余几人,十分自然地掏出了一包烟来,递给我,说抽烟不?
他盯着我,说那你当时干嘛不报警呢?
我说哟呵,你懂的还挺多,不过都不是。
老弟?
我隐约记得,我的老家就在长白山的天池寨。
林齐鸣笑了笑,说事情要是真的,证据什么的,都好说。
我笑点头,说谢谢。
林齐鸣笑了,说你这个人啊,脑子挺活泛hetushu.com的,我们其实也不确定,不过知道一个胆敢跟兄弟会挑战的人,要么是个妄人,要么是个狂士,总之不会是一个坏人,所以咱们才能够这般好好说话。
我当下便将在津门静海那儿碰见的事情,给他讲了起来,这些自然是省略了洛小北和风魔那一段,不过当讲起地牢里有许多无辜的女性同胞之时,林齐鸣的眼睛一下子就变得通红了起来。
他笑了笑,说你倒是挺自在的。
我很自然地伸出手去,一本正经地说道:“林领导你好,我叫王二!”
那男子呸了我一声,说王明你当我是二傻子呢?
我说听说过血族没有,也就是吸血鬼?
这家伙给人的感觉挺不错的,一点儿也没有摆六扇门的威风,不但如此,说话温和,开口即笑,是一个极好打交道的人。
林齐鸣说那你讲,那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来历——是阴灵呢,僵尸呢还是鬼神附体?
林齐鸣摇了摇头,说我不过是个四处跑腿的小角色而已,实在算不得什么领导,对了,据我所知,你可是得罪了不少人啊,怎么,有什么想法没?
两人轮流交换,困了就在服务站小眯一会儿,饿了的话也在服务站解决。
我说是黑省,不过是忽悠棉帽子的,其实我真正想要前往的地方,却是位于吉林省东南部长白山脉的主峰。
他虽然自谦,说自己不过就是个跑腿的,不过此刻的口气却又极大。
我在小镇找人打听了一下,问有没有人知道天池寨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