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二十五章 我的逗比老弟

我有些发愣,说老弟你没吃药吧,虽说咱们家困难,但是这药还是不能停的。
那女孩儿走上前来,说哦,王钊啊,这是谁啊?
我只说了一句话:“一言难尽。”
我老弟吓得猛地一哆嗦,说不会吧,哥,我这离开也就才大半年的时间,你就给我整出一大侄女儿来了?那、那咱嫂子呢?
老弟与我重逢,激动不已,想要跟我抱一下,结果瞧见我怀里的小米儿,顿时就是一愣,说哥,这、这是谁家的小孩儿啊?
我老弟搓着手干笑,说哥,你知道的,像我们这种修行者呢,一般不跟普通人打交道,所以即使你是我哥,也不能随随便便进出,这样子吧,我先回去通报,而你在这个镇子上找个地方住下来,回头我来找你,你看成不?
我瞧见他客气中带着淡淡的优越感,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了他。
等等,有什么不对劲儿么?
我一把拨开他的手,说你小子少给我神神叨叨的,我问你,你马上就要高考了,怎么不回学校,跑这里待着干嘛呢?
我猛然回过头来,瞧见老弟就站在我身后的不远处,一脸错愕地望着我。
我说我操,你学费都是我给的,说不上就不上,你不得给我一个交代?
我老弟在这鸟地方倒也学到了一些东西,下意识地反抗,结果哪里是我十三层大散手的对手,给我一把就按倒在了墙上,跟那棉帽子一般,怎么都反抗不得。
我站hetushu.com在原地,闭上眼睛,回忆起刚才的情形。
我说等你这么厉害再跟我装大尾巴狼吧,现在赶紧给我带路。
呼!
一母同胞,我跟我老弟长得差不多,都属于挺精神的小伙子,不过我老弟这人是学霸,平日里基本上都坐着学习,不运动,导致身材有些虚胖。
我说别瞎扯这么多,带我去见你那什么二爷爷,我要问咱爸的事情。
他一句话把我给噎得死死。
我老弟纯粹就是读书读傻了,不过对我倒也还算尊重,毕竟刚从小就有心理阴影,带着我上山,一路上不断地讲起这大半年来自己在山上的生活,倒也没有想起再瞒我。
他有些不服,拼命反抗,我用脚踹了他腿上几处穴道,他顿时一阵酸麻,动弹不得。
“二小?”
不过这回见他也还好,虚胖下去了一些,有些腱子肉了,黑框眼镜也没了,小伙子长得十分敦实。
听到这话儿,我老弟慌忙伸手来,捂住我嘴巴,一脸惊恐地说道:“哥,你小声一点,不能这么说二爷爷的,他神通广大,要是给他听到你对他不敬,万一怪罪下来,那就麻烦了。”
那家伙都有心理阴影了,我一发火,他立刻就招了,说哥,我这不是逗你玩儿么?咱爸年前的时候来过这里一趟,然后走了,至于去哪里,我也不知道,他最近都神神秘秘的,二爷爷不让我问……
只可惜这家伙去年暑假的时候,就说去了老家,www.hetushu.com随后我一直奔波,来不及了解,第二次的回家的时候,他也是不见了踪影。
我沉默了一会儿,这时突然身后传来一声颇有些不确定的犹豫话语:“哥……”
我说我操,你脑子进水了是吧,我是你哥,我问一下咱爸到底去了哪儿,你还在这里给我唧唧歪歪的,你觉得你一跳三米很有意思?信不信我按住你,打得你连咱爸都认不出来?
我老弟叫做王钊,又名王二小,当然后面那名字是我读书的时候给他取的外号,跟小学课本里面将鬼子带入埋伏圈的少年英雄王二小一般名字,我叫多了,我爹也跟着叫,顺嘴了,也就改不了了。
我老弟这人虽说是个学霸,不过性子自小就有些懦弱,在外面惹事了,基本上都是靠我来平,然后被我教训。
我亲了小米儿一口,说还有谁家的,咱家的呗,我女儿,你侄女。
想到这里,一个长期以来落在我心中的负担也终于算是落下来。
老弟咬牙切齿地说道:“我知道为什么打不过你了——肯定是咱爸偏心,从小就偷偷地叫你法门和手段,却偏偏瞒着我,搞得我现在起步太晚了,老是被你欺负。”
年前!
瞧着浑身瘫软的老弟,我笑了,说这回行了不?
这家伙原本在读高三,准备着上大学,他从小就是学霸,小学、中学,几乎都是全校第一二名徘徊,是我们家的希望。
我老弟垂头丧气,背着一堆东西,另hetushu•com外往镇子外面走去,快走出镇子的时候,他终于反应过来了,对着我说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我这时方才赶紧问他,说我找不到咱爸了,联系不上,想起他之前跟我说的事情,就跑到这儿来了——你知道他去了哪儿么,我可急死了。
我老弟哭丧着脸,说哥,哥,这咋回事啊,你也是修行者,对不?
他摸了摸头,想了一会儿,这才说道:“哦,也对哦。”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表达,生孩子这件事情,其实不用他嫂子来干,他哥闲着没事,就可以代劳了。
老弟连忙赔笑,说哥,我跟你说认真的——你知道咱爷爷不,我跟你讲,他身世老牛波伊了,他是长白山天池寨出身。天池寨你知道什么意思么,我跟你讲,老厉害了,就跟武侠小说里面的少林和武当一样,岗岗的,牛得一塌糊涂,咱爸去年送我过这里来认亲,我现在跟锤子叔学手段,他们说我天资聪颖、根骨奇绝,很可能会被选上,成为天池寨以后的少寨主呢……
这一个时间点很重要,也即是说,他之前离开的时候,并没有受到龙泽乔以及其余窥视我或者蛊胎的家伙跟踪,那么他很有可能是安全的。
我一喊,我老弟顿时就确认了,脸上满是惊喜,冲上前来,大声喊道:“哥,我的天?居然还真的是你啊,我刚才瞧见你,还以为是认错了人呢。我记得你没有这么高的啊,瞧这高度,不得有一米八和*图*书了啊?”
我老弟不屑地说道:“哥,还上啥大学啊,我跟你讲个事情,你肯定大吃一惊。”
估计他是对我这所谓的“修行者”身份认同了。
老弟看了我一眼,有些犹豫。
走到半路的时候,另一条岔道那儿走来一个年轻女孩儿,十六七岁,模样端庄,眉目如画,我老弟见了,顿时就紧张了起来,结结巴巴地招呼:“雪、雪见姑娘。”
没想到我刚刚一伸手,那家伙就像蛇一般地滑开,避了开去。
我老弟一脸通红,说他、他是我哥。
我说你知道什么?
我说:“哇哦……”
我居高临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没事多运动,说不定你还有长高的余地呢?
我说修你大爷的,读书读傻了是吧,少跟我在这里唧唧歪歪的,赶紧带路,信不信我跟小时候一样,打你一顿饱饱的?
从我老弟这儿听到了父亲的消息,我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王二小有考上清华、北大的潜质,所以我当初快要死去的时候,还委托林警官帮忙把积蓄留给他作学费。
我匆匆跑到了跟前来,左右一望,人影无踪,愣了一下,还以为自己是发生了错觉。
他瞧见我不相信,顿时就急了,深吸一口气,原地拔高,跳了一丈起,落下之后,这才牛波伊轰轰地说道:“瞧见没有,我这旱地拔葱厉害不?我跟你讲,再给我一两年的时间,我这一跳,直接上了那房子去!”
老弟得意洋洋,我待他这劲儿消了之后,继续又问道hetushu.com:“你知不知道咱爸去了哪儿?”
他有些犹豫,说这事儿是绝密,二爷爷不让说……
不过双方离得远,那家伙似乎没听见我,一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呃……
两人见面寒暄,聊了好久,老弟方才问道:“哥,你不是在南方那边么,咋跑这儿来了?”
我问我老弟,说二爷爷是什么鬼?
我心里那个恨啊,甩手过去,拍了一把他脑袋,说什么呢,你神经病啊,你瞧咱爸那瘸腿样,像有功夫的人么?
我瞧见他吞吞吐吐,下意识地跟以前一样,伸手去掐他脖子,说小子还想跟我打哑谜是吧,我现在都急死了。
老弟一脸想不通,辩驳道:“哥,我跟你说的是真的,你看我一跳三米高,这世界上真的有气功,真的有修行者;我跟你说,咱二爷爷可厉害了,每天吃过早饭,都要跑到天池那儿去遛弯,一口气提着,踏着一木板,这头跑到那头,都不带喘气的……”
瞧见我一脸错愕的表情,我老弟颇有些牛逼地说道:“哥,我跟你讲,我现在跟你们普通人已经不一样了,我可是修行者。你知道什么叫做修行者不?就是吐故纳新,修得长生不老之术的人,能够采日月之精华、聚天地之灵气,移山倒海、平地生风,你可不能像以前一样欺负我了,知道不?”
尽管只是匆匆一瞥,我却肯定刚才瞧见的那个年轻人,应该就是我老弟王二小才对。
瞧见他出现在这小镇上,我顿时就激动不已,慌忙上前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