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四十三章 不如把婚定下

说罢,她头也不回地就离开了。
听到这话儿,她才作罢,笑吟吟地离开。
这女子一走,我老弟就忍不住叹气,说哥,你要真的给我讨这么一个嫂子,下半辈子,可就真的能折腾咯。
纳尼?
雪见姑娘走了,但是宋雪主为了弥补先前的失态,虽说打发了那两位阿姨,自己却赖着不肯离开。
然而此刻,对于一个刚刚认识的男人,她居然就投怀送抱,着实让我有些看轻,倘若是一夜风流,那倒也罢,但要是娶回家里面来,我这脑袋顶上,可不得绿油油一片光?
他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既然如此,那不如这两天我们抽个时间,赶紧把你和雪主的婚事给定一下,将这小家安了,出外闯荡,方才不会漂泊,你说呢?”
我老弟摸了摸头,说应该是吧?
听闻我恢复了精神,宋老又请我见了一回,问我现在的感觉如何,我告诉他,说伤口勉强愈合了,不过还是有些影响,至于那火焰狻猊,我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我猛然摇了一下头,才发现面前这美艳女子,居然是之前与我见过的宋雪主。
对于之前那恐怖的伤口来说,这愈合力算是很理想了。
我点头,说对。
我躺在床上,直接吐了自己一身,吓得原本几乎黏在我身上的宋雪主一声尖叫,直接跳了起来,嫌恶地擦了擦溅到身上的水。
宋老笑了,说既然如此,你再多静养一段时间,调养一下身子。
听到宋雪主的和_图_书脚步声仓皇远去,我的心中悲凉,躺倒在一片呕吐物上,想着这样的姑娘,倘若真的要变成我的妻子,那么……
我笑了笑,说对方的势力太大,我估计动不了别人,就是去打听一下,回头也算是给我那兄弟有个交代。
雪君姑娘一下子就把握到了关键,说这么说来,王明哥你是答应了爷爷的条件?
我本就疲惫不堪,不想再看她闹腾,于是下了逐客令,说我太累了,想休息一下,雪主姑娘你就请先回吧。
我一直等了一刻钟,也没有等来那宋雪主叫的什么仆人,静静地躺在散发着酸臭味的床上,我的心如止水,反而获得了空前的宁静。
宋雪主走上前来,一脸夸张地说道:“哎呀,王钊他一个大老爷们,笨手笨脚的,哪里能够照顾得好你,还是让下人来收拾吧;另外我叫厨房炖了燕窝,一会儿给你端过来……”
我老弟兴奋起来,说哥你这是要去抢亲啊?
我点头,说我有件事情得赶紧离开,不能再拖了,所以……
我摇头,说不必了,我此番前来天池寨,主要是想确定我父亲的安全,现在既然得知他无碍,我便得离开了,江湖之上,还有些其他事情要处理呢。
尽管我对这女孩儿谈不上喜欢、也说不得讨厌,毕竟论起容貌来,除了米儿之外,比我之前谈的几个女朋友都漂亮,但是雪见姑娘跟我说的事情,却像根刺横在我的心头,于是下意识地扭www.hetushu.com过头去,说雪主姑娘,怎么是你?
摸着我打通任督二脉之后变得坚实有力的肌肉,宋雪主便有些春心萌动,摩挲着我的脸,心迷意乱地说道:“欧巴,你长得好像韩国的那谁啊,我好喜欢你呢……”
她这一顿明刀暗箭的话语,让雪君姑娘的脸上有些不愉。
为了对小米儿的身份保密,这倒也是一个说法,宋雪主未必待见小米儿,不过却还是装作了一个十分善良的后妈形象,只可惜小米儿并不喜欢她,缩在我老弟怀里,不肯出来。
想到这里,我更不敢跟这女子有任何关系,下意识地推开她,艰难地说道:“雪主姑娘,请尊重一点。”
此时此刻,我轻松无比。
雪君姑娘勉强地笑了笑,说王明哥你对朋友倒真是急公好义,只是对自己……
她说“下人”的时候,我瞧见后面那两个阿姨脸色有些不对。
我老弟诧异,说哥你有啥事啊,怎么说走就要走了呢?
我勉强挥了挥手,说你们的意思,我其实都明白,不过宋老说了,这所谓交往的约定,只是一个借口,回头成不成还不一定呢,实在没有纠结的必要,我……
雪君姑娘没有直接回答我的话,而是叹了一口气,说王明哥你这里弄得挺乱的,躺着也不舒服,我帮你整理一下吧。
我刻意地让胃部肌肉一阵抽搐,紧接着喝得几乎有些微凸的肚子里立刻一阵翻腾,那些凉水倒灌而出,却是从我的口中喷了http://www.hetushu.com出来。
我老弟瞧见床上一副腌臜模样,捂住鼻子,说你喝酒了还是咋地,怎么吐了这一床啊?
她瞧见我居然毫不掩饰地又咕嘟咕嘟冒出苦水,有心想要上前来照顾我,结果一闻到那味儿,娇贵的身子顿时就受不了了,惊慌失措地喊道:“你等等啊,我去叫下人过来收拾……”
说着话,她便慌里慌张地跑开了去,连房门都没有给我关上。
倘若宋雪主待我客客气气,多少有些女孩儿的矜持,我倒是愿意跟她进一步了解一些。
倘若是我刚才没有忍住,跟这女人发生了点什么,可能一时爽快,却得用这一辈子的时间来后悔。
唉,什么时候,我隔壁老王居然弄成了这样一副下场,想来真的是有些悲凉啊。
我选择死亡!
我苦笑,说没事,就是动弹不了了。
瞧见我老弟怀里的小米儿,不由得笑容满面,说哎哟,这就是小米儿吧,王明哥,我听说这是你前女友给你留下的孩子啊,真可爱,来,让阿姨抱一下……
那画面实在太美,无法描述,具体的可以参考一下喝醉了酒吐一地的醉鬼模样。
我话还没有说完,我老弟立刻就打断了我,说哥,你说什么啊,我可是听他们说,若是你点了头,就准备给你们订婚了呢?
我不想把刚才的事情公之于众,只是笑了笑,解释道:“刚才跟宋老在地下室里,将那火焰狻猊给融入体内,使得我有些脱水,动弹不得……”
http://www•hetushu.com就是这一个饱嗝,使得在案千钧一发的时候,我终于想到了一个保全自己名节的办法。
又过了一会儿,门外传来了说话声,紧接着我老弟和雪君姑娘从门外进来,我老弟高声喊道:“哥,你搞什么啊,怎么连门都不关?”
呃……
一句“欧巴”,把心猿意马的我整个人都给叫清醒了。
那宋雪主像牛皮糖一样粘着我,而我却并无半分力气,眼看着她红润的嘴唇就要亲到我的时候,我突然间打了一个嗝。
她居然还有脸回来?
想想也对,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讲究的是一个人人平等,别人在你这里做工,只不过是一份工作,并不代表你就比别人高贵多少,当面这么说,实在是太没有情商了。
这一个嗝,是之前我在水缸里面喝水时的寒气。
特别是那一句“我们家王明”,噎得她眉头微皱,看了我们一眼,然后轻轻说了一句:“既然妹妹在这里,我就放心了,好吧,我走了。”
我想起来之前黄胖子跟我讲的事情,告诉他们,说我有一个铁杆兄弟,他喜欢的女子要结婚了,但是新郎不是他,我得过去瞧一眼。
我真是有些气笑了,却不动声色地看着她,宋雪主一脸疑惑地问我,说王明哥你这里怎么弄好了,我刚刚找到下人来……
待瞧见躺倒床上毫无知觉的我,他方才反应过来,赶忙跟雪君姑娘一起,走到了床前来,说哥你怎么了?
正说着话,雪君姑娘抱了两床新的被子过http://www•hetushu•com来。
她刚一直走进房门,宋雪主立刻夸张地接了过来,说这点儿小事,有劳姐姐你了,让我来吧,可别因为我们家王明的事情,耽误到姐姐你的修行不是?
我瞧见他一脑门子浆糊模样,不清不楚,也没有再问,在他的帮助下换了一身衣服,这时那边的门被敲响,我瞧了过去,瞧见刚才仓皇逃离的雪主姑娘,居然带着两个老妈子又折回了来。
听到我老弟的话,我脸色顿时就是一白,下意识地看了他一眼,觉得他实在不靠谱,于是转过头来,看着雪君姑娘说道:“他说的是真的?”
她没有再多言,而是让我老弟把我给扶了起来,然后收走了弄脏的被褥,又打来了一盆水,将我的脸给稍微擦洗一番,十分细致,搞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说雪君姑娘你快歇下吧,这些事情,让王钊来便好。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对这女子又多了一份不喜,只是淡淡地说道:“费心了,不过我老弟在这里帮着照看,就不用了。”
当天我并没有吃到宋雪主炖的什么燕窝,因为我整整睡了一天两夜,一直到第三日的清晨,方才精神抖擞地醒了过来,起床伸展了一下,发现腹部的伤口也开始愈合了,走动的时候,只要幅度不要太大,就不会感到疼痛。
雪君姑娘带着那些脏被褥离开,我立刻拉着我老弟的手,说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么?
我苦笑,说我歇两天吧,等回头了,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宋老眉头微微一皱,说这么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