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隔壁老王

第四十九章 新婚女黄养神

过了十几秒钟,尹悦才从那女子姣好的面容中收回了目光,回过头来,看了布鱼一眼,说这件事情,得汇报给哥哥。
尹悦别看刚才说得硬气,不过此刻倒也还是挺给黄家留面子的,放开新娘的手,吃吃地笑了两声,说不好意思啊,酒喝多了,瞧见新娘子长得漂亮,就忍不住拦住问了两句,我是女孩子,新郎你应该不会介意哦?
啊,这两人在南方省工作么?
完了之后,方才介绍我们,都没有说名字,只是用了一句话来概括。
仅仅一眼,吓得我浑身僵直,不敢动弹。
然而这一回,我却是没有再见到那神风大长老。
沉默,场面一直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让我放弃对燕子之死的追查。
张波摇了摇头,平静地说道:“怎么会呢,陈局长的部下,威名赫赫的幻影尹悦,我哪里怪罪得起?”
订婚仪式继续进行,是很传统的汉家风格,甚至还透着一股庄重的祭祀感,差不多走完整个流程之后,我们这桌也满了人,都是黄家各地产业的执掌者,而仪式完毕,自然避免不了吃喝,那酒菜上来之后,黄家家主,举起酒杯,说了一番祝福新人的话语,又回敬台下众人,说自己身体虚弱,不胜酒力,饮过这一杯之后,边让自家弟弟招待各位。
尽管没有见过其他的南海一脉,但是我师父却告诉过我,说南海一脉的分支颇多,不过最为著名的,应该就是“妖、魔、鬼、怪hetushu.com”四人。
我的天,我们千里迢迢赶过来,说是为了给黄养鬼做主,却没想到根本就是一场乌龙啊……
她是从哪儿冒出来的,难道说黄门郎除了黄养鬼之外,还有其他的女儿?
布鱼在旁边解释,说她所说的三个黄养神,第一个是黄家家主的私生子,是个游历四周的神汉,后来卷入一场案件之中死去了;第二个黄养神,则是黄家主的嫡长子,此人曾经是国家宗教总局特勤二组的组长,功勋赫赫,被定为黄家下一代的家主,然而在一次秘密任务中离奇失踪;这是第三个,却是个女的,而且也叫黄养神——听到这里,你们应该就能够明白我和尹悦的奇怪之处了……
布鱼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我说你什么意思?
张波哑口无言,而旁边的家主弟弟则走上前来,瞪了两人一眼,说别忘记你们的承诺。
黄养神是什么鬼,为何会变成一个一脸小骄傲、面色木然的漂亮妹子呢?
她曾经说过,南明之后的五大守护家族,王宋洛黄,还有一个被灭了族,她不愿意提及的姓氏之中,唯独有黄家没有被满清的统治者剿杀,甚至还获得了长足的发展。
难怪黄汉说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让我们不要轻举妄动,否则后果自负。
新人敬完一轮酒,然后径直离开,而剩下的客人则在酒席之间交流着,有人许久未见,彼此串桌敬酒,倒也热闹得很,我和_图_书心中藏着事情,吃什么东西都无味,勉强吃了点儿东西,就下意识地又朝着不远处望了去。
那新娘子脸色平静,眼神波澜不惊,也没有说话,而旁边的张波则笑吟吟地说道:“养神平素养在深闺,二十年未曾出阁,你怎会认得呢?”
他这般一说,我立刻想起了我们南海一脉来。
我瞧见尹悦一脸震撼,而平素沉稳的布鱼则张大了嘴巴,感觉里面可以塞下一大馒头,顿时就疑惑了起来,小声问道:“你们,认识这位黄家大小姐么,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人说起过?”
事实上,他只不过是很随意地扫了一眼,眼神之中,十分平静,并无任何情绪色彩。
说罢,他们便离开这一桌,朝着旁边敬酒而去。
有一个笑眯眯的青年人出现在台上来。
黄胖子有些抓狂了,说两位别打哑谜了,到底怎么一回事啊?
我这边还有心思打量着那订婚仪式上的另一位主角,而旁边的三人,则惊讶得差一点儿就将桌子都给掀翻了。
什么鬼?
因为黄家投靠了满清朝廷,成为了新一代的龙脉守护。
他摇头,说他离地仙,倒是还差一些,不过这人绝对比我们所能想象的,要更加恐怖。所以没事儿,就不要招惹他。
我愣住了,这是真的愣住了。
那一个戌土黄家,跟这荆门黄家,到底有没有一定的联系呢,毕竟是一个传承至少超过五百年的家族,不可能说没就没了吧?
hetushu.com家主弟弟先是介绍了一下与我们同桌的其他四位客人,分别是锦官城、武汉、荆州、襄阳四地的负责人,名下产业颇多。
众人轰然而起,举杯敬这一位掌管偌大黄家门阀的家主,祝他身体安康。
我们懵住了,过了一会儿,听到之前在门口迎宾的老头儿在厅上宣布,说黄家大小姐黄养神,和首席门客、攀云手张波的订婚仪式,现在开始。
主要是后两者的气场,简直就是太让人震惊了,难以跨越。
出了黄家大宅,往回路走的时候,尹悦和布鱼都没有掩饰脸上的表情,忧心忡忡,黄胖子问为何,他们也不言语,说需要赶紧回去禀报,便不与我们多聊了,有空的话,让我们去南方省玩儿。
他们离去之后,我和黄胖子回到了车子里,坐在副驾驶室,我抱着小米儿,脑子有些乱,正思索着今天发生的事情,突然间车门被人轻轻地叩响。
啊?
我们也站起身来,而瞧见那黄门郎被推离大厅,我的心中也满是疑惑,在黄胖子耳边低声说道:“胖子,你父亲说连他自己,都未必能够在黄门郎手下讨到便宜,这话儿是真是假?”
老头儿虽说在门口拦住了我们,不过现在是喜庆时刻,脸上倒也喜气洋洋的,而新郎则似乎也是由内而外、发自内心的欢喜,端起酒杯,笑容洋溢在他的脸上,当真是喜气洋洋。
听听这名字,就知道南海一脉有多剑走偏锋,而那黄家m.hetushu.com,居然也延续了这样的取名规则。
鬼鬼的朋友……
这话儿,就有些威胁的意思了。
待黄家家主离开了大厅之后,众人方才落下,而之前门口迎宾的那老头子则举起酒杯,带着新人挨桌敬酒,这时黄胖子方才说道:“你别看黄家家主坐着轮椅,跟一瘫子似的,就觉得他很弱;事实上,这世间有一种人,已然超越了身体的束缚,夜游千里,我父亲说这黄家家主,便极有可能修到这一地步。”
不过这人在坐于轮椅上的黄家家族黄门郎,和一脸圣洁的黄家大小姐面前,却总有一种跟班的感觉。
我说这么一个奇葩的破烂名字,居然还有那么多的人在叫?
既然是被称之为首席门客,那身手却也是绝对了得,虽然我不知道他的来历,但是也能够感受得到他的强大,并非我所能够比拟的。
尹悦笑了笑,说重名不可怕,比如我们局里,有一个科室里,有四个人都叫“张伟”,一时间传为笑谈——但是如果这么多的名字,都出自于同一个父亲的孩子里,问题就变得有些诡异了。
咱中国只有百家姓,却有亿万人,重名尚且有,同姓也属正常。
这惊人的相似,让我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了雪见姑娘曾经告诉过我的龙脉守护家族来。
当然,这样仅仅只是猜测,毕竟如黄胖子他老爹一样,虽然也姓黄,但跟乱七八糟的传承,并无关系。
尹悦回头看了我们一眼,说这人我们不认识,hetushu.com名字倒挺熟,事实上,这是我所听过的第三个“黄养神”。
那个人就是婚礼的另外一个主角张波,他大概三十来岁,一身沉稳的气度,颇为不凡。
我诧异,说这可不就成了陆地神仙了?
我沉默了,没有再说话,只是低头喝酒,过了一会儿,那便敬酒的新人在黄家家主弟弟的带领下走到了这边来,端起酒杯,朝着我们敬酒。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被黄汉推着的那黄家家主,突然不经意地朝着我们这边瞥了过来。
他去哪儿了?
黄胖子扶着额头,说黄家到底对这神啊、鬼啊、魔啊、妖啊的有多执着啊,死一个孩子立刻顶一个名字……
瞧那女子长相一脸圣洁,宛如神女一般不可侵犯的模样,即便是身穿着那红色喜服,都透出一股祭司的味道,让我顿时就感觉到有些古怪。
我们四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情况。
他这句话意有所指,而我其实是知道他话里面意思的。
布鱼在旁边插嘴道:“哦,黄家小姐如此说来,才年方二十咯,还不如鬼鬼小姐年纪大,为何被叫做黄家大小姐?”
我有些心慌,又强作镇定,如此又待了半个多小时,然后与尹悦、布鱼等人一同离开。
呃,老爷子你当真是简洁明了啊,我们举起酒杯,向新人送上了祝福的语句,而在饮下那杯许久之后,尹悦却并没有让新人离开,而是拉住了新娘子的手,说这位姐姐,我们以前好像是见过的呢,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