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二十九章 弄死,王明

我站在雪林之外的一个小山丘,居高临下的举目望去,却瞧见天地之间,一片苍茫,在极远的地方,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大河流淌,不过却是已经被封冻了,而在更远处,则有群山围绕。
我开始在雪地里找寻起来,很快就找到了一块废弃在林中的木板,又弄了两根树枝,然后尝试着开始用这简陋的工具来滑行。
两个青春年华的好姑娘,被你们的人给毁去了清白不说,而且还被强制留在此处,等待着发落,随随便便找人给嫁了事,这完全就是把她们当做了生孩子的工具。
很冷。
我现在,与她一般。
急速的下落让人的脑子有一些停滞,几乎是在跌落山崖的下一秒,我下意识地转过身来,便重重地摔在了一处厚厚的积雪之上。
这积雪很厚,我几乎身陷其中,整个人都给埋在了里面。
那山体下方微黑,而山腰之上,也是一片雪白。
然而在玉龙第三国的判决中,却是暂寄段府收容,择良人婚配。
瞧见我如此坦荡,那段宝婷越发地难过起来,瞧着我背上熟睡的小米儿,说雪山异域不但严寒难挡,而且还有凶兽出没,是个难以生存的不毛之地,你带着个孩子,实在是太不方便了,若是你信得过我,不如把你女儿放在我这里寄养,若是你有朝一日得以回返,父女再团聚;而倘若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答应你,一定帮你把她养大成人。
我这般想着,决定出发,然而http://m.hetushu.com这林子里面的积雪实在是太厚,几乎齐着膝盖那般深,若是平趟着过去,就跟推雪机一样了,这个时候,我开始怀念起被我们扔在玉龙第三国外面的滑雪板来。
不过我却不同,毕竟我的身体里,除了有一只癞蛤蟆之外,还有一头火焰狻猊,对于这样的寒冷,倒也没有太多的恐惧。
简直没有人性,让人直想把这些鬼东西给推翻了去。
天地之间,一片雪白之色,显得异常耀眼。
风从林子的缝隙之中徐徐吹来,这天寒地冻的,冷得丧心病狂,也使得我终于理解了这里为什么会被当做流放之地,因为倘若是普通人,还真的很难在这样的温度下生存。
我气愤的是对于李静静她们的判决。
我思索了几分钟,决定不管怎么,都要先找到老鬼再说。
只可惜被流放的人应该从不同的山崖丢下来的,所以我们身处的地方也在不同的林子里,这使得彼此的联络变得很难,而且老鬼也未必知道我也来到了这个鬼地方。
段保保听不懂英文,诧异了一下,说你说什么啊?
倘若说玉龙第三国里面还有谁能够让我稍微感到一些人性的光辉,恐怕也就只有段宝婷这“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大理后裔了。
瞧这架势,也许应该就是断头饭的最有一顿吧?
我笑了笑,引用了一句经典的电影台词道:“I will be back!”和图书
就在这时,那苟智突然说道:“坏了我们好事的那个家伙,叫做王明的,好像也给弄进来了;等我们找到海贝图和寇然,就去弄死那狗日的,你说好不?”
要怎么才能够让他知晓我来到这儿了呢?
过了好一会儿,我方才从积雪之中勉强爬了起来,先是检查了一下绑在背后的小米儿,发现她一如寻常,心中稍安,然后左右打量,瞧见自己身处于一处茂密的树林子里。
苟智说道:“知道个屁,阿莫干,你说说,不就是日了三个女人么,至于这么往死里整么?而且那个长得最漂亮、叫做李静静的,就给海贝图霸着,我都没有沾手呢……”
那些人倒也没有拒绝,居然真的帮我给打包妥当了去。
这儿的树林子,树木异常粗大,放眼望去,每一棵至少都有两人合抱,瞧那品种,应该是松树之类的,树林间遍地都是厚厚的积雪。
这决断完全是对于海贝图等人恶行的继续,李静静两女是受害者,按理说应该多加宽慰,给予补偿,然后让她们回复正常的生活。
这么大的颠覆,并没有让我产生太多的好奇,我的注意力被那两道滑雪板的痕迹给吸引,从山丘之上下来,我很快就找到了那痕迹的终点。
我抬腿就走,把段宝婷留在了身后。
听到他的话语,我多看了一眼他,拱手问道:“兄弟贵姓?”
这声音,是苟智的。
那画面进入在眼帘之中,实在是太过于震撼了,我忍不住和_图_书在想,这特么的还是玉龙雪山么,我怎么感觉自己跑到了西伯利亚或者是加拿大的某一处雪原里来了?
我没有跟他解释,也没有等他推我,而是直接往后一仰,跌落了那山崖之下,在那一瞬间,我突然想起了电影《卧虎藏龙》的结尾处时,玉娇龙也是这般跳下山崖去,无数的云雾衬托着她的身子,画面是那么的美。
我走到了洼地上,这儿积雪不深,基本上是冻得硬邦邦的石头,我小心翼翼地靠近着,走到了那洞口处去,还没有进去,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骂声:“他妈的,国主的脑袋里面是进屎了么,居然会听信段齐瑞那外来户的意见,把我们也给流放到了这鬼地方来,而且我父亲他们居然还捏着鼻子同意了,我操……”
就得在这片雪山异域之中不断地找下去,在每一个洞子里留言,或者找到一个大家都有可能去的地方。
一开始的时候很难,我总是掌握不住平衡,有的时候又很难把握住速度,使得我在这雪林子里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方才勉强掌握到了一些技巧,于是开始站上那木板,开始在林间穿梭起来。
那人苦笑了一声,说什么贵姓,我叫做段保保,是宝婷小姐的家仆,你多加小心了,希望我们还有能够再见面的机会。
这时有一个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他段氏一族自大理灭国之后,便进入了玉龙第三国,过去也有几百年了,早已融入了我们这里,可不是什么外和_图_书来户。再说了你我长辈之所以同意,一是平息朝中众人的怒火,二来也是想要我们能够在这里得到锻炼,混出点名堂来,这苦心,你得知道。”
阿莫干狞笑道:“那肯定的。”
对了,没有专业的,制作一个简单的滑雪板,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吧?
我摇了摇头,说不用,我们父女是一体的,我能够承受的苦难,她也必须承受,费心了。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我被人给押到了山林尽头的一处悬崖前,往下看,却是万丈风雪飘扬,深不见底,那个骑着猛虎的哥们对我说道:“一会儿我会把你推下去,不过你别着急,不是摔落悬崖,而是掉进一个满是积雪的林子里,那里就是雪山异域,所以你待会儿别反抗,弄得大家都不好做啊。”
至于别人,呵呵……
我对于自己的结果并非那般气愤,是因为我也有意与老鬼共患难,所以前往那个什么雪山异域,正是我所愿也。
那是一处山丘附近的洼地处,冻得发青的石头下面,有一个很隐蔽的洞口,天上有白雪飘落,将原来的痕迹给覆盖,只要再过一两小时,就没有人能够找到这个地方来。
真正行走于这林间,方才发现此地当真巨大,至少要比玉龙第三国要大得多。
那人瞧见我这般配合,忍不住跟我多说了几句:“虽说雪山异域是不毛之地,不过人入其中,并非不能活;除了流放的犯人之外,玉龙第三国还有好多高手曾经前往那儿修行过,比如和图书国主、国师和侯爷每年都会去一两趟,雪域之中也有很多洞穴可以容身,只要你足够有本事,能够在那里生存下来,也未必是死路一条。”
我心中一动,没有动弹,而是将耳朵贴着石壁上静静地听着。
他这路上对我还算是客气,想来应该是段宝婷的心腹手下,我也不为难他,说好,你动手吧。
我心中一动,决定跟着这痕迹前进,如此又行了一刻多钟,一道变成了两道,一直出了林子,来到了一片雪原之上。
因为有了这简陋滑雪板的关系,我的行动能力得到了大大的加强,在林间穿行了一个多小时左右,我突然间瞧见前方也出现了滑雪板在雪地里划过的痕迹。
我想着即将到来的苦难,倒也不客气,一顿胡吃海塞,吃完了之后,突然间就心中一动,找人要来了油纸,将吃不下的这些食物统统打包,然后弄在了一个布袋里面背着。
或许是感觉自己的判决实在是有一些过分,玉龙第三国在流放之前,还特地给我准备了一顿大餐,烤全羊、羊肉汤、黄豆面、土豆粑粑、牦牛火锅、丽江糍粑、蜜饯……满满当当一大堆,让人口舌生津。
他不断抱怨着,而另外一个阿莫干则在劝他,说长辈们给他们准备了不少东西,在这里待上几个月,并不是什么问题,让他安心些就是了。
我想了一下,估计应该是得到了段宝婷的交待吧。
然而我却是及时赶到了,仅仅凭借着一块木板和两根树枝组成的简陋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