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天涯亡命

第四十章 护送,段府

我冷声笑了笑,说他的目标,可不仅仅只是杀了海龙而已。
骂完了人,我又给她们介绍,说这是老鬼,我朋友。
没成想我们这边刚刚一出门,瞧见满大街都是银装素裹,到处都是厚厚的积雪,而后又瞧见一队凶猛的雪狼犬从左边的街道快速狂奔而过,几个路人给扑倒在地,身下一地血泊。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毫不犹豫地杀人,而没有半点儿内疚之意,此刻回想起来,在他心中,恐怕只是早死晚死的区别而已。
除了这小巧的雪狼犬,那墙头之上,却是还有雪豹飞跃而过。
他放眼一望,却不做停留,朝着雪崩而来的地方飞跃而去。
说实话,我对他还是挺有敬意的,所以当他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有些为难了。
对方鲜衣怒马,即便是到了人前来,都不停留一下,显然是给那边的场景给吓到了。
就留下几头无主的马匹,围着前主人在转悠,仿佛并不知道他们已经死去。
白虎开道,由小米儿给控制着,骑在了最前面,而我和老鬼则与段保保等几个护卫一起,与这些尾随而来的雪狼犬拼搏着。
我心中有些恼怒,发狠,往往一刀过去,能够将其击飞,或者劈成两半。
老鬼走进房间里来催人,瞧见我在打量镜子,忍不住笑了,说老王,别看了,说真的,你现在真不是隔壁老王,而是隔壁老王他婆娘了,哈哈……
重新上路,老鬼找到了我,说我知道入魔http://www.hetushu.com了的马疯子很厉害,不过这也太恐怖了吧,简直有些离谱。
我笑了,说别怕,这是我们驯服了的,一会儿你们两个,随着我女儿骑着它走。
这话儿说得旁边两个女孩子都忍不住笑了,而我则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滚蛋!
说着话,我的目光在房间里搜寻一番,很快就找到了一面镜子,走到跟前来,往里面一瞧——哇擦,这眉清目秀、脸白面嫩的瓜子脸小娘们儿,真的是我?
而这个时候,我们就真正地下狠手了。
儒生!
那些成群结队的雪狼犬不断地从街头巷尾冒出来,一开始还只是尾随,然而等发现我们有离开的想法时,便如同豺狼一般,不断地疾奔,朝着我们这边撕咬而来。
他在此之前,就已经变得疯狂了。
但这段宝婷的父亲,我却不能。
段侯爷也就是段宝婷的父亲,之前在朝议对质的时候,我曾经跟他有过一面之缘,知道他的立场公正,在一片浑浊的玉龙第三国高层之中,算是出淤泥而不染的一位。
走到半路的时候,旁边突然有一队骑着矮马的家伙飞奔而来,为了争夺道路,他们纷纷扬着手中的马鞭,大声厉喝道:“前面的人别挡路,赶紧滚开,滚开……”
这帮能够找到马的家伙,肯定都是此地的贵胄,而且都是些修为不高的家伙,要不然骑的就不是马,而是白虎了,我没有说话,而老www.hetushu.com鬼则对段保保说道:“让出一条路来,让这帮吓破了胆子的家伙先逃命吧。”
苟智知道我们的厉害,不敢硬闯,只有苦苦哀求,说道:“求你们了,让一条路出来吧。”
马疯子不但将雪崩带到了玉龙第三国,而且将雪山异域之中的一众野兽,都给塞进了这里来。
有一头雪狼犬咬着一个血淋淋的脑袋,从我们跟前快速跑过。
这些比土狗大不了多少的畜生有着堪比野狼一般的凶悍性子,总是会不顾性命地冲过来。
事情都到了这个时候,他哪里还顾得上完成国主的交待?
就在我们心中疑惑的时候,却听到了苟智尖厉的喊声:“救命啊,救命啊,这个贱种是马疯子的外孙子,也是个疯子!”
这时段保保也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说不会吧,咱们玉龙第三国那么多的高手,怎么能够眼睁睁地看着海龙大人被活活杀死呢?
段保保瞧了我一眼,欲言又止,说你们自己跑便是了,管我们作甚?
尽管这段府人跟我们并无亲故,我们甚至可以扬长而去,然而无论是老鬼,还是我,都选择了护送。
听到我这话儿,段侯爷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问你说的是真的?
老鬼手上的骨头又响了,而我却知道如何对付这样的人,便焦急地对他说道:“段侯爷,你还有时间在这里管那两个与你不相干的女人?你可知道,你女儿段宝婷在青铜大门那儿,被那雪山异域奔涌和_图_书而出的暴雪给掩埋了,生死不知呢!”
我一愣,这才想起自己用那龙脉之气冲洗经脉之后,浑身的燎泡疥疮都已经脱落,整个人大变样儿了。
这是段侯爷给我的感觉,既然是儒生,自然就有一股迂腐的书生气,更何况我发的誓言情真意切,一切都是真的,不带半点儿水分,使得他没有再作阻拦,而是陡然跳上了房顶。
我们心中惊叹,更是不敢久留,匆匆而走。
只不过,那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我自己瞧着都有些受不了……
倘若是别人,我真的就不管了,持刀就上。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刚才感觉到我还是我,只不过脸型的轮廓变得柔和许多,鼻形、唇形和眉目之间都稍微变得中性。
听到这迂腐的话语,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天龙八部》里面的段誉来。
段侯爷一走,我立刻冲到了院子里,锁定了房间,推开门去,瞧见李静静和另外一个女孩儿紧紧地抱在一起,不停地哆嗦着,瞧见我进来,方才放开,冲着我惊喜地喊道:“你是、你是……王明大哥?”
听这话儿,我不由得笑了,知道一定是打听清楚了情况的段侯爷吩咐的,没有再多问,而是离开了段宅。
眼看对方即将冲到了老弱妇孺的人群之中,段保保赶忙拦在了这六人的跟前来,高声喊道:“这里是段侯府的家里人,你们别冲撞了……”
眼看着那马就要冲过来了,而段保保对这些家伙的道德也着实有些和_图_书高估,使得冲突一触即发,这时我忍不住跳到了前面来,一把拦住对方,然后大声喊道:“苟智,你特么的慌什么,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一听这声音,下意识地望了过去,却瞧见这个几乎临近于崩溃的人,正是苟智。
这是谁干的?
他倒是淡定,苟智等人感激不尽,而这时段保保也与家人沟通,终于让出了一条路来,让这些人赶紧离开。
那少年的身上,散发着浓浓的死气。
我只能问为什么,那段侯爷看了我一眼,回答道:“国主判定这两个女子暂时寄养在段某人的府邸里,那么我就有义务照顾好她们,不能出现任何意外,不然这些都是我的责任了。”
最前面一人挥舞着马鞭,歇斯底里地大声喊道:“它们马上就要追过来了,滚开,快滚开,别挡路!”
海贝图紧紧闭着嘴,脸色青灰,并没有回答我。
我点头,说对,是我,李静静,现在这个鬼地方一片大乱,我过来接你们离开。
李静静一边穿着棉袄,一边小心翼翼地问道:“它会咬人不?”
那苟智瞧见了我,不知道怎么回事,眼圈一红,大声喊道:“海龙叔死了,被那马疯子活生生地掏掉了心脏,吞进了肚子里去;这里待不了了,到处都是野兽,到处都是死人……”
大哥,你跟那憨厚的段公子,真的是一模一样的啊!
经过一段路程的疾行,我们终于来到了之前的那山壁前,下方的祭堂也历历在目,然而就在这m.hetushu.com个时候,我突然瞧见前方一片血腥之气,赶过去一瞧,发现之前跟苟智、海贝图等人一起的其余几人,皆横尸于此。
我举起左手,单掌朝天,郑重其事地说道:“我以我死去母亲的名誉发誓,我若说得有半分假话,定然不得好死!”
它十分凶悍,然而瞧见这么多人,倒也不敢主动上前,只是退到了一边,然后一双黑眼睛仿佛充满仇恨一般,喉咙里不断发出了沉闷的吼声来。
而海贝图也在马队之中,在中间藏着呢。
仔细看,其实还是能够瞧出我以前的影子来。
我们护送着段家的老弱妇孺一路走,没有丢掉一人,让这些凶猛的雪狼犬也一事无成,不过正因如此,使得队伍的速度很慢。
我说会,不过咬的是坏人,你们不是。
他要杀光玉龙第三国里的所有人。
我眯眼瞧去,之间一个浑身青紫的少年,正提着剑,追着苟智和海贝图两人。
他这人有些极端,很容易就面临崩溃边缘,我瞧向了耷拉着脑袋的海贝图,说你爹真的死了?
听到我的话语,两个以泪洗面的女孩子终于高兴了,跳下了床来,结果这时李静静发出了一声尖叫,我转头一看,却见那头白虎驮着小米儿挤进了房间里来,把她给吓了。
简单寒暄过后,我扶着两女骑上了虎背,让小米儿照顾好两位大姐姐,然后离开了这院落,准备往外冲去,这时瞧见段保保也跟几人带着一群老幼妇孺离开,便快步赶了过去,问他准备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