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十七章 倏然而至,杀心浓烈

不过他的叫声并没有持续一秒钟,因为早有准备的老鬼右手直接劈在了那人的喉结上。
我和老鬼看了米娅一眼,继续往前走,走到第一个房间的时候,从里面传来了足球赛的声音。
这消息让她为之震惊,不过心情很快就平复了。
之所以将时间选在这个点,是因为对手这个时候最为虚弱,而我们却可以横行无忌。
这一拳将对方打成熟透了的大龙虾,而后我们冲进了房间,把另外一个家伙也给料理了,两人都给绑了起来,从房间里搜出了一把手枪,一把冲锋枪。
得往前看。
推开大门,里面一片寂静,仿佛鬼蜮一般。
不过跟着血族搅在一块儿,还信仰上帝,显然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一下、两下、三下……
站在这里的人,更应该是陌阡,而不是她。
这个家伙还穿着马赛的球服,卷曲的头发,黝黑的面孔,却是一个印度三哥。
她实现了自我的飞跃。
没有人?
在他的腰上面,挂着一把枪。
她已经获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使得她能够轻松地跳跃奔跑,灵活自如,与一个苦练几年的修行者一般。
米娅从仇恨中走了出来,点头说好,告诉嘴巴里被塞着布团的大胖子,说如果胆敢喊叫,就立刻杀了他。
紧接着他伸手,按在了那独眼老头的脖子上面。
我看了一眼老鬼,他面无表情,不过身上浮现出来的杀气,却显得格外浓厚,有一种让人不寒而http://m.hetushu•com栗的感觉。
他走到铁栅栏前来,跟独眼老头儿说道:“老头儿,把门打开,我要进去。”
第一件,她的前男友,居然也是血族;而第二件,则是我只是一个修行者,而并非她的同类。
中午一点钟,我们到达了目的地,烈日正高,而这里却是一片宁谧,就好像是山林之中一般。
老鬼上了车,递了一把手枪给米娅,说你现在还有些弱,拿这枪防身。
黑黝黝的,是真家伙。
米娅前天被掳,曾经被带到了一个地方,对方并不曾在意一个惊慌失措的女孩子是否能够记住什么,但是米娅却偏偏晓得了地方,而我们则寄希望于张海洋他们那伙人,并没有撤走。
我并没有管对方是否信仰上帝,只知道他若是将这大楼里面可能在睡觉的血族都给叫醒来的话,我们可能就不好过了。
车开到了厂区的门口,被人给拦住了。
午饭过后,烈阳正高,我们开着二手福特出发了。
当他再一次出现的时候,手掌上面的指甲满是血色,不过却提着一串钥匙。
然而当他的目光停留在了米娅身上的时候,那声音却戛然而止了。
并非我手艺不如老鬼,而是米娅的身体有点儿排斥食物。
这两人并非血族,而是跟着一起的帮凶,米娅满脸恨意地告诉我,前天的事情,他们都有参与过。
独眼老头显然听不懂中文,冲着老鬼挥了挥手,开始骂骂和*图*书咧咧起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老鬼的足尖一点,身子轻松地越过了那两米多高的铁栅栏,落到了铁门之后。
周围宽阔,平坦,一览无余。
米娅没有敢伸手,畏缩地说道:“我不会用……”
他们也许是没有想到过米娅居然还能够活着出现在他们的眼前,也有可能不相信有人胆敢闯入这个地方来,面对着我和老鬼的利落,整个儿都惊呆了。
米娅藏在后座,下意识地抱紧胳膊,低声说道:“就是这里,这个老酒鬼我记得,他们叫他屠夫埃文。”
我掏出了大胖子口中的布条,那家伙立刻就大声喊叫了起来,完全没有顾忌刚才我们的威胁。
我点头,继续敲门,第二下的时候,那门被猛然打开,一个体重至少有三百斤以上的大胖子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来,冲着我们大声嚷嚷。
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人生已经完全都不同了,既然不能反抗所将面临的一切,那就只有闭眼享受吧。
那是有人在看电视。
这人应该不是吸血鬼,优雅的吸血鬼不可能吃成这样的大胖子。
两个家伙的嘴被堵得死死的,一脸的震惊和难以置信。
我的一拳打在了那人的心窝子里,而老鬼则伸出手来,一把捂住了对方的嘴巴。
老鬼把铁门给开了,然后拖着屠夫大叔的尸体前往旁边的门卫室里,我把车往里面开去,米娅指点着我们,把车越过左边的破烂厂区,进到了里面来。
那人的http://www.hetushu.com脑袋重重地磕在了铁栅栏的水泥地面上,额头都塌陷了下去,红色的鲜血,白色的脑浆,把地面给染得一片血腥。
这样的角色,或许对于我来说并不算什么,甚至比玉龙第三国的那些纨绔还要差许多,炮灰而已,不过对于米娅来说,却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
而下一秒,老鬼却消失了。
这是一个对于格斗和枪法十分擅长的老家伙,可以想象他年轻的时候,一定有着自己的戎马生涯,然而到底还是酒精上头,手慢了一步,被老鬼将人给按住,朝着地上猛然一撞。
喀!
我们不会法语,便让米娅做翻译。
我开着车,老鬼听到,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大胖子双眼一翻,直接惨死了过去。
一个瞎了半只眼的老头透过铁栅栏打量了我们一眼,然后很凶地说了几句话。
砰!
偶买噶……
而一直到车上的时候,米娅才知道了两件事情。
人,与血族到底不同,是完全不同的生物。
至于表达歉意的方法,并不能只是说说而已,给云陌阡报仇,不但是我们,也是她的一种自我救赎。
大胖子死了,我将目光投到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上来。
一股咖喱味……
砰!
不过即便如此,能够有一个师父领进门,将这些细节掰开了、揉碎了讲给你听,还是一件十分不错的事情。
米娅点头,说哦,然后把枪收了起来,继续给我们指路。
这句是英语,我却是听懂了。和图书
次日,满状态恢复的老鬼出现,我已经和米娅确定出了基本的报复对象,还有所有重要的信息,同时她也基本上对现在的身体有了足够的适应。
我们来到了门口,轻轻敲了一下门。
即便是老鬼,也经常会有忍不住的时候,何况是刚刚成为血族的米娅呢?
老鬼给她讲解了一下这枪的构造,说明了持枪的技巧、保险和扳机之后,硬塞在了她的手里,然后说道:“想想你和陌阡所受到的折磨,你若不坚强起来,又如何能够帮她报仇呢?”
我把车停好,并没有偷偷摸摸,三人径直来到了大楼的门口处。
这件事情,就像一根刺横在我们的心头,不可能避而不谈,唯有当面将它给讲清楚,方才能够无所挂碍。
事实上,血族的传承,与南海一脉有着异曲同工的微妙相似,并非水到渠成,徐徐而为,更多的都是在缔结传承关系的时候,一股脑儿地塞给你,至于能够领悟多少,就看你自己的悟性,以及后天的努力。
这大楼足足有五层,从外墙上来看,至少已经有了几十个年头,而米娅也突然变得激动起来,对我们说道:“对,就是在这里,我和陌阡就是被绑到这儿的二楼,给他们那些家伙凌辱的……”
我瞧见他的鼻子红红,不用闻,就知道他喝了很多酒。
米娅告诉我们,说不在意是不可能的,但是人生就是如此,不能总停留在过去。
这是一个很适合做据点的地方,无论是行动还是逃离,和-图-书都能够做到十分迅速,而且附近的交通四通八达,可以前往巴黎城,也可以朝着周围的卫星城和郊区离开。
老鬼昨日只是给米娅讲解了六戒和一些必要的东西,现在则跟米娅分享起了自己对于血族的一些理解,和技法的运用。
大胖子忙不迭地点头。
报仇!
南海一脉用的是醍醐灌顶,而血族则将所有的一切秘密,都隐藏在了血脉之中。
那是一个二十区附近的一个废弃工厂,从选址角度来说,与我们的临时停留点十分相似。
汽车一路行进,走了五十多米,来到了一栋大楼跟前。
虽然我们并不指望米娅能够给我们帮手,但是她能够照顾好自己,我们也就放心许多。
老鬼出现的那一刻,与我一般,对米娅表达了歉意。
教学一直到了中午方才结束,我做了一顿中餐,三人勉强吃了一些。
简单一句话,让米娅接过了手枪,然后低头研究了一下,我瞧见她将手枪扬起,慌忙说道:“注意点,我可不是敌人,别在我后面打黑枪。”
很有节奏,这时里面有人不耐烦地喊了一句,我看向了米娅,她这人是在问谁在敲门。
她更渴望鲜血和生食,这是血族的本能。
毕竟张海洋,是她的前男友。
那老头也并非等闲之辈,虽然喝得有些高,不过基本的反应还是有的,回过神来,左手去挡住老鬼的手,而右手则摸向了腰间。
他手掌上面的劲道是那般的强劲有力,连旁边的人都能够听到喉骨碎裂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