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三十三章 血刀解封

这时眼镜男突然开口说道:“我也不想回国。”
而且我能够感觉到上面恐怖的力量,与龙脉滋润的逸仙刀走的,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方向。
这时宁檬突然开口捣乱,说彪子,你要不然就跟我一块儿混得了,我宁家在法国也有一些根基,钱啥的也不缺,你那个什么博物馆,我绝对给予你充分的支持——你负责坑蒙拐骗偷,我负责后勤,怎么样?
口子一出,立刻有鲜血流淌而出,他将长刀倒了过来,把我的鲜血滴注到了那刀柄的凹槽里面去。
我听完,下意识地准备使用,他却一把拿住了我,说先别用——你若一用,那气息就再也掩盖不住了;等到紧急时刻,不得已的时候,再用,保险。
他回答,说无事,你拔吧。
眼镜男嘴角一翘,眉眼之中流露出来的傲气再也掩藏不住了,陡然散发了出来:“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活得不就是一个畅快洒脱?老子鹰嘴刀考玉彪这辈子,就怕没事干,爱的就是折腾,这事儿,我爱干!”
面对着这三人的加盟,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而就在这个时候,Kim突然转过了头来,对我说道:“王哥,伸出右手中指来。”
啊?
我窘迫极了,头低得更下去,不知道如何回答。
当然,估计这也是被人监督所致,倘若是在黑暗中世纪,哪管你这么多,直接闯进来搜查,倘若是敢拦着,随手治你一个罪,然后扔大牢里便是了。
他们几人都在整理自己的东西,而我没有什http://www.hetushu.com么可以弄的,只是向吴妈躬身道歉,说对不起。
我没有拔刀,而是问Kim,说现在拔刀没事?
堕落拉结尔。
我一愣,说你不回国,干嘛去啊?
这期间又有恐怖的气息诞生,倘若不是眼镜男刚才制作的刀鞘,恐怕就会冲天而起了。
宁檬一愣,说你屁大孩子在这儿搀和什么?
我一愣,没有犹豫,将手指伸出,他将那刀锋在我的中指之上,轻轻划出了一个口子。
法国到底还是一个讲究人权的地方啊。
我说需要帮忙不?
啊?
这种情况足足持续了四五分钟,我们所有人都屏气凝神,心情紧张极了,唯独那Kim显得淡定自若,手指不断地勾勒着。
逸仙刀是从我身体里面出去的,它能够收到我的意志控制,可以在半空之中自如旋转,但是这刀不行,它虽然也有血脉相连的感觉,但更像是手臂的延伸。
宁檬眉头一挑,说怕了啊?
眼镜男打了一个响指,说那得嘞,就你这句话,还有啥说的?
刀鞘与刀身之间,有一丝缝隙,那缝隙处居然有黏液一般的红色气雾缓缓流出,如同鲜血一般,而就在这个时候,刀柄之上,却有一股奶白色的封印将其牵扯,双方角力,好是一番牵扯。
不过好在我的意志足够坚定,并没有被这心魔影响。
说完这话儿,吴妈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对旁边说道:“Kim,有件事情,我得提前给你讲……”
我看着他的眼睛和-图-书,点了点头,收刀入鞘,又将尾端的机关扣上,重归画筒。
我说国内其实挺好的,欣欣向荣,并不是都如你想象的那般,依你的本事,回去之后,绝对能够大展宏图的。
这两人都是手巧之辈,不过各有专攻,Kim把刀鞘递给了眼镜男考玉彪,他双手一伸,那两把锋利的匕首就如同游鱼一般滑落出来,然后在上面飞快舞动着。
宁檬咧嘴笑,说艾伦那个大魔头被你杀了,现在茨密希家族估计也是风声鹤唳,无暇他顾,徐先生又回国了,我是不准备再躲起来了;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宁家的血脉,总这么窝窝囊囊地活着,也不是一个事儿。
我们赶忙过去,把她手上的东西拿下来,她又折回去,提了好几大包的东西,堆在地上,说道:“你们的东西,都在这里了。”
刀锋掠过,一点点细微的变化就出现了,不仔细看,什么也瞧不出来,而仔细留神,却能够瞧出无数细密的符文以微雕的形式出现。
她嗯嗯啊啊,讲了几句话,然后将耳机拿下,对我们说道:“吴妈知道我们在监听,告诉我们,说那帮人并没有走远,安排了人在附近监视,然后极有可能找借口,从警方那边拿到搜查证,再一次过来;所以她现在在收拾我们的东西,一会儿弄完之后,让我们从地道离开,去下一个聚集地。”
我接了过来,并没有先拔刀,而是握着刀柄,突然间就生出了一种血脉相连的强烈感觉来。
宁檬突然和*图*书诡笑,说不过在弄完这些之前,我得先帮我王哥把他的事情了却,毕竟他帮我父亲报了仇,我不能让他空落落一人。
而就在收纳的那一瞬间,我们感觉到那刀身之上,突然间就传来了一阵“噗通、噗通”的心跳声,这心跳稳健而有力,就仿佛某种巨兽在行走一般。
而就在这个时候,吴妈摆了摆手,说算了,你们在这里先待着,到了晚上,从地道里出去;这条路连通这区域的下水道,你们摸到街心花园那里去,会有人接应你们离开的。
Kim放开刀身,那玩意居然悬空浮了起来,就在我们的诧异之中,这刀身之上,传来一阵剧烈的颤动。
Kim平静地说道:“那个菲尔普斯在调到法国之前,就是在威斯敏斯特教堂任职的,对于没有拿掉他的人头,我一直都很遗憾。”
早有准备的眼镜男将刀鞘拿出,一把将刀锋收入其中。
我一愣,说不懂啊,这时眼镜男笑了,说这个我熟,把刀鞘给我,几分钟的事。
眼镜男说我的理想是把当年英法各国抢咱们老祖宗的那些东西,想办法都找回来,然后开一个最大的博物馆;我现在回去能干嘛啊,国内那一帮官老爷整日勾心斗角,就想着往自己兜里搂钱,我可瞧不上。
就在两人你前我后的追赶时,那耳机处传来一阵震动,宁檬捡了起来,放在耳边听着,眼睛一睁,点头说道:“好的,吴妈,我们在听着呢。”
他探头过来,附在我的耳边低声说了两句口诀。
一把和-图-书轻逸飘飞,灵气十足,而另一把则充斥着无尽的暴戾和血腥。
眼镜男说那帮人离开之后,Kim便没有再关注这些,而是来到了另外一个桌子前,将随身带来的十字军血刀和一帮零七八碎的材料全部都摊在了桌上。
我们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这个Kim的孩子,除了中文名叫做杜晓坤之外,还有一个外号。
就在此时,通道那边传来了声音,我们转身过去,却见吴妈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摸了下来,瞧见我们,嚷嚷道:“都过来帮一下忙啊,就看着老人家干活儿?”
我一手抓住刀鞘,缓缓拔出长刀,瞧见刀依旧是刀,绚烂华美的刀纹依旧在,不过却多了几分血色,气息一如从前,并无变化,我不由得一愣,说道:“封印解开了?”
这个时候,一直在默默持咒的Kim突然也开口了,说道:“算上我一个!”
我在握住的那一刻,竟然有一股受到刀身影响而生出的怒气,恨不得拔刀出来,将面前一切活物都斩成碎片的冲动。
Kim先是摇头,继而点头,说解开封印的那一瞬间,会有很恐怖的气息涌出,虽说这房间有三防布置,而且还绘了符文,但教会的人想必并没有走远,所以你们谁要是能够帮我压一下那气息就好了。
这种感觉,跟逸仙刀并不相同。
三滴入内,他推开了我的手,然后口中念念有词。
我心想着那帮黑牧师到底还是讲点儿规矩的,除了对付暗黑力量之外,对于普通人来说倒也没有蛮横强来。
和_图_书镜男一愣,说啊,这是要对付茨密希和魔党,还有整个巴黎、乃至法国教区的教会力量啊?
Kim点头,说之前的封印被我破坏了,在原来的基础上又新建了一个封印,只有你能够解开的封印,至于方法,你且听着。
他曾经被英国教会界誉为神童拉结尔,被称作是智慧天使的化身,然而一夜之间却在教会重地屠杀了六位牧师,制造出了震惊英国教界的威斯敏斯特圣彼得牧师团教堂血案。
压气息?
什么,吴妈居然能够将菲尔普斯那个红发老头儿给硬生生地赶出去?
吴妈盯了我一眼,说你知道么,我经营了这么久的地方,因为你给暴露了,我真想抽你。
如此又过了十分钟,那长刀终于不再正常,从半空中跌落下来,被他一把拿住,然后递给了我,说王哥,你试一下刀吧,看看感觉。
宁檬递过来一张纸巾,我将伤口包裹住,还没有反应过来,却听到Kim对眼镜男喊道:“刀鞘!”
反正那个时候,教会也有自己个儿建立的监狱,世俗还管不着。
Kim和眼镜男都醉心于手上的事儿,并没有回应,而我则是一阵自责,说都怪我,把你们都给暴露了。
仿佛电动小马达一般,嗡嗡嗡……
一滴、两滴、三滴……
摆弄完之后,他瞧见我们都看他,挠了挠头,说不好意思,刚才搞到了一半,现在接着把它给弄完。
完全就是为了杀人而生的凶兵。
没想到这家伙的理想还这般远大?
这速度,又快又疾,可比机器慢不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