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翻滚吧,欧罗巴

第三十四章 神秘的少年

他焦急地说着,还指了指耳机。
宁檬扬了扬手机,对我们说道:“我早就叫人在附近等着我们了,出去之后,随我先去十三区躲一下。”
汽车并没有前往唐人街,而是来到了附近一个比较寂静的住宅区。
宁檬信了Kim的话,却担心起了吴妈来,说我们走了,吴妈可怎么办?
我们被安排在了三楼东南角一个靠窗的套间里。
倘若是被人在地下密室里抓个正着,问题可就麻烦了。
宁檬指着我们,说先给我朋友安排一个地方住着,给我半个小时,回头我再跟你们谈。
我把现在的情况跟徐淡定说明,他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告诉我看好Kim,别让他抛头露面,让我们在宁檬安排的地方待着,回头他派人过来接Kim;至于吴妈那边,他让我也别太担心了,他会处理的,问题不大。
我们都愣了,望着他道:“为什么?”
宁檬让我们在这里安歇,她去见一下洪门的几个叔叔伯伯。
她匆匆上了通道,很快通道被沉重的关门声给封闭了去,而这个时候,一直垂头的Kim突然说道:“我们走吧。”
Kim摇头说道:“他们不会拿吴妈如何的,因为没有证据。”
宁檬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有些膈应这些东西,浑身直发抖。
Kim没有抬头,而是平静地说了一句话:“王哥,你说我如果跟徐先生回到了国内,会变成什么样儿?”
车子快要抵达唐人街的时候,徐淡定打http://m.hetushu.com来了电话,询问我现在在哪里,为什么吴妈那边联系不上了。
我不理考玉彪,而是走到了Kim的身边来,对他说道:“你在想什么呢?”
我诧异,说那你想过什么样的生活?
那司机是个三十多岁的冷面男子,带着墨镜,被点到名字,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表示打招呼。
Kim收回手,轻声说道:“王哥,其实我知道老鬼他被关在哪里,如果你答应我不告诉徐先生我在哪儿,我可以陪你一起去救他,可以么?”
我们依次爬上了地面,这儿是个灌木丛的后面,吴妈这儿是个挺不错的富人区,植被绿化比别处强上许多,我们借助着这些植被,躲入了阴影中。
Kim低下了头,咬着嘴唇,倔强地说道:“我不小了,可以决定自己的命运。”
宁檬点头,说洪门这边也有几个在职的华裔教士,可以让他们去探听一下消息,至于行不行,这个可能不能够保证。
我说你觉得那里可以考证呢?
宁檬扬起了拳头,说你放心,都是我宁家最忠诚的朋友和手下,我父亲在任二十年,并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做,还是有一帮心腹的。
那宅子的周围,有三十多人将其团团围住,大门开着,显然是有人进去搜查了,而与此同时,还不断有车朝着这边汇集而来。
Kim朝着南边的方向指去,对我说道:“在那里,梵蒂冈。”
宁檬离去之后m•hetushu•com,眼镜男立刻坐不住了,四周瞧了一眼,打量着房间里的这些布置,忍不住夸张地说道:“看得出来,宁檬这小妞并没有吹牛,她们家是真的有钱,大资本家啊……”
我们随着宁檬来到了另外一条街道,一台银灰色奔驰商务车悄无声息地行驶过来,宁檬过去拦住,然后招呼我们上车。
她安顿好我们,没一会儿,又有人敲门,说几位主事人都赶过来了,希望能够跟小姐见一面。
吴妈听到他的态度有些消极抵抗的意思,顿时就多出了几分担心来,还想说些什么,这时眼镜男突然说道:“吴妈,好像又有人在敲门了。”
Kim眉目低垂,平静地说道:“我知道了,谢谢吴妈妈的关心。”
我扶着她,又继续行走了一段距离,终于找到了一个出口。
眼镜男让我们等一下,先别上去,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细小的软管来,从缝隙里往上伸了出去,然后眯眼在另一头瞧了一会儿,确认了周围无人,便率先离开。
商议既定,大家便也不再纠结,收拾了行李,在东边打开了一个通道。那通道狭窄,仅能单人侧身而行,如此行进了十米左右,前面顿时就一股臭味袭来,却是来到了下水道之中,好在法国的下水道系统还算不错,没有太多的恶臭,但还是有老鼠、蟑螂等虫子在脚下爬行。
Kim一直矗立在窗边,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外面。
Kim冲着吴妈微微一笑,说好吧m.hetushu•com,我知道了,谢谢。
吴妈环顾四周,好一会儿之后,方才说道:“我们相处也有一段时间了,大家在想些什么,我多少都能够猜到一些;刚才我跟徐先生通了一下电话,特地问起此事,他告诉我,宁檬和考玉彪都是有独立行为能力的大人了,所以他们要做什么,就随着去,但是你——Kim,你还小,而且惹得事情太大了,绝对不能跟他们一起胡来。”
最终的目的地是一栋足有五层楼高的房子,汽车直接行驶进了地下车库里去,下车之后,有几个留着胡子的黑西装男人走了过来,冲着宁檬招呼,说小姐你终于回来了。
Kim思索了一会儿,对我说道:“我想考证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真的上帝,而如果回到国内,我这辈子都没有机会考证的。”
吴妈瞧见他答应了,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你不知道你惹得事情有多大,徐先生告诉我,那件事情已经在梵蒂冈都备了案,据说连本笃十六世阁下都大为震怒,指派了圣座信理部的黑执事、天才猎人优素福对你进行缉拿,还曾经指示,不管用神秘手段,即便你逃回中国,也会尽力将你引渡回教廷受审——这样的决心和意志,那是十分罕见的。”
瞧见对方这架势,我们不由得长叹一口气,还好我们照着Kim的话语及时离开。
上了车子里,车子油门一轰,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离去,宁檬坐在副驾驶室前,hetushu.com指着司机给我们介绍到:“宁武,跟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堂兄,也是我的师兄。”
吴妈很坚决地摇头,说不行,徐先生交代了,别人都可以,但是你不行——你会没命的,知道么?
我认真地想了一下,然后说道:“我觉得吧,主要是你现在的身份有些特殊,应该会先隐姓埋名几年,然后给你找个学校读书;等风声过去之后呢,徐先生他们部门应该会请你出来做事,和他一样,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
Kim说道:“菲尔普斯这个人我十分了解,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他既然认定了王哥你就在这个地方,一定会尽全力搜寻的,而吴妈尽管收拾过了房间,但还是会留下痕迹;一旦菲尔普斯确认了你曾经在这里待过,那么就算是挖地三尺,也会继续的。这里并不安全,等待越久,就越容易被瓮中捉鳖,早一点走,我们还有机会在跳出包围圈。”
眼镜男并不是蠢人,思索一番,也被Kim说服了,点头说道:“那好,事不宜迟,我们立刻离开这里。”
我说你之前不是说过,可以帮忙打听老鬼被关押的地方么?
车子快速行走,离开这一片地区的时候,隔一段距离,就能够瞧见路上有三两个穿着传教士长袍的牧师,正表情严肃地朝着这边赶了过来。
这女孩儿在我们面前的时候,表现得平平淡淡,并不突出,然而一会到了自己的家里,立刻就展现出了巾帼不让须眉的豪气来,为首的中年人点头,说好和图书,立刻安排。
快步绕过了一栋建筑,我们便能够瞧见自己居住的那房子,瞧见门口堵着七八辆汽车。
宁檬并没有介绍我们是谁,而是直接说道:“走,先回家。”
眼镜男有些不相信,说怎么可能,这地下室的设计我是知道的,绝对不会那么容易被发现。
Kim摇了摇头,说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这些汽车有的挂着警灯,有的则是车门画着十字的教会用车。
Kim有些不信任,说你的人可靠么?
我翻了一下白眼,说你还想去梵蒂冈?估计到不了罗马附近,你就给人逮住了。
听到吴妈的话,Kim眯起了眼睛来,说吴妈你说,我听着。
Kim冷笑道:“你是没有跟宗教裁判所的黑牧师打过交道,他们到底有多恐怖,你根本不知道。”
我深吸着气,心中却更加担忧起落到了教会手中的老鬼安危来。
吴妈听到,脸色一变,说这帮人当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一定是找了警察,请来了搜查令,你们在这里好好待着,我去应付那些家伙。
这个时候,宁檬腰间传来一阵震动,她拿起电话来,接通之后,用粤语说了两句,然后对我们说道:“我的人来了,咱们赶紧撤,瞧这架势,可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过来呢。”
好险!
宁檬送走那些人之后,左右打量了一番,然后对我们说道:“这里是宁家的一处产业,老宅,平时没有什么人在,而且盯着宁家的那帮茨密希现在自身难保,安全方面,暂时没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