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十一章 夜探殓尸营

邱三刀:对了,顺便问一个问题,那就是半个月之前,还有一支队伍进入了雪窟……
到底如何处理这个舌头,是个很麻烦的事情,照理说他交代了这么多,不管真假,都已经在为生存作最大拼搏了,如果将他给杀了,实在是违反诚实守信的公序良俗;然而如果把他给放了,凭着他的这大嘴巴,只怕我们几个的行踪,肯定就得暴露。
而当我回过头来的时候,邱三刀已经将舌头的尸体处理好了,然后几人便开始朝着南山南的临时医院赶了过去。
我们不管这些哀嚎的场面,将那人往旁边随意一扔,然后朝着后面的殓尸营摸了过去。
我苦笑,说哪里是我们带来的,明明是你们死乞白赖跟过来的好不?
舌头:不知道。
舌头被我抓住了胸口,顿时就吓得惊慌失措,过了好一会儿才听清楚邱三刀的翻译,结结巴巴地说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人是七小姐的亲卫队亲手处理的,所以我连面都没有见过,还是听别人聊天的时候提起的,不过……”
邱三刀:你觉得可能么?
邱三刀:呃,好吧,我们换一个话题——你们获得进展了么?
舌头:少主、少主夫人雪姬、七小姐、军师爷崔隆海、亲卫首领玄哲元和斥候首领朴槿辉都在。
摸进殓尸营,才发现这里居然已经有了上百具尸体,大部分都用裹尸布包裹住,然后丢在雪地里。
邱三刀不解,问http://www•hetushu•com南山南在哪里。
我的目光朝着远方望了过去,然后缓缓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硬闯是肯定没有办法了,只有等。”
我松了一口气,而这个时候雪君姑娘则一下子流下了眼泪来,苦涩地说道:“是七叔房里的宋克,他与王钊平日的交情最好,这次也跟着来了,没想到竟然死在了这里……”
邱三刀认真地看了几眼小满青色的脸庞,然后将裹尸袋又重新封紧,摇头说道:“我们如果想救其余人的话,就不适合带上这些尸体——说不定,过两日我们的尸体,也会出现在这里的,到时候大家一起作伴,也算是认识一场……”
邱三刀又问了几句,然后看了我一眼。
“东叔?”
舌头:死的人,我不知道,听说是两个很凶的中年人,还有一个年纪很轻的家伙;至于被俘的,是因为给其他人断后,力战不退,最后被七小姐派人用绳网抢抓到的,后来听说他跟雪姬夫人有点儿关系,被亲卫队的人给要走了……
邱三刀故技重施,又找到了一个暗哨,将其杀死,然后弄得血肉模糊的,由我和他一起,两人抬着,另外两人则紧紧跟随其后,一路小跑过去,居然没有人拦着。
尽管瞧见此人并不是王钊,我的心情大好,不过为了照顾别人的心情,我忍住不笑,低声安慰道:“逝者已矣,节哀顺变。”
邱三刀:不想活和图书了?
我知道他是在询问我的意思。
邱三刀摇了摇头,说这事儿说得容易,不过我可以肯定,白头山最大的力量,估计都堆在雪窟这里了,我们根本就挤不进去。既然进不去,那又该怎么弄呢?
舌头:你是说对面天池寨的人么?
我悠悠地说道:“猎鹰被我约到了这里来,损兵折将的,肯定会不甘心吧?”
白头山这一片区域这么多,别说三千人,就算是洒下三万人,到处也都是筛子,更何况那些人还有很大一部分在山上,而经过猎鹰那么一闹,整个白头山的组织都有些混乱,不断有人被抬着送过来,哀声一路,使得我们很容易找到临时医院的所在。
他伸出手,解开绳索,翻出了一张稚嫩的脸庞来。
雪见姑娘立刻发言反驳,我没有跟她争辩这些,而是思索着事情,而雪君姑娘瞧见妹妹越说越过分,便站了出来,拦住她,说当下之际,最重要的,就是掌握其余人的情况,既然白头山这边都还要修桥铺路,失散的那些人又是如何下了里面去?
邱三刀:对,他们现在在哪里?
一想到那个画面,我就忍不住扭过了头,朝着南边的方向看去。
两女几乎异口同声地低声喊道,随即雪见姑娘一脸正色地说道:“不要试图将我们给抛开,你们既然把我俩带来了,就得负责到底。”
我伸向了最后一具裹尸袋,双手都有一些颤抖,想着倘若这个人真和_图_书的是我老弟,我到底该怎么办?
舌头:对,是一个……
邱三刀:你是谁?
这般一想,我却是有些犹豫不决了,而邱三刀则帮我解决了这个问题。
到时候倘若是拼将起来,我和邱三刀妥妥没命,而雪见、雪君姐妹也未必能够逃脱,而即便是逃脱了死亡,最终也会沦为白头山少主的小妾,日日受他那肥胖躯体的碾压……
雪见姑娘忍不住喊了起来,我走过来一看,瞧见一个似乎面熟,又叫不出名字的脸庞来,来不及思考此人的身份,蹲下身来,解开中间那裹尸袋,又瞧见一个脸色发青的男人来。
很快我们就找到了三具被单独安置的裹尸袋来,邱三刀将最边上的裹尸袋解开,打量了一下里面的尸体。
舌头:死了三个,被俘一个,其余人都跑到下面去了,暂时找不到踪影。
邱三刀惊讶,说等,怎么等?
他说得悲观,而我则开口说道:“若是想把遗体带回去,也不是不可以,雪见、雪君你们现在各自带着一个人,返回天池寨,把这边的情况,跟寨主和你爷爷汇报就可。”
邱三刀:为什么都过来?
雪君姑娘问道:“他们的遗体,我们能带走么?”
他刚才也说了,在雪窟附近这一带的白头山成员,足有三千多人,三千多对四人,怎么弄都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舌头:白头山卫戍部队的人。
舌头:少主说家里有闭关的老山主坐镇,谅这天下间http://www.hetushu.com也没有人敢惹咱们,怕个甚球?
邱三刀:白头山都有谁过来了?
我扭头一看,却是一个不认识的少年。
反正这儿天寒地冻,一时半会儿也不用考虑存放问题。
“不行!”
舌头给我们指了一个方向,大概是在雪窟东北角几里地的一处角落,那儿存放着因故身亡的尸体,旁边还挨着临时医院。
邱三刀:那被俘虏的,是一个老头对吧?
这儿前面也是一片忙乱,不断有被裹尸布包着的尸体抬进来,管理人员手忙脚乱地确认身份,然后填写记录、安排位置等,自顾不暇,也根本没注意其余人从后面溜了进去。
邱三刀:死的人是谁,叫什么名字?那个俘虏的人呢?
他小心翼翼地看着我们,然后说道:“不过尸体停在了南山南那边的殓营里,你们想知道情况,可以去那儿看。”
舌头:想,想,别杀我,我只知道至少有四个部分的人在这里,加起来差不多得三千多人,我们只是负责外围的,具体多少,我也不知道。
我说这个东西,只有进到雪窟之中,才能够弄清楚。
舌头:我也不知道,听上面人说是咱们白头山这里挖掘到了龙脉,如果能够据为己有,到时候金氏一族就能够一飞冲天,登上那名副其实的九五之尊,将整个东北都囊括进自己的势力范围之中,甚至还能够恢复大高丽帝国的声威来,而我们这些人,个个都能够当大官儿……
“不可以!”
和图书邱三刀效率很快,没一会儿就摸了一个舌头过来,那是一个二十都不到的年轻人,与其说是战士,还不如说是一个孩子,满脸的畏惧,说话哆哆嗦嗦,并不如他的同伴表现出来的那般英武坚强。
舌头:少主是世界上最耀眼的太阳,我觉得整个银河系都应该是我们的。
行走在这堆满积雪的殓尸营,我的心情沉重,而邱三刀也理解我的心情,开始快速地翻检起来,而宋家姐妹也过来帮忙。
邱三刀捏紧了拳头,低声说道:“是小满!”
邱三刀:这几乎是倾巢而出啊,你们老巢不留人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的心脏就是一阵狂跳,一把抓着那人的胸口说道:“那个死的年轻人,叫什么,长什么样子?”
他所说的雪姬夫人,估计就是跟了白头山少主的宋雪主。
在山坡的背风处,邱三刀挡着我的面前审问了他,而雪君姑娘则在旁边帮我翻译。
到了南山南的背风处,我们果然瞧见了临时医院,不过规模之小,着实与他的名头不匹配,好多伤者根本没有床位,直接给堆在了外面的雪地里。
邱三刀瞧见我激动地有些失态,也没有阻止,而是帮着我翻译给那舌头听。
舌头:暂时没有,雪窟里面,有一个巨大的天堑鸿沟,阻拦了我们的探索,现在我们正在调集民工,搭建木桥,只要能够下去,定能够找到龙脉根源。
既然怯懦,那问题就变得简单了。
邱三刀:总共有多少人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