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十二章 只要你过得比我好

所以就得搏命。
在雪窟裂缝口子那儿,有十人的岗哨。
那声音震耳欲聋,也不怕闹出一场雪崩来。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也想近距离感受一下,那个黑龙之气到底是怎么样的。
邱三刀指着宋家姐妹,说她们两个是女人,一被查到就暴露了,而你根本听不懂鲜语,更不会说,所以一旦出现什么变故,到时候被人抽查到的话,问题就麻烦了——只有我可以来去自如,所以我去就行了。
我们四人暂时就在这殓尸营中藏身下来。
他显然是在总结陈述昨天发生的事情,并且坚定地告诉所与人,一定会将那帮人给找到,并且将其绳之以法,痛抱此仇。
至于里面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我们都不得而知,但是瞧见这些被强行掳到这儿来的百姓,我的心中又生出了一个主意来。
邱三刀思索了一番,然后告诉我,说可以,不过你可能需要装一回聋哑人。
再接下来,我瞧见山谷变得热闹起来,有许多被抓到这儿来的普通人,开始搬运起了建筑材料,然后送到了那雪窟里面去,而随着工程的展开,我也瞧见了那雪窟的真面目,居然是一个长达十几米、宽三四米的裂口,斜坡向下。
听完我的计划,邱三刀沉思了一会儿,告诉我,说这儿只有他能去。
感觉他们好像是准备利用这一次机会,成就不世伟业。
那个苦瓜脸长得很有特点,让人一眼就能够记住hetushu.com,而经过他简短的讲话和发言之后,那些白头山的全体人员都好像打了鸡血一样,不断地将拳头举得高高,大声地喊着口号。
把这些人弄过来看守雪窟,看得出来,白头山对雪窟的重视程度很高。
在这些人的跟前,有一个苦瓜脸正在给他们训话。
我又找到宋家姐妹,让她们在这儿潜伏着,我们先去探探消息。
这样的人,白头山少主还有九十个。
我们的办法,是偷了一份裹尸袋,将自己裹在里面,然后往干燥的角落里一扔,躲进里面去睡觉。
我和邱三刀抬着木头往里面走,经过一条人工修筑的楼梯,来到落差十米左右的底下,我忍不住低声问道:“你的刀呢?”
邱三刀天生就是一个做探子的料,带着我在这片营地里一阵走,很快就来到了劳工们住的营地附近,随意摸了两套当地人的衣服穿上,又在旁边领了工具,然后就混进了劳工的人群里,我和他扛着一根很大的木头,走到了雪窟这边来。
宋雪主,我的前未婚妻。
随着时间的推移,差不多又有一百五十多具尸体被送了过来,这些应该都是之前跟猎鹰交手,然后被杀死的白头山人员。
我说藏你裤裆了。
我没有再多说,而是左右打量周遭的环境来,发现这雪窟之下别有洞天,有差不多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的空间,而在四面的墙壁之上,居然是晶莹m.hetushu.com结冰的墙体,而白头山的入驻,使得这儿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工地,到处都是脚手架和来来往往的民工,以及穿着白头山标志性棉袄的子弟,正一脸严肃地望着四周,监督工人。
我笑了,说这个完全没有问题。
然而就在我准备事情败露出手的时候,那三角眼的工头却什么都没有搜到,而是朝着我望了过来,对我说了几句话。
不过仇恨并不足以推动猎鹰的人过来拼命,所以这雪窟之中的龙脉之气,正是我抛出来的诱饵。
邱三刀得意地一笑,说你猜猜?
男的是一胖子,看着眼熟,而女的我却是认识的。
白头山的实力太过于庞大,如何破局,在我决定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在思考这个问题了。
这些人身子笔挺,就像一颗青松似的直立,眼观鼻鼻观心,一动也不动,就好像是雕塑一样,展现出了十二分的昂扬精神来。
殓尸营分作两部分,一边是搭得有棚子的,工作人员会在那里进行分类、装袋、整理和归档工作,另一边则是一个围着栅栏和毡布,但是上面却不封顶的天然存放场,因为棚子里面会生火,保持温度,反而是外面这里温度很低,短暂存放并不是什么问题。
对于我的决定,雪君倒是没什么意见,但雪见就有些不乐意了,说凭什么你们去看热闹,我们就得在这里,跟一帮死人为伍啊?
血腥味引来了附近饥http://m•hetushu.com肠辘辘的雪狼,那些畜生在附近的山谷中叫了一夜,听得人心中毛毛躁躁的。
所以我们得等,等到猎鹰弄清楚白头山为什么会弄这么多的人过这里来,而当他们知道了黑龙之气的信息,忍不住出手的时候,我们的机会也就出来了。
刚才邱三刀告诉过我,说这帮人,应该是白头山少主的亲卫队,由白头山中最精锐的人员组成,个个都是以一当十的强者。
我们被人一路叫到了最前边,将木头堆放在了指定地点,瞧见不远处果然有一个巨大的断崖,断崖口有忙忙碌碌的工人。
毕竟修习轩辕内经、拥有龙脉社稷图的我,对这东西,其实也是很感兴趣的,如果能够有所收获,对我来说,就越能够增大救出我老弟的概率。
诱之以利,这才能够让我最后达到目的。
临行之前,我和邱三刀都将武器留在了殓尸营中,让宋家姐妹照看,只有邱三刀随身带着一把最短的尖刀。
他的表演赢得了工头的信任,不过身上还是被搜了一下。
我没有说话,反倒是雪君姑娘劝起了自己的妹妹来,说你既然跟到这里来了,就得听从王大哥和丘师哥的安排,不要随意耍小性子,他们这不也是为了我们好么?
尽管他这么说,我还是想要亲眼过去瞧一下。
观察完毕之后,我在殓尸营里找到了邱三刀,跟他商量起冒充民工进入雪窟里面的可能性。
这般说,不过她倒http://m•hetushu•com是没有再多言。
许多人手脚不全,有的甚至脑袋都碎裂了,模样十分凄惨,而这边的处理也十分粗暴,连遗体的收殓工作都懒得做,直接将人给塞进裹尸袋里来,而多出来的残肢断体,就直接扔掉了去。
这工作一直持续到天亮,方才再没有人送过来。
雪见撇了撇嘴巴,说切。
邱三刀直翻白眼,说你以为是手雷啊,说藏就藏?我藏在那木头里面了,若是有事,随时都可以抽出来砍人。
我感觉有点儿像是荆门黄家的猎鹰,不过他们显得有些僵硬,就好像是一台台杀人机器一般,没有感情,只有冷冰冰的服从。
虽然不能够走过去瞧一眼,但是也能够感受到它的深度。
瞧见他们带着精光的眸子和高高鼓起的太阳穴,就知道都是一把子好手。
说实话,除了思密达,我完全没有听懂。
猎鹰的出现,就是我祸水东引、借刀杀人的第一步。
我有些想要过去瞧一下,结果邱三刀伸手拉住了我的衣服,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听到有人高喊了一声,仿佛在唱喏,紧接着周遭立刻变得安静了起来。
我们被拦住了,一个长着三角眼的猥琐男子站在了我们的面前,冲着在前面抬木头的邱三刀叽里咕噜说了一通话,那家伙平日里霸气十足,有着豪雄之姿,然而在这人面前,却表演得十分彷徨,就好像整日种地的老实人,恨不得脑袋都弓到了裤裆里面去。
人群之中分出了和-图-书一条路,然后我瞧见二十几个与门口守卫一般打扮的男子,簇拥着一男一女,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对于我的决定,其余几人都没有什么意见。
然后那帮人信了,又快乐而勤劳地开始干起了活儿来。
毕竟如果我执意要现在就去雪窟,那么凭着我们几个人,实在跟自杀没有什么区别,能够冷静下来思考问题,寻找机会,这次是大家所愿意看到的。
我的心往下沉,那家伙的身上可有刀。
我问为什么?
我们和一堆死人待在一起,除了需要提防来往搬尸的人员之外,倒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一百人组成了白头山少主的亲卫队,是他巩固地位的基础,也是保持统治力的关键来源。
如此到了白天,我偷偷摸摸地爬了出来,朝着远处打量,瞧见那边有大队人马集结的迹象。
虽说这裹尸袋的质量并不算好,但因为是修行者的缘故,倒不至于冻死。
在死人堆的旁边睡觉,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克服许多心理障碍,好在江湖儿女,对这些东西忌讳倒不是很多,所以忍一忍,倒也就过去了。
而且这里有一个开阔的视野,可以瞧见不远处的雪窟。
这个时候邱三刀又站出来了,对那工头点头哈腰,又指着我说了一通,而我也配合着“阿巴、阿巴”,手舞足蹈地说个不停,三角眼工头一脸疑惑地走到我面前,捏了捏我身上的肉,又搜了一遍身,才一脸晦气地朝我身上吐了一口唾沫,点头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