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十三章 孤胆老王

我真听不懂,连蒙带猜,估计应该是问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呃,画风有些不对,是啊,宋雪主跟我有毛线关系啊?
我的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点儿无力感,这个家伙太强了,我根本比不过他,甚至连战而胜之的勇气都没有。
除了白头山少主,还有旁边几个身穿制服的几个人,个个都是龙盘虎踞,虎狼之姿,显示出白头山势力的强大来。
那边缘处经过这些天的修葺,已经建成了一个平台,然后有吊梯和升降机,往下面探索而去;而在对面,隔着很远的距离处,有一个同样的岩石平台,平台的里面是个洞口。
我用余光打量着宋雪主,瞧见她小鸟依人地依偎在白头山少主那宽阔的胸膛前,眼睛眯着,别有一番韵味,然后又仔细打量着她旁边的白头山少主。
当初促使满清夺得天下的那龙脉,不知道什么原因,却是再无声息,但是这儿离那天池寨,其实并不算远,所有有这样的龙脉之气,也很正常。
也就是偷袭。
刚才的战斗虽然很快就解决了,但是我使用的气力却并不少,在那一瞬间,我爆发出了巨大的战斗力来。
我没有拒绝,将那刀抓在手中。
邱三刀将手伸入怀中,对我说道:“既然如此,把我的刀带着防身。”
他仿佛一位君主,而他旁边的,则都是他的子民。
也看不见你有些哀怨……”
我说没什么可是的,趁没人注意,我先走了。
我的行动很顺利,http://m.hetushu.com而这一切,都得托了荆门黄家的福分。
我听不到他喊什么,低声问邱三刀,那家伙的脸色也是一变,对我说道:“说是敌袭,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估计就是昨天猎鹰的人……”
不远处的脚手架上,其实也有工人,不过并没有发现有人在顺着钢丝绳往下攀爬。
这把刀跟日本人用来切腹的那种小太刀很像,有些短,除了刀口锋寒之外,其余的地方都特地经过处理,弄成了黑色,并不引人注意。
消散在彼此眼前,
我说本就是冒险之事。
过了十几分钟,我方才到达了底部,双脚着地的一瞬间,我忍不住长长呼了一口气。
他给我的感觉很不同,虽然有些肥胖,但是并没有感觉很虚,反而有一种爆炸性的威慑。
他们本是过来弄死我的,结果却处处帮助于我,对于这样的敌人,我真的很不多再多上十来二十个。
而我和邱三刀两人穿着劳工服,窝在人群后面,低着头,甚至都不敢直视那边。
除了叫声,还有皮鞭抽打的声音,我屏气凝神,走到旁边,探头一望,却瞧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弄完了这些,我开始小心翼翼地朝着那边的亮光处摸了过去。
不就是当初因为接收火焰狻猊的时候,跟宋老之间在沟通上面发生了一些错误的交流,使得这妹子差点儿都成为了我的未婚妻么?
三刀。
事发突然,那人尽管意识到http://m.hetushu.com了有点儿不对劲,往旁边躲开,却没想到我的刀竟然这么快,而且末尾还有一丝变化,结果引刀一快,鲜血飙射了出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从旁边传来一声喝问。
我瞧见了很远的地方,有灯火集聚,应该是白头山在这儿的前站,至于其他地方,其实也有通道,而且还是数条。
如果我老弟他们能够逃到这儿来,未必会被抓到,说不定还有一丝生机。
当探照灯照射过去的时候,雾气腾腾,居然勾勒出了一个龙形的脑袋来。
啪啪啪……
有脚步声传来,总共两人,有一个人的脚步声沉重,而另外一个则勤快一些。
听到有人杀上门来,那白头山少主脸上一阵肌肉抖动,愤怒地一挥手,便带着人杀将出去。眼看着这雪窟之中的守卫逐渐离开,我的心中一动,对邱三刀低声说道:“我想下去看一眼,你留在这里,回去照顾宋家姐妹。”
走了十几分钟,我方才来到了那个聚集处,也知道为什么那大汉的叫声为什么引不来同伴。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一阵激动,等了几分钟,发现那壮汉的叫声并没有引来人,便将他们的尸体拖到旁边的角落离去掩藏着,甚至还剥下一人的衣服,将血迹擦干。
我走得很小心,因为这里的都是高手,如果被发现,那我说不定就得走我老弟他们的老路,找一个洞子也钻进去,夺路而逃。
这样的情景,想想还真的挺心酸的hetushu.com
那人几乎是和同伴一起,倒落在地,而我也箭步走到了旁边的山壁前,将自己躲在阴影处,然后剧烈的喘息着,让自己的心跳尽快平静下来。
我浑身僵直不动,手却朝着身后摸了过去。
我低下头,和邱三刀一起往人群的后面夺取,瞧见那白头山少主亲昵而霸气地拉着宋雪主的小手,两人一路走到了沟壑边缘来。
全身被剥得只剩下裤衩的宋加欢,被绑在一根石笋之上,给人抽打。
砰!
我全程并不开口,甚至都没有转身过来,不过对方在瞧见我身上这打扮,虽然怀疑,但依旧觉得我不过是一个抓来的民工,便没有那般防备,脚步轻快的那人走到了我的身边,对我说了一句话。
那悬崖有些深不见底,顺着钢丝绳往下,每下十几米,感觉气温都低上一两度,而到下半程的时候,那钢丝绳上面甚至都已经结冰了,我不得不从身上的衣服撕下两片布条,包裹在手上,增加摩擦力,免得一不小心,滑落深渊之下。
那人在同伴惨死的一瞬间就反应过来了,大叫了一声,然后摸出一根铁棍子,冲着我的面门砸来。
到时候上不上、下不下,那实在是太尴尬了。
的确是龙兴之地。
至于血腥味,我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我这几天在跟邱三刀和宋家姐妹努力学习鲜语,能够听懂简单的话语,知道那人是在问:“是谁在那里?”
不但如此,我也希望宋雪主瞧不见我,要不然问题可和*图*书就真的麻烦了。
我头也没有回,而是静静地等待着,不过却知道这两人,应该是白头山派驻到这下面的人员,而能够在这种温度算得上是严寒的地方待着的人,应该都是高手。
我将那人的脸劈去了一半,便不再管他,而是朝着后面那个壮汉扑了过去。
让自己的心情平歇几分之后,我足有一打量,发现不远处有一条奔腾的大河,而我们这边,则有一盏矿灯在不远处挂着,将整个地方照得一片昏暗。
我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匆匆离去的白头山少主一行人身上时,一个跃身,跳到了那升降机的钢丝绳上,然后顺着这绳子往下攀爬过去。
为什么?
我在两人抱在一起的那一瞬间,一连捅出了三刀,每一刀都直至要害之处。
我点头,在这一片地头,也就猎鹰的人敢光明正大地招惹白头山了。
我算好了距离,缓缓地转过身来,而在中途速度陡然加快数倍,然后一抹刀光陡然而至,朝着他的面门劈了过去。
我知道长白山天池寨所在的位置,其实是一个大阵之眼,相传当初满人入关,然后吞食天下,凭的就是那儿的龙兴之气,后来皇太极入关,建立大清这个历经十二帝,享国267年的封建王朝,结果最后势弱,王宋两家方才趁乱出关,将这龙眼之地给侵占了去。
“前尘往事成云烟,
悬崖边缘这儿,弄了一个简易的升降机,不过想乘坐这个下去,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因为那儿人多www•hetushu.com眼杂,即便是抢入其中,没降落多久,也会被人强行停止的。
江湖第一世家,这名头可不是唬人的。
对待高手,正常的手段着实费力,我需要用点儿非常规的办法。
这个也是在欧洲之行时,对于战斗的一种领悟。
邱三刀听到,断然阻止,说不行,这样太危险了。
我接过刀,将其绑在身后,然后趁着人群离开,迅速走到了那悬崖边缘。
邱三刀犹豫了一下,说可是……
白头山少主和宋雪主两人,在几个老家伙和一大帮亲卫队的簇拥下,朝着远处的薄雾展望,指点江山。
因为这儿的叫声,更加惨烈。
一行人是过来视察进度的,因为工程并未完工的关系,略微检查了一遍之后,就准备离开,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喧闹声,有人飞奔过来传讯。
就连说过了再见,
我说不行,不能留宋家姐妹一直留在殓尸营那里,我下去之后,如果没有什么发现,立刻上来混出去,但如果一日之后,还是没有消息,你立刻带着她们两个离开,不得停留。
他的棒子那叫一个凶猛,有着十二分的精纯,不过我这是突袭,事发太过于突然,而且杀了一人之后,没有任何犹豫,那把短刀变幻,速度陡然增加了数分,而我则直接撞入了那人的怀里去。
他说那我陪你去。
是什么话?
让老子的刀跟你说话吧!
这是一个巨大的地下溶洞群。
然而差一点和已成事实,之间的鸿沟隔得实在是太远,我只能默认瞧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