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三十一章 一个提议

他点头,说好一些了。
啊?
门敲了三声,紧接着雪君姑娘开口说道:“王明大哥,你醒了么,我爷爷他们要见你。”
听到这话儿,我没有说话。
路上的时候,宋加欢找了个空挡,过来跟我谈了几句。
我说好。
这一路上大家都是疲惫不已,邱三刀带着我们来到了附近一个藏身洞穴之中,除了派宋加欢赶回天池寨去报信之外,我们其他人都在这儿休息起来。
我没有理会王大蛮子的恼怒,反而是平静地笑了,说得到寨主的承诺,我也就放心了,还有什么问题么?
我平静地说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做错了事情,总是得承认,并且尽力弥补的,两年禁闭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轻松了,不过我尊重天池寨的一切决定;当然,我比较在意的事情是,我老弟身上的那股龙脉之气,您可否有办法化解,让他不至于像个炸弹,骤然崩溃?”
一场大战,所有人都有些精疲力竭,不过越是如此,越是感觉到了紧迫,没有谁敢冒险,所以都咬牙坚持着离开。
七爷的大兄叫做王红旗。
我平静地说道:“好凑合。”
雪君姑娘给我准备了洗漱用品,我在院子里洗过没一会儿,那院门就被人给推开,王大蛮子和宋老两人走了进来。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宋老开口说话了:“你离开之前的时候,曾经跟我说过一个提议,我认真地考虑了一下,www.hetushu.com觉得应该没有问题。”
我说不晓得,不过有件事情我可以说明,并非我没有神通,其实是有的——我能够听懂鲜语了,而且还如同字幕一般出现在我的眼前来。
我说在那条真龙骨骸的头颅部分找到的,后来我翻过别的骸骨,并没有再发现。
我说既然这样,那就赶紧走吧,白头山主事的崔隆海是个人物,应该很快就能够发现这帮人离奇失踪了,也肯定能够意识到我们就在这条路线上,所以我们得赶在他反应过来之前,返回国内去。
王大蛮子皱眉说道:“老七告诉我,说当时他们被困于锁龙井之中,一旦跨出法阵,立刻就会被绞杀而死,结果你却能够破阵,将他们给接引出来。这个,应该也是真龙传承的一部分吧?”
我说知道。
七爷告诉我,说在他看来,天下高手熙熙攘攘,却无一人能够比得上他大兄。
我说请讲。
我摇头,说没有了。
王红旗一生清明,尽管身居要职,但从来没有往有关部门里面安插过任何王家子弟,天池寨也没有多少人出仕。
宋老也是一脸喜气,说别在外面说,进里面去聊。
对于白头山这头恶狼,有关部门一直都属于比较能忍让的,不过这一回却显得有些强硬,首先第一点,那就是坚决不承认我们这边有人越境到了白头山搞事;再有一个,天池寨属于我们的内政问m.hetushu•com题,除非白头山有确凿的证据,不然绝对不容许白头山任意污蔑。
我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他要讲什么事情,疑惑地问道:“什么提议?”
我摇头,说不是,是我从真龙骸骨里面找出来的一颗珠子,我通过珠子的力量,掩盖了我人的气息,所以才能够安然度过的。
这天底下,厉害的人无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谁能够会当凌绝顶,一看众山小?
我瞧见他这意思,也没有多问。
雪君姑娘一走,王大蛮子便收起了脸上的喜色,然后对我说道:“他们那几个人,我们都有接触过了,不过有几件事情,可能需要问一下你。”
王大蛮子十分关心地问道:“除此之外呢?”
不过即便如此,天池寨的所有人,都对这位王家大兄充满了崇敬之情,几乎当做了精神信仰。
王大蛮子说凑合个屁,他们跟我说了,你那玩意耍弄得碉堡了,白头山不知道有多少高手死在了你的刀下呢。
王大蛮子点了点头,然后又问我道:“你知道王钊身上发生的事情了吧?”
王大蛮子是个直爽的人,毫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郝晨和宋三郎告诉我,说你们三人曾经到过龙冢,并且在一条还有余威的真龙体内获得了传承,他们都感知到了,那龙魂一分为三,分别落入了你们的体内,两人都得了神通,唯独你什么也没有变化。告诉我http://m.hetushu.com,为什么?”
在他的讲述中,他大兄投身革命,是宗教局的创立者之一,曾经接任宗教总局的局长,是宗教局任职最长时间的局长之一,卸任之后,一直隐居中央,不过近年来已经跟天池寨罕有联系,最近的一次,是叫人把我父亲带到京都去。
王大蛮子阴沉着脸说道:“阿宝和东子的死,不管怎么说,跟王钊都扯不开关系,所以我会关他两年禁闭,这个你没有意见吧?”
当然,这是后来改的名字,至于他的真实名字,已经没有人再提起。
他说你是怎么找到的那颗珠子?
一根烟抽完,我拍了拍王钊的脸,说你现在清醒了没有?
白头山这边失去了主心骨,一时半会儿也是混乱,不过还是义正辞严地表达了抗议。
也就是说,我们回到天池寨,也得悄不作声的,打枪的不要,也尽量减少露面,不要给白头山留在寨子里面的内奸瞧见。
他告诉我,说白头山那边一直在搜寻我们,也通过上层的关系,向天池寨表达了抗议,并且要有关部门交出凶手,要不然他们一定会有所报复的。
我说你问我,我问谁呢?
王大蛮子脸上浮现出了一缕得色,说这个你就不要担心了,论起对龙脉之气的研究,无人能够及得上曾经是龙脉守护家族的我们。
我起了床,打开门问什么时候,雪君姑娘告诉我,说如果方便的话,应该十分钟左右就会过www.hetushu.com来吧。
我没有松口气,反而接着问道:“不,我想问的事情是,这东西,不会被剥离出来,用到别人的身上去吧?”
至于我老弟,则给接到王家那边去了。
王大蛮子说是你放在王钊怀中的那颗珠子?
一直到了晚上,宋加欢带了几个天池寨的人找了过来。
我一直觉得,嘴皮子说的,都不重要,厉害不厉害,动手才知道。
“有!”
不过听到七爷告诉我,说那南海剑魔是唯一让他大兄佩服之人,我的心中也觉得颇有荣光。
王大蛮子猛然瞪了我一眼,沉默了十几秒钟之后,方才开口说道:“不要用这种龌龊的想法,来思量别人,靠诉你,那种断子绝孙的事情,没有人会做的,该是他的造化,就是他的,我们不会抢。不管怎么说,他王钊身上,流淌的,终究还是龙脉守护家族的血脉。”
聊了一会儿,七爷有些欲言又止,然而最终没有再多言。
王大蛮子一脸喜气地说道:“他么勒个巴子的,王明,你小子当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我今天见的每一个人都在跟我夸赞你的本事,说若是没有你,这帮家伙每一个人能够活着回来的。可以啊,听说那逸仙刀你用得挺熟的?”
我点头,说对。
过来接我们的,都是值得信任的人,主要还是让所有人别乱走。
领头的人,是个外姓长老,拉着七爷和宋怒两人在洞外叽叽咕咕说了好多话儿,然后折回来,告诉我和图书们立刻出发,赶往天池寨。
如此昼伏夜出,我们终于在次日凌晨时分越过了边界线,返回了长白山境内来。
什么?
因为我觉得他是在吹牛,进入这一行差不多一两年了,我对于整个江湖架构也有了一些了解,知道了各个道门和隐秘宗门,知道八十年代的时候评选过天下十大高手,其中的一字剑黄晨曲君我甚至有亲眼瞧过,为入榜但实力不弱于这些人的高手也有许多;除此之外,邪道之中,也有无数魔头……
三人来到了我的房间里,各自落了座,雪君姑娘乖巧地沏了一壶茶来,然后离开,还把门给我们关了上。
王大蛮子盯着我,说他们讲你获得了真龙的智慧传承,对不对?
即便是出仕,也没有在宗教局的系统里面。
我天性豁达,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回到房间,立刻就睡起了大觉来,一觉睡到了下午时分,这时听到门外有人敲门。
宋老缓缓地说道:“就是关于令弟王钊跟我家那孙女雪见缔结秦晋之好的事情。”
有关部门一边应付着白头山,一边通知天池寨这边,说关键时刻,低调最重要——没有回来就不说了,但如果是回来了,那也得低调一点,别大张旗鼓的,落人口实。
我们一路走,到了凌晨五点多的时候,终于到达了天池寨,一进入寨子里,大家立刻给妥当安排了去,而我则被人带到了宋家一处偏僻的宅院里,与我一起的,还有宋加欢和宋家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