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三十三章 兄弟

不过也容不得王大蛮子不重视。
当然,并不是天池寨有意将我老弟关押于此,而是一种保护。
她妹子一直都在天池寨这儿,几乎与世隔绝,很难接触到外界的同龄人,而天池寨的情况我虽然了解得不多,但是基本上的盘子我都还是看得到的,青年俊才我也都有接触过,也不乏像邱三刀、宋加欢和郝晨这样的厉害角色,但是我并不觉得她会对这几个人倾心。
一走近,我立刻就感觉得出来了,他修行的功法不是别的,正是黄金王家的不传之秘《轩辕内经》。
呃?
王钊苦笑,说哥,你又不是不知道,二爷爷说我这次行事鲁莽,宝叔和东叔的死跟我脱不开关系,不管怎么样,都得关我两年禁闭,别说打电话,我估计连这门都出不了……
我苦笑,说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有啥交代的,他留在你这里,我还算是比较担心。
王钊嘻嘻一笑,说你是我老哥,当然得发自内心的尊敬啦。
此法一般不传外人,至少我认识的王家人里面,除了王大蛮子之外,没有人修行过这门功法,要不然当初王大蛮子也不会对我如此苛责。
王钊委屈地说道:“我觉得雪见小姐就是我心底里天大的事情啊……”
王钊瞧见我突然严肃起来,没好气地说道:“哥,说话就说话嘛,你咋一本正经起来了啊……”
这件事情让我决定赶紧离开长白山,不过走之前,我还是跟我老弟见和图书了一面。
我老弟得到那龙脉之气的灌注,那是天大的机缘,而上一个获得这种机缘的,则是至今依旧被天池寨奉为精神信仰的王红旗,也就是王大蛮子的大兄。
雪君姑娘没有说,但从她的态度和意思,我却能够猜到一个大概。
王钊沉浸在巨大的欢喜之中,并没有仔细听我这语重心长的话儿,满不在乎地说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雪见最听她爷爷的话了,肯定会尊重的。”
王大蛮子虽然暴躁,但为人还是比较豁达的,将我带到这儿来之后,都没有跟我老弟打招呼,说你们哥俩儿有些啥话,赶紧交代吧。
我心思不在此处,现如今弄成这个样子,我还真的是有些不知道如何处理。
我盯着他,说二小你是蠢啊还是咋地?你是不是生在新社会的人啊,恋爱自由懂不懂?追女孩子这事儿,得凭真诚和尊重,知道不?
王钊摇头,说不知道啊,都说老爸跟去大爷爷那儿了,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
与王大蛮子简单地聊过之后,我来到了我老弟面前来。
正是因为这个,使得我与天池寨的关系变得更加密切起来,而从那些与我白头山走一遭的诸人对我的评价,也使得王大蛮子甚至宋老开始认真地看待其了我这个流落在外的王氏子弟来。
我随意在旁边找了一个石墩儿坐下,挥挥手,让他也坐下,说你以前可没有这样贼眉鼠眼。
http://m.hetushu•com而我当下所要做的,就是淡出她的视野,这才是对大家都比较好的结果。
想到这个可能,我顿时就觉得一阵尴尬。
王大蛮子冷哼一声,说王钊不管咋地,都是我的孙辈,我能害他?
呃……
不过正如我刚才所想的,雪见姑娘年纪不大,见识和经验都很浅薄,心性也不定,随着时间的积累,她应该会慢慢淡忘这些事情的。
好在这一次事件里我的表现还算是不错,虽然拐带了雪君雪见两姐妹,但到底还是将她们给完整带回来了。
现如今我老弟得以学到,说明他已经进入了王大蛮子的法眼了。
王钊认真地说道:“事儿我也基本上听他们几个跟我说了,说句实话,哥,我这边一出事,你千里迢迢地跑回来,然后在寨子里根本没办法动弹的时候,就带着几个人跑到白头山那边去救我。这事儿我就算是再糊涂,也晓得承情的……”
呃……
至于其他山寨子弟,我觉得还不如我那逗比老弟出色呢。
算起来,我也是他的孙辈,若是从亲戚关系上来算,他是我的二爷爷,然而我与他自从认识以来,大家都在回避这件事情。
宋加欢是离火宋家的青年翘楚,而郝晨虽然是外姓,但却是王大蛮子的得意门生。
想来想起,她能够接触到的年轻人里面,能够入得她的眼、又还算是比较出色的,想来想去,也就只有……我?
我没想到这小http://m.hetushu.com子在这儿给我挖坑跳呢,顿时就是一阵无语,没有再在这儿纠结,说道:“你这点儿小破事,我也懒得管,别闹出事就行了。对了,二小,爸那边有什么消息没?”
在我老弟没有完全掌握这龙脉之气前,那东西随时都有可能洋溢出去,有心人若是找到法子,很容易看穿这事儿,给他、以及天池寨带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最开始的缘故,是因为我爷爷的身份,是私自离开天池寨的,算是被驱逐的,我也算是外人,而到了后来,我亮出了南海一脉传人的时候,宗门的差别使得王大蛮子越发谨慎起来,对我几乎是吹毛求疵,极尽苛责。
不但如此,还将七爷、宋怒这样的天池寨老人带回,而最让王大蛮子高兴的,是宋加欢和郝晨的真龙传承,这才是真正打动到他内心的东西。
他们一直觉得那位王红旗,是天下第一高手,而现如今,我老弟王钊即便是远远不如王红旗,脚下也必然有一条康庄大道。
王钊低声说道:“我听说雪见爷爷跟你谈起了我跟雪见的事情了?”
双方是在一个地下密室里见面的,那密室的墙壁上绘得有许多古怪的符文,进入其中的程序也显得十分复杂,就连带我过来的人,也都是王大蛮子。
王钊不肯,说哥,二爷爷说这珠子可以帮我压制那龙脉之气,如果还给你了,我肯定会受太多无妄之灾的……
我与雪见姑娘相差快和-图-书有十岁,而且我一直都把这小姑娘当做是小妹妹一般的角色,后来知道我老弟喜欢她,更是把她当做预备弟媳。
我伸手,说把那龙珠给我。
所以就得如此谨慎行事。
我瞧见他这一副黏糊的样子,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严肃地训斥他道:“王钊,你要记住一点,只有你拥有了足够的实力,才会赢得别人的尊重;而只有你成为一个懂得担当的男人,才会赢得别人真正的尊敬。否则你这些儿女情长的东西,都将是镜花水月而已!”
王钊一下子就跳了起来,高兴得手舞足蹈,激动地喊道:“真的?雪见爷爷同意了?这简直是太棒了,哈哈,哈哈……”
王钊到底还是个孩子,很多东西都懵懵懂懂,只有期望王大蛮子能够好好教导他了,我又跟王钊聊了几句,劝诫一番,瞧见他唯唯诺诺、心不在焉的样子,便叹了一口气,离开密室。
瞧见他能够有这样的机会,我这个当老哥的,心里面还是十分欣慰的。
不过从几次的交往来看,雪见姑娘与我在一块儿,表现出了过分的活跃,仔细回想起来,说不定真的如我所想呢。
那么雪见姑娘能够喜欢谁呢?
王钊瞧见我大包大揽的样子,顿时就顺杆子爬,说对啊,长兄如父嘛,对了,哥,我听说……
我瞧见他欲言又止,说你想说啥?
我眯着眼睛说道:“对,是有这回事儿。”
我说我留个电话号码给你,以后要是有爸消息,你打电话给http://m.hetushu.com我。
我一脸失望地说道:“你脑子里,难道就没有一点儿正事么?”
我瞧见他笑得嘴都合不拢,忍不住说道:“长辈同意,是长辈的事情,但你不是跟她爷爷谈恋爱,而是跟雪见这小姑娘;所以我觉得你们两个能不能成,最主要的,还是得尊重雪见姑娘的意见,不要仗着长辈的意志欺负人家,知道不?”
王钊说可是我若是一直关禁闭,是不是连跟雪见小姐见面的机会都没有啊?
我瞧见他一副低眉顺目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说你小子啥时候跟我这么客气了?
我老弟一脸郁闷,说哥,你上次不是告诉我,追女孩子这事儿,就得脸皮厚么?
有的时候,师徒传承比家族血脉更加可靠。
我瞧见他满脸委屈,立刻正色说道:“所谓男人,就得担责任,该是你的责任,就是你的,别推三说四的;再说了,关你两年禁闭,是让你安心修行,算起来都不是惩罚。”
他在盘腿而坐,认真练功。
我尴尬地笑了笑。
我瞧见他这般说,也不勉强,毕竟那玩意现在对我也没有什么用。
我站定,仔细打量了他好一会儿,这小子方才睁开眼睛来,瞧见我,赶忙从石墩之上跳了下来,恭恭敬敬地喊道:“哥,你来了?”
这事儿肯定有很多人眼红,甚至嫉妒,然而却没有办法视而不见。
我摆了摆手,说废话少几把说,我是你老哥,现如今老爸算是下落不明了,我若是不管你,日后怎么有颜面见老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