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四十五章 一盘很大的棋局

我拿出来一看,却是姚小宝。
朱小柒微笑,说你既然叫我一声姐,这事儿我就管了,你放心就是。
我扬眉,说是黑手双城么?
朱小柒的脸色一下子就变白了,双眼圆睁,哆嗦着嘴皮说道:“什么,蛩崖尖?”
这个时候,朱小柒抬起了头来,看着我说道:“蒙飞是复旦大学政治学专业毕业的高材生,也是我工作的重要助手,他的分析很有见地,一直以来,都很少有失手。”
小蒙深吸一口气,说这个啊?我对当年的事情不是很了解,不过导致慈航别院破落的最大元凶,估计就是现如今风声鹤唳的邪灵教;但当时的凶手弥勒已经身死,这些年来,慈航别院的高层集体失声,埋头发展,似乎对邪灵教的恨意并没有想象中的浓烈。
又是沉默。
小蒙点头,带着会议室里面的闲杂人等都离开了,我瞧见大家都走,正犹豫着是不是我也得离开,这时那个扶着小玉儿的女孩儿却把人给我这边推了过来。
我扶着小玉儿坐在了椅子上,这时有人将会议室的门给锁住了去。
她越想越觉得可能,拿起了电话来,说你等等,我打个电话问一下。
老赵说得到消息之后,我叫人找到了景区那边的人,帮忙拷了一份监视记录,你看……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那行,我们去衢山吧。
我说那怎么办,我的鲲鹏石就在黄养鬼手上,我得赶紧拿回来,然后帮我师傅还魂,这件事情不能再拖了。
和_图_书小柒说你傻啊,衢山是哪儿?你知道不,慈航别院的新住处,虽说那帮老尼姑从普陀的海天佛国搬到了衢山岛的观音山,几经蹉跎,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只要是那个黄养鬼被她们给罩着,你过去的话,无异于送死。
会议室里,就只有四个人了。
朱小柒挥了挥手,有一个女孩儿就上前来,帮忙把小玉儿给扶起。
我接通,聊了两句,才知道慈元阁那边的人已经见过了姚小宝,彼此都很满意,慈元阁觉得姚小宝这人闯荡江湖久已,有身手,有头脑,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愿意接受她,并且承诺帮忙给她妹妹治病。
啪嗒。
朱小柒点头,说对,刚刚收到消息,有人在岱山那边见过黄养鬼此人,不但如此,而且还打过交道,差点儿就给人弄死了。
朱小柒若有所思地点头,然后说道:“哦,好……”
我也不敢说话,心里觉得这陈志程当真是厉害,这影响力岗岗的,怎么哪儿都有他?
老赵点头,拿着电话走到了窗子边去。
画面又一转,再次出现了一张近景,我便已经确认无疑了。
我说我听得有点儿头晕,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她长得跟黄养鬼有些像,但更加清丽一些,有一种绝尘脱俗的感觉。
轻松许多的朱小柒看着旁边一个眼神尖锐的中年人说道:“老赵,现在什么情况?”
小蒙的头变得更低了,却坚定无比的说道:“对,黑手双城。”和*图*书
我说哦,什么时候?
她这边刚刚拿起电话来,我的电话也响了。
说罢,她凑到老赵旁边,低声说道:“给小马打个电话,确认一下人是不是还在衢山……”
老赵苦笑道:“这件事情报上来的时候,我也觉得有些奇怪,按理说这些年我们跟慈航别院相处得还算是和谐,即便是在五年前小柒姐你竖起旗子来的时候,她们也没有这么凶过。现在想起来,可能是跟那个女人有关。”
这个长得像胡歌的男子点头说道:“对,教育。除非是有人想揭开她们心头那血淋淋的疤痕来,让慈航别院重新燃起仇恨……”
听到她的劝解,我深吸了一口气,过了几分钟后,我睁开双眼,朝她点了点头,说道:“对,不能自乱阵脚,所以这一切,拜托小柒姐你了。”
会议室里的人并不多,我、朱小柒,打电话的老赵,扶着小玉儿的一个女助手,女秘书,还有一个三十来岁的帅哥。
我听到,往下望去,瞧见那儿有一个小女孩儿,个子不算高,一米五几,看模样应该只有十来岁,又或者更小一些。
小蒙恭敬地说道:“管接待的。”
朱小柒瞥了我一眼,说你不要命了?
我说吃饭就不用了,我有时间回梁溪的话,去看你们。
小蒙摇头,说不至于,慈航别院态度虽然暧昧,但应该不会跟邪灵教有太多瓜葛。不过除了邪灵教,当时参与这一场大战的还有几方,比如临阵脱hetushu.com逃的龙虎山,搅风搅雨的慈元阁和川西水寨,以及当时力挽狂澜的……
老赵一走,朱小柒看向了旁边那个帅哥,说小蒙,这个静怡师太,她在慈航别院里面,管什么来着?
姚小宝打电话过来,是感谢我的,并且约我,说想在离开之前,请我吃顿饭。
老赵手中有激光笔,打开之后,小红点落在了黄养鬼的脸上,说这个人就是小柒姐你要找的人;旁边这个你应该认识,慈航别院四小凤之中的吴小薇,右边这个是静怡师太,还有这个小孩儿……
朱小柒说道:“确定是黄养鬼?”
我这边有事儿,简单聊两句之后就挂了电话,而这边老赵也走了过来,等待朱小柒打完电话之后,他沉声说道:“小马那边告诉我,说那位客人今天出海了,说是准备去蛩崖尖。”
这人就是黄养鬼。
一直过了一分多钟,朱小柒方才抬起头来,还是有一些不敢相信地说道:“应该不会吧,要知道海天佛国可是当时的邪灵教大头目给炸毁的,而力挽狂澜、救慈航别院和无数江湖豪雄于生死的人,可就是黑手双城啊?这世间,哪里有仇人不恨,反倒是怨起了恩公的道理?”
朱小柒点头说对,陈先生对我朱家有再造之恩,如果慈航别院准备忘恩负义,对他下手,我绝对是责无旁贷,一定要将她们的阴谋给破坏掉。
他说完这句话,会议室里面陷入了一场死一样的沉寂。
老赵挥手示意,这个时候一个穿http://www•hetushu.com着OL制服的女秘书抬起了手,一张投影落在了正中的白布前来。
朱小柒下意识地吞了一下口水,然后说道:“黑手双城?”
车子往东行驶,足足开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了海边一处不算大的私人港口附近,下了车之后,朱小柒扶着还是有一些站不稳的小玉儿下了车,我也跟了下来。
朱小柒眯着眼睛说道:“恨谁?”
朱小柒忍不住讥讽地说道:“这帮老娘们,就跟小日本一样,打她们最狠的人,结果反倒是成为了干爹……”
朱小柒摸着下巴说道:“你给我分析分析,由静字辈的大头目过来搞接待,还有吴小薇,几个人跑到了海天佛国的旧址去,她们是准备激发思古之幽情呢,还是有什么图谋?”
我心中一阵狂跳,紧张地说道:“有消息了?”
朱小柒说你越急,越应该冷静,谋定而后动,这才是干大事的样子……
我抬头一看,模糊的画面上,的确有好几个人。
几分钟之后,朱小柒挥了挥手,说你们都出去吧,我好好想一想。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瞧她一眼,莫名就是一阵心惊肉跳。
中间的那个女人,可不就是黄养鬼么?
朱小柒瞧见了,也忍不住赞一声,说啊,好漂亮的小美女,跟那小仙女一样。
小蒙对这问题似乎早就有了想法,咧嘴一笑道:“小柒姐,慈航别院的德性,你应该比我更加了解才对——别忘了咱家老爷子是怎么死的了。”
朱小柒说两天之前吧,不和-图-书过可以肯定的是,现在人应该在衢山岛里面;至于在哪儿,这个需要深入核实一下,但基本上可以肯定,跟慈航别院逃不了关系了。
小蒙低头,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才说道:“对于慈航别院来说,普陀山这边是个伤心地,因为海天佛国的破灭,使得她们从江湖第一线宗门,瞬间破落到了二三流来;这种怨气足足持续了近十年,除了入门仪式的教育之外,几乎没有人再踏足普陀,那些产业也交给别人打理去了……”
朱小柒一愣,说教育?
我愣了一下,说啊,怎么了?
三人进了一栋黑黢黢的大楼,从侧门进入的时候,门一关,里面灯光明亮,立刻有七八个穿着工作服的人走了上来,朝朱小柒打招呼。
那老赵将我们带到了旁边的一个会议室里来,一边走,一边介绍道:“我们这边也是刚刚问清楚的,这个女人是在岱山普陀那儿跟我们的人发生了冲突,据说是因为言语冲突;我刚才问了那个小弟,他明确无误地告诉了我,说当时这女人是跟慈航别院的四小凤吴小薇在一块儿;事实上,若不是吴小薇出手阻止,我们的人都已经死在普陀了。”
我瞧见各人的表情,都显得有些震惊。
朱小柒沉着脸说道:“黄养鬼来到舟山,找慈航别院这帮满怀怨气的老女人,可能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而她们的目标,可能是一个我非常尊敬的人。”
老赵说这个少女应该是跟黄养鬼一起来的。
朱小柒一愣,说啊,这么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