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叫一声师父

第五十六章 这一棒叫你灰飞烟灭

王小欠心虚地解释道:“我师父她只是太累了……”
砰!
静怡师太手中的动作骤然迟缓了下来,似乎想要说话,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间感觉到身后有一种强烈的警兆生了出来。
铛!
我没有任何仁慈之心,当下就是冲到了白虎的跟前来,身子骤然而缩,人蹲在了地上,然后右腿高高抬起。
白虎李景宗败得太快了,就我与他而言,双方在那交手的几个回合里,都拿出了自己最得意的手段来,漫长得仿佛一生,然而在旁人的眼中,就只见到两人霹雳哐啷地打了几下,然后我一个侧脚踢,将人给踹飞了去。
明明可以躲在人群后面,舒舒服服地用自己擅长的方式战斗,有事没事,射出一箭来,那种在暗中掌握人生死的方法,何等的悠闲,比现在撸起袖子与人拼命的做法,不知道强上多少。
无论是对青蛇妖,还是对那些树精,她表现出来的那些悲天悯人,在我看来,比这世间的许多人都要强上许多。
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冷笑着说道:“怎么着,是不是觉得我师姐难以战胜,想在我这里找点儿便宜?”
王小欠不同的是,她一上来就采取了最坚韧的守势,没有给我任何可乘之机。
一刀,无论如何,就是一刀。
这个时候一直显得很沉默的静怡师太终于开口了:“南海一脉?是天下十大高手中,一字剑黄晨曲君的南海一脉么?”
我出手了,血刀带着锋芒而动。
最后http://m.hetushu.com一刀的时候,白虎慌忙往后面狂退,就是想要避开我这一刀。
她最先让我折服的,不是她的手段,而是她的善良。
一脚,白虎就给踹飞到了湖里面去,噗通一声响。
陡然出现在我面前的静越师太本以为能够偷袭得逞,然而没想到我的反应竟然这般神速。
铛!
惊涛骇浪。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舍弃刀剑往来,进入贴身缠斗、拳拳到肉的节奏吧。
何必装波伊呢?
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开始的时候,我还只是觉得这个便宜师姐来的莫名其妙,但此刻却已经不再是这么想了。
我的右脚就像出膛的炮弹一般,从下而上,朝着白虎的下巴陡然踢了过去。
这锋芒太盛,不过我却没有退让。
将白虎李景宗三下五除二地干掉,我没有趁势追杀,扑入那湖水之中,而是陡然杀将了回来。
经过陆左喂招、千锤百炼,由南海剑技领悟而来的极致刀法汹涌磅礴,上来一共使了五招,白虎总共接着四下,而到了第五下的时候,他的脸色狂变,却是怎么都挡不住了。
王小欠试图争辩道:“我师伯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大家争吵没意思,不如坐下来谈……”
砰!
姑娘,你的解释,倒也是挺别致的。
这两门手段无疑已经被我融入了灵魂之中去,此刻一经施展出来,却有一种经典的教习感。
她开始变得惊慌了起来,十几秒钟之后,我一记大摔和_图_书碑手下来,她长剑不及,挥掌来挡。
按部就班的话,她能够将我无限拖延,一直到旁边的援手过来。
刀剑相撞,我没有退,静越师太也没有退,双方在那一瞬间硬生生地较了一回劲儿,然后双脚像生根一样地站着,死死僵持。
不是说我不想快速破局,而是我觉得,这个女孩儿不管怎么样,跟我都没有到不死不休的底部,没有必要就这样拿她性命。
想定此节,我没有任何犹豫地就一刀荡开了对方的长剑,然后径直撞到了王小欠的胸口处来。
事实上,与我交手到了后期的时候,白虎的脸上的确是涌现出了难以置信的惊讶来。
一刀锋芒,这一招对于力量、角度和时机的把握,已经攀升到了一种类似于道的程度。
黄狗撒尿。
怎么回事?
几番交手下来,我感觉自己无论是修为,还是手段,都能够稳稳压住这小娘子,但是战胜她,却需要在三五十招之后。
与我正面撞上的,却是先前要牵制着我的王小欠。
海天一色。
不但如此,而且手段和修为也都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
我说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讲理,你们不讲。
尽管小玉儿在人群之中长剑起舞,显得游刃有余,但我却并不想她受到伤害。
两人刚才还刀来剑往,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然而当我这边一冲入其中,血刀已然收入了身后刀鞘,而是采取了双手,王小欠第一时间感觉到的并不是轻蔑,而是一种沉m.hetushu.com重的压力在。
起初的时候,她下意识地觉得作为山门护法第一人,虎狼猪犬之中的白虎李景宗绝对能够拿下我,故而并没有第一时间上前过来围攻。
王小欠的剑法让我变得凝重起来,她与白虎并不相同,因为后者骄狂而自大,又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故而被骤然暴起的我打了个措手不及,不但如此,而且他连攻守之间的转换都没有能够完成。
速战速决,解决了白虎的我长刀一转,将旁边两张竖立起来的弓弦斩断;至于那弓身,又坚又韧,却是连高速的血刀都没有能够有任何效果。
王小欠浑身狂震,惨叫一声,整个人都抵挡不住我那发狂的劲道,朝着身后的那条鳄鱼死尸飞跌而去。
他用尽了全力,虽然避开了刀锋,然而身形却是破绽百出。
一刀锋芒。
危机与机遇并存,刀尖上跳舞,这就是贴身缠打的真谛。
这样的结果让好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而即便是一直盯着我们的王小欠,也只来得及赶到了我的面前拦住。
我反手撩刀,血刀再一次出鞘了去。
徒儿!
我认真地纠正:“不是一字剑的南海一脉,是南海一脉的一字剑。”
毕竟王小欠给我的感觉,对于生死搏杀,到底还是欠一些火候。
我将王小欠给推开的那一刹那,耳边传来了静越师太的喊声,扭头一看,却见一点寒芒朝着我的眉心处陡然射来。
双方僵持,她开口问道:“你跟她不一样,你不是妖。江湖和*图*书上居然出现了这般厉害的年轻人,难道就没有一个说法么?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铛!
呃……
从最不可能的角度劈出这一刀,就是要让对手感到绝望。
完全没有任何道理。
王小欠顿时就感觉到了一种强大的、无所不在的压力,而这种压力是平日里的修行和对抗所不能感受到的。
各种手段,拈手及来,没有任何停顿和生涩。
即便是妖,人家的品德也足以让无数人臣服敬畏。
我冲到了王小欠的跟前不远处,瞧见她洁白的贝齿咬着樱桃红唇,一脸纠结,不由得笑了:“说小欠姑娘,听说你是四小凤之一,慈航别院年轻一代最杰出的人物之一啊?”
或者说,她见过的血,没我多。
不管如何变化,它都能够平静抵挡。
我哈哈一笑,说你师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但你师父,我却是清楚的。
一寸短、一寸险。
铛!
王小欠一双晶莹的大眼睛睁得滚圆,死死盯着我,说你到底是谁?
他开始后悔了。
我在变招之中快速思索,但最终还是放弃了逸仙刀的使用。
这一招平日里看起来难度很大,然而在此刻却显得十分轻松。
双方交手,讲究的就是一个气势,你示弱了,往后退了,对方就会越来越强悍,打顺了,一套剑法扑面而来,让你根本挡无可挡,最终败落。
就在我爬起来的时候,那黑影已经一棒子,将静越师太的脑袋给砸成了稀烂。
然而事情的发展有点儿出乎了她的意料,不但如hetushu.com此,而且太快了。
我看了一眼在人群之中翻飞的小玉儿,开口说道:“正是,好叫你晓得,我与我师姐一般,都是那南海一脉的传承弟子!”
一寸长,一寸强,但还有一种说法。
孤鹜齐飞。
我心中惊讶,没有任何犹豫地就地一滚,然后三两下,窜到了另外一边去,回头的时候,却见有一道黑影从暗处骤然冲了起来,手中提着一根粗大棒子,朝着与我交手的静越师太猛然砸去。
我没有再与她废话,因为我瞧见在那一边,小玉儿身陷重围,不但静越师太与四大路人甲乙丙丁将她围住,气势汹汹,就连静怡师太也陡然出手了,显然是想要赶紧解决战斗。
那黑影的棍法并不算高明,但是势大力沉,轰然而动,对静越师太精妙的剑法却正是克制。
再狂暴的攻击,都显得平淡无奇。
风起云涌。
那湖的水面,有高有低,却从来没有崩溃的时候。
静越师太又羞又恼,不过却听到了重点来:“师姐?她是你师姐?”
只有正面刚,谁也不怕谁。
作为慈航别院近年来的主打系列,身为四小凤的王小欠有着比她师父还要惊艳的悟性和手段,那剑法浑圆无漏,就像那下雨天,湖面上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似的。
而这过程,只是几息之间。
王小欠第一时间想要与我拉开距离,然而她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时机,我就像一个鼻涕虫一般地黏住了她,双手不断出击,南海龟蛇技和十三层大散手在这一刻爆发出了巨大的威力来。
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