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二十八章 不是爆发,就是灭亡

我满腹疑问,却又不知道如何说起,问道洞中一股馥郁的檀香气息,倒也没有久居的那种陈腐气味,知道估计这儿的生活,并不是我所想象的那般无聊。
黄河大师将这帮人给应付离开话之后,看了我们一眼,说你们自便,不用担心。
我说悬空寺敢拿我们兄弟如何,老子就杀破这悬空寺离开,问题是黄养鬼那边被打草惊蛇,再找到她的踪迹,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我惊讶,说谁?
黄河大师的身手十分了得,人在悬崖峭壁之上,却如履平地一般,瞧得人还不倾慕,而正是瞧见这个,我才对悬空寺收起了一丝鄙夷之心。
他深吸一口气,然后说道:“不行,悬空寺不能这样下去了……”
黄河大师招呼了我们一会儿,便走到了佛经跟前去,盘腿而坐,默默打起了坐来,我们不敢造次,在旁边也默默休息,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洞外有人招呼,轻声说道:“黄河师祖,你可在?”
我盯着他说道:“应该?”
听到这话儿,我的浑身一阵僵直,有些难以置信。
黄河大师没有睁眼,只是缓缓说道:“你出去与他会面便是,不用告诉他我知道你们的事情……”
我问什么情况?
天啊,这儿可是寺院啊,怎么感觉好像深牢大狱里面一样,那帮人,真的敢这么草菅人命?
而知道我来到了这里,黄养鬼是否会放弃原来的计划,又或者是执意而为呢?和图书
瞎眼老头将前几天发生的事情跟黄河大师讲了起来,他听完之后,脸上的表情数变,许久之后方才开口说道:“我闭关二十年,没想到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瞎眼老头走到了跟前来,朝着那老和尚施了一佛礼:“黄河大师。”
几句话语之后,外面传来一阵衣袂翻飞的声音,显然是已经离去。
这位黄河大师率先离去,而我瞧见瞎眼老头儿跟着出去,没有再多犹豫,也跟着走出了原来的洞口,攀着那陡峭的山石,往左下方攀去。
瞎眼老头告诉我们,满都拉图已经被扣押在了茗菁阁里,而他的那个心腹小沙弥,据说在昨夜不小心失足跌落了山崖去……
瞎眼老头摇头,说不知道,不过听净空大师的意思,很有可能是在茗菁阁挨刑的时候,没有撑过去。
我的眉头一跳,说果真是失足跌落山崖么?
黄河大师动容,说此话怎讲?
黄河大师说我这里没有任何人,你们自可离去。
我们在旁边也表示感谢。
黄河大师冷冷地说道:“法江?他不够格,如果你们真的想搜查我这离风洞,让会能方丈亲自来吧。”
黄河大师说你们就在我这儿歇着,别担心那些人,我帮着你们挡着就是了。
差不多一刻钟之后,瞎眼老头返回了来,脸上的表情有些冰冷。
要知道,别的不说,满都拉图身边的那个小沙弥可是见过我们的,现如今他如果和*图*书落入了茗菁阁吴法和尚的手中,那么我们到这儿的消息,只怕是保密不了多久了。
我问瞎眼老头,说这事儿接下来该怎么办?
那和尚浓眉大眼,身材高大,看那模样,却是个厉害角色。
闭关二十年?
我心中惊讶,而瞎眼老头也是乘热打铁,将此次我们前来此处的事情跟他讲了起来,听到这些话儿,黄河大师开口说道:“当年会净点化你成人形,此事很多人反对,认为人妖殊途,而他却坚持,觉得不管怎么样,只要心中向善,万物皆可成佛——现如今看来,他当年的选择,是没错的。”
不管怎么说,人家都有千年大派的底蕴,不是说没落就没落的。
特别是瞧见岩洞角落处那铺了整整一面墙的佛经之后,我更是觉得不凡。
我这边大为震惊,而一直入定的黄河大师也一下子站了起来。
他的话儿还没有说完,这时门口处突然就多了一个身影来,我抬头望去,却见到洞口那儿居然又出现了一个老和尚。
我说如果茗菁阁在黄养鬼没有动手之前,就找到我们了呢?
面对着我的问题,瞎眼老头显得没那么着急,而是平静地说道:“警戒已经提前布下去了,那帮人想要动手,肯定不可能偷偷摸摸的;而如果他们强上的话,到时候我们再出现,在这里,与在满都拉图的房间,结局都是一样的。”
临走之前,我们还将那纸符给重新http://m.hetushu•com贴上。
那人有些不甘心,说法江师兄已经发了话,说不管是哪儿,都得将人给找到,不然唯我们是问,黄河师祖您能不能行个方便,给我们瞧一眼就是了?
瞎眼老头说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在会能没有走上台前的时候,谁也不知道会变成这般模样……”
如此一连喊了三声,一直入定的黄河大师方才睁开了眼睛来,缓缓说道:“现在不是送饭的时刻,找我何事?”
被我目光逼视,即便双眼瞎了,他似乎也能够感受到我的质疑,沉默了许久,这才说道:“如果是那样的话,此事由我出头承担;对于你们,如果没有冒犯悬空寺的地方,他们不会拿你们怎样的,顶多也就礼送出境。”
这些都是我不能确定的,但有一点我知道,那就是从此刻开始,我们已经陷入了一种极度被动的状态。
他老人家到底是怎么在这儿蹲了二十年的啊?
我瞧见此人,以为是茗菁阁的追兵,下意识地拦到了跟前来,而老鬼则也与我并排而立。
瞎眼老头儿拱手,说多谢。
老和尚打量着洞内的情形,从我们两人的缝隙处瞧见了里面的瞎眼老头儿,不由得笑了,说这洞子被封了十多年,一直都没有开启,我说是谁过来了呢,原来是你?
满都拉图的住处被突袭,使得我们意识到悬空寺已经成为了一个漩涡之地。
说罢,他却是离开了这洞穴,我和老鬼本来和图书也想要跟出去的,不过思量了一下,却最终还是没有动身。
而事情既然变成了这种局面,问题就变得严重起来。
黄河大师所居的离风洞并不算大,里面除了一个石榻之外,竟然没有太多的物件,他从角落里翻出了几个满是灰尘的蒲团来,掸了掸,然后招呼我们道:“我这儿许久没有来人了,你们且坐。”
这一句话说得斩钉截铁,寸步不让,外面的人听到,沉默了许久,终于说道:“知道了,我们会回去回复的……”
坐在那满是灰尘的蒲团上面,我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地方,心想着在这么一个鬼地方,没有电、没有水,食物估计也许久才送一趟,那该怎么活?
我瞧见瞎眼老头毕恭毕敬,有些摸不清对方的来路,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让瞎眼老头出来与此人周旋。
瞎眼老头说那就尽量不要被人抓到……
尽管不确定黄养鬼的内线到底是谁,但只要茗菁阁这地方得到了消息,我相信整个悬空寺都会传开。
我这一动,黄河大师就瞧见了,指着我和老鬼说道:“很不错的年轻人,你后辈?”
想到这个可能,瞎眼老头犹豫了一下,摇头说道:“他们应该不会搜查这里的吧?”
瞎眼老头摇头,说不是,是我的恩人。
啊?
如此一夜漫长,黄河大师竟然一直在入定,不曾醒来,而当洞外的第一缕光线传来的时候,瞎眼老头的耳朵微动,开口说道:“有人来了和*图*书。”
说完话,他又闭上了眼睛。
关键人物应该都是他信任的人,但那些人身边,却未必是齐心协力的。
黄河大师坐在我们的对面,与瞎眼老头交谈起了此事的细节来,听过之后,他长叹一声,说原本以为会能行事圆滑,聪慧过人,又有手腕,能够让悬空寺走向繁荣,却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多的坏事儿,实在难以预料——当初那一次长老会,我虽然没有在场,却也让人传了我的意思,现如今回想起来,着实有一些想当然了。
外面有人小心翼翼地问道:“寺里面闯进了贼人,现如今不知道藏在哪儿,我们正在四处查找,想要进来瞧一眼……”
瞎眼老头躬身感谢,说有您的支持,事情就妥当许多了。
说罢,他指着我们说道:“这儿很容易暴露的,既然如此,你们到我的离风洞来吧。”
那个内鬼,必然也会知道。
瞎眼老头摇了摇头,说不用担心,来人是净空禅师——黄河大师,我可以跟他见面么?
现代人有网线有电脑、有Wifi有手机,还有外卖,可以宅在家里许久,但这儿啥都没有,连吃喝拉撒怎么解决都不知道。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岔子,但随便猜猜,也能够感觉得到,会空禅师那边可能出了点儿问题。
在这山壁洞窟之中,瞎眼老头似乎没有感受到那种紧张的气氛,而是站立在墙壁边缘,用手掌仔细地摩挲着这冰冷的山石,似乎在怀念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