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回头无岸

第二十九章 手腕强势,古怪命令

我们索性站在了原地,平静地望着这位悬空寺的临时掌事者。
而就在他一脸惊疑的时候,法江果断地挥起了手来,对外面说道:“吴法,敲响警钟,让全体悬空寺成员到千窟壁这边集合;所有的茗菁阁人员,听我命令,将这三人给我拿下,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听到这杀气凛然的话语,外面传来一阵整齐划一的呐喊声:“喏!”
听到老鬼的话,黄河大师方才感觉到我们不满的情绪来。
同时也是一位能够与闭关二十年、前代传功长老不相伯仲的佛门顶尖高手。
他的话都没有说完,便被法江给断然喝止,然后大声说道:“没有什么别的人,觊觎邪佛黑舍利的,不是别人,就是这两人;黄河师叔祖你被他们给骗了,这两人是江湖上最著名的偷天大盗,在东边臭名昭著,头上的悬赏都超过了一个亿……”
他回来之后,躺在石榻之上,睡了半天,到了下午的时候,他突然坐直身子来,哈哈大笑。
说着话,他已然走到了离风洞中来,看着我、老鬼和瞎眼老头,然后又看向了黄河大师,开口说道:“我怀疑师叔祖你在勾结外贼,对本寺不利。”
听到这回复,我们也表示可以接受,毕竟人家的话儿都说到这份上了,实在没有什么可以矫情的。
法江怎么来了?
世事岂能尽如人意呢?
听到这话儿,我们都不由得发愣,想着这黄河大师跟那法和图书江较量一番之后,居然惺惺相惜起来,这着实让人有些意外。
这洞子狭窄,黄河大师既然不能阻止对方的进入,那么我们也没有办法躲藏起来,掩耳盗铃了。
我和老鬼一下子就从蒲团上面站了起来,而瞎眼老头的脸色也变得紧张。
而与此同时,我听到了吴法扯开嗓子的嘹亮喊声:“敲响警钟,敲响警钟,通知全寺人员,前来千窟壁擒拿敌人,不得放走一个!”
我们在离风洞中待了下来,等夜里出发,离开悬空寺,我想起一事儿来,说满都拉图怎么样了?
我们以为他受到了什么刺激,慌忙劝他想开一点,别在意一时的胜负和得失,然而黄河大师笑过之后,却告诉我们,说法江此子他之前并没有接触过,但今日相较,却觉得此人不但修为高深,而且心性坚韧,只怕悬空寺能够在他手中,能够得到振兴。
这么一想,我越发泄气了,闷着气,盘腿打坐,静静等待凌晨的到来。
那人依言停下,说道:“为何?”
只是我们却又不能将这话儿说出来,免得引起旁人的反感。
但从他的角度来看,只要有冲突,就会有损伤,而如果能够防微杜渐,防患于未燃,这才是最好的结局。
啊?
我们想离开,黄河大师并不反对,但是他却还是开口劝道:“你们现在不能走,外面耳目众多,整个寺院的力量都给调集起来了,如果碰到你们和_图_书,那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等稍微晚一点儿,我亲自送你们离开。”
黄河大师无功而返,灰溜溜地又返回了离风洞来。
法江悠悠说道:“不许任何人打扰,是真的么?”
我甚至担心他会不会出卖我们,将我们的行踪告知于法江。
各人的诉求并不相同,黄河大师和瞎眼老头他们担心的,是黄养鬼使出手段,将黑舍利给偷走了去,毁了悬空寺的名声和千年基业,而我们担心的,则是见不到黄养鬼。
最终黄河大师企图以力压人,方才发现这位当年名不见经传的小沙弥,居然已经成长得能够与他并肩而立了。
听到法江这诛心的话语,黄河大师一下子就恼怒了。
现如今事情既然已经摆到了明面上来,黄养鬼若是没有了机会,她会不会选择退出?
相比起这个,他个人的一时荣辱,反倒是算不得什么。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外面的天色便黑了,又逐渐变得浓郁起来,时间一点一滴,终于来到了深夜,我看了一眼黄河大师,想要问一下他是否可以离开,然而这个时候,洞外突然传来一声平静的声音:“黄河大师,弟子法江,前来拜访。”
不过黄河大师此刻也显得十分错愕,看这样子,应该是不知情才对。
我没有说话,而老鬼却直接站了出来,开口说道:“既然悬空寺已经提高防范,想必是用不着我们兄弟俩人和图书了,那么几次别过吧。”
毕竟会空禅师等人能够调动的力量,到底还是不如悬空寺此刻的主持者,而只要法江这边保持警惕的话,那帮人是绝对没有办法能够得手的。
黄河大师告诉我们,说这个不会,这点儿是非轻重,他还是能够把握的,不过也提醒了他,说将黄养鬼等人前来悬空寺盗取那黑舍利儿的消息跟他提起,让他小心防范。
这是一个年纪差不多四十来岁,一脸方正的大和尚,他长得一脸正气,就好像是一位义正辞严的地方官员,骨子里透着一股儒雅风范,而不是一位执掌千年佛门的和尚。
法江和尚说道:“勾结外人,意图对本寺图谋不轨,这件事情,足以让我忘记师叔祖您的身份,行使方丈赋予我的权力。”
所以即便是我们不满意,那也是可以接受的。
他是个阅尽世间百态的睿智长者,自然知道老鬼情绪低落的意思,也知道我们所期望的,是黄养鬼前来此处,被人赃并获的结果。
黄河大师怒声喝道:“我做错了什么事?”
法江说道:“我刚刚接到茗菁阁汇报,说满都拉图带了三个人进来,意图不轨,那三人在搜查之前逃走了,曾经到过那个封印住的山洞,然后再无踪影;整个寺院,我们都搜了个彻底,但就是找不到人,而偏偏师叔祖你今天又弄出这么一件事儿来,让我不得不怀疑起来……”
而一旦黄养鬼离开,只怕m•hetushu.com我们这一直以来的努力,可就都白费了。
毕竟黄河大师并不了解我们。
只要对悬空寺有利。
从修行上面来说,这位法江大师,当真是位天才,只可惜他的执政思路与会能方丈一脉相承,总是将这些长老当做是阻碍悬空寺发展的石头,恨不得将其踢掉。
黄河大师摇头,说不知道。
外面的声音响起之后,便有人准备往里面进来,这是黄河大师开口说道:“且慢……”
他瞪着这位不经过同意就出现在离风洞中的后辈,一字一句地说道:“放肆。”
这般一想,越发心中憋闷。
“放屁!”
听到这话儿,瞎眼老头固然是欢欣鼓舞,然而我和老鬼却是对面相叹。
法江和尚眉头一挑,然后说道:“从师徒传承上面来讲,你是我的师叔祖,我说这话儿,的确是有些檀越了;不过如果作为悬空寺的临时掌事人,即便是以黄河师叔祖您此刻的尊贵身份,也属于我的管辖之内,而你做错了事情,我便可以教育你,不是么?”
即便黄河大师苦修了二十年时间,在那法江的面前,居然并不能占得上风,双方虽然并没有大打出手,但稍微地试探之后,黄河大师也不得不承认,有的时候,修行真的需要天分和根骨,并不是年纪越大越厉害。
不过我们又能怎么样呢?
人满都拉图将我们给送进来,又帮忙联系会空长老,结果回头落得这副下场,想想真的是有和-图-书些不得劲儿。
黄河大师辩解道:“他们这次过来,其实是要帮助我们悬空寺的,只是因为有人觊觎黑舍利,他们方才会出现在这里……”
听到法江慷慨激烈的陈词,黄河大师也是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朝着我和老鬼望了过来,不确定他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黄河大师虽然对此人十分推崇,然而面对着这般无礼的态度,一下子也恼怒了起来,说法江,你说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闭关二十年、潜修隐居的黄河大师出关了,作为上一任的传功长老,黄河大师在悬空寺的地位之高,并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比拟的,而他出关所带来的震动,也是十分的巨大。
然而黄河大师出关的原因,却是发人深思。
我们都看向了黄河大师,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黄河大师跟法江达成了协议,准备将我们给卖了?
按理说这本来是一件喜事,毕竟悬空寺的顶尖高手又多了一名,在江湖上的名望必然也会大大提高。
其实这事儿与其偷偷摸摸地办,还不如直截了当地告诉主事者。
听到这话儿,我的心中其实有些不快,感觉我们这帮人就像是用过的抹布似的,说滚蛋就滚蛋了。
他出关之后,与主持寺内事务的法江大师会晤,双方一言不合,大发雷霆,吵得半个悬空寺都听见了去。
黄河大师说道:“我这地方,乃静修之地,不可有任何人打扰,你有什么事情,在外面说便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