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二十七章 棒棒糖叔叔

蛇仙儿说好哇!
我说有没有诈,这个我不知道,但是我看高台上面这三人,都不是什么有福之人,一看就知道命不久矣,不信你再等等?
蛇仙儿将信将疑,说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不过东西只有一件,想要它的人却有这么多,这又如何分配呢?
蛇仙儿没有被我的话语给忽悠到,她出外游历许久,显然已经变得精明许多,防备地说道:“全力帮助是个什么概念,若是拿不到东西,我与你之间的和解,又有何意义?”
至于我刚才关于龙魔儿的一大堆话儿,她这个活了几百年的老妖怪,自然也有自己的判断,绝对不可能偏听偏信。
神风大长老不理会他的讥讽,而是笑了笑,说这东西就算是给你,你除了卖废铁,难不成还能挥动着与人交手争锋么?
朱大郎冷笑,说依神风大长老您的意思,是咱们将这玩意给运出去,然后按斤论两的将这神器给卖了?
敌人的敌人,应该能够成为朋友。
而即便如此,我还是不得不跟她小心翼翼地应付着,说化干戈为玉帛,这事儿自然是最好的结果,不过我就是有一点儿好奇,仙儿妹妹你怎么就动起了凡心来?
蛇仙儿说自然知晓,不过,跟你有什么关系?
朱大郎说对,你往回走,我们还是好朋友,不然休怪俺们无情。
我说那咱是不是可以拉钩和好了?
蛇仙儿呼吸一阵急促,说果真?
我放开了识海之中的龙脉社稷图m.hetushu.com,将从白头山龙冢之中吸收得来的庞大龙脉之气释放了一部分出来,导向了蛇仙儿的身体上去。
蛇仙儿听出了我话语里面的森寒杀机,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说你觉得其中有诈?
蛇仙儿宛如掉进了米缸里面的老鼠一样,流着口水,说好哇!
我嘿嘿一笑,说你先别着急么,等一等,既然是神器,那东西又如何会这般好拿?
神风大长老说既然要说这样伤感情的话,那就先问一问我的拳头答应不?
不过她已经将自己的主要意思表达清楚了,那就是有了那根三尖两刃刀,她便能够有一根寄托神魂的傍身法宝,从而可以修行大成。
他在这里劝说两人,而突然间池边却传来了好几声尖叫。
它从中间裂开,然后露出了一根宛如升国旗一般的杆子。
我得意地说道:“你既然是那几百年的大妖,应该听说过龙脉守护家族吧?”
他捏起拳头,作势欲打,而神风大长老显然也是有些忌惮这两人,往后退了一步,指着那高高的三尖两刃刀真身,说这么大的东西,为何咱们就不能分呢?
所以当神风大长老身子一动,那早就有所预谋的朱家兄弟立刻就拦在了他的面前,冷然说道:“神风,这东西可是我们兄弟二人发现的,你这是想干嘛?”
我对妖精的修行法门并不了解,不过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传说,但除了少数几个能够瞧得和_图_书见的,还真的没有见过有谁能够存活千年的。
我慌忙拉住她,说大妹子,别这么激动。
不过也可能是我并没有接触到蛇仙儿她们的世界,所以也没有什么发言权。
蛇仙儿说对,最好是有一具真龙骸骨,如此我方才能够挣脱出妖怪千年万年以来的命运……
蛇仙儿说你若是真的能够做到你刚才说的这些,你就真是我哥了。
两人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而这边刚刚谈妥,高台之上却已经发生了变故,却见那朱大郎不知道是怎么着,就摸动了一个开关,只听到整个空间一震轰隆隆响动,随后那巨大的石柱子居然就分开了来。
我说可知道火焰狻猊?
我说啊,说到这真龙骸骨呢,我倒是知道有一个地方蛮多的。
她与我之间的仇恨,说深不深,说浅不浅,但这些跟那神器比起来,似乎又显得不值一提。
蛇仙儿知道她这般态度转变格外突兀,如果没有什么好理由,未必会让我信服,并且全力助她。
那杆子有一节是灰白色、宛如玉质的骨骼,随后往上,则居然布满了黑亮鳞甲,此刻不知道被什么催动,一起一伏,宛如活物一般。
我说不如这样吧,我即便是没有办法给你弄到那三尖两刃刀,也会想办法帮你找到一具真龙骸骨,让你得以寄托神魂,成就大妖根基,你看如何?
哇……
我岔开了话题,说对了,你需要真龙之气来锤炼自己的根基?
她十分www.hetushu.com敏感,一点儿就感应到了,激动地浑身直哆嗦,高兴地喊道:“对,对,就是这个味儿……”
我听到她的话语,知道自己吹牛吹脱线了,咳了咳,说这事儿不忙,我现在还有自己的事情,十万火急,不过你若是帮忙的话,我自然回投桃报李;对了,你可知道软玉麒麟蛟?
她仔细盯着那三个四处找寻机关的家伙,然后犹豫地说道:“对啊,若是如此简单,古往今来那么多的豪强大拿,早就被人给弄走了,哪里会留到现在?”
它出现的一瞬间,我突然间感觉到整个大殿之中,变得多姿多彩,莫名鲜亮起来,就好像是黑白电视一下子就变成了液晶显示一般。
众人瞧见那高大六七丈、一人合抱粗细的东西,都忍不住发出了齐声惊叹来,而高台上面的三人更是一阵呼吸急促,眼红耳热,纷纷准备上前。
我这个时候才来得及将目光转移过去,却瞧见有无数浑身都是血浆的人形怪物,从那血池地下爬了出来,朝着周围站着的那些人飞扑而去……
蛇仙儿说可是龙生九子之中的第五子?
我有些诧异,说何谓千年轮回之苦?
神风大长老冷哼一声,说这样的祭炼法门,天下间几乎没有几家,要么就是修行三圣地遗脉,要么就是像荆门黄家的江湖豪门,又或者茅山龙虎这样的顶级道门,你去那些地方找办法,无异于自投罗网——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道理和_图_书你难道不知晓?
所以她显得很真诚,说那根石柱里面,我感应到了很浓重的真龙之气,显然是一根完整龙骨制成的——我出身洪荒异兽腾蛇之后,血脉淡薄,对于修行十分不利,但若是能够将那神兵寄托于身,将其龙气凝结,必定能够更上一层楼,修成大妖本我,不再受那千年轮回之苦……
可见这劫难得有多难……
蛇仙儿说好哇。
我想了一下,对她说道:“我可以全力帮你,但如果拿不到的话,咱们的交易也需要达成。”
毕竟与我之间恩怨最多的,正是这一伙人里面,修为最高的神风大长老,他与我才是不死不休的节奏,而也是蛇仙儿最大的竞争者。
现如今那神风大长老和朱家兄弟都不是简单角色,想要从他们手中虎口夺食,这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如果拉上我的话,事情就变得更加有把握一些了。
我瞧见蛇仙儿给我说得呼吸急促,满面含春,就好像是发春的小姑娘儿,突然间觉得自己就好像是拿着根棒棒糖的怪蜀黍,莫名就有一种负疚感,不过还是充满诱惑地说道:“回头给你介绍认识?”
呃……
蛇仙儿听我说得笃定,不由得认真起来。
我说在下不才,正是上一代龙脉守护家族黄金王家的嫡系传人,胸中囊括神州龙脉无数,别说真龙尸骨,便是活着的真龙,只要我想,便能够给你找出来。
而在最上面,却是宛如月亮一般皎洁的兵刃,散发着一种莫名http://www.hetushu.com的炁场和神光。
蛇仙儿就好像是逛街逛到了兴起的小姑娘,满眼星星,说自然知晓,据说也是龙属的一种,不过与真龙一般珍惜罕有……
我说我有一个师姐便是软玉麒麟蛟出身,改天介绍给你?
神风大长老理所当然地说道:“天材地宝,有德者居之,大家一起进来的,你们难道想拦住我?”
朱大郎说我自有法门将其祭炼,化作能够自由使用的状态来。
蛇仙儿说妖属修行,本来就违逆天道,故而劫难重重,定不会让我们好生过活,而这千年轮回之苦,又作雷劫——雷劫不过,千年轮回,又会转入畜生道,而若是能够超脱,则能够成就真我,再享千年寿命。
蛇仙儿越发激动起来,说那好,你帮我找活的——我若是能够亲眼瞧见,在心中观想真龙,必然能够重塑妖身,化蛇成龙……
蛇仙儿给我拉住了手,脸一下子就红了,甩手放开,不过还是十分激动地对我说道:“你怎么会有这么浓郁的龙脉之气?”
所以她先前对我喊打喊杀,这事儿我并不意外。
蛇仙儿恨我,这事儿我是知道的。
毕竟没有我,她现在还是五毒教的五大圣者图腾之一,养尊处优,无忧无虑,不用四处奔波,也不用担心别的什么。
但此刻她跟我说什么“过往恩怨,一笔勾销”,就让我有点儿犹豫了,怎么听都感觉是在骗人。
朱二郎是个火爆脾气,说早就等着你了,来……
我说对,想见么?
她不怕我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