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七十九章 穷途末路时

而最让我担心的,是小米儿可还在哪儿呢,她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办?
难道老鬼从茨密希古堡之中得到的那个,是真的?
全身大汗淋漓,就好像刚从水里面捞出来的一般。
她银铃一般的笑声充斥了整个天地,随后她的声音也传了出来:“哈哈,你们以为凭着一个熔浆池子,就能够诛杀我手下大将?它在我的身边,所承受的热力哪里会比熔浆差多少?兀突骨何在?”
我一口气憋在胸口中,无法挣脱,这才发现青衣魃趁着我刚才失神的那一瞬间,冲入我的近前,掐住了我的脖子,将我给擒获。
一道炸响,它破空而来,终于插中了青衣魃。
我开始憋劲儿。
飕!
怎么办?
青衣魃空有一身恐怖手段,但我凭借着三尖两刃刀,老鬼凭借着血族十三圣器之血匙,都将自己的保护得妥当,没有给她任何迅速斩杀的机会。
所以我和老鬼开始变得劣势,步步后退。
上百头的僵尸出现在我们这边,一时间密密麻麻,让人目不暇接。
她神出鬼没,时不时地出现在我们的身后,出手偷袭,又或者腾然于半空之上,倏然一掌拍下。
我想要挣扎,结果给她按住了我的胸口中丹田处,抵住了气劲流动的通道。
我竟然不知道它还有这等功效。
我憋劲,龙脉社稷图在此刻疯狂运转,整个人的经脉之中,无数青色气息充盈,而下一秒,逸仙刀从不知名的角落里和图书陡然射了过来。
高台之上的那熔浆身影高声应和道:“臣在!”
强,到底还是这个青衣魃强了太多。
它的出现,让原本大优势的局面一下子就变得动荡,到处都是奔跑哭嚎的声音。
如此一来,我和老鬼虽然在实力上远远逊于这个凶名赫赫的恐怖僵尸,但在场面上,却形成了僵持的态势。
在这光芒的笼罩下,老鬼身穿着笔挺的黑色燕尾服,白衬衫,长身而立,再加上他那英俊的混血儿新外表,足以让无数花痴少女合不拢腿。
我从尸群间隙之中,瞧见兀突骨在祭坛之上左冲右突,横冲直撞,那核心区域大部分都是没有什么战力的弱小之辈,因为最强悍的一批人,都顶在了防线的最外围,使得这狗日的有着极大的发挥。
那熔浆身影狂声喝道:“臣遵旨!”
青衣魃一击得手,还想朝着老鬼再次进攻,却在这个时候被我给拦了下来。
但是两个人交汇在一起,配合上却是默契无比,没有任何失误,而且两人几乎是交叉掩护,用性命来给对方创造生存的空间。
她倏然而至,竟然把自己的身体当做了法器,朝着老鬼那边撞了过去,老鬼举起右手,一股恐怖的血色气息从上面爆发,然后拍在了青衣魃的身上去。
除此之外,逸仙刀虎视眈眈,随时都准备朝着这边戳来。
青衣魃大声喊道:“给我诛杀所有敢于抵抗之人,奴家要让这一片土和图书地寸草不生,鸡犬不留!”
而且我感觉随着交战的时间延伸,这女人的实力还在不断地攀升,想必是已经在消化了刚才吸食三目俊的力量,所以才会变得越战越勇。
帅,太帅了。
不过这个时候我这三尖两刃刀的优势就展现出来了,在大规模的混战之中,长兵器有着天然的优势,纵横披靡,所过之处,便是血肉飞溅。
她制造出一个酷热的环境来,让我们陷入极度的疲惫之中,然后对于接下来的战斗就会陷入绝对的被动之中。
然而随着这些家伙的加入,青衣魃变得更加鬼魅莫测了。
这般此消彼长,形势对我们这边越来越不利了。
就好像是一个在酷热的沙漠之中喝到了冰镇凉水,这气息让我一下子就精神了起来,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腰间,才发现给予我守候的竟然是小观音送给我的桃花扇。
哈、哈、哈……
青衣魃的脸上露出了极为奇怪的表情来,没有再咬我,而是朝着我的身体里猛然一抓,一张光影浮动的图录从我的胸口中浮现了出来。
啊……
这个时候青衣魃终于狂笑了起来。
然而这样的老鬼在那青衣魃的眼中,却只有威胁,她搅动炁场,无数气息宛如水流一般暗涌,想要继续增强那气息,结果发现无论是我,还是老鬼,都没有受到影响。
随着时间的拖延,青衣魃感觉到了我们的棘手。
两人在半空中拼命相搏,但老鬼一时半会儿却突http://www.hetushu.com破不了他的防线。
我好不容易憋出了一点儿劲来,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做梦!”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耳边却响起了另外一个女人的声音:“你真傻,为何不用我的扇子……”
当那灼热的气息席卷而来的时候,我顿时间就感觉自己全身的力量都在流逝汗液从毛囊之中逼发。
这是我第一次破了对方的防,逸仙刀插在了青衣魃的手臂之上去。
两人一应一和,接着那高台便掀起了腥风血雨,而我这边也陷入了极度的惊恐之中。
每一刻都是如此的惊险,仿佛下一秒就是死亡一般,而在这样的战斗之中,我和老鬼也激发出了最大的潜能来,整个人的气势也在不断攀升,腾腾的杀气在周身萦绕。
三尖两刃刀之下,虽然斩破不了对方的防御,但也能够让她头疼。
我这边得到了桃花扇气息的护翼,整个人精神了不少,回头看向了老鬼,瞧见他受到的影响似乎也没有我预料的大,但见他伸出了右手,而右手之上,有一股猩红的光芒将他给笼罩了住。
瞧见这个棘手的家伙终于被擒住,青衣魃满脸得色,继续说道:“虽然对你恨之入骨,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我对你其实还是十分欣赏的,如果能够把你改造成我的手下,或许能够弥补那大个儿的损失呢,怎么样,选择臣服于我么?”
尽管在正午的阳光之下,许多低等级的僵尸开始倒下,但还是有几百头和*图*书宛如冰丝蛛后一般即便是畏惧阳光、也没有立竿见影倒下的高级僵尸,除了一部分面对着正面战场之外,有超过上百头朝着我们这边扑来。
三目巫族的父神,到底还是没有出现,将它给扼杀了去。
我给掐得不能呼吸,若不是体内循环,只怕早已死去,不过此刻也是憋得满脸通红,无法言语。
我全身潮湿,然而身体里却感觉异常干燥,知道青衣魃的这手段,是用那恐怖的热力在作势。
就力量而言,这个女人有着压倒一切的气势,不是我们所能够硬撼的。
我这边心思浮动,动作就慢了下来,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间感觉到脖间一紧,身子倏然飞了起来,一股恐怖的力量将我给牢牢禁锢住。
即便是挠痒痒,也会让这个刀枪不入的恐怖僵尸为之难过,而我这边刚刚应付下青衣魃暴风骤雨的攻势之后,老鬼又扑了上来。
万万没有想到,兀突骨不但没有死,而且似乎变得更加厉害了。
即便这些僵尸个个都难以对付,但我和老鬼却像江水之中的石头,怎么都打不垮。
被落在下面的老鬼瞧见我有大难,身子陡然一震,化作无数蝙蝠,朝着半空中飞来,而这个时候那雷夒巨兽身上的鸟人却拦住了他。
至于青衣魃,她的全身坚硬如铁,根本不受任何撼动。
我被瞬间制住,悬浮于半空之上,那张宛如桃花一般娇艳的俏脸就凑在了我的眼前,一双流转不定的眼睛盯着我,娇声笑道和-图-书:“跟奴家交手,你居然还敢分神,可见那边有你很重要的人啊……”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我的腰间传来一阵和煦的力量,将我的全身给包围住。
我瞧见她的樱唇张开,露出雪白的贝齿来,朝着我缓缓凑来,心中变得无比紧张。
青衣魃的脸色变得无比奇怪,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这是父亲的龙脉社稷图?”
桃花扇于我而言,除了是用来睹物思人的工具之外,另外一个用处就是作为储存物品的空间,除此之外,别无它途。
青衣魃的手掌滚烫如烙铁,死死掐住了我的脖子,粉嫩的舌头从檀口之中伸出,舔了舔红唇,然后笑着说道:“这事儿可由不得你哦——嘴上明明说不要,身体却一定会很诚实的,这事儿我遇到的多了……”
双方交手,轰然碰撞,结果老鬼朝着后面飞跌而走,青衣魃却只是退了几步。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熔浆祭坛方向爆发出了巨大的喧哗,我透过尸群间隙,瞧见有一个浑身冒着腾腾熔浆的家伙出现在了高台之上,开始对着最核心区域的众人肆意屠杀。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和老鬼都受到了打击,身上或多或少都受了一些伤。
从头到尾,我与老鬼都没有说上一句话。
她开始召唤来那些僵尸大军。
他右手之上弥漫的红光,莫非就是血族十三圣器血匙?
这情况让她发起了狂来,怒声吼道:“你们两个凡人,居然也敢挑战我半神的威严?”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