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八十九章 你亲我一下

我说鹿婆婆居然活了这么久,当真想不到啊。
并不是我有多流氓,纯粹就是一种自然的生理反应,只要是个男人,就很难有不多联想的。
于是我小心地问道:“怎么,你不接受?”
我说你们能帮什么忙?
小米儿是个吃货,货真价实,而我和老鬼这一路奔波,也着实有些疲惫,尽管有些担心小观音,不过瞧见两人也打不起来,也不再多想。
说是把脉,其实就是想要验证探寻,对于这种事情,小观音其实并不乐意,因为她并不习惯把自己的安危放置于别人的掌控之中,然而在此刻,她却并没有太多的犹豫,微微一笑,点头说好。
我点头,说好。
小米儿说敲敲边鼓什么的啊,女孩子嘛,被人喜欢很正常,只要那人不讨厌,旁边的人总是说一说,指不定心里就会潜移默化,暗自认同了呢?
什么情况,美人儿这个时候敲门过来,难道是想跟我……
小观音坐在了床边,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然后说道:“对了,说道鹿婆婆,你有没有什么看法?”
啊?
啊?
当初?
我强忍着心头的情火,苦笑着说道:“你直接告诉我便是了,这般拐弯抹角的,我哪里能够知道?”
我待她入座之后,方才返回,问鹿婆婆都找你说了些什么?
紧接着小观音的身子一抖,我有些担心,想要上前,而这个时候老鬼却拉住了我。
哎呀,若是真的如此,我到底要不要假意屈和*图*书从呢,还是她只想考验一下我,看看我到底是不是正人君子呢?
吃了一会儿,稍微填了一些肚子,小米儿将嘴里面的食物给吞咽干净之后,用油乎乎的右手过来抓我,低声说道:“爸爸,小观音姐姐会不会变成我的新妈妈啊?”
我挠着头,说那我就不知道了。
对于我的郁闷,小观音倒是十分得意,指着我的房间,说能进去不?
小米儿固然是一阵风卷残云,好不痛快,而我和老鬼也是双手不停歇。
鹿婆婆说妮子,你这占而据之,固然是神来之笔,不过那青衣魃却还有几分气息在,你且随我来,我去殿前,与你说几句话。
而我恰好又是一个素了不知道多久的男人。
这位鹿婆婆居然还参与过上一次的青衣魃封印啊?
这一夜折腾,我们其实也都挺累的了。
小米儿将手上的油全部都擦在了我的衣袖上,然后喝了一大口果汁,方才说道:“你就别瞒着我了,我还看不出来?你看小观音姐姐的时候,眼珠子都恨不得掉下来了,是不是喜欢她,想让她做我的新妈妈?”
小观音走进屋子里,打量了一圈,然后说道:“本以为男孩子的房间里乱糟糟的,没想到还挺干净整洁的。”
我让小观音进了屋子,然后关上了门,因为她之前的警告,所以我特地虚掩着门,不敢关严实了,免得她又怀疑我生出不良的居心来。
小观音突然间站了起来www.hetushu.com,走到了我的跟前,盯着我的眼睛,说你亲我一下……
我说我也是听小米儿说的,她告诉我苗疆万毒窟的第一任主人曾经有过一条叫做聚血蛊的虫子,而我们在城中逛的时候,发现家家户户都在供奉着它……
小观音摆了摆手,说不用,你也知道青衣魃的这身体,基本上是不用吃什么东西的,吸收的是天地精华,露水清气,我过来,也就是闻闻味儿。
好一会儿,我方才说道:“难道——鹿婆婆是一个鬼?”
我一愣,说什么看法?
我说你心里是这么想的?
小米儿也有些惊讶,说对啊,没想到鹿婆婆居然这么厉害,难怪师父一直交代我,说一定要好好尊重鹿婆婆呢。
小观音说刚才她给我把脉的时候,你猜我感知到了什么?
她一句话将我满腔激情都给浇灭了去,我叹了一口气,委屈地低着头,说哦,我错了。
这事儿有点儿超出了我的想象,愣了好一会儿,我方才说道:“那鹿婆婆其实是一个章鱼?”
小观音躬身说道:“我也只是适逢其会,若不是我本身的状况问题,也未必会有这般的巧合。”
鹿婆婆瞧见小观音这白嫩如藕的小手,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袖子轻拂,整个大袖子附在了小观音的胳膊上面前。
吃过饭,小米儿拉着小观音去她的房间歇息,而我和老鬼则回了房。
小观音说是触手,有点儿像是章鱼的那种,不过似乎更hetushu.com加纤细有力一些。
两人携手而走,鹿婆婆吩咐小米儿带着我们先去地宫餐厅,饭已经准备妥当了,让我们先去吃饭。
小米儿高兴不已,拍着手说好,在家千日好,出门万事难,别的不说,都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了,真的是痛苦不已,今天一定要大吃一顿,吃回来再说。
小观音十分乖巧地躬身行礼,显得十分的乖巧。
小观音摇了摇头,哈哈一笑,说没什么啊,她老人家当初曾经跟青衣魃交过手,指点了我几招稳住青衣魃的手段,我记住了,挺实用的。
小观音说一个从苗疆万毒窟第一代窟主流传下来的人物,整天缩在一个黑黝黝的袍子里,看不到脸目,甚至瞧不见手脚,而且还有这般强大的实力,你难道就一点儿想法都没有么?
那鹿婆婆看在眼中,沉吟了一番,朝着她招手,说妮子你过来,我帮你把把脉。
回到苗疆万毒窟,餐桌之上,鹿婆婆似乎早就知道我们要回返,弄了一大桌子的菜。
我说你们两个就别捣乱了,好事变成坏事,到时候大家一起完蛋。
小观音低声说道:“我怀疑鹿婆婆是一个虫子。”
我如果说在别人的面前还装一装,但自家女儿面前也死鸭子嘴硬,就显得太不坦荡了。
小观音使劲儿摇头,说哎呀,你怎么会这么笨呢?
他对我说道:“等等,别着急。”
旁边的老鬼慌忙摆手,说别往我身上栽赃陷害,你这女儿古灵精怪和_图_书,我拍马都不及,哪里还能够教她?
过了半分钟左右,那鹿婆婆收回了袖子,平静地说道:“果然不是青衣魃了——当初我们曾经想过无数次的办法,想着如何封印她,最终都没有结果,只有找了一个看上去比较稳妥的方式,没想到最好的办法,就是融入其中,让她身体的优势难以发挥……”
小米儿嘿嘿笑,说只不过老鬼叔叔跟我讨论过了,说你想要追小观音姐姐,还存在着很大的差距,是不是需要我们帮忙?
虫子?
小观音说什么是聚血蛊?
所以我几乎分不出几分心思来想别的事儿。
说句实话,我的确是有想过一两下,不过小观音在我跟前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她,这到底是一种异性的吸引,还是天然的魅力,又或者都是我心中的想象,这事儿对于我来说,实在是不知道如何说起。
她缓步走到了鹿婆婆的跟前来,然后伸出了手。
我一脸汗,说这是人鹿婆婆收拾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小米儿赶紧摇头,说不是,如果是别人的话,我可能不会答应,可是小观音姐姐不但像爸爸一样对我好,而且本事还辣么厉害,她要是我的新妈妈,那我以后岂不是可以横着走了?
小观音瞧见我有些发抖的身子,伸出了一根手指来,顶在了我的胸口,说老王哥哥,你千万别胡思乱想,我跟你说过,我现在不杀你,是你没干过坏事儿,若是你有半点儿不良的企图,我立刻就将你这一生宿和-图-书敌给斩杀了去。
听我说完,小观音点了点头,突然间话音一转,说对了,我们谈正事。
啊?
我说是什么?
她这一点儿没有心防、仿佛情人一般的埋怨话语,听在我的心头,让我顿时就是一阵春心荡漾,而且要倘若是之前的小观音形象,那种圣洁素雅的模样,我或许还没有什么,然而此时此刻,她住在青衣魃的身体里,而这女人又是天生媚骨,一颦一笑之间,都有着让人兽血沸腾的冲动。
我顿时就大囧,说你这些乱七八糟的,都是哪里学来的啊?是不是你老鬼叔叔?
听到小观音的责问,我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我心中忐忑地走到门口,打开了门,瞧见青衣魃那张绝美的脸孔,然后努力露出最有风度的笑容来,说怎么了,有什么事情?
小观音伸手出来,使劲儿拍了我的脑袋一下,气呼呼地说道:“你才是一个大头鬼呢,你见过这样的鬼?”
我回了房,洗漱完毕,准备上床睡觉,然而这个时候,房门给敲响了,我问是谁,小观音在外面轻声说道:“睡着了么?”
我一愣,说什么正事?
啊?
饭吃到了一半,小观音过来了,我慌忙起身,招呼她入席,又看着一桌子的狼藉,说不好意思,小米儿这孩子太饿了,吃得胡天胡地的,我给你重新准备?
啊?
小观音一脸欢欣,说能够得到您的指点,十辈子都修不来的福。
我脱口而出道:“聚血蛊?”
我愣了一下,说干嘛问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