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众神陨落

第九十二章 青丘鸿撤退

我以为虫原之上,顶级的力量应该就是如同三目俊、百眼石灵那般,终究还是差青衣魃一筹,然而此刻青丘鸿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来,我方才晓得,不谈交手,从气势上来看,这个女人并不会比此刻的青衣魃相差太多。
青丘鸿横了那家伙一眼,端庄之中又带着几分风骚,老鬼的呼吸都急促了几分,我忍不住笑了,说老鬼你这过分了啊,人蛇仙儿在那里给你生孩子呢,你却在外面勾勾搭搭,不合适。
如此过了好一会儿,青丘鸿飘然而走,小观音却转过头来,对我们说道:“计划改变了,直接前往野象谷碧月潭,我们搭房子去。”
一路行走,顺风顺水,没有任何意外,仿佛整个虫原都归于平静,而来到了野象谷之前,却有一个人在门口等待着我们。
这感觉,真舒爽。
如此弄了足足几十个回合,那青丘鸿方才收了架势,气喘呼呼地说道:“果真好厉害。”
或许说小观音鸠占鹊巢,并不能够完全地发挥出青衣魃的全部力量来,但是能够给我这样的感觉,就已经让人足够惊讶了。
呃?
呼、呼、呼……
我说小米儿的事情呢?
小观音。
对于这种行为,无论是我,还是老鬼,都是十分鄙视的,不过却不得不承认,对方的这一手段,的确有效。
更何况青丘鸿居然敢单枪匹马地杀到这儿来,这样的胆气,绝对是有所凭恃的。
宫装美妇说自然,hetushu.com不然呢?
小米儿一下子就欢呼雀跃起来,说真的?太好了,哦哦,不用到处跑了,真的是太好了。
那宫装美妇长得绝对是倾国倾城,即便是青衣魃的美艳娇媚,在她面前都有一种青苹果的生涩,而此刻的她则是年华盛放,无懈可击,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过去,都有一种让人无法释怀的极致魅力,属于一种男人神魂颠倒、女人甘居其下的美丽。
小观音说还打么?
在小米儿的鼓励下,我又赶过去,跟小观音凑在一块儿赶路。
一边凭恃着那桃花扇的法器厉害,一边九尾联动,弄了半天,却是你也奈何不了我,我也奈何不了你,一开始的时候我们还是如临大敌,差点儿刀剑齐出了,结果到了后来,挨个儿在旁边找了一块草地坐下来。
小观音说臭名昭著、哦,错了,如雷贯耳——对不起啊,我中文不太好,成语用得总不是很溜,所以还请多多见谅啊……
抛开男女情愫而言,讲句老实话,小观音的见识和阅历着实要比我们这个半路出家的家伙要厉害许多,跟她交谈一些修行方面的事情,受到的裨益颇多,特别是我这几日在研修那斩魔诀残篇,再融合一起,熔炼逸仙刀,我的收获很大,感觉再遇强敌,也不会有太多的恐惧。
这个时候出现,又是个什么意思?
小米儿故意装作看不见,说不知道,反正你不把小观音姐姐弄成和*图*书我的妈妈,我就不理你了。
只不过,当日大战青衣魃的时候,她为什么不现身呢?
她脸色阴晴不定,好一会儿之后,方才缓声说道:“好一个玲珑剔透的小姑娘,不愧是能够降服青衣魃的厉害角色,不过我这一次过来,并不是跟你理论这些的,只是想考校一下你,到底行也不行,这事儿口舌之争解决不了什么,动手便知道。”
小观音和老鬼的一唱一和,让青丘鸿的脸色剧变。
我说那可不行,你没看到我这身上,到处都是伤,那可都是你小观音姐姐打的——她有暴力倾向,要是万一以后虐待你,那可怎么办?
青丘鸿尴尬地笑了笑,说也是,能够降服青衣魃这般魔头的顶尖高手,虫原之上也应该是有头有脸的,我却从未听过,仔细想想,也是有道理的。
不但如此,那风力汇聚一团,落向了青丘鸿的身上来。
小观音不退不让,冷然而笑道:“论桃花,你能有我厉害?”
小米儿说小观音姐姐人那么好,又善良,怎么会打我呢?
寄身青衣魃的她在某种程度上虽然像一神经病儿童似的,但是每逢大事皆沉稳,凭借着青衣魃的身体特制,稳稳地站在了我们众人跟前,与青丘鸿对峙。
她摸出了桃花扇,将扇子“啪”的一声打开,朝前扇了一下,顿时间就有无边狂风吹拂而起,将那漫天箭雨给陡然落下去。
小观音不屑地说道hetushu.com:“切,你们这儿有听说过我的名号么?”
我说那你看这些伤痕是什么?
瞧见对方的炁场,不用猜测,就已经可以确定了对方的身份,那便是虫原第一美女,青丘一族的大长老青丘鸿。
青丘鸿说不打了,不过我能够跟姑娘好好谈一谈么?
老鬼这个时候伸出了手来,说我倒是不介意。
这一来一往,场面倒是做足了,然而两方却是势均力敌。
小观音说谈什么,谈恋爱不可能,我不太喜欢女人,特别是像你这样娇媚入骨的。
小观音翻了一下白眼,说我也知道,你就是那个忘恩负义白眼狼、翻脸不认人的青丘雁师父,青丘鸿。
小观音说那风骚女人说她找人去弄,用不着我们来费心。
路上的时候,小米儿又悄悄地找到了我,说爸爸,你赶紧跟小观音姐姐在一起,当我妈妈,要是给别人拐跑了,我可不能原谅你。
双方对峙,我们都不说话,老鬼瞧了对方一眼,有些出神,某个部位明显地膨胀了起来,而我则是眼观鼻、鼻观心,想起这几天与小观音的卿卿我我、缠缠绵绵,好歹将这心思给稳定了下来。
小观音又一扇子扇了过去。
小观音说得对方好是一阵尴尬,而宫装美妇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一阵红一阵白,好一会儿之后,方才说道:“我知道,你就是那个占据了青衣魃身体的小观音。”
青丘鸿的眼神一亮,说姑娘并非本地人?
青丘鸿和_图_书出现,炁场全开,我们都有些退缩,唯独一人并不受其影响。
这风诡异,凭空生出一大片的桃花瓣,每一瓣的边缘锋利如刀,朝着我们这边飞速射来,宛如箭雨一般。
要晓得别看青衣魃肆虐的时候,无数豪雄惨死,但是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这些家伙各有各的厉害手段,即便是蛇婆婆的手段,也未必能够管用,哪里如今日一般扬名立万,谁见到了也不敢惹,只有远远离开去。
那宫装美妇走到了我们跟前来,凝望着我们这一行人,目光最后落在了小观音的身上。
僵持了差不多五分钟,那宫装美妇方才平静地问道:“你就是青衣魃?”
她往日的时候,整日与蛇婆婆四处奔波,又得采药,又得防备虫原的敌人,战战兢兢的,什么时候有这般的舒爽?
那青丘鸿走了上来,与小观音商量了一会儿,两人有意思地避开了我们,所以到底在嘀咕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
小观音“噗嗤”一笑,说你问我?
宫装美妇有些讶异,说你还知道我?
打不赢叫家长,而且还是守株待兔。
小观音斜眼看她,说我凭什么要接受你的考验?当初青衣魃肆虐虫原的时候,您老人家在哪里?当虫原群豪的领袖三目俊倒下的时候,您老人家又在哪里?当王明和老鬼这些外人豁出了性命,与之拼杀、生命垂危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宫装美妇青丘鸿说小姑娘倒是牙尖嘴利,不过我不会与你www.hetushu•com斗气,今日过来,就是想要确认一下,你是否能够压得住青衣魃的意志。若是,我便不再多嘴,并且立你为救世英雄;而倘若你当不起这考验,抱歉,我青丘一族的五丈崖,将是你永远的归宿……
老鬼嘿嘿笑,说情不自禁。
青丘雁的师父。
青丘鸿不甘示弱,九尾朝天,竖直而上,使劲儿一拍地下,立刻就有一阵山呼海啸的狂风而来。
因为身处其后,所以我方才看得格外清晰,这时才发现我对于虫原之上顶级的力量,还是有一些理解失误。
小观音也是弄得香汗淋漓,拿着桃花扇给自己扇风,说你能修成这九尾,当属一等一的资质,自然应该知道那趋利避害的道理,实话告诉你,青衣魃虽然厉害,但不过是天生的资质,就神魂而言,是在弱小,本姑娘掐着她,随手的事情,你们何必这般焦急?退一万步说,本姑娘回头就离开你们这个破地方了,就算是事发,也连累不到你们虫原来。
小观音当初三扇子扇得青衣魃漫天酷热顿消,这阵势在她那儿,哪里算得了什么?
说罢,她却是不再多言,而是大袖一挥,顿时一股香风扑面而来。
小观音摇头,说我不是啊,你找错人了——抱歉,我们赶时间,能让一下路么,你的大尾巴把我们的路给遮挡住了……
老鬼这个时候也抱着胳膊,说对呀,现在您老人家却站出来,要主持公道和正义了,倒是让我们有些错愕,能不能别这么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