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二十三章 逞凶

正是因为如此,使得我才最终露出了空隙,中了这一招。
他居然一句话都不说,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走了去。
铁冠道人面目狰狞,怒声吼道:“给我破!”
王童赔笑,说李长老一身修为,威震青城,而那王明不过是刚刚出头的江湖小角色,怕是认不得李长老的威风,我给他介绍介绍。
而即便如此,也有大部分的力量灌注到了我的身上来,弄得我气血翻涌,一口鲜血就冲喉咙里往上冒起,朝前喷洒了出去。
这个就得看两人的发挥了。
这变故让正准备趁胜追击的铁冠道人大为惊诧,惊声喊道:“我的青云纱……”
前番是对方咄咄逼人,这回轮到我了。
住嘴!
对方认真起来,却是一个了不得的对手。
这其实是我愿意接受的,被人忽视,总比被人重视要好。
铁冠道人此刻慌忙来挡,结果刀剑交击,却有不可抵御的力量陡然爆发出来,使得他连剑都握不住,脱手而出,而我的三尖两刃刀则朝着他的身上斩杀了过去。
我瞧见铁冠道人锐气已失,就算是还有压箱底的手段,也未必能够使将出来。
我稳稳地抓着三尖两刃刀,保持了一个上撩的姿态,没有动,也没有对他做任何动作,而几乎是在一瞬间,有两道黑影冲入了场中,一人扑向了铁冠道人,一人却是伸手捉住了我的三尖两刃刀。
砰!
而刀锋即将斩破对方的那一瞬间,我却停住了。
好几人都出言喝止,因为之前http://m•hetushu.com的伏羲堂胡堂主落败,已经让这些人有些脸上无光了,此刻许多人的心思里,都有些想法,希望铁冠道人能够将我给干翻去,也好给青城山涨涨脸面。
铁冠道人的脸一下子就变得通红了,怒声说道:“不过就是修行了两年多时间的小角色,仗着一把好法器,就敢欺辱于我,简直是不可忍受,看剑。”
不过即便如此,我自信在生死之间的交手之上,我未必不是他的对手。
这一下,我身上的龙脉之气陡然喷发,有一种火山爆发的凶猛。
我环顾四望,或许是因为刚才的场景实在是太过于震撼了,众人纷纷低头,不敢与我的眼神对视。
围观的众人瞧得真切,顿时就发出了喧天的喝彩,掌声纷纷。
我知道对方应该也是收起了轻视之意,开始认真对待起我这个胆敢跳出来挑衅整个青城山的家伙来。
我能够感受到对方的恐怖力量,晓得这铁冠道人是真的恼怒了,出手也是凶猛到了极点,可不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生死勿论。
这一回,对方几乎是一触即走,并不恋战,显然是在试探我的实力。
我让火焰狻猊从后佯攻,让他不得不将心神后移,而我则施展无相步,一个跨步而上,长刀从一个诡异的角度猛然斩劈了过去。
不过他到底是厉害人物,根基深厚,即便是在这劣势之中,也丝毫不给我半点儿机会,唯有凭着那三尖两刃http://m.hetushu.com刀的刀意不但拼斗,一点一点地磨着对方的性子。
浓雾弥漫,而战斗却在一瞬间打响,长剑破空而来,刺破了迷雾,然后朝着我的后背钻来,我回刀一斩,荡开对方,没想到前方又有攻击袭来,当下挥舞着长刀,左拼右挡,好是一阵交击,兵器之间不断碰撞,发出了铮然的响声来。
铁冠道人大为惊讶,顿时就来了火气,手持着青色长剑,舞起无端风云,长剑所指之处,只有气浪滚滚,下一秒,他隔着老远,朝着我猛然斩了过来。
他相当于在与两人作战,而且每一个都麻烦无比,一时之间,竟有些不知所措,不晓得如何应对当下之情形。
对方这种游而不定的手段,让我有一点儿把握不到的空虚,彼此试探了十几招,前方突然间有一凌厉之极的剑气扑面而来,我挥刀去挡,结果身后却拍出了一掌来,正中我的后背之上。
这两位鬼仙一直表现得老神在在,然而在最关键的时候,却到底还是忍不住出了手。
我与这帮老家伙之间,不但欠缺着许多的江湖经验,而且在修为之上,多少还是差了一些火候。
有人还大声叫好,丝毫不顾及我的感受。
这个老道士那带着歉意的微笑,让我对他路人转粉,生出了继续好感来。
但感觉到森寒刀锋即将透体而入的时候,铁冠道人大概是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却是闭上了眼睛。
三尖两刃刀在这一刻陡然发光,竟然有一条和图书黑色龙形凭空出现,张牙舞爪,朝着那剑气陡然扑去。
他放弃了。
“火焰狻猊?”
人们都下意识地将我的成功联系到了这刀上面来,反而忽视了我本身的力量。
大概是感觉被一直压得过分了,憋屈的铁冠道人愤然反击,想要再一次站起来。
我这个时候瞧见了他的瞳孔,的确是重叠在一起的。
我感应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闪躲了,只有用那玄武金刚劫将其硬生生地抵挡,并且卸开了去。
在那一刻,我有些恼了。
唯独梦回子一动不动,仿佛知道我会收手一般。
对方之所以能够如此神出鬼没,全部都是因为那古怪的青色雾气,这玩意不但将铁冠道人的身形给遮掩,还将他的气息藏住,一会儿东,一会儿西,让我根本就把握不住。
然而他攻防之间的转势,却给我找到了一缕机会。
他手中的青色长剑挥舞,周遭有腾腾而起的气雾将周遭的景色都给遮掩,而铁冠道人则融于了这雾气之中,一下子就是去了踪影。
此人厉害,如果不是心乱,未必会有这般的结果,我心中知晓,也不等他将心情平复,状态恢复过来,便将三尖两刃刀一摇,黑龙归体,长刀所向,朝着那铁冠道人大开大阖地劈了过去。
胡堂主败北,铁冠道人仓皇逃离,我却并没有止住,而是环顾四周,朗声说道:“末学后进在此,有哪位青城山的高人还想再赐教的,尽管站出来。”
唰!
扑向铁冠道人的是,是那笑吟吟http://m.hetushu.com的酒陵大师,而捉刀者,则是重瞳子。
王童在旁边出声提醒道:“天师洞传承东汉正一真人张道陵,不但擅长内丹修行,在符箓、法阵以及炼丹之道上面,也颇有建树……”
我听到那喝彩声,冷然一笑,猛然一捏左拳,却有一头浑身冒烟的猛兽凭空出现,口中喷洒着灼热火焰,将这些浓密不定的青色雾气给烧成了一片。
青城山到底是顶级道门,居然有人认得这货,惊声喊道:“这不是长白山天池寨宋家的火焰狻猊么,怎么会出现在这小子的手里?”
旁人冲着他斥责道:“好你个吃里爬外的家伙,在这里唠叨什么?”
场边纷纷扰扰,而铁冠道人与我的战斗却还在继续。
我却并不出声,而是感受着三尖两刃刀之上的气息,然后向前。
面对着铁冠道人的质疑,我表现得十分淡定,说怎么,你若是觉得不公平,我就不用这刀了,如何?
小观音设计帮我拿到的三尖两刃刀无比强大,使得我有了能够与一流高手交战的资本,却因为太过于耀眼,而使得我本身的修为给掩埋了去。
他再一次上前进攻,手中的那把青色长剑微微一抖,竟然幻化出了风起云动的场景来。
我这边得理不饶人,那铁冠道人左撑右支,有些难以招架。
那剑气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斩破那腾然而起的恶龙,反而被吞噬一空,而我则趁胜追击,提刀而上,将那铁冠道人给死死压制住。
降妖荡魔。
他越是惊讶,火焰狻猊越是烧得和*图*书凶猛,左扑右跳,却将这场间大片的青色雾气给全部烧了去,而它的露面也引来了众人惊叹。
两方交战,束手束脚的,哪里能够痛快?
周遭一片雾气腾然而起。
铁冠道人不行,这儿的大部分人,都没有了信心。
剑气呈现出扇形,朝着我这边陡然射来过来。
而被酒陵大师给救下来的铁冠道人奋力挣扎了一下,离开了大师宽厚而温暖的怀抱,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自觉丢人。
不但连人,就连气息都消散了去。
我扮惯了猪,可不想当大老虎。
我强忍着右臂的酸麻,将三尖两刃刀一收,化作了刀丸,藏于剑眼之中,而那火焰狻猊也在须臾之间消失不见。
而这个时候有人说道:“你且莫猖狂,这儿还有青城三老呢!”
更可恶的,是那头火焰狻猊,它并不甘心出来一趟还打酱油,故而显得特别的积极,不断在铁冠道人的身后腾挪跳跃,时不时喷出一大口浓烈炙热的火焰,弄得那老头子一头一脸的灰。
铁冠道人一身业技,想必是厉害无比,然而给刚才那黑龙给吓了一跳,发挥多少有些失常。
还有谁?
我束手而立,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不过我也不慌,当下也是将手中的三尖两刃刀给举了起来,往前猛然劈了过去。
重瞳子出手,手指在我的刀尖之上轻弹了一下,一股恐怖的震动从刀尖传递而来,我差点儿就握不住刀子,而随后他发现我并没有斩杀铁冠道人的意思,睁开了眼睛来,朝着我报以歉意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