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大时代的小虾米

第三十一章 复杂

我叹了一口气,说话儿是这般说,但她是最了解那个久丹松嘉玛的人,我们需要她的帮助,想要将这个女人杀了,给蛇婆婆报仇,我们就得借助她的力量。
最毒妇人心,女人一旦被仇恨给吞没了去,就会迸发出让人为之惊叹的恐怖来。
如果按照她的说法,我应该很快就能够找到师父了,而这不正是我一直以来的理想和希望么?
啊?
对方仿佛魔鬼一般,提出的条件充满了诱惑性,我深吸了一口气,说我需要考虑一下,然后告诉你。
我在这个时候,有些犹豫了。
在这儿打不了电话,需要前往青城山镇。
我看向了老鬼,他点了点头,说好,我随时看住她,不会让她有任何异动。
黄养鬼凝望着我,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们放了她,我便把你们的师父南海剑妖那老头交还给你们。”
一路上我们都在小心翼翼地四处观察着。
这个时候老鬼开口了,说我们无法决定她的命运,还是让她自己来抉择吧。
啊?
久丹松嘉玛说道:“三天,我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三天之后没有回复的话,这个女人任你们处置,而你师父,我将会将他最后的一缕神魂给掐灭,化作飞灰,永远都无法轮回。”
那女人扑哧一笑,说你们不是正在找我么?
他在信息里告诉我一件事情,之前出山时抓到的那个猥琐嫌疑人交代了,他是邪灵教的人。
因为我从来不会想着怎么去说服他,在很多无关和_图_书原则的时候,他总会尊重我的意见,而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也总会义无反顾地站出来。
黄养鬼摇头,说不知道,她从来不会告诉我全部的事情,只会吩咐我执行任务——在她的眼里,我只是一把刀,而不需要知道太多的事情。
我沉吟着这时间,回头看了小米儿一眼,说刚才到底怎么回事?
我豁然开朗,说所谓三天,或许会传达出一个潜意识,那就是她也许三天之后才会有行动,但实际上,在事情早已准备妥当的当下,她们今天晚上,或者这两天,就有可能开始行动,对么?
而即便是能够开机,也是没有任何信号传播出去的。
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纷纷扑上前去,将她给按住,而小米儿也赶紧过来查看,脸色变得十分紧张,说不好,那食脑虫变得异常活跃,应该是有人在试图控制它。
邪灵教?
说罢,黄养鬼的双眼一翻,却是昏死了过去。
这个时候我拿出了手机来,发现有十几个未接电话,以及一条短信。
这声音比起黄养鬼的干脆利落来说,多了几分娇媚。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问道:“黄养神到底什么时候会进攻?”
听我说完这些,黄养鬼脱口而出:“缓兵之计。”
因为我想起了鲲鹏石的事情,知道诺言对于这个布置来历的女人来说,完全如同狗屁一般。
我们开始绕着路,然后往青城山镇的方向走去,这个时候太http://www.hetushu.com阳已经快要落山,晚霞映照在群山之中,染上了一层辉煌的金色。
在她的心理,可以不顾一切达到目的,而这过程中,绝对充满了欺骗以及谎言。
说话的人,不是黄养鬼。
我愣了一下,说什么意思?
因为从黄养鬼口中得知了敌人的规模,我们显得很谨慎。
我睁大了眼睛,深吸一口气,说你是黄养神?
走到半路的时候,黄养鬼突然间就摔倒在了地上去,然后抱着脑袋,拼命地打滚,痛苦不已。
我将我的理由告诉了老鬼,听到了我的坚持,他选择了妥协。
她的表情显得也十分的平静和冷漠。
小米儿说道:“如果是为了她好,此刻最应该做的,就是将她带离此地,带回麻栗山,回到万毒窟或者虫原去,让她在一个那女人永远也找不到她的地方,让她慢慢地调养,将食脑虫给驱逐了去,从而恢复正常的生活。”
这是他作为朋友,最让我感到舒服的地方。
老鬼背着黄养鬼,走了十几分钟,黄养鬼终于从昏迷之中醒了过来,睁开了眼睛,艰难地开口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况且我们这个时候也分不出人来,护送黄养鬼离去。
黄门郎啊?
黄养鬼说道:“那女人诡计多端,从来不走正途,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目的的,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深思熟虑的,她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将我给找回去,而是筹谋已久的计划——为了这个计划和图书,她已经谋划了好几个月,调集了许多的兵力和资源,绝对不可能因为一个人而中途放弃。她之所以会找到你们,目的只有一个……”
洞天福地之中灵气充裕,对于修行来说是一种极大的好处,而唯一让人为之头疼的,就是拒绝一切的电子产品,因为这些东西能够破坏灵气的某些结构,所以被禁制使用。
我们不再犹豫,匆匆赶往青城山镇,一直到日落之后,天色渐晚,终于抵达了青城山镇附近。
我有些为难,一边是有机会走向光明的黄养鬼,而另外一边,则是报仇雪恨的希望。
这样啊?
我明白他的意思,青城山与我们瓜葛不大,没必要为了这个宗门而放弃机会,因为如果内奸被抓,黄养神很可能就会中断接下来的任务;但如果一切如常的话,她或许会冒险而动,这样子我们才会有机会找到她,并且干掉这女人。
我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们去青城山镇,将这个消息通知到王童那里去。”
在这一片区域,被某种莫名的东西给影响着,使得我无法使用正常的电子产品,包括手机。
久丹松嘉玛冷笑了一声,说小朋友,我没兴趣跟你作愚蠢白痴的普及工作,我只需要告诉你一件事情,这个女人对我的计划很重要,如果你愿意将她交还给我的话,我将会将你师父给送还过来,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你说可以么?
刚刚被人冤枉,从监狱里跑出来的老鬼更加倾向于默和图书不作声、伺机而动,但我却不同。
久丹松嘉玛?
这样的长者是我为之敬服的,即便是只为他们,我都必须尽到提醒的义务。
听到这话儿,我也表达了默认。
三天?
女人说道:“你们可以叫我黄养神,也可以叫我久丹松嘉玛。”
怎么办?
她的瞳孔呈现出一种碧绿色的光华。
我默念了一会儿这拗口的名字,然后问道:“你是怎么办到的,你为什么能够上黄养鬼的身,跟我对话?”
如果是这样,我们反而是害了师父。
黄养鬼点头,说对,她之前所说的一切,都不过是骗人的,唯一想要传达的一个信息,那就是三天。
就在这个时候,痛苦不已的黄养鬼突然间睁开了眼睛来。
我这个时候也想明白了,说声东击西,麻痹心志?
老鬼在大部分的时候,都会保持沉默,而即便是有自己的意见,但都会尊重我的选择。
或许如果我答应了,说不定交换的时候,对方就会派人将我们给直接剿灭了去,也有可能会交还一个死去了的南海剑妖给我们。
我给她解释,说那个女人,自称久丹松嘉玛,她在此之前,上了你的身子,通过你的口,告诉我们你对她的计划十分重要,希望能够用师父的神魂,换回你——我没有答应她,但也没有拒绝,而她留给了我三天的考虑时间。
我有些诧异,说你不是说她能够有三天清醒时间么?
信号盲区。
老鬼疑惑地说道:“需要么?”
我在青城山上,虽然见和-图-书过了无数傲慢无礼、狂傲之大的人,但也见过许多本性良善的修行者,特别是青城三老。
而若是让她自己离开,只怕她下一分钟就会受不住食脑虫的控制,重新投入了久丹松嘉玛的怀抱之中去。
黄养鬼说对,然后说道:“她不会将师父藏在身边,最大的可能,我觉得应该会在荆门黄家那里。”
我打开短信,瞧见是王童发过来的。
小米儿说那是在没有外物干扰的情况之下,如果有人介入其中,我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模样。
黄养鬼一脸苦涩,说道:“虽然羞于启齿,但我认为父亲应该跟她展开了全面的合作,逼问南海一脉法门的事情,我觉得似乎是我父亲更加热衷一些……”
那女人似乎猜测到了我心中的犹豫,直言不讳地表明道:“你放心,我会让你们验过货之后,才进行交换的,而且交易的地点随你们指定,我会派一个手下过来与你们交易,不会有任何折扣……”
小米儿说有人在她的脑子里种下了某种接收信号的东西,与食脑虫不一样,是关于灵魂结构的层面,这个是我无法控制的,也意味着,她随时会发生任何状况。
听到对方的提议,我的心当下就是动了一下。
我有些惊讶,说你家?
我心头一跳,示意老鬼将地下的黄养鬼给控制住,然后问道:“你是谁?”
然而我却并没有头脑发热。
我想到了一个最佳的通知者,于是拿起了电话来,没想到拨打过去的时候,根本没有半点儿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