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一章 宋老爷子

然而此刻,我却连抬头强笑的心思都没有。
我并不想听这样的话,但是军机跟民航到底不同,空间狭窄许多,躲肯定是躲不过去的。
就比如黑手双城,他也曾经无数次受惠于王红旗。
尽管他们的心底里翻腾着各种各样的愤怒,但是飞机之上,却突然间消停了许多。
小李与雪君姑娘简单说了两句之后,转身离开,而我这才带人走进了房间里面去。
唰!
宋老爷子,我听黑手双城说他此刻在京都郊区的一处秘密疗养院里,也就是他提出来想要见我的。
不过这世间,许多人从来都只会考虑到自己的感受,而从来不会留意旁人的情绪,所以当碰壁离开之后,不断有细碎的议论声传到我的耳中来,什么高傲了、冷漠了、自觉了不起之类的刺耳话语,便从彼此的对话之中嘀咕了出来。
此刻的她,想必也是处于巨大的悲恸之中吧?
我点头表示感谢,小李十分客气地摆手,然后在旁边等待着。
那几人愣了一下,说什么意思?
我伸出了手,与老鬼和小米儿相握,深吸一口气,说好,我知道了。
老鬼这人除了在我和几个有限的朋友面前之外,天生就有一些冷,此刻站在这几人的面前,居高临下,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的意思是,倘若你们在特么的说一句话,我就打开舱门,将你都给扔下去;而在此之前,我就想问一下你们——会飞么?”
听到向来拙于表达的老鬼说出这么一和-图-书段煽情的话语来,我心中忍不住泛起了几分感动来。
珍惜眼前人。
这一句话说出来,现场一片沉默。
所以我强忍着,只不过脸色却越发的难看起来。
若不是有老鬼和小米儿在旁边不断安慰我,只怕我当时就已经崩溃了。
有人认出了我们来,上前过来攀谈,想要从我口中得到一些消息,以及第一手资料。
我心情极度恶劣,却不想惹事。
门一开,立刻有一股古怪的味道飘散出来。
而即便如此,天池寨经此一役,基本上已经算是残了。
我看了一下对方的工作真,上面写着李荣,点了点头,有些奇怪地问:“朱副局长?”
我说好,我们先去见宋老爷子。
死者将在明天统一入葬,而伤者则留在了长春和京都的两处医院里就诊。
之所以前往京都,而不是长白山,是因为长白山天池寨已经毁了。
没有了天池寨,留在长白山并无意义,而且还需要时刻担心我那混蛋老弟杀回来,再造恶孽,所以天池寨残存的人员在宋老爷子的嘱咐下,先是抵达了长春,然后又转折到了京都来。
我硬着头皮往里面走,瞧见房间中间的床上,躺着一个双臂缺失,瞎了一只眼睛、浑身插满了管子的老者。
男子出示了工作证,说你好,我是宗教总局中央办公厅的小李,受朱副局长的委托过来接您。
我当天早上就在黑手双城的陪伴下,办理了取消隔离的手续,然http://m.hetushu.com后前往锦官城的军用机场,办理手续之后,与老鬼、小米儿一起乘坐飞机,前往京都。
瞧见他这般的模样,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小李十分干练,我决定之后,他立刻带领着我们出了机场,然后上了一辆黑色奥迪,让司机朝着京郊的疗养院开去。
一路无语,行了一个多小时,到疗养院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雪君姑娘带着我来到了二楼角落处的一个房间前,有个白大褂对我说道:“老爷子在里面等你,你进去吧——不要耽搁太久,他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
一路的航程显得十分宁静,一直到抵达了机场,那几人在下飞机的时候,被老鬼威胁过的那家伙终于忍不住了,冲着我们气呼呼地说道:“你们记着,我会跟上面投诉你们的,等着。”
简单一句话,让这人,和他身边同仇敌忾的几人都哑口无言。
如果没有我,或许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王钊作为我在这个世间唯二的亲人,他变成这个样子,让我实在是无法接受。
我此刻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赶往京都,从宋老爷子的口中听到第一手的资料,然后再决定这件事情到底该怎么处理,而不是在这里跟人大闹一场,然后又招惹出一大堆的是非来。
我点头,说对。
他走到了那几个因为被我漠视而变得同仇敌忾的家伙面前,咳了咳,然后说道:“几位,请问一下,你们会飞么和图书?”
小李说就是总局的朱逸朱副局长,他是您大爷爷王红旗之前的老部下,与宋老爷子也是十分不错的朋友,这一次天池寨出事,他代表总局全权处理此事……
此刻已经是十一月,万米高空之上,天寒地冻,大概是冰冷的金属质感让那人感觉到了几分害怕,他沉默许久,态度终于软了下来,点头说道:“我错了,错了,开玩笑而已嘛。”
所以即便是王红旗从不露面,生死不知,但总是有一脉香火渊源的,不可能不管他们。
我没有多问,表示知道,而小李则跟我介绍起下面的行程来:“明天是天池寨事件中牺牲同道的追悼会,天池寨的王蛮同志也将于此下葬,朱副局长的意思是你最好能够参与;另外宋老爷子这边中午醒过一会,听说找到了你,希望能够尽快见你一面……”
我在下飞机之前,调整好了心态,出来之后,有一个穿着黑色中山装的男子迎了过来,恭声询问道:“请问是王明先生么?”
众人的面目变得无比僵硬,有一个似乎是青城山的人员忍不住站了起来,冲着老鬼说道:“你什么意思,你是想杀了我么?来啊,邪灵教都没有弄死我,你有本事就杀了我……”
宋老爷子……
啊!
疗养院的条件十分不错,雪君姑娘先招呼老鬼和小米儿在客厅坐下,然后对我说道:“爷爷在二楼,你跟我来。”
我没有进去,而是打量着雪君姑娘,发现她虽然极力装作冷静,但颤抖的和-图-书身子和极力伪装出来的坚强,还是出卖了她。
经过这几天的整理,天池寨的废墟已经翻过了一遍,死亡的人数也统计有一百二十多人,失踪二十余人,伤者两百多,只有两百多人没有在这次变故之中受到伤害。
在这样低落的情绪之下,我哪里还有心思来迎合旁人的喜怒?
这段时间因为邪灵教的事情,两边的来往还是挺多的,所以航班和时间上面也都好安排,费不了多大的事情。
没过一会儿,门那边传来了脚步声,打开门之后,雪君姑娘那张恬静美丽的脸就出现在了我的跟前来,瞧清楚了我们之后,她并没有往日的亲切和熟悉,而是平静地说道:“进来吧,我爷爷在等你。”
哦。
又一声响,老鬼将人给送回了座椅上,然后冷漠地拍着他的脸,平静地说道:“有的大人物,不喜欢开玩笑,比如我,懂?”
就在这个时候,老鬼站了出来。
我听到老鬼这般狠戾的话语,忍不住笑了一声,说你何必跟他计较?
黑手双城给我安排了从锦官城前往京都的军用飞机,时间是当天下午。
老鬼转过身来,看着我,说老王,我要你记住一件事情,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和小米儿,都是你的亲人,你可以不用在乎别人的想法,但是请记住,我们一直都在。
与我们同机的,还有部分参与青城山围剿一战的伤员,以及一部分需要返京汇报的工作人员。
说句实话,从一开始黑手双城的口中听到了天池寨和*图*书的事情,我整个人的情绪都处于极度的低落状态,一来是懊悔,后悔将那来历不明的龙珠留给了我弟弟王钊;二来是自责,觉得这一切的事情,都与我有关。
若是往日,我或许会应付两句,不指望交上朋友,只求不得罪别人。
天池寨是王红旗的起家之地,虽然他入了中央之后,一直不让天池寨的人前往宗教局入职,避免被忌惮的危险,但他还是收了几个徒弟,有着一些门生故吏。
小李引着我们来到了那风景如画的疗养院中一处独栋别墅面前来,按响了门铃,然后对我说道:“宋老爷子和他的家人,想必你也都熟悉,我就送到这里了,今天你们就在疗养院里休息,等明天,我再过来接你们前往八宝山。”
毕竟,家没了。
我跟着雪君姑娘上楼,想跟她说两句话,却不知道从那儿开口。
我点了一下头,知道这位朱副局长应该是王红旗在总局的心腹。
而许多收到惊吓的人员,走的走,散的散,留下来的并不多。
一想到这里,我的心就如同刀绞一般。
那人撂完狠话,匆匆而走,而老鬼则送了他一个大大的中指,冷然说道:“法克尤!”
他的话语还没有说完,便被老鬼给一把抓住了脖子,下一秒,两人已经出现在了舱门口,老鬼将他的脑袋抵住了冰冷的舱门,一字一句地说道:“邪灵教没有能够杀死你,很遗憾,不过死在我手里的邪灵教,比你见过的还要多得多,你觉得我是在跟你开玩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