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七章 月光祝福

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一方面是月神诅咒的缘故,而另一方面,也是心痛王钊的堕落。
轰!
不好,西方传说中,龙性本淫……
一股恐怖的本能龙力从我心中升腾而出,我将面前抓着我脖子的那女神给猛然扑倒,然后伸手将对方身上的衣服给扒了下来。
这样拖下去,我恐怕又要晕倒了去,而一旦晕倒,失去了意识,我很有可能就会变成白痴。
不知不觉,又到中旬了。
除了哀怨,里面还参杂着太多太多的情绪,有愤怒,有憎恶,有惊恐,然而又带着几分愉悦、兴奋、迷醉和依依不舍……
我不知道,但是却明白了一点,那就是我再也不用害怕月圆之月的月光,我从那儿再也感受不到诅咒的力量,唯有源源不断的祝福。
月光之祝福……
她说的自然不是中文,但是我却听得分明:“又是你,又是你,卑微的人类,你居然想要将我的诅咒转化成弑神的力量,到底是谁给了你勇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我听到了那女人轻轻的哭泣声。
我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到了身体在这一刻,拥有着前所未有的强壮力量,知道自己这一回算是赌对了。
老鬼说你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了,若是如同你弟弟一般,过犹不及,那可就不对了。
一股恐惧的女声在我的脑海里尖叫起来:“哦,不,你身上怎么会有提亚马特的气息,天啊,不要,不要剥光我的裙子……”
http://m•hetushu.com管脖子处传来了近乎于窒息的感受,但我却知道这不过是对方在我脑海里面的投影,并非真实。
这是意识对意识的交流,却也是灵体对灵体的侵略。
老鬼自知说错了话,没有再劝我,而是说道:“我和小米儿给你护法吧。”
这声音充斥在我的整个脑海中,那一刹那,我突然感觉到了无边无际的恐惧。
南海降魔录的后遗症,我从疯道人的那儿弄得十分清楚,也知道继续下去有可能会发生的后果。
当初的疯道人,便也是这般的情况。
南海降魔录在此刻疯狂扭转,每当坚持不下去的时候,龙脉社稷图就会从中涌出一股子的力量来,与其进行消磨。
既然如此……
深邃无底的深渊之中,升腾出蔓延千里的恐惧。
老鬼忍不住呸了我一口,说你特么的叫声那么淫荡,搞得好像拍小电影一样,她还小,影响实在是不太好……
我摆手,拦住了他,说不用,今天我就在外面待着了,它来多久,我就耗多久……啊!
因为此刻的情况与往常的月圆之月并不一样,我的身体里承受了太多的痛楚,这使得身体下意识地想要忘却这种可怖的精力,从而会出现选择性的失忆。
它凭空悬浮,引爆了最为恐怖的力量,然后展开双翅,遮蔽了天空,截断了虚空之上那源源不断的力量贯注。
轰……
话是这般说,但痛楚却一波又一波地疯http://m•hetushu•com狂侵袭着我的神经。
就在我强行运转南海降魔录的时候,突然间虚空之中,有一股磅礴的力量在两界之间,构建了一座天桥,连接了彼此,我觉得自己的脑子陡然炸开,然后那之前露过面的月光女神出现在了我的眼前,面容狰狞地冲着我怒吼。
这是一种近乎自虐的修行,它与行气于身、日积月累所不同的,是进展迅速,越是痛楚,修行的积累就会越发的精深,然后变成了我身体里实实在在的力量。
我不想再贫弱下去,我不愿意再当做一个棋子,被别人操控来、操控去。
我连说话的气力都没有了,根本叫不得别人过来帮我。
那月光女神伸出手来,猛然抓住了我的脖子,冷然说道:“你这是在悬崖间走钢丝,稍微一不注意,就会跌落万劫不复之地,知道么?”
而在于诅咒力量磨砺的过程中,我的神经开始变得坚如钢铁。
它能让我的战斗力变得更加的强大。
皎洁的月光洒落在了我的身上,这一刻它不再是腐蚀人心灵的硫酸王水,而是最为圣洁的存在,无数光芒浮现,将我身体里所有的伤痕都给消融,身体复原,仿佛有源源不断的力量传递到了我的身体之上来。
我突然间低下头来,龙脉社稷图之上,一股来自于英吉利海峡的西方龙气狂涌进了我的身体里来,随后填充到了我的脑海里。
我沉下心来,开始集中全力与月光之中的和_图_书诅咒对抗。
老鬼噗嗤一笑,说给我赶到房间里面去了。
我抬头望着头顶上的那轮圆月,感觉到身体开始发生了变化,皮肉在这一刻不断翻滚蠕动,有一股恐怖的力量从月光之中诞生,并且融入我的身体里来。
我的记忆不由得回想到了在长白山下市集里瞧见我老弟时的情形,那个时候的他初步接触了修行这门行当,心中充满了对未来的崇敬和自豪感。
然而这个时候的我,脑子里去浮现出了两种情绪来,一种是对我那傻弟弟、世间唯二亲人的爱,还有一种,就是对他化魔背锅之后的愤怒。
……
我感觉到自己在飞速的坠落,无尽的深渊之下,还是无尽的深渊,如此连绵不绝,漫漫长,仿佛永无止境。
我终于熬了过来,只不过……
这样的痛苦是让人绝望的,一旦持续下来,就无法停止下去,因为此时此刻的我,全身的表皮都已经炸裂开去,鲜血横流,宛如一个剥了皮的怪物。
那哭泣声拨动了我的心弦,让我变得麻木的意志稍微苏醒了一些,然后我听到了幽幽地哀怨声来:“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我盘腿而坐,然后在心中默念起了南海降魔录来。
我瞧见老鬼似笑非笑的模样,忍不住问道:“小米儿呢?”
这是一种转化,将龙脉社稷图中不属于我的龙脉之气,通过南海降魔录的转移,变成了我身体里实实在在的劲气。
进行到最后的时候,我突然http://www•hetushu•com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空虚,心灵深处升腾出了许多的愧疚感来,而自己却陷入了无尽的深渊之中去。
不知道为什么,我没由来地感到了一丝燥热,随后一股抑制不住的奇怪心思充斥了我的全身。
我瞧见老鬼关切的目光,忍不住抬头,瞧见头顶上的月亮,却是已经西斜了去。
我的脑海里掠过一丝理智,然而迅速泯灭了去,强大的力量之中,有一个强壮而巨大的生物浮现,它有着如同城堡一般巨大的身子,蝙蝠的翅膀、强健有力的四肢和通体金黄的颜色,它的尾巴长而蜿蜒,尖牙如剑……
我望着那美得不像人类的女神,冷然说道:“不就是杀了一个信仰你的女巫么,至于这般每月一次的折磨我么?老子不是随便挨欺负的人,你若是继续,我就拿你来当磨刀石,将你的力量,源源不断地转化为我自己的力量。”
老鬼瞧见我爬起来,盘腿而坐,脸已然变了模样,略有些担心地问道:“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的话就别硬撑,这样子,对自己的身体会有不可逆转的伤害……”
如果有可能,我也想成为棋手。
受到本能支配的我突然狂笑了起来,说在我的意志世界里,你居然敢就这般闯进来了,当真是可笑,以为我拿捏不了你么?高高在上的神灵啊,让你瞧一瞧,一个凡人的强壮体魄吧……
听到老鬼提起了我的老弟王钊,我的心脏又陡然跳了一下。
黑暗在下一秒消失了,无www.hetushu.com尽的月光洒落在我的身上,下坠开始减缓,然后上升。
然而此刻呢?
听着似乎是一个很美好的能量流转公式,然而这样的过程,却是让人几乎快要发疯的痛苦,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有一种想要放弃的冲动,即便是经历了那么多的江湖往事,我最终却还是有些抵受不住那样的痛苦。
因为我感觉到了自己的弱小,感觉到自己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是根本无法保护自己所爱的人,承担不起别人所期望的责任,所以我只有搏命,只有如此。
我问为什么?
但我最终还是一意孤行。
疯狂的情绪在那一瞬间爆发,我整个人都变得疯狂了,意志拧成了一股绳,将愤怒和恐惧的情绪一下子就倾泻到了对方的身上去。
我跌倒在地,老鬼赶忙伸出手来,说我扶你进去。
我运行了一会儿南海降魔录,稍微稳住态势,方才咬牙说道:“时间紧迫,时不待我,敌人这么多,我如何能够停歇?”
降魔录的气劲狂涌,将那附着在月光之中的诅咒给不断消弭,两军对垒之中,你来我往,此起彼伏,倒也不能说东风压倒西风,只能说是势均力敌。
我瞧见在无尽的虚空对面,有一个女子朝着我投入那哀怨的目光来。
月神之诅咒。
“你看,哥,我一跳两三米……”
啊?
两种情绪的叠加,让本我的意识无比坚定,使得我能够在这一波的意识冲击之下,得以存留下来。
时间到底过了多久?
这个时候,我突然睁开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