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十七章 阳谋齐鸣

事实上,我在过来的时候,就知道这一次的会面肯定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撕逼,我甚至都猜想结局很有可能是大打出手,但却没有想到,第一个动手的,竟然是与此事毫无瓜葛的林齐鸣。
黄明烨的目光落到了人皮面具上,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你的意思,是有人栽赃陷害你咯?”
对方摆足了高姿态,结果一大堆话儿说完,方才发现自己在别人的眼里,连对话的资格都没有。
但林齐鸣却不,他在警告了那人之后,一言不合,直接动手。
打人如挂画。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打脸,难怪我的话语一出,众人就跟死了亲妈一般,立刻爆炸起来。
黄明烨的脸一下子就严肃了许多。
修行者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弱肉强食。
尽管这只是部分人的说法,但也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他指着林齐鸣说道:“你什么意思?你觉得是我们民顾委在挑事咯?”
啊?
这一次会谈,难道就要不欢而散了么?
我伸出手来,指间轻轻一弹,却有一条惟妙惟肖的小金龙从指尖浮现而出。
对方的称呼挺有意思的,并不叫林齐鸣的官职,而是倚老卖老,像上级一般叫林齐鸣为小林。
我扔在了茶几之上,然后平静地说道:“对于你刚才放的影像资料,我没有太多的解释,这个东西你想必也是认得的,毕竟那天你们过来抓我们的人,能够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开火,显然也是做足了功课;这是西川千和-图-书面人家族流传下来的,我相信同样的东西,江湖之上还有很多,所以那几人长得像我们的事情,我还需要多做解释么?”
场面凝固了许久,黄明烨方才转身,回转到了原来的位置坐下,然后对我说道:“这件事情,我们也只是按命令形式,你这边有什么证据,也可以提交出来。”
他们是国家机关的人,但同样也是修行者,修行者自然有修行者的判断法则,对于强者的尊重也是发自骨子里的。
林齐鸣淡然说道:“当天商场的监控资料听说被病毒毁了,不过我们也不是不认识数据还原的高手,所以手头倒是有一份不错的资料;再有一点,王明也不是什么吊丝老百姓,他上面还有我们的老局长王红旗,他父亲可也在那地方守着门呢……”
好汉子。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间就有一只脚出现在了那人的胸口处。
这件事情,实在是太恐怖了。
这样的场面僵持了许久,他终于开口了,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想怎样?”
他生硬的话语让一众民顾委的人都为之凛然,特别是他刚刚说的那一番话儿。
如此变了几次脸之后,他豁然站起,一言不发地朝着茶室门口走去,而民顾委一众人等也是恶狠狠地瞪了我们一眼,然后跟随着离开。
反倒是那黄明烨显得十分淡定,他没有理我,而是看向了旁边的林齐鸣。
这是阳谋,光明正大的阳谋。
虽然在之前的交手中,民和图书顾委就已经对我的实力有了一定程度的估计,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我竟然能够与邪灵左使黄公望打成平手。
黄明烨额头的青筋一直在跳,双眼死死地盯着林齐鸣,眼神似乎在那一瞬间,变得无比阴冷。
他这一下,着实有些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自己的,和战友的。
黄明烨睁着眼睛,说这一次会谈,可是你们宗教总局力促而成的,怎么着,是奔着往毁了去谈么?
黄明烨听到,回过头来,盯着林齐鸣说道:“你威胁我?”
人家可是刚刚从战场赶回来的,身上还留着血。
这一脚出现得实在是太突兀了,以至于那疤脸汉子完全都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仿佛被那火车给撞到了一般,倏然飞起,然后重重地撞到了墙壁上面去,发出了重重的一声响动来。
就在黄明烨带着民顾委众人负气而走的时候,林齐鸣却慢悠悠地说道:“黄委员,你要走,我也不拦着你,不过有一句话我得跟你说清楚,你出了这个门,双方就没有回缓的余地了;而你不要忘记一件事情,先前民顾委对王明等人的抓捕,在程序上面是非法的,也就是说他可以对你们的行为视之为谋杀,讲道理,他如果要找回场子,闹到天上去,都是有道理的。”
我瞧见他的状态,知道气焰已经给林齐鸣打压得差不多了,没有再为难他,而是从怀里摸出了一个东西来。
在众人为之迷醉的目光中,我淡然说道:和_图_书“我大爷爷找我,你们若想要查证,直接去找王红旗就是了。”
疤脸汉子十分嚣张,说指你又怎么样,别以为就只有你在为国奋战,老子我……
砰!
老马是技术官僚,过来斗嘴皮子的,宗教总局在这儿坐镇的,却是在旁边几乎一言不发的林齐鸣。
民顾委就算是再有脾气,也不可能跟这样的人去硬刚正面,因为这样简直就是在自取其辱。
他这一脚赢得了我们的尊敬,而也让民顾委一众人等大为惊讶,原本还有几分淡定的黄明烨顿时就有些气急败坏了,冲着林齐鸣喊道:“你这是干嘛?”
黄明烨有自知之明,没有再多说了,然而那个满脸煞气的疤脸汉子却挤到了跟前来。
他不耐烦地说道:“都说了让你们自己谈了,为什么非要我来说?老子特么的刚刚在西南浴血奋战过来,身上到处都是暗伤呢,好多同僚的葬礼都没有来得及参加,就过来管你们这些勾心斗角的破事,还要我怎样?”
那人砸在墙面上之后,仿佛贴在上面了一般,过了几秒钟,方才缓缓地滑落下来。
我冷然一笑,说这事情你其实心底里是清楚的,就算不清楚,去问问所谓的被害人黄门郎,还有你们的头儿黄天望,也应该会了解,还有什么问题要问?
林齐鸣双手一摊,说你们谈呗。
那是一张人皮面具。
林齐鸣听到这话,皱起了眉头来。
疤脸汉子甚至是杀气腾腾地猛然拍了一下茶几,将那木茶几拍得木和*图*书屑飞溅开去。
说这话儿的时候,他的语气已经变软了许多。
林齐鸣一脚踢出去,却在民顾委众人虎视眈眈的注视下,又坐了回去。
没有人认为林齐鸣在说谎,事实上走到了他这个位置上的人,已经不屑于用阴谋诡计来行事了,而是光明正大地将所有底牌摆了出来,让你接招。
林齐鸣倒也淡定,端起了茶盏来,轻轻抿了一口茶汤,然后平静地说道:“我什么意思?我就是过来撮合一下你们双方和解,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斡旋的地方而已,我个人是没有什么立场的,你们谈,你们谈……”
好厉害儿的手段,这是八极拳最高的境界,使得那刚猛凶狠的拳法一下子就变得颇有艺术感来。
林齐鸣眼观鼻,鼻观心,平静地说道:“不要拿手指指着我。”
有人认为,邪灵左使黄公望的实力,如果非要找一个对比的话,至少能够排在天下十大的中游水平。
他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平静地说道:“没什么,帮你们管教一下自己的手下,最近什么十三太保啥的,尾巴翘到了天上去,实在是太没谱了,就刚才那一位,还当人面喊出黑手双城算个屁的话语来,请你告诉他一下,别说黑手双城,就是我,一个指头都能够掐灭他。”
砰!
说起来,那国字脸打出现在我们面前,从骨子里都散发着一种前所未有的高贵,颇有一种我们在这儿,可是给足了面子,让你好好解释一下,我们满意了,你和*图*书方才能够得以喘息。
这是何等的屈辱?
黄明烨听到这话儿,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阴晴莫测起来。
邪灵教之所以强大到让人害怕,并不仅仅只有掌教元帅小佛爷一人厉害,而是麾下汇聚了许多当世间的邪道巨擎,而那邪灵左使黄公望则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而且现在还是他处于上升期最关键的时候,按照中国人传统的中庸心态,这个时候四平八稳、和和气气的过去,是最重要的。
黄明烨指着我,说他不是说了么,我没有资格跟他对话。
却格外强大。
我嚣张到没谱儿的话语,让那国字脸黄明烨脸色顿时就是一变,而在那一瞬间,旁边陪坐的疤脸汉子、戒疤光头和黑衣女人,以及之前被老马痛斥过的墨镜男洛峰,几乎是不约而同地霍然起身。
那么也就是说,他们面前的这个隔壁老王,应该也有同样的实力?
小林?
黄明烨说道:“那天夜里,你们去了哪里?”
简单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震撼不已。
他冷着脸说道:“小林,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林齐鸣和和气气的时候,就好像是一个人畜无害的邻居大哥,然而突然发起飙来,给人的感觉却颇为强悍。
林齐鸣说你得理解人家,毕竟平白无故摊上这样的事情,搁谁心里也烦——对了,忘记告诉你们了,别以为民顾委权力大,就能够随意拿捏人家,你们也知道王明刚刚从青城山折返过来,在那里,他跟邪灵左使黄公望交过手,五五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