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龙脉往事

第六十八章 困于牢笼

瞧见正主的那一刻,我没有任何犹豫就冲了过去,而老鬼则停住了脚步来。
德川信义怒吼道:“……”
很显然,老鬼也生气了,对方来去无踪、毫无顾忌的行为,还有刚才差点儿将我给干掉的事情,已经让他不能忍受。
这个时候的德川信义,身边有六七个黑衣忍者,这些人正在冲击临时指挥部,而以易平为首的一众人等,他们则死死顶在了门口,不让他们进入其中。
当我将那青色恶龙全部收进了龙脉社稷图之中时,德川信义正抓着一把金黄色的太刀,在与凶猛如潮的逸仙刀拼斗。
不知不觉间,我开始泪流满面起来。
对方来势汹汹,我却并不着急,回手来挡。
咔嚓……
虽然到了我这里,已经是弃剑成刀,但刀剑如梦,彼此相通。
若不是老鬼,他已经早就用那五行遁术,撤离此处了去。
我主要的精力都集中在了龙脉社稷图之上,不过对于这狂风暴雨一般的暗器攻击,却并没有掉以轻心。
对方说的是日文,然而我却能够知晓出对方的话语来:“尝尝龙神之剑吧,须比智迩神刀……”
对方的刀术强,但我南海一脉的剑法,也是绝对不弱于人的。
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
此刻他更是将整个空间都给禁锢了住,不让那些忍者通过五行遁术逃离了去。
杀!
感受到了最强的一击被我封挡了去,青色恶龙还给我收了,德川信义整个人都快要疯狂了,m.hetushu.com将手中薙刀残棍朝我猛然一致,然后手往怀里摸去。
一声炸响,德川信义手中的薙刀竟然从从中而断,里面陡然冒出了一股清蒙之气,朝着我猛然喷来。
它既是钥匙,也是一扇门。
我看着面前的德川信义,摇了摇头,拒绝了黄胖子的提议,然后说道:“他在日本也是个有名望的人,我决定,给他公平战死的权力。”
滑步而上的我长刀扬起,以一种最为刚猛的姿势,由上而下地硬拼了一记,而德川信义虽然有着深厚到极点的修为,却从来不习惯正面对敌,他的薙刀斩出,却是从侧面接近,然后猛然一下,想要通过四两拨千斤的手段,将我手中的三尖两刃刀给挑飞去。
逸仙刀。
德川信义仿佛死了爹娘一般的伤心,不过脸上的肌肉却变得扭曲,怒声吼道:“给我去死吧……”
两把刀在半空中对撞,我本以为能够以势压人,却没有想到一击之下,仿佛斩在了宽厚的大地之上。
德川信义怒声哀嚎道:“须比智迩神刀……”
我闻到了龙的气息,而这,正是我最为渴望的。
镇国级高手么?
这些所有的一切,以前传承的时候,它不过是一幅幅的场景,然而现如今在我的心中,却是无数前辈登高而望时,留在心中的感悟。
怎么可以这么嚣张?
不谈忍术,对方这刀术,在整个日本国,我相信也是能够排进前十的,而若hetushu.com是加上这一身诡异莫测的忍术,以及坚忍诡异的心思,当真不愧是镇国级的高手之一。
这除了是卡帕多西亚的种族天赋,恐怕还跟他手中的血匙有关。
德川信义冲了上来,薙刀绕过了我的三尖两刃刀,朝着我的身上斩来。
德川信义手持金色太刀,像一头困在笼中的野兽。
他的目光,恶狠狠地看向了老鬼。
战斗在一瞬间打响了去,紧接着双方站立的地方都开始崩塌,走廊裂开,十几招之后,旁边的墙壁也终于崩了去,然后我与德川信义两人往旁边一跃,都跳到了宾馆前面的空地上来。
三尖两刃刀。
这种手段,用一句话来形容,应该就是遇强则强。
特别是你的薙刀。
易平果然不愧是特勤四组的组长,在我看来,手持一把黯淡无奇长剑的他,却拥有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我的脑海里,只有意境。
德川信义显然是跟他有过交手,但双方却都没有太过于顺利。
这是卡帕多西亚的种族天赋,当初在巴黎的时候,威尔的兄弟,我们遇到的第一个卡帕多西亚,就曾经在晴朗的天空之中,招来了乌云,让整个天空都变了颜色,从而达到了白天行走的目的。
双方没有一人愿意后退,于是便堵在门口而战。
对方的手段纯属无比,显然是经过了难以计数的练习,这才有了如此的得心应手,刀出入风。
有那“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意境,m•hetushu.com也有“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美景,然而更多的,是广阔无垠的大海,深蓝而神秘的深海,波澜壮波的风浪,飓浪狂飙中的动荡小舟……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已经是刀术一道的宗师人物。
这位第一忍,在日本,是镇国级高手,但在泱泱中华,也不一定能够肆意而为,或许他的实力超出了易平,但还没有达到远远胜之的程度。
他用纯正的法文吟唱了起来,最后的那一刻,他的声音震天摄地,将整个空间都给封住,轰鸣不断:“想走?没有那么容易——我以死亡一族卡帕多西亚的名义,命令这空间,封禁住吧,我要在这里,掀起无边杀孽……”
不过不得不说,我们来得相当及时。
南海一脉的上一代,出了四个卓绝之辈,分别是妖、魔、鬼、怪四人,全部都是以“剑”为名,从这一点上来说,就能够看出它的传承。
不过作为日本的镇国级高手,你对于我来说,应该也还是有所意义的。
它曾经感动了南海一脉的无数前辈,现如今又开始感动起我来。
逸仙刀迟迟不出,是因为我之前中了《斩神诀》的圈套,多少也有一些心有余悸,然而此刻终于迸发出来,却爆发出了最为犀利的锋芒来。
飕、飕、飕……
你不是死在我手下的第一个对手,也不是最后一个。
而当我们跃出去的一瞬间,一直都显得十分沉默的老鬼突然怒吼了起来。
念出最后一句的时候m•hetushu•com,天空之上突然响起了落雷来,随后头顶上的青云之气陡然压下,将整个炁场都给凝固了住,一股无边血海的肃杀之气蔓延在了整个空间之中。
铛、铛、铛……
这薙刀是日本长柄武器的一种,又作眉尖刀,柄长、刀幅宽,就仿佛长刀之上接了一根长棍似的,十分古怪,不过当他舞弄出来的时候,上面的寒光却凛然逼人,显然也是一把名器。
他开始尝试着朝周边建筑躲去,结果逸仙刀咄咄逼人,丝毫不给他半点儿空隙。
老鬼刚才的沉默,竟然是为了将整个空间都给封住。
而这个时候,老鬼、黄胖子,还有易平等众人都料理掉了其余的闯入者,落到了狼藉满地的平地上来,将这个曾经有着辉煌名声的日本第一忍给团团围住了去。
这气息凌厉无比,充满了无边杀机。
与寻常人交手的时候,它还会有型有款,有招有式,然而真正与巅峰高手交战的时候,却是心中无招,手中亦无招。
不过我并没有让他能够如愿。
刀还是原来的刀。
我一刀递出,德川信义居然回过身来,手中往黑暗中一捞,拔出了一把薙刀来。
突然间,对方的薙刀之上,竟然浮现出了一条青色的真龙来,龙身之上,却是青色鳞甲,比起我之前所见的真龙,似乎又少了几分韵味,而多了十二分的狠戾和凶猛。
前面两句话是中文,然而后面的话语,却是带着一种浓浓巴黎腔的法语。
落地之后的我双眼死死盯住了面前和-图-书的敌人德川信义,不过余光出却能够瞧见许多的东西。
我收去龙脉社稷图的那一刻,他也爆发了。
人未至,我的刀便已经递过来了。
我的长刀封挡,却挡不住那杀机尽显的青色之气,它化作了一条青色鳞甲的恶龙,朝着我张牙舞爪地喷来,眼看着即将把我给吞噬,这个时候,我却往后退了一步,然后祭出了龙脉社稷图来。
他的门人想要阻止我,不过都是失败了,使得我踩着这个点赶到了现场来。
啊……
随后我听到了几声惨叫声来。
青色恶龙迎风而涨,一瞬间仿佛充斥了世间一般,然而我祭出的龙脉社稷图却在一瞬间化作了万里江山,将其笼罩了去。
这把违反了物理常规的长刀很多人都没有在现实之中见过,甚至以为是长枪,不过极为有特色的刀头却还是让人眼花缭乱。
我流泪,并不是我惧怕,而恰恰相反,我的泪水满面,而德川信义开始感到了恐惧,他变得狂躁了起来,手中的薙刀与我不断交锋,在某一时刻,我的脑海里无数惊涛骇浪而起的时候,三尖两刃刀与其猛然一撞。
我的刀法,其实也是南海剑技。
黄胖子跃跃欲试地喊道:“嘿,老王,要不要我们上来,一起将这个家伙给擒下?”
老鬼的突然发力,让我有了一种再无后顾之忧的安稳,而面对着前面这一位日本第一忍,我突然间有了一种必须要将其战而胜之的冲动。
一串破空之声陡然乍起,他将手里剑与苦无朝着我这边飞射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