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一章 东山刨坟记事

里面有人。
一路辗转,终于再一次来到了荆门。
首先,因为追杀两个无名小卒,屡屡失手,到了最后,反倒是自己的脸给抽得“啪、啪、啪”地响,威风不再,脸面给一落再落。
这儿是荆门黄家的祖坟之所。
这山姓黄。
他是准备打电话通知人。
不过最黑暗的时代其实已经过去了。
然而当它与一个家族联系到一起来的时候,在这江湖上,只要是没有耳聋的人,似乎都有听过。
与寻常所见的墓碑不一样,上面很简单,没有什么墓志铭,也没有孝子贤孙,而是简简单单三个字。
饕餮海。
荆门黄家除了顶端的黄门双杰之外,还有更让人惊恐的猎鹰。
黄胖子说我可不是那帮地老鼠。
我笑了笑,看着旁边说道:“那啥,我们没事儿过来刨人家坟,是不是有点儿不太好?”
这个名头响了半个世纪的家族,有着它最特别的魅力和威慑力,曾经让无数江湖豪雄为之战栗。
我看了老鬼一眼,老鬼朝我点了点头。
太阳落山了,此刻只有一点儿余晖在上面浮现,我不想天黑了再弄,自己个儿慎得慌,于是也不废话,将三尖两刃刀给拔了出来。
这三人,很强,在江湖上算得上是一把好手。
有的人甚至一辈子都没有听闻过。
没有人会想着自己死去之后,坟前还乱闹动静,谁若是来一场坟前蹦迪,要是我,估计都能够气得从坟里面爬出来。
墓碑上面,也没有照片,不过在附和*图*书近,有人结庐而居,瞧见我们过来祭拜,便站了出来。
那人手忙脚乱地从兜里摸出了一个手机来。
老鬼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当自己是土夫子呗。”
《三体3》是一本很不错的书,对于文章的解读和赞美,在豆瓣、知乎、贴吧和各个BBS上面都有无数的簇拥和帖子,这个不多说,我主要看的,是里面的一个情节。
深水王子从远处望去,简直就是宛如山峰的巨人,然而当公主真正来到深水王子的面前时,发现他只比普通的人类要高一些。
江湖第一世家。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虽然黄门郎出殡下葬了,但还是有守墓人的,如果路上被发现了,那可不好。
一个打入三体人内部的伟大先行者云天明,给地球人类说了三个极有可能影响到未来的童话故事。
我们曾经被它如同一座大山那般死死地压着,连气都有点儿透不过来。
南海一脉,从来都是先礼后兵,行事最是敞亮,拜过了死者,而周遭的守墓人也有人明白过来,出声喊道:“贼子,你不就是那个隔壁老王王明么?”
他们也如同死狗一般躺倒在了地上。
能够葬在这里,子孙后代必将蒙受福荫。
听说所有荆门黄家的子嗣,都将葬于此处,而旁人……想都别想,滚开。
我抬起头来,看着远处的落日,一边欣赏着那夕阳之美,一边淡淡说道:“没什么,只是想……开棺验尸。”
唰!
我看着和*图*书与我搭话的老头儿,拱手说道:“大爷怎么称呼?”
他将先前狂奔而走的那个家伙给扔在了地上。
我百无禁忌,直接将那不知道花了多少钱的棺材盖子撬开了来,然后大家都凑了头过来看。
一共四个汉子,脸色阴郁。
现如今,当年叱咤江湖、却又隐藏于黄家深处的主事人,黄家家主黄门郎去世了,而他的灵柩,被埋在了东山上。
荆门黄家的权势,比天池寨更加庞大。
我当初也是这般想的,结果最终跑过来弄死我的,不是邪灵左使,而是黄天望。
上山有两条路,我们走了第三条,也就是穿林而过。
我们平常看物体,越近越真实,而离得远了,看着很小,仿佛微尘粉末。
死者为大,咱是中国人,得守传统。
黄胖子看着这倒下的四人,有点儿郁闷,说还指望着这几个人帮忙挖坟呢——这狗日的黄门郎把坟头修得这么大,而且还砌上了青砖和水泥,这工程量可不小,要搞到什么时候去啊?
对于这座城市,一开始我们并无感觉,它跟这个国家其它的各个三四线小城市一样,并无区别,也没有几人会在意此处。
荆门黄家有这样的权势,因为这儿是荆门,黄家的大本营。
那家伙宛如一条死狗。
老鬼接过来,也拜了三下。
我擦……
然后……
这是对死者的不尊重。
一路无话,上山的过程中,我们能够感受到这东山的气势巍峨,尽管对于风水之事并无太和-图-书多的涉猎,但是却也晓得这儿是一块很不错的福地。
不管我们再艺高人胆大,都得尊重一个事实。
我拜的不是这个人,而是随他一起飘散而去的历史。
在这样的场景中,我们来到了黄门郎的坟前。
大好神器,如今却堕落到拿来刨坟,清源妙道真君若是知道了,会不会气得下来打我?
死人。
我来到了黄门郎的墓碑前,理好了香烛,又整理了纸钱。
老鬼:黄天望?
我们路过市集的时候,带了香烛和纸钱。
黄麓的脸色一变,说你想干什么?
没有人能够忍受得了这样的屈辱,灰发长者与身边另外两人陡然暴起,抽出各式武器,朝着我们拼杀而来。
我:不,这是邪灵左使,黄公望。
但是……
我转过头来,看向了不远处那个脸上有狰狞刀疤的男子,微微一笑,说贱名竟然惊动了阁下?
现如今的荆门黄家风光依旧,不过却再也没有之前那种一呼百应的气势了。
荆门黄家。
书中的解释,说深水王子与公主不在一个维度,故而如此。
此刻太阳正在落山,但见它沉落湖中去,阳光染红了万顷湖面,还有周遭的晚霞,一时间天地间都呈现出一种金碧辉煌的姿态。
再有一个,黄公望死了。
我们几经辗转,来到了东山。
而深水王子也是越近越真实,但离远了,越远越大,宛如山峰巨人。
一瞬间,他跑出了百米远,朝着山下狂纵而奔。
这些猎鹰是荆门黄家的鹰犬,为了http://m.hetushu.com黄家的势力扩展,立下了汗马功劳,做过了无数恶事,而这些恶事,却都因为荆门黄家上下打点、黑白通吃的缘故,都淹没在了风尘之中。
关于“深水王子”,文中是这样描述的——“他顶天立地站在岛上,像海上的一座孤峰……”
我恭敬地说道:“原来是黄家人,各位应该也知道,死在我手里的黄家人无数,今日是在死者面前,我不太希望见血,所以希望各位能够配合一点儿,不要让我为难,好么?”
下了车,我们四人相互看了一眼,颇有一种我胡汉三又回来了的得意感。
可见荆门黄家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节操掉了多少。
东山是长湖东边的一处山丘,风景优美,方圆百里,没有比它更高的地方。
尽管彼此见面,恨不得拿刀子对砍,但如果里面躺着的,果真就是黄门郎,这个一代枭雄倒也受得住我的这三拜。
火焰从手指间浮出,将一应冥食之物点燃,然后放在了墓前,这个时候守墓人之中的一个灰发老者走了过来,朝着我们长身一鞠,说各位是哪路江湖好汉?
没有一个人死,我们此番前来,正如同我刚才所说的,不想见血。
黄麓盯着我,冷冷说道:“你想干嘛?”
坟是新修的,大气宽敞。
我们来到山上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灰发老者冷着脸说道:“黄麓。”
王国的新画师。
接着是黄胖子。
真龙也是如此违反世间的物理规则,越远越大,充斥整个天空。
和_图_书出手的是黄胖子,玄铁剑倏然而起,剑尖将对方手中的手机给直接点落在地了去。
然后我打了一个响指。
不过还别说,挺好用的,三两下,那棺材就给弄出来了。
然而……
有人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我说贵家家主黄门郎欠我一样东西,一直没有还,之前我有点儿忙,一直顾不上,现在腾出手来了,没想到他却先我一步走了;本来呢,我应该找黄家的继承人来问这事儿的,不过有人告诉我,说你们家主黄门郎没有死,我想了想呢,决定过来看一看再说。
邪灵教的左使黄公望,曾经是荆门黄家在黑道上面的一面旗帜,江湖上面的人若是碰到了荆门黄家,大多数人都会第一时间反思一件事情——俺惹了荆门黄家,那邪灵教左使若是过来弄死我,我能不能扛得住?
还有小米儿。
我没有说话,而这个时候旁边的身影一晃,却是老鬼回来了。
黄门郎。
黄胖子:我操,这是……
我看着对方,平静地说道:“末学后辈,听闻黄公去世,特来祭拜……”
江湖便是这般,你弄不死我,便终有我弄死你的一天。
看着这刀,我叹息了一声。
深水王子。
我似有所悟,一路上闭着眼睛,仔细思索此中玄奥。
拜过之后,我将香插在了坟前。
被人尊称为“大内第一高手”的黄天望。
这儿是荆门黄家,人家的大本营。
接下来他倏然不见。
我说罢,双手握香,拜了三拜。
啊……
车过金陵,又至武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