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六章 身陷囹圄之中

当我开口的一瞬间,她从石堆之上一跃而下。
不用猜,必然就是那个阴魂不散的久丹松嘉玛。
我们认识的黄养鬼早就已经死了,她用自己的死换回了兄长片刻的清醒,摆脱了久丹松嘉玛那个女人的掌控。
对于这个,出身血族的老鬼看得更是真切。
我将手中的三尖两刃刀猛然一抖,朝着前方使劲儿斩去。
这炫目灼热的光芒并没有击中我们任何一人,却是将身后一根需要三人合抱的巨大石笋给直接轰出了一个脸盆大的孔洞来。
翳魔正在疯狂冲锋,而随着对方的咒语,一股恐怖的气息从不远处升腾而起。
在一瞬间的眼神交流之中,我们达成了共识,转身就跑,朝着刚才的大阵漏洞里冲了出去。
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我终于知道黄麓为什么会这般恐惧了,别的不说,就这玩意第三只眼睛里发出来的死亡射线,都不是人力所能够阻拦的。
走了几分钟,又拐入了另外一处空间之中去。
跑!
后路被堵死了。
朋友再一次变成了敌人,这情形让人有些无所适从,不过应对危险,我却是出自于本能。
而与此同时,这儿的确是一个死胡同,没有路。
那语言晦涩难懂,不过在真龙智慧之前,却无处遁形。
最受它威胁的,其实是灰发老者黄麓。
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那额头上面的眼睛陡然睁开,迸发出了一道璀璨刺目的光线来,径直射到了我们这边来和-图-书
这会儿,我们终于明白了,这些恐怖的翳魔到底是谁布置的了……
突出阵后,我们飞快奔行,在黄麓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山壁前的一处狭长隧道中,往里面走。
他恶狠狠地问道:“好啊,把我们引到了笼中来?”
我知道黄养鬼下的命令,很绝。
黄麓这个时候终于开口了,大声喊道:“走,快走,这是三眼魔僵,我们得离开这里……”
只不过事有轻重缓急,此刻暂且放过她。
借着这道亮光,我瞧见了对方的脸,却是一个巨大的头颅,如同僵尸一般,而额头之上,却有一只眼。
这眼睛给人的感觉,有点儿像是清源妙道真君。
在青城山被攻陷一役,为了让自己兄长曾经的本我回归,黄养鬼决定以死明志。
什么人,竟然能够把三目巫族制成了僵尸?
而黄养鬼之所以死而复生,估计也是她弄的。
好强的射线……
横扫千军。
几秒钟之后,他折返了回来,又是一把抓住了黄麓的脖子。
的确是有法阵在。
我们既然已经突破了武侯八卦阵,将这龙飞阵破开,就没有必要在这种开阔阵型里与敌人纠缠。
怎么会?
一大股的尘烟吹拂而来,强忍着呛人的烟,我硬着头皮往回望去,却见那通道居然已经垮塌了下来。
这玩意不就是我们在虫原碰见的三目巫族么?
我愣了一下神,瞧见在黄养鬼的身后,突然间崛起了一个http://m•hetushu.com巨大的身影来——那东西个儿很高,差点儿就顶到了上面的岩壁去,而随后,黑暗中突然有一道亮光生成。
我感觉到心中一阵惊悸,下意识地往旁边一扑,避开了这一道射线。
老鬼指着周遭,说看看那墙壁上,到处都是古怪的法阵符文,这些东西将我们给锁得死死,根本就出不去了。
我说什么意思?
而与此同时,那三眼魔将保持着两秒钟一道的死亡射线,激发而来。
毕竟那三眼魔僵处于无数翳魔的簇拥之下,我们近身而战,需要冒太大的风险。
怎么办?
而这个时候,突然间地底下传来了一声厉吼。
说罢,他飞身扑了过去。
当时我虽然斩杀了大部分的帮凶,但还是有一些人遗漏了,所以这些人将黄养鬼的遗体带走,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
这些都是古董,瞧这模样应该是有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历史了。
高速奔行的刀气将前面十几个翳魔给直接横腰斩断,宛如捅破的气球一般,瞬间炸开,那墨绿色的黏液充斥着整个世界,然而下一秒,后面的那些翳魔却又如同不受影响一般冲了过来。
我折返回来,这个时候黄麓也明白了这边的处境,苦笑着说道:“我知道这里是哪儿了。”
三眼魔僵?
我的脑子豁然开朗,随后又陷入了一场说不出来的恐惧之中。
被困了?
我心中发狠,一拳砸向了墙壁之上去,却和_图_书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反弹而来。
唰!
至于黄养鬼,不管谁占了她的肉身皮囊,遇到我们的下场都是死。
她要这些翳魔杀死我们,不要留活口。
如此匆匆而走,在迷宫一般的地底洞穴绕圈,而走到了一处宽敞的溶洞里时,突然间我们感觉到了一阵山摇地动,紧接着我们的来路竟然传来了大面积的垮塌声,轰隆隆听的人心惊胆战。
老鬼眯着眼睛,说是哪儿?
黄养鬼落到近前来,身子一扭,却是又化作了一团黑雾,黄胖子扑了一个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是一声惨叫。
我心中惊讶,不过却还是上前招呼:“养鬼师姐?”
黄麓说道:“在我黄家找到此处之前,这里就已经有人开发过了,我们只不过是在其基础之上做的布置——据说这儿曾经是西汉年间最为神秘的夜郎王国所留下来的地下祭坛,而我们所在的地方,是他们用来关押恶魔之所,被叫做锁魔井……”
果然,黄养鬼落入翳魔群中,却是不受到半点儿伤害,而一直高冷不肯开口的她也终于说了话,用一种晦涩难懂的语言,指挥着这些翳魔奋不顾身地往我们这边冲了过来。
我往后面退了两步,老鬼却走上了前来。
想到这里,我叹了一口气,对着周遭的人说道:“别留手了,她不再是养鬼师姐了……”
她死了,这件事情我无比清楚,只不过因为当时的场面实在是太过于混乱了,大家都无暇自http://m.hetushu•com顾,我应付完了重重危机之后,回过头来,想要找寻黄养鬼的遗体时,她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说得不准确,只是一个直观印象。
还有,这个……
当初听说她结婚,我还特地因为老鬼的缘故,和黄胖子跑来这荆门黄家看,就是想着她是不是被强迫的,结果才发现结婚的并不是她,而是一个被叫做黄养神的私生女。
让人震惊的,是她此时此刻,生龙活虎地出现在了石堆之上,冷冷地看着我们。
也正是那一次,我和黄胖子开的车被撞进了湖水里,从此与荆门黄家走上了不死不休的道路。
她死得其所,而此刻的这个女人,已经不再是她了。
老鬼一脚,将黄胖子踢倒在地,这时我方才发现,他的后背却是给那薄而锋利的丝绸割出了一道口子来。
老鬼伸手,抓住了那绸缎。
这人不是黄养鬼。
这玩意简直是夺人性命的神器,只不过在精神高度集中的我们面前,似乎还是缓慢了几分。
啊?
这个时候,我方才大量到自己身处的溶洞,这儿是一个差不多有篮球场还大一点儿的空间,溶洞呈现倒扣的碗装,中间最高的地方超过十米,而矮的地方则有两三米左右。
他曾经对面前这个女人,心中怀着一些不为人知的期待。
他的脸色一片铁青,冷冷说道:“不能让这帮家伙玷污了她的身体!”
而是一个与久丹松嘉玛同一出处的恶魔。
三尖两刃刀的刀尖之上,一股黑龙之http://www.hetushu.com气升腾而起,朝着前方扑去。
而下一秒,黄养鬼却是又闪身落入了身后一大群的翳魔群中去。
黄胖子喊道:“鬼鬼姐。”
我心中错愕,而老鬼却是十分机警,一下子就想明白了敌人的用意,转身过来,在我们此刻所处的空间尽头快速奔行。
只可惜就在这片刻之间,我们已经离开了对方的视线,然后冲进了另外的一处石道之中来,避开了对方的视线。
两段丝绸从袖中飞出,如同两条灵蛇,朝着我的身上缠绕了过来,而在丝绸的顶端之上,却藏得有两把锋利的梭子刀。
他的手上,带着出自于荆门黄家的蠡龙爪,那绸缎在手,猛然一拉,黄养鬼倏然飞到了跟前来。
她借着这帮东西来掩护自己。
嗷呜……
听到这话儿,我忍不住心中的焦急,往旁边跑了过去。
我围着边缘绕了一圈,发现果然如同老鬼所说的一样,墙壁上全部都是各种各样古怪的符文,而且看样子并不是新近弄出来的。
依旧是短发,依旧是瘦而高,依旧是我熟悉的脸庞,不过表情却没有了之前的亲切,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冷漠,我面前的这个女孩与印象中的黄养鬼一模一样,只不过脸上的表情,却让我感觉像是另外的一个人。
我们不准备再逃,而是想要上前,将黄养鬼给擒下来,用烈火将这具身体给焚化了去,免得黄养鬼的在天之灵受到亵渎,而在这个时候,突然间那女人的口中开始喝念起了一句急促的咒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