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二十三章 伏羲墓的传闻

当初我就曾经被他坑害过,告诉了我一个假消息,请君入瓮,让我差点儿给黄汉逮到,若不是当时千通集团的王千林在场,将我给救了,只怕那个时候荆门黄家就能够如愿以偿地将我给逮到,用来在江湖上立威了。
然而现在看来,他所有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假的。
没一会儿,老鬼绕开了守夜人,混进了营地离去。
我说这事儿有点儿困难,邱三刀既然在天池寨犯了血案,自然回十分机警,如果给他发现,让这帮人当帮手,麻烦可就大了。
我仔细一打量,嘿哟,这小东西怎么也跟过来了啊?
啊?
我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
所以这事儿得秘密地弄。
我不理会两个小家伙,回过身来,对老鬼说道:“一会儿怎么弄?”
她说嗯。
就连王莽这样得罪了我们的人,我都能够放他一条生路,这些人与我们无仇无怨,我又如何会对他们下手呢?
这个家伙,从来都不是跟天池寨一条心。
老鬼苦笑,说怎么会呢,我亲耳听到那几个领头的人在聊起的,感觉应该像是真的——他们过来这里,是想要找到传说中的河图洛书,而那河图洛书据说是一种存于先天的恐怖法器,能够批量制造出无数的顶尖高手来,当初伏羲氏正是通过此物,开创了华夏文化的源头……
我不以为意,笑了笑,说原来是一帮土夫子啊,搞得还挺专业的,不过这东北老林子里,能够有什么http://www.hetushu.com大墓?
老鬼也明白我的意思,不过还是开口说道:“不,他们挖的不是满清的墓穴,而是——伏羲墓。”
啊?
不过好在我们这一处地方比较偏僻,而且又有大雪掩盖,对方即便是瞧见了,也不会有心思攀爬上来一探究竟。
老鬼的脸色有些严肃,点了点头,说对,弄清楚了。
我们商量妥当,又等了一个多钟头,天色完全已经黑了下来,老鬼方才出了洞子,朝着对面摸了过去。
只可惜他没有想到,当时王千林正好在,而且出手将黄汉给赶走了。
我瞧见气氛有点儿不对,说怎么了?
我依旧不相信,说这事儿太扯了。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说老鬼你是不是听错了?
我无语,故作凶恶地瞪了它一眼,说没了,明天再说。
背叛者永远要比敌人更加惹人憎恨。
我回头去,却是小米儿的肚子在叫。
我这女儿挺乖的,既黏我,也怕我,我一黑脸,她顿时就慌了,低着头,从身后拎出了一个小玩意儿来。
而就在我回头的那一下,小米儿显得有点惊慌,似乎在藏着什么一样,我眉头一挑,说是什么东西,拿出来。
我一开始想到了这么一个可能,但基于对邱三刀的好印象,却并不太愿意去相信。
它伸手,敲了敲我的腿,然后笑颜如花。
老鬼看着我,然后又说道:“你知道委托这帮人和_图_书过来的那家公司,叫什么名字么?”
现如今王崇死了,王蒙又身陷泥潭,原来的黄金王家,高手倒也不是没有,但几乎都没有能够撑得起这场面的人了。
小米儿低着头,说参宝宝说它喜欢你身上的气息。
我如何能够容他再活于世间?
那家伙也不惊慌,而是贼眉鼠眼地蹲在我的旁边,然后开始吐纳起来。
小米儿在旁边看得咯咯直笑,对我说道:“爸爸,参宝宝好可爱的,而且很聪明呢,我刚才教了它一下那吐纳之法,它就已经练得有模有样了呢……”
我说难道不是搞地质勘探的?
这玩意从成精以来,一直都懵懵懂懂,脑子估计也简单,对于龙脉之气的喜爱是天性,再加上我们又不抓它,顿时就厚着脸皮跟了过来。
老鬼摇头,说不对,这帮人是受了一家公司的委托,过来这边挖古墓的。
听到老鬼的劝说,我点了点头。
我全神贯注地瞧着那边的营地,随时准备着老鬼被发现的话,我去援手,不过老鬼显然十分小心,并没有给任何人发现破绽的机会。
老鬼笑了,说这冰天雪地里,他跑能跑哪儿去?这家伙既然出现在了此处,必然是一定的目的,我们先别妄动,在旁边观察一下,等到了合适的时候,再将对方给弄出来,也别惊扰了旁人——你我此刻隐姓埋名,处于假死状态,这消息不能够走漏出去,而咱也总不能将这三十多人都给斩尽杀绝了吧和*图*书
既然要避人耳目,这事儿就得好好商量一下。
小米儿点头,说嗯。
这家伙辜负了我们所有人的信任。
一直到京都的那件事情发生。
我有点儿不愿,说要万一那家伙跑了呢?
小米儿咬着嘴唇,低着头不说话。
我瞪了她一眼,沉声说道:“小米儿……”
这样的一个大牛人物,神话故事里的始端,洪荒时代的传奇,他的墓,会在这里?
老鬼瞧见我有一种马上抽刀去砍人的冲动,拉住了我,说情况未明,先别轻举妄动,弄清楚情况再说。
如此等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老鬼回到了洞子里来,我连忙迎了上去,问道:“怎么样,弄清楚了么?”
老鬼点头,说我会小心的。
老鬼走进里面一点儿来,然后对我说道:“老王,这件事情有点儿复杂了——你知道那帮人是干嘛的么?”
我身上有龙脉社稷图,这里面有十分之一的龙脉之气在里面,平日里我用来修行融炼,不过大部分时间我都不会有任何气息遗漏出去,但那小东西与人不一样,恐怕对于这些十分敏感,所以能够感知得到。
这句话说得从来不错,因为邱三刀曾经与我们并肩而战过,是我们信得过的朋友,我甚至对这个低调务实的年轻人十分欣赏,对于王蒙对他呼来喝去还感到过不平。
我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拍了拍小米儿的肩膀,说那你好好带着它,别让它惹事就行。
我在洞口守望,感觉旁边有动m.hetushu.com静,低头一看,瞧见那小人参娃儿又出现在了我的身边来。
呃……
东北这地界古代的时候是大片大片的老林子,属于未开化之地,最兴盛的时候就是满清的前身后金,不过那个时候努尔哈赤的先人茹毛饮血,披着野猪皮到处乱跑,哪里能够积攒道什么财富呢?
伏羲是什么人?
没过一会儿,他们便回到了那边的营地去,而这个时候,山崖下面的营地也搭成了,有人生起了篝火来,熊熊的火焰将黑暗驱散了去,散发出了让人心中温暖的热意来,随后又有人弄了一些野味来烧烤,那香味不一会儿就飘散了出来,顺着风,飘散到了我们这一边。
这小东西惹得我不由得一阵笑,说滚边儿去,用得着你拍马屁?
不管邱三刀属于哪一方的卧底,都已经是不可被人原谅的。
因为我觉得邱三刀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来。
小东西吸到,顿时就乐疯了,在我的肩膀上蹦跶了几下,吱吱地叫唤了起来。
瞧见小米儿比平日里要开心许多,我的心中一软,又渡了一口龙脉之气给那小东西去。
如此狗腿。
反正这东西我有太多,宛如沧海一粟,算不得什么。
啊?
他的身形十分飘忽,又快又刁钻,如果不是全神贯注,我都差点儿失去了他的踪影。
其实有的事情想起来,那王大蛮子也挺可怜的,眼光一直都太有问题了,先是看错了王钊,又看错了邱三刀。
而邱三刀更让人气愤的,居然和-图-书还跑回天池寨去杀人。
我瞧见小米儿像母鸡护小崽子一样护着那小东西,忍不住地笑了,说她叫做参宝宝?
我说你取的名字?
老鬼沉吟一番,然后对我说道:“我一会儿摸过去看一下,看看这帮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先弄清楚了他们的目的,再想办法将邱三刀那小子悄无声息地带出来。”
说是这般说,我还是渡了一缕龙脉之气给了它。
结果那家伙欣喜若狂,冲着我吱吱直叫唤。
我和老鬼都保持这安静,不给对方发现。
瞧着小米儿手中的那小人参娃儿,我忍住了笑意,说到底怎么回事?
太扯了吧?
咕噜噜……
小米儿自然是满口答应,而那小人参娃儿感觉到了小米儿与我之间浓浓的温情,也大了胆子,从小米儿的手中跳了起来,落到了我的肩膀上面,然后伸出小拳头来,在我肩膀上讨好地敲了几下,十分的狗腿。
这位可是华夏民族的人文先始、三皇之一,神话传说中他可与补天造人的女蜗娘娘是兄妹,是中国古籍中有记载的最早的王,发明创造了占卜八卦,创造了象形文字,有着无数功德,定都在陈地,封禅泰山,有传说他是真龙之后,中华民族这“龙的传人”称号,便是从他这儿来的。
我看了一下周遭,发现这队伍十分有组织性,四处搜罗,查看一下是否有外人,甚至还有人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原来是刚才我渡给它的龙脉之气消耗完了,这会儿又过来跟我讨吃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