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仿佛结局

第五十章 回家的路不见

京都的冬天一直都很阴霾,罕有阳光照射。
对方显然把我的位置抬得很高,天下十大的待遇,估计也不过如此。
梦中的我听到了四面楚歌,到处都是敌人,每走一段路,就有一大堆的人冲上来,我们一直逃,逃到了江边的时候,竟然只剩下了我和小观音,就在我说我凭着南海一脉的水性带着小观音渡河之时,她却一把推开了我,说大王,虞姬就此一别,来世再见。
那儿有人看守着,便是魔偶。
但我记情分,也记仇。
不知不觉,我走到了龙家岭。
至于现如今的天池寨,讨厌我的人,那比例恐怕比江湖上的还要打。
听到这计划,我感受到了足够的尊重。
结果两碗不够吃,我吃了四碗,小米儿吃了两碗,店老板微笑着用乡音说在外面没得吃吧?
只有这儿,才是她最爱的地方,也是她的家。
我不是一个宽容的圣母,别人对我的好,我铭记于心。
当剑刃掠过了我的脖子上处时,我却突然醒了过来。
再加上民顾委拼命地把消息外放……
他们每一个人生下来的意义或许不同,以后的人生道路也各不一样,但是他们留下来的传说,却激励着一辈又一辈人的成长。
无仇无怨,为什么要杀别人?
这特么不就是项羽的垓下之战、霸王别姬和乌江自刎么?
麻栗山这几十年里,在江湖上,出了好几个大名鼎鼎的角色,虽然经过这么多年的雨打风吹去,却还和_图_书是让人记得住名字——黑手双城陈志程,龙虎山女婿罗贤坤,还有巫门棍郎梁努尔。
这是两个老狐狸,随后的谈话,则讲起了如何对付我的计划。
最后的那一位,还是小米儿的大师兄。
王钊是我的弟弟。
但话说回来,我跟这些人有什么仇什么怨呢?
老板便很开心了,说是我们麻栗山的郎崽啊,不错,不错,麻栗山的姑娘,个个水灵。
我说对,挺想的。
今天的这缕阳光,却是来得如此巧合。
他们同一个师父。
我居然会被噩梦给吓醒。
矗立在村外站了许久,我最终还是没有进去,而是赶往了苗疆万毒窟的入口处。
我又不是杀人狂。
想好了这些,我穿着浴袍,来到了客厅的窗台边,将厚厚的窗帘给直接拉开。
说句实话,就我隔壁老周和许由这样的水平,即便是此刻我身上还有伤,都未必会怕他们分毫。
我在浴缸里面躺了一个多小时,水早已冰冷,而外面的天色也渐渐亮了起来。
我努力地回忆起梦中的场景,发现这个梦做得挺别致的。
而这个时候,我瞧见老鬼、黄胖子和林雪他们走了过来,便开口说“吕马童,听说汉用千金的价格、万户侯的地位悬赏我的人头,我就做个人情给你吧”,然后拔剑自刎……
先前因为西熊苗寨被焚烧一事,这边曾经被封禁过,不过现在已经瞧不见有人了。
当天我做了一个梦。
和-图-书我起了床,来到了窗边,稍微拨开了一下厚厚的窗帘,看了一下外面微微有些光芒的天色,知道现在差不多也就是四五点的时候。
本来京畿长城一战之后,我应该算是真正的扬名立万了,江湖人就算是不喜欢我,冲着这一身本事,也得表现出足够的敬意来。
两天后,我们赶到了麻栗山外面的麻栗场镇,一个不管外界如何风云变幻,它却几十年如一日平淡的小镇子。
行走在这样原始的山路,想着那些江湖风云故事,人的心中莫名就多了继续感叹。
这样的结局,我不愿。
粉是河粉,又叫做米粉,红彤彤的辣子油浇在上面,再加上香碰碰的熬大肠,撒上一把细碎的青葱,让人的口水都忍不住流了出来。
我是西楚霸王么?
如此想一想,虽然此时此刻的我站得很高了,但是满江湖之上,放眼望去,能够和我站在一起、算是朋友的人,还真的不算多。
我浑身汗出如浆,这是我很少呈现出来的状态。
他们绝对没有想过要一两人搞定我。
黑夜里面的麻栗山,又有一种莫名的美丽,虫鸣兽叫,还有树枝的沙沙声,世界一下子就变得生动了起来。
因为好多人的亲人,都是死在了王钊的手里。
就算是有天池寨这样的背景,但现如今的天池寨头号大靠山王红旗已经融身龙脉,十天半个月不一定出来一趟,而王红旗的接班人,也就是我的父亲王洪武,hetushu.com似乎又没有成长到足以让人仰视的地步,而且他的成长也太快,毫无根基。
唰……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我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没有足够的把握,以后就不出山了。
究根到底,还是因为我崛起得太快了,快到让人嫉妒、看不顺眼的程度,而在我崛起的这个过程中,结交的人其实并不算大,大部分都是仇敌。
故土难离,那些西熊苗寨的幸存者又重新回到了这里来。
这是我最喜欢的状态,只有它,让我感觉到自己还是能够操纵一切的,包括自己的身体。
我发现自己一身的大汗淋漓,天色还没有亮,而小米儿在大床的另外一边,睡得正香甜呢。
它已经给我带来了宛如十面埋伏、四面楚歌的效果。
我和小米儿下去吃早餐的时候,又碰到了那两人,对方瞧见了我,还冲我笑了笑。
由此可见,民顾委以及那十亿花红的事情,带给我的压力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
那个女人给我杀了,或者说算是杀了。
为了永远躺在这片土地上面的乡亲们。
我说不是,但媳妇是。
在见识过京畿长城一战的我之后,他们更多的,是想做那个信息的提供者,找寻更多的人,用漫山遍野的人海战术来将我给淹没。
以前的一片废墟之上,现如今又重新立起了十几栋的吊脚楼,原来的废墟也经过了整理,我们路过的农田之上,也种起了庄稼来。
于是两个人在镇子尾的一处小和_图_书食店里点了两碗红油肠旺粉。
我让自己的呼吸停止,开始了内循环。
我虽然并不至于道睚眦必报的地步,但也不是你打我左脸我还凑着右脸去给你打的傻逼。
我尽量学习当地话,不过还是不想,老板多余问我一句,说不是本地人啊。
看得出来,哥们这一回估计是彻底栽了,要么就隐姓埋名,安安稳稳过一段藏头露尾的日子,等到自己真正有话语权的那一天;要不然现在就站起来反抗,掀起轩然大波,然后就像过街老鼠一般给人到处撵。
我们当天乘车,从京都一路南下。
老周和许由恐怕并不知道,他们两人正在盘算着如何弄到的王明,其实就在隔壁;倘若是知道了,我估计他们也未必敢两人就涌上来。
我瞧见她紧张的表情,赶忙拉住她,问怎么了?
小观音拔出了一把剑来,往脖子上面一抹,随后香消玉殒,而我也是生无可恋,怒声狂吼着。
因为一直在赶路,我们甚至都没有吃饭。
当初的西楚霸王无敌于天下,横扫一切,最终却给汉室一战而定,最终连尸体都被五人给瓜分了去。
让我不由自主地代入到了西楚霸王的角色。
把汤粉当成了晚饭,随后我们进了山。
此时此刻的我,的确是没有足够的实力和勇气去与全世界战斗,也不想与那些被卷入其中、不明就里的无辜之人纠缠,但总有一日,别人加诸于我身上的所有恶,我都将一一报复回去。
小米儿一和-图-书下子就哭了,说不见了,路不见了。
这般一想,我不由得陷入到了一种有力说不出来的郁闷之中,趴在墙角下又听了一会儿,便没有再管了,站起来,跑去洗了个澡,深深睡去。
我一不小心,做了一回隔墙有耳。
然而黑道上面那十亿花红一出,能够不动心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而即便是这样,也阻挡不住他们想要对付我的想法。
窗帘打开的一刹那间,第一缕的阳光落在了我的脸上来。
我赤着脚,走到了浴室,放了水,在浴缸温暖的热水里躺下,过了一会儿,我将整个身子都沉浸在了其中去。
回到这里,小米儿十分开心,一直在前面领路,我们来到了后山,又来到了那山缝之前,然而这个时候,小米儿却突然间慌了,脚步也快了许多。
什么?
西熊苗寨的摧毁,主要的原因是久丹松嘉玛。
她说她还会再回来,在我看来不过是一个笑话,但如果她真回来了,我不介意再杀一次。
行走在山间小路上,小米儿快乐得像是一只百灵鸟儿,城市的钢铁丛林以及一日千里的高铁,这些都是人类文明的产物,在很多人的眼里都是那般的让人炫目,甚至迷失,但是对于小米儿来说,那些都不算什么。
江湖上,你笑我也笑是一个不错的技能,不过因为怕暴露,我表现得还算是淡然,吃过了早餐之后,便带着小米儿离开酒店,前往车站。
估计是撤了。
半夜的时候,我们赶到了西熊苗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