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六章 与往事干杯,与初恋再见

我摇头,说我明天就走了。
门开了,有一个姑娘从里面走了出来,从侧脸望过去,我一下子就认出了来。
听到何罐罐的话语,我下意识地抬头望去,却见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又回到了这里来。
因为我就是一个麻烦,不想将这事儿传递到她的身上去,罐罐现如今好像是在哪个幼儿园上班来着,日子过得不错,我没有必要打乱她的生活。
我笑了,说其实还好,除了房价之外,别的都挺好的,其实说到房价,哪儿都一样,虚高。
重新回到了生活过二十来年的家中,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到有一点儿疏离的意思。
我想起了与何罐罐一起的许多细节,包括从小时候一起的玩伴,到青春期之时的懵懂,以及朦朦胧胧的好感,到了后来,两人甚至还牵手和接吻,但是最终却并没有能够将这段美好延续下去,彼此也没有给过任何承诺。
我看着红晕消退的这张俏脸,点头说好,路上小心。
没有亲人,只有一个房子,哪里还能算是家?
何罐罐,我的青梅竹马。
对于这锁,我一道劲气就行,用不着钥匙。
何罐罐“哦”了一声,随后又小心翼翼地说道:“王明你找到你爸了么?”
我或许就不是现如今的隔壁老王,可能还在某个公司里面,做一个勤勤恳恳的技术员,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日子,简简单单……
何罐罐又看了我一眼,小小的身子里突然间迸发出了一股力量来,和-图-书紧紧地抱住了我,然后哭着说道:“王明,你亲一下我。”
我叹了一口气,捧起何罐罐的额头,轻轻地碰了碰,然后对她说道:“罐罐,找一个爱自己的男人,祝你幸福……”
刚才的那一下,带走了她所有的勇气,何罐罐流着泪、失魂落魄地离开了,而我却硬着心不去管。
这是当初降服了蟆怪儿妖丹之后变的模样,与之前的我有了一些变化,不过隐约还是能够瞧得出来的。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回忆却在这一刻,纷纷涌上了心头来,让我的心情莫名就有一些难过……
我只是遗憾,却并不后悔。
出了这么门,我便与所有的过往都交割完毕,我所面对的,则将是那江湖的风雨。
我是成年人,自然听出了她话语里面的意思。
接着外面黯淡的光线,何罐罐瞧见一个陌生的男子坐在沙发上,没有说话,转身就往外跑。
倘若不是遇到米儿,没有肚子里面的那一个蛊胎,我的人生,是不是会变得不同?
我的手一离开了她的嘴唇,何罐罐顿时就小声叫了起来:“你是王明?这怎么可能?”
哦,错了,即便是没有米儿,黄溯那家伙的睚眦必报,也会改变我的人生。
我关上了门,回到了沙发前坐下。
不过此时此刻,我却没有办法走出来与她相认。
这种感悟,是清苦孤独的修行生活,所不能够代替的。
并不是说见到了青梅竹马,我就开始旧情复发,而http://www.hetushu.com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间特别地渴望起这样简简单单、平平常常的生活来。
啊?
我闭上了眼睛,记忆突然一下子就清晰了许多。
何罐罐听明白了我的意思,没有再停留。
我送她到门口,何罐罐拦住了我,说你现在情况特殊,就别送了。
何罐罐犹豫了一下,说明天我来看你?
屋里面,仍然有何罐罐身上淡淡的香味,应该是沐浴乳的味道,而不是香水的气息。
她刚才说那句话的时候也是鼓足了勇气,满脸通红,看得出来她并不是一个开放的姑娘,刚才的话语,只不过是往日的情愫在胸中燃烧而已。
嘿,她居然知道我们家钥匙藏在哪儿,谁告诉她的啊?
我坐在何罐罐旁边的单人沙发,旁边是我曾经的青梅竹马,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想着跟她解释两句,然后就让她离开,然而没有想到多聊了两句,却突然间舍不得把她赶走了,而是留下了她来,跟她家长里短地聊了起来。
她回身将门给关上,然后将钥匙放在了门框边的一夹缝里,并且用杂物给遮挡住,然后转身离去。
初恋……
我有些无奈,说对啊,我现在的情况比较特殊,所以你回去了,最好不要跟别人说起有见过我,知道么?
呃?
我撤去了南海龟蛇技的易容,恢复了原貌,说现在呢?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门口有人警觉地喊道:“你、你是谁?”
我上一次回家的时hetushu•com候,给龙泽乔那一帮人追杀时,就在她家楼顶天台那儿与她有过见面,后来还藏身在她家过。
喀……
至于我,则是隔壁老王。
何罐罐说王明你那回的事情没处理好啊,怎么回个家还躲躲藏藏啊?
没有任何犹豫,我足尖一动,小无相步激发,人便冲到了门外去,而这个时候,何罐罐正好冲了出来,张开了嘴。
不过我却还是很委婉,却坚决地提出要送她离开。
我望着何罐罐离开,却并没有现身。
这声音让我松懈的神经一下子就紧绷了起来,想着难道还有人守在我老家这儿蹲我?
对这些人,我能怎么办,统统灭口了?
她这样的选择是正确的,她一个弱女子,肯定不能够与一个大男人比拼什么,转身逃离是最正确的,不过我对这位青梅竹马的性子也十分清楚,估计跑回楼道里,她铁定会大喊大叫,把街坊邻居都给招来,帮忙抓贼了。
我点头,说找到了,他和我老弟现在在京都呢。
父亲不在,老弟也不在了。
因为我已经有了女朋友,而且还很爱她。
屋子里虽然很久都没有人住,但只是稍微地有一点儿沉闷的气息,显然刚才何罐罐到这儿来,是给我家搞卫生,并且给家里面的老人上香的。
然后她在读幼师的时候谈起了男朋友,而我则也交了女朋友。
一想到这个后果,我就有些无奈了。
自从踏入了江湖之后,这里已经不再是我家了。
何罐罐有些扭捏地说和_图_书道:“王明,我爸妈不在家,出差去了,回去也没有人……”
珍惜眼前,便让往事随风而去吧……
我以前对这些完全不感兴趣,然而不知道是不是近乡情怯的缘故,我突然间就感觉整个世界,却是活灵活现地浮现在了我的面前来。
我伸手,一把捂住了她。
看着神龛上母亲和爷爷的遗像,我这才想了起来,今天是爷爷的忌日。
我没有与她多纠缠什么,将人直接拉回了房间里,顺便关上门,再把她放在了客厅的沙发前,这才在她的耳边开口说道:“罐罐别闹,我是王明。”
结果这姑娘性子烈,张口就咬来,弄得我手掌好是一阵疼。
我拿着何罐罐留下来的香,给母亲和爷爷各上了三炷,然后等着线香一直燃烧殆尽之后,离开了这里,也离开了我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
走进了客厅这儿来,神龛之上,点着三炷香。
我有些错愕,不过回想一下,估计是以前小时候跟她说过的吧,只是那个时候的事情,我忘得都差不多了,哪里还能够再想起来。
想到这里,我禁不住难过了起来。
呃……
事实上,一对成年男女,往日还有过一段不算恋情的感情,此时此刻的何罐罐长得也是挺漂亮的,对于大多数男人都有着挺大的吸引力,既然有缘相逢,滚一滚床单也是合情合理的。
我坐在了沙发上,双手抱着脸,难过地吸着鼻子。
往事是如此的平淡和自然,没有恨,也没有爱,此时此刻,却又浮上了心m.hetushu.com头,剩下的只是许多的美好记忆,以及一点儿遗憾。
啊?
不过我估计她的牙更疼,毕竟我的玄武金刚劫已经修行到了最巅峰的状态,一旦激发起来,就跟钢铁一般硬。
龙泽乔之前带给我的伤害太大了,让我有点儿惊弓之鸟,虽说现如今我已然并不畏惧任何人,但是被人发现我在这儿,还是一件挺为难的事情。
何罐罐说可不是,别的不说,就说我们彭城,这房价也是三两天往上窜……
我没有跟何罐罐聊什么宗教局,聊什么荆门黄家、天下道门以及史前神魔什么的,就只是说那张家长李家短的事情,说起以前那同学结婚了,谁谁谁又离婚了,谁发了财,谁在彭城一好单位,谁又得了病死了……
何罐罐说我早就知道了,还是你告诉我的呢……
我有些头疼,正犹豫呢,结果听到屋里有脚步声传来,赶忙躲到了上面的楼道口去,然后探出个脑袋来,打量着门口这儿来。
如此闲聊,几乎到了深夜,我方才站起身来,说我送你回去吧。
何罐罐说京都啊?那个地方住着,可不老花钱呢?我听说京都现在的房价可高了,一平方米都得四五万、五六万的,嗬……
我没有与她争论这事儿,说你怎么知道我家钥匙的?
何罐罐皱着眉头打量了我一会儿,噗嗤一笑,说王明你怎么变得像个娘们儿了,韩国整容去了?
我这一次是偷偷回来的,可不想闹得满城风雨。
我等了好一会儿,待人离开之后,走过去,把门打开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