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捉蛊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捉蛊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隔壁老王,他是一个传说

第七章 遇故人

我去柜台买了单,然后离开了这家饭店。
洛小北。
我半夜的时候离开了家,朝着城外走去。
我一开始没有理会,结果那人拦住了我,拿了两百块钱来,递给了我,说二小姐说了,她从来不欠别人的人情,这钱你拿着……
看起来这一带应该没有。
就这般等待着,过了一会儿,突然间我听到门口传来一阵争吵声,几分钟之后,有人走进了大堂之中来,左右张望了一下,最终却是径直走到了我这桌子的跟前来。
带着这样的心态,我权当是散心,在长河一畔缓步走行着,用脚丈量那泗水河的长度。
按理说此时此刻的我,伪装得十分自然,不可能给人发现蹊跷啊?
如此我走了半个多时辰,有些疲倦,便准备找个地方凑活一夜,结果这个时候,突然间我瞧见有两个人一追一逃,从远处往我这边狂奔而来。
这个时候我点的菜上了来,我不再理会她,而是吃起了饭来。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这女人了,后来的时候曾经从别人那儿听说过她的消息,据说她在宗教局攻克邪灵总坛一役之中,左手给人斩断了去,后来她姐姐洛飞雨,也就是邪灵教的右使,最终为了她叛离邪灵教。
此刻天色已晚,我没有想着找地方住下,而是沿着湖边继续前行,趁着夜色而行。
服务员一脸为难,说这个,小姐,这位先生来很久了,菜马上就要上了,您要求拼桌,得人家点头才和-图-书行。
虽然江阴在华东诸省来说,算得上是富裕的,但是苏北苏南却又有着很大差别,彭城地处苏北,抵临鲁东,所以出城之后,建筑渐渐就变得少了许多。
砰……
我当初若不是有些本事,还有小米儿在旁边帮衬着,只怕已经死在了这里。
想了想,我点头,说好,无所谓。
我看得出来,她的左手僵硬。
这个女人当初挟持于我,把我弄到了津门去,并且将我李代桃僵,扔进了温半城的水牢之中去,自己却带着那囚犯走了。
这小店开在河畔,地方不大,但客却很满。
然而我从清晨一直坐到了中午,思绪不断发散而去,却感应不到分毫。
那人愣了一下,然后瞧了我一眼,这才知道居然有外人,赶忙点头,又匆匆退了下去。
我瞧了他一眼,想了想,说好。
我找了一片河边草地,然后双腿盘坐,开始修行轩辕内经。
那人摇头,说没了。
我对这一带熟悉无比,故而一路直奔泗水河去。
瞧见我点了这么多,服务员高兴地喊道:“好嘞,这就给你去点单。”
服务员走了之后,我百无聊赖,伸筷子去夹那桌上的油炸黄豆,一颗一颗地吃着,又看着窗外的泗水河畔。
在洛小北旁边的那个大汉,我也是大约认得的。
我这边仔细思量着,而这小店子没一会儿就挤满了客人,大堂里面济济一堂,热闹得很。
我一个人去,服务员和图书殷勤地跑上前来,将我引入座位,然后问我吃点什么。
我愣了一下,结果没有避开,瞧见后面那人赶到前人身后,抬手就是一掌。
说着话,她居然就这么吃了起来,而我没有理她,她居然不停筷子。
而我的想法,既然有龙宫,自然就会有真龙之气,而我的龙脉社稷图对于这个,最是熟悉,但凡有一些气息泄露,我就能够感应得到。
如此匆匆忙忙,我将饭菜吃了大半,然后对路过的服务员招手说道:“哎,你好,买单。”
我皱起了眉头,没有说话。
我起身,刚刚要走,这个时候洛小北叫住了我:“哎,那个谁?我吃了你不少,要不然这个单由我们来买吧?”
如此这般走着,从夜里走到了凌晨,我来到了河边。
我在沉思,而久久的不语让洛小北皱起了眉头来,她盯着我,似笑非笑地说道:“怎么着,不肯啊?我这么一美女跟你同桌吃饭,委屈你了是么?”
之所以如此,并不是不相信罐罐,而是因为我这个人天生谨慎,并不太想要惹任何麻烦。
结果我却在这里与她碰了面。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风魔苏秉义突然间咳了咳,瞪了他一眼,说有什么事情,吃了饭再说。
因为人多,所以上菜有些慢,不过我也不着急,慢悠悠地喝着茶。
这世间之事,当真就是这般的巧,我本来以为再也不会见到这女人,却没有想到随便进一家饭店吃饭,就能够www•hetushu•com碰得上。
我接过菜单来,打量了一下,然后说道:“既然是招牌,那这羊方藏鱼来一份,地锅鸡一份,蒸肉扣馍、烙馍、臭盐豆各一份……”
我摇了摇头,说不用。
我刚刚走出饭店,来到了外面停车的院子,正准备往外走,这个时候有人匆匆追了过来,在我身后叫了几声。
我依稀记得这女子的性格,十分强势,而且固执,我若是拒绝,少不得起了冲突。
洛小北听到,转过身来,朝着我抛了一个媚眼,说大哥,我赶时间,咱们凑一桌吃饭行不行?
这事儿太巧了,以至于我都不能确定洛小北是无意而为,还是本来就冲着我来的。
那服务员看了我一眼,伸手去拿起桌子上的单,说请您跟我去柜台。
王红旗托梦与我分说,那泗水底下有龙宫。
在以后,就没有人知晓她到底去了哪儿,都在干些什么。
望着滔滔大河,远处的农田与人家,还有蓝紫色的烟尘,我的心中一片宁静。
那人指着我的桌子,说这么大的一桌子,就一人吃饭,不能搭桌么?
他据说在几年前的时候逃离白城子,给人截杀而亡,但是却只是身受重伤,最终被津门大侠温半城囚禁于地下室之中,最后却给洛小北给救了出去。
我点的菜挺多的,主要也是我走了一天,挺饿的,而且作为修行者,基本上都是大肚汉,再多的菜也都能够吃得完。
洛小北也点了菜,不过这店家生和-图-书意好,上菜慢,她饿得肚子咕咕叫,瞧见一桌子的菜,居然死不要脸地生出了筷子,然后对我笑嘻嘻地说道:“大兄弟,我尝一尝你的这个味道如何啊……”
这事儿急不来,若真的那么容易找寻的话,王红旗以前的时候早就自己干了,何必等到这个时候,跑过来委托我呢?
当然,她付出的代价,就是我这个替死鬼。
前面那人后背中了一掌,人直接飞了起来,落到了我的跟前来,我往后退了两步,却见后面那人猛然一跃,将地上这人给压得死死,恶狠狠地说道:“告诉你别跑嘛,良辰我虽然不是本地人,却也有一百种方法弄死你。”
我指着大堂里面这么多的人,还有外面院子里许多的车子,说我路过这儿的,瞧见你们家这儿的生意挺好,就过来看一看,你们这儿有什么招牌菜?
我埋头吃饭,仿佛什么都不在乎,就连洛小北抢我吃的,我也不管。
我伸手接过了钞票,看也没看,随手放进兜里,然后问道:“还有事儿么?”
我不想惹麻烦,所以默默吃着饭,而这个时候,外面走来一人,张望一番,匆匆走到了这边来,在吃得正欢的洛小北耳边低声说道:“二小姐,事情打听清楚了,连云十二水寨的人之所以来这边,是受了千通集团的委托,在这边打捞……”
而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能要改变行程,去跟进别的事情。
她一边说,一边坐在了我对面。
我原本觉得凭http://m.hetushu.com着我的龙脉社稷图,应该能够很快找到线索,然而经过今天这一整天的找寻,却发现事情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容易,而如果是这样的话,泗水龙宫这事儿很有可能就是遥遥无期。
服务员笑了,说先生你好眼力,咱们这点儿不大,但是厨师却拿过厨艺大奖的——咱们店子的地锅鸡不错,鸡都是农家散养的走地鸡,劲道足、味道鲜;羊方藏鱼是咱们彭城特色菜,我们的鱼是从泗水河里现捞出来的,大部分食客都是奔着这个来的;再有一个,鼋汁狗肉一等一的香,再有就是蒸肉扣馍、蛙鱼、辣汤、臭盐豆,这些都是我们这儿的特色……具体的,您瞧一眼菜单吧。
风魔没动,正襟危坐,就好像保镖一般。
对方一开口,我忍不住就叹了一口气。
我并不气馁,站起身来便朝着大河上游走去。
这个人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他应该是邪灵教曾经的十二魔星之一,风魔苏秉义。
我不坐车,用脚丈量土地,大半夜这样赶路,其实挺傻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走在故乡的路上,人在那公路上穿行,莫名之间,又多出了几分感悟来。
如此又行了一天,傍晚的时候,我腹中饥饿,来到了附近的一家小店。
此时此刻,洛小北和苏秉义却站在我的跟前,要求拼桌。
我说话的时候,故意沙哑了一些,洛小北皱了一下眉头,却还是笑了起来,对我不断拱手道谢,说多谢大兄弟啊,出门在外,谁都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