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二十章 老师死得早

“长史大人息怒,长史大人息怒!”眼线赶紧磕了两个头,低声解释,“属下不是想要干涉长史的决定。属下,属下只是觉得。那朱八十一平素虽然和弟兄们同吃同住,却未必把自己当成了咱们一类人。他,他就像,就像个世外……”
打造火绳枪,最关键的一项技术,就是制造枪管。而枪管的最简单制作方法,则是先打造出一根熟铁棍子出来,然后用金刚钻一点点地钻!可怎么样保证铁棍的粗细均匀,怎么样保证钻孔的笔直光滑,前后宽窄一致,却至少涉及到了物理、金属工艺和几何测量三门学问。可怜的是,这三项当中居然没有一项,属于上辈子宅男朱大鹏的精通范围。
几十年后,太平时代的人们研究红巾军战史,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有一支威名赫赫的百战雄师,居然八成以上装备都是长矛?结论千奇百怪,莫衷一是。无奈之下,只好辗转找到了已经过了九十高龄的苏先生询问。这辈子脸红次数屈指可数的老先生,居然难得又红了一次,犹豫半天,才用蚊蚋般的声音说出了两个字:“便宜!”
火药并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徐州城的武库里也有,蒙古人在军队中,早已利用了多年,有非常系统的施放办法和相应的武器。然而无论是其中哪一类武器,恐吓的效果,都大于实战。对马匹的作用,也强于步兵。
“他,他好像有个姐姐,嫁给了巡检做第五房小妾!”不忍见赵长史想得如此吃力,个子稍高的那名眼线犹豫了一下,小声提醒。
“说!”朱大鹏虽然缕缕拒谏,却从不因言罪人,点点头,低声回应。
“他,他最近还在疯狂收集硫磺和硝?但那两样东西,城里只有药店有卖。并且存货量都非常少!他花了双倍价钱,才每样买到了三斤多一点儿!”打入亲兵队里的眼线非常尽心,想都不想,低声汇报。
“是!唉——!”苏先生一边答应,一边继续长吁短叹。别人的管家都是拼命替家主往回搂钱,自己这个管家当的可是……这才几天啊,为了养左军那些大肚皮鬼,光和_图_书是字画古玩就“扔”出十多件去了。并且到现在连个水泡都没能砸起来。
赵君用立刻冷了脸,低声呵斥道:“你的任务是盯紧了他,不是告诉我该怎么做!你怎么知道他对咱们没恶意?他要是有恶意,会摆写在脑门儿上么?!”
“便宜,肯定装备得起”,这就是长矛成为兵器首选的最直接答案。当即,二人就做出了决定。以后左军自己只打造长枪,绝不再打造任何刀剑。但是私下里,朱大鹏却自掏腰包,悄悄地将火器研发提上了日程。
“说吧?你有什么要求,只要不出格,我都可以答应!”赵君用看了此人一眼,装作很大度的模样吩咐。
“都督,都督,生铁的价钱又涨了!”老家伙满脸青黑,就像被人抢了棺材本儿一样气急败坏。“前天还八十文一斤呢,今天就一百文了。据咱们营的孙铁匠估计,看这架势过几天还得涨!”
“这个,历史应该就是青史罢。”十一月底的某个夜晚,徐州军长史赵君用,揉着自家太阳穴,眼前感觉一阵阵发黑。“物理应该就是格物。可化学是什么东西?金属材料呢,难道打铁的也能自成一门学问么?你们没听错吧?他真是这样说的!”
注1:元代火药配方传承于宋,改进极小,远未达到最佳比值。通常配比为,硝百分之五十,硫磺百分之二十,木炭百分之二十,其他为各类刺鼻、发烟、有毒添加剂。巴豆、砒霜等。
“要不,咱们晚上偷偷派几个人到东市上去?”苏先生甭看在朱大鹏面前毕恭毕敬,骨子里,却绝不是个什么良善之辈。见自家都督也被黑心商贩们气得变了脸色,悄悄上前半步,哑着嗓子比了个砍人的手势。
苏先生四下看了看,继续低声补充,“铁料这么贵,您干嘛给弟兄们装备朴刀啊?!有打一把朴刀的铁,都能打三支矛头了。那长矛杆子,又不费什么钱。这徐州城外漫山遍野的木头,随便砍下一棵来,就能破出一打!”
有时候,路太多了,未必是好事儿!朱大鹏二十一世纪的灵魂没少看了架空穿hetushu.com越小说,但是在选择模仿对象时却犯了难。不过,这个难题随着苏老长史一次汇报,这个问题立刻迎刃而解。
而据他脑子残存的历史知识,姓武的所在明初,和自己所在的元末,好像差不了多少年。如此说来,两者的技术发展水平也应该非常接近才对。人家姓武的像玩一般就把定装燧发枪给造出来了,自己这个姓朱的水平再差,理论上弄个火绳枪出来应该差不太多吧?!
为了徐州军的整体安全,也为了报自己进城当日被辱之仇。他一直没放弃对朱大鹏的监视。然而,越是监视得紧,送回来的消息,越令他惊诧莫名。那个杀猪为生的少年,居然识字!居然会算账!居然还懂得如何练兵!懂得如何收买人心,令麾下士卒死心塌地替他卖命!此外,这厮胡乱鼓捣出来的那套亲兵、战兵、辅兵三级训练方案,连自己这个苦学多年的宿儒都为之赞叹。如果不是双方一直有隔阂,赵君用甚至想亲自登门去问一问,朱八十一是哪位隐世大贤的关门弟子,来徐州到底有何贵干?!然而翻遍整个大元朝,能教出如此出色弟子的大贤,却一个都找不到!
“你看府里还有什么能卖上价钱的么,有就拿去买了!”朱大鹏想了想,继续吩咐。
“硫磺和硝石,他弄那个做什么?!”赵君用听得微微一愣,顺口追问。
“物理老师死得真早啊——!”抱着自己发烫的脑袋瓜子,朱大鹏躺在刚刚建成的营房中,痛不欲生。早知道需要造火器,自己就说什么也把高中物理课好好学一学了。还有大学一年级的金属工艺,高中二年级的立体几何……天呐,这些老师怎么都英年早逝?!
“不要砒霜、巴豆、马蔸苓,他的火药还能有啥作用?拿来弄个响声,吓唬战马么?可咱们徐州这边江河纵横,怎么可能出现大股的骑兵?”赵长史的脑袋越来越疼了,再度拿额头去撞墙。
偷偷看了看赵君用的脸色,他不敢用世外高人这个词,换了种说法,继续补充,“就像置身事外的人一般。顶多是个看热闹看不下和-图-书去了,想拉一下偏仗。却,却根本没想过,要站在其中某一方那边!”
“呃!”朱大鹏打了个嗝,想了一会儿,黯然长叹。再宏大的理想,也需要让位于现实。虽然眼下他既找不到合适的花枪教头,也不知道那个长枪右刺技术的具体细节。可这个长枪的价格优势,却令他不得不点头!
“除了练兵和找人在铁棍上钻眼儿之外,他最近还干了些什么?”越想不明白,赵君用越是好奇,越不肯放过朱八十一身边的所有蛛丝马迹。
“好像是在鼓捣什么火药。但也可能火药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据属下所知,砒霜、巴豆、马蔸苓,桐油这些东西,他一样都没准备!”眼线想了想,低声回应。(注1)
“如果咱们打了败仗,那东西留在府里,最后也是被别人抄去的命。还不如现在就卖了它!”知道老家伙也是为了自己好,朱大鹏又想了想,低声开解。“如果咱们真的能打出去,天底下那么多孔目,那么多达鲁花赤,你还愁抄不到更好的不成?!现在咬咬牙,早晚,咱们要连本带利全捞回来!”
“这怎么可能!”赵君用低头在墙壁上轻轻撞了一下,以保持思维的顺畅。“普通人家,请一个私塾先生给孩子开蒙,就得攒上七八年钱。而那朱八十一不过是个杀猪的,他哪来的那么多钱,居然能请得起七八个先生同时来授业?!”
没有战马可供他惊吓,没有在火药里添加毒药,光凭着“嘭”的一声巨响和不到二十步的攻击距离,火药能起到什么作用?这朱八十一,既然渊博到几乎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怎么连使用火药的常识都不懂?!
“简单得很!”苏先生大受鼓舞,也顾不上怕被弟兄们背后捅刀子了,手指半空中比比划划,“反正不就是捅个人么?又不用做得太精致!砸出个尖头,套在木头杆子上就行了。如果您还想省钱的话,甚至连铁套都不用。另一端砸细了,直接插进木头里边去!用这个法子,半个月之内,我保证咱们左军人手一支!”
“是!唉——!”想了想芝麻李入城后的种种安民举和-图-书措,苏先生终于止住了杀人劫财的心思。这破规矩,也真是混蛋。老子以前当了小小的弓手,还能随便抢东西。现在都成了左军长史了,居然买东西必须付钱!早知道这样,还跟着你芝麻李造个什么反?真是糊涂透顶。
“多少?一百文?!”朱大鹏闻听,立刻被吓了一跳。两个灵魂融合的时间也不算短,他平素身边站的又是苏先生、孙三十一这种“人精”,早就不再是穿越时的那个小菜鸟。据他所知,这大元朝的纸钞虽然只能用来擦屁股,但铜钱在民间却一直坚挺。无论是大宋朝铸造的,还是契丹、女真人造的,只要成色和份量充足,就会被民间偷偷拿来当货币使用。眼下虽然是兵荒马乱,一百文足色铜钱,也可以在市场上买到两斗米。拿来换生铁,却只是小小的一个黑疙瘩,那些偷偷朝徐州城贩运铁料的小贩们,可真是黑心透顶了!
如果选对了天气和地形,利用火药中的有毒填料,如砒霜、巴豆、马蔸苓,还可能制造毒烟来打击敌军的士气。但那得天时、地利都占全了才行。到目前为止,赵君用从来没听说过,谁家曾经真的让毒烟发挥出克敌制胜的关键作用。
“嗯!现在咱们抄自己的家,以后就能抄别人的家!”苏先生立刻转忧为喜,兴奋地用力挥拳头。随即,又把声音压低了些,蚊子一般嗡嗡着道:“属下有个建议,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属下,属下奉命去监视,监视朱都督也有两、三个月了。属下,属下觉得此人虽然性子狂傲了一点,却未必真的对在咱们包藏着什么坏心!”眼线又想了片刻,硬着头皮回应。
“这么简单?”朱大鹏眼睛微微一亮,这回没有拒绝他的建议,还是仔细问起详细制造过程来!
“荒唐!你们见过哪个大户人家,会在妾的弟弟身上花钱?”赵君用立刻狠狠瞪了此人一眼,大声驳斥。“就是打着培养年青人,日后为家族所用的念头,也不会同时请这么多老师来偷着教导他!并且这厮居然命硬到如此地步,把授业恩师克死了一个又一个!不可能,这绝对m.hetushu•com不可能!天底下哪有这等怪诞的事情,还都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
“胡闹,那以后谁还敢再往徐州这边运东西?”朱大鹏立刻狠狠瞪了他一眼,大声呵斥。“这话不要再提,也别背着我偷偷去干。要是被大总管知道了,谁也保不住你!”
此后几乎每天夜里,营地里都会传出一两声怪异的哀叹。或者死的是物理老师,或者死的是几何老师,或者死的是化学老师、金属材料老师。但是死得最多的,还是历史老师。朱大鹏甚至做梦都忘不了诅咒他几回,一边打着呼噜一边喊着他的名字。
“莫非他真是弥勒附体,用佛家妙法给他开了窍?!”唯一的解释,也是最合理的解释,就是那个有关弥勒俯身的传说。按照目前三教合一后的解释,弥勒尊者是大光明神主帐下的首席弟子,通晓过去未来以及世间所有学问。用弥勒附体来解释朱八十一的渊博,恰恰能解释得通。但赵君用却死活不愿意相信这个解释,那么多人吃斋礼佛一辈子,都没得到弥勒尊者的青睐。他朱八十一天天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杀孽无数,怎么可能被弥勒尊者选上,作为尊者在人间的替身?
作为一个灵魂上的穿越客,他即便历史知识再匮乏,也知道热兵器是几百年后的主流,武功炼得再精,也比不上步枪一颗子弹。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抢先半步,哪怕把整个左都督府都败光了,也在所不惜!
“长史,属下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见赵君用已经沉默了很长时间,打入亲兵队伍里的那名眼线抬起头,小心翼翼地询问。
“是!绝对是!我们亲耳听到的,不止一回!”两名穿着黑衣的中年汉子,小心翼翼地回应。他们都是赵君用借助分兵给左军的机会,安插到朱大鹏身边的眼线。其中有一人还混到了亲兵队伍中。然而,他们冒险收集回来的情报,却让赵君用除了头疼之外,一无所获。
抱着试一试的想法,他开始组织手下的铁匠们攻关火绳枪制造。结果现实永远比理想骨感,真正开始动手,才发现二者之间的差距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